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看点 > 正文

你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国内政策及国际战略会有哪些变化?

该问题已帮助 时间:2020/11/20 3:57:17
你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国内政策及国际战略会有哪些变化?
推荐答案
冷兵器TILLLINDEMANN 11-20 03:57

毫不夸张的说,自1865年南北战争之后,尽管美国也经历了苏维埃红色恐慌,经济大萧条,二战,冷战,平权运动,中东战争以及2008年经济危机,但在美国的社会形态变化中,从来没有过眼前这样的分裂思潮。

从此次选举打破120年历史记录的注册率和投票率来看,美国朝野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关心过国家的命运。美国的选举过往告诉我们,只有国家面临重大考验或系统性危机的时候,才会出现如此之高的投票率,这其中包含着民众的焦虑和希翼,担忧与热望。

从现在的选举结果来看,如果不出现奇迹的话,特朗普似乎已无翻盘的可能,拜登就任美国新总统当无悬念。

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之前,就非常清晰的表明了自己的治国立场和上任后的政策纲领,他在演讲中对墨西哥人,穆斯林和非法移民的厌恶毫不讳言。尽管民主党和左届极力反对他的“反智”言论,但仍有大量的民众支持他。因此,竞选还在进行当中,几乎全世界都已经知道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上台后将要干什么。而实际上,即使很多支持者,也不大相信他真的会实现那一大堆“荒诞”的政策——然而,特朗普上台后却一一实现了他的承诺。

但是,从疫情爆发到后来的“黑命贵”运动,一直到第一次,第二次辩论当中,我们似乎只能感觉到拜登对特朗普的反对,对现状的抱怨,以及饱含着感情色彩,对民主党赖以生存的“政治正确”进行口号式的宣传。我们并没有看到拜登对未来美国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有过深度的起底和完整的治理设计。

在两次辩论中,尽管话题牵涉到了医疗,新冠,经济,种族问题,气候变化,选举规则等等,但双方辩论最为激烈的莫过于新冠,经济和种族问题,从两次辩论的结果来看,特朗普可以说一败涂地。无疑,拜登的切入点,发力方式和打击精准度无懈可击,但我们似乎只感觉到他的目的就一个:打倒特朗普!对于上任后的具体规划与改良手段则乏善可陈——总之,我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怎么干。

目前迫在眉睫的问题仍然是说来就来的第二波疫情,拜登此前一直指责特朗普在控制疫情方面的失败,他在今年8月份曾对ABC记者表示:“如果是我,就会遵循科学家的建议,实施全面封锁”。但当胜券在握,真正直面问题的时候,拜登的茫然也的确是无处安放。几天前,媒体就今后的防疫工作询问了拜登团队的医疗顾问Ezekiel Emanuel,他的回答是:“如果全国一封了之,没有针对性的措施,将加剧人们的疫情疲劳,经济和就业将被损害,关闭学校会耽误孩子们的教育”。

看得出来,拜登此前对特朗普的指责,只是大选的需要,事情真到了自己头上,他同样无法承担全面封锁之后所造成的经济停摆和社会动荡。

拜登在“黑命贵”期间,不但到处下跪,还给非洲裔许下了一大堆承诺,几天前,美国“黑命贵”运动联合创始人帕特里斯.卡洛斯致信拜登,要求拜登“给个说法”。不过分的说,如果没有黑人的支持,拜登很难拿下选举。他此前曾这样号召黑人:“如果不投票给我,你就不是黑人”。还曾许诺如果上台,将给予黑人14万亿的补偿。至于对黑人的入学,就业等一系列福利倾斜更是张嘴就来。拜登甚至豪言,上任后100天之内将彻底解决种族问题……现在真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了,不知道拜登有没有“高处不胜寒”的瑟缩之感。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拜登上任后的最初阶段,一定会对特朗普时期的诸多政策,进行一次颠覆性的修正。为了给黑人,少数族裔,移民等弱势群体提高福利,他会向中产者加征富人税。为了反对特朗普的限移政策,他会敞开美利坚博大的胸怀吸纳更多移民。拜登在其官方政务网站上承诺:将采取与前任(特朗普)完全不同的难民政策,会把美国每年接受难民的数量提高至12.5万(此前是1.5万)。

但这项政策也是双刃剑,一方面可以向国际社会释放信号,让他们知道接受难民将重新成为政府优先考虑的事项,美国仍然是“民主与自由”的灯塔。但另一方面,接受数量如此庞大的难民,也将面临诸多的实际挑战。

此前全美与9个宗教或社区运营的组织签署了安置难民的合约,但由于特朗普时期接受的难民减少,很多运营机构已经关闭,如果重新启用,配套的基础设施就需要政府拨款来重新构建——这将是一笔惊人的费用。

拜登上台之后,马上会面临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思想分裂的巨大冲撞,用“博爱”和政策强行分配出来的“公平”,到底能不能在阶层之间找到大致的均衡?

从国际层面来看,拜登上台后,一定会展示美国将重新拥抱世界的决心。拜登今年7月份曾在纽约大学演讲时表示,如果上台后,将考虑重返《伊核协议》,缓和与伊朗的关系,然而伊朗人似乎不大领情,伊朗国会发言人巴吉尔.卡里巴夫在议会上表示:“如果拜登想重返协议,必须赔偿伊朗4年来被制裁的损失,总共是1500亿美元”。

尽管伊朗人有虚张声势的意思,但《伊核协议》牵扯到美国的国家攻略和中东地区的利益格局,甚至关乎国际社会对《伊核协议》不同的意见和分歧,“重返”意味着妥协,而“妥协”是需要代价的,不知道拜登准备以何种方式“重返”,付出多大的“代价”,谁来支付“重返”的成本。

可以预见的可能,拜登还会干这样一些事:

一,重新回归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人权观察组织,世卫组织以及特朗普此前退出的那些群,美国将再次以“领导者”的姿态,干涉国际事务。

二,重建美欧联盟,强化已经有些冰冷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与盟友之间的交往温度,加强与稳固美国的盟友体系。

三,增强与俄罗斯的对抗程度,凸显北约存在的意义,继续以能源战略,人权问责和国家安全对俄罗斯施以重压,分裂欧洲与俄罗斯的合作“企图”。

四,重新考虑对中东,欧洲和东亚的军事部署,扩大对全球军事干预的力度与广度。

重点预测一下拜登的东亚战略:

据路透社华盛顿消息:拜登于当地时间16号,在特拉华州举行的记者会上称,美国和盟友需要制定全球贸易规则,来抗衡中国日益增强的国际影响力——但他拒绝说明美国是否会加入中国刚刚搞定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在中国人的印象中,拜登在TH问题,外交策略,经贸关系,地区安全等方面,都曾经以“亲华”的姿态出现。但我们不要忘了,那是中美之间在10年前的关系动态。在今天的美国政客看来(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快速崛起的中国,每一天的变化都在威胁着美国的霸主地位(尽管中国并没有这样想)。

10月25号,拜登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60分钟》节目采访时表示:俄罗斯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威胁”,中国则是美国“最大竞争对手”,如何处理中美关系,将决定两国是成为竞争对手,还是最终发展成为一种涉及武力的,更为严重的竞争关系。

其实拜登此前在公开讲话中就曾多次表示,将会展现比特朗普更加强硬的对华态度。尽管我们可以将拜登的“强势”理解为竞选语言,但中国的快速发展必然成为美国无法回避的竞争课题,这种竞争关系不以党派之争和政见分歧为转移,这是华盛顿的共识,也是未来中美关系的必然走向。

拜登大概率会在双边贸易,知识产权,关税减免等方面对中国作出让步,甚至会寻求与中国在已知领域中的良性合作,但拜登的强硬更多会在政治上得到体现。中国是个庞大的存在,特朗普的“单打独斗”显然无法困住中国,拜登需要重新加固其“朋友圈”,组建广泛的民主联盟,通过外部合围的压力遏制中国。蓬佩奥近期在各国频繁走动,无非是积极游说各国,形成结盟体系对抗中国。尽管这可能成为特朗普的“政治遗产”,但拜登政府执掌美国之后,大概率会延续下去。

总结,拜登上台之后,针对美国国内的一系列问题,能够有效治理的空间不大,但我们不要忘了,民主党对全球战略布局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广泛的条件。对于拜登政府来说,“孤立主义”并不适合美国的国际定位,即使牺牲部分国内发展,也要让美国重归世界领导者和国际仲裁者的权力顶峰。

其他答案
月下待友A 11-20 03:57

你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的国内政策及国际战略会有哪些变化?

根据拜登的竞选主张,美国的国内政策和外交政策是息息相关的,简言之,只有国泰民安,在外交上才有话语权。他表示:“如果不扶植本土制造业,不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不解决就业问题,不培养国家的创新能力,不改革移民政策,我们的外交政策就不会成功。”

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强调,美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必须重视国内事务,因为处理好国内事务是外交政策成功的必要条件,尤其在新冠疫情和种族主义暴乱在美国愈演愈烈的环境下。

他指出,解决美国社会的系统性问题,有助于重建世界对美国民主价值的认同,更有助于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让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重建美国的同盟关系

拜登和特朗普的主要分歧之一是他们对同盟关系的看法。特朗普视同盟关系为包袱,而拜登则视同盟关系为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基础,他认为,只有与志同道合的盟友一起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美国才会更强大。

然而,重建同盟关系绝非易事。即使拜登当选,盟友也不会立马改变对同盟关系的看法。美国首先需要承认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同时以谦逊的态度和循序渐进的方式来处理同盟关系,以此重新赢得盟友的尊重。

拜登与特朗普政府对国际机构的态度也不尽相同,拜登表示,若他当选美国总统,美国将重新与国际机构接触,致力于改革国际机构。沙利文表示,国际机构的事务不能缺少美国的参与,美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必须为应对全球重大挑战出一份力。

构建“民主国家联盟”

拜登还将寻求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一道,建立一个新的民主联盟,共同确立中国崛起、气候变化、新冠疫情、贸易投资等议题的优先事项。

中美不能脱钩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

拜登在竞选集会上承诺,在他上任后的100天内,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伊核协议》以及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曾退出的国际组织,举办“全球民主国家峰会”,完成阿富汗撤军计划,重新评估中美关系等。

据沙利文透露,重回《巴黎气候协定》是不够的,拜登还计划将该协议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让更多的国家参与全球治理。

在伊朗核问题上,拜登承诺美国重返《伊核协议》,并与所有的地区盟友密切合作,缓和紧张局势,降级冲突,化解潜在危机,如果有可能的话,与伊朗达成一项新的“伊核协议”。

拜登上台后的第一要务是从阿富汗撤军,这与特朗普政府是一致的,但拜登关注的是如何安全地从阿富汗撤军。

拜登在对待中俄两国的态度上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显得更为圆滑。沙利文称,拜登将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应对俄罗斯的威胁,但不排除与俄罗斯谈判的可能性,只要符合美国的利益,他不会拒绝与俄罗斯谈判。此外,在与中国开展战略竞争的同时,他将与中国在双方有共同利益的领域进行合作,而并非以脱钩的形式来对待中美关系。

沙利文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见解

沙利文曾担任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办公室副主任和政策规划主任、拜登的高级助手(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以及希拉里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

沙利文认为,美国需要寻找新的“工具”来推动外交政策议程。除了要改革联盟体系和国际机构以外,还要成立新的国际机构和制定新的制度,才能适应当下国际形势的发展。

他指出,美国的外交政策决策机构需要重新审视其实现目标的方式,并提出:“必须调整我们的国家安全策略,以增加外交和民权工具的使用,尽可能地减少军事工具的使用,并尽可能地采用经济和外交手段来处理国际关系。”

沙利文认为,进行广泛的辩论有利于新观点的产生,将新观点纳入外交决策过程中是极其必要的。他表示,拜登将确保劳工代表和环保人士参与外交政策制定和贸易协定谈判。虽然民主党内部在外交政策上存在分歧,但温和派和进步派之间的共识多于分歧,例如结束在中东的战争、把中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置于外交政策的中心、在全球捍卫民主价值观等。

从目前来看,拜登在美国大选中处于领先位置。虽然还未尘埃落定,但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拜登顺利上任,会对未来产生什么影响?

在美国国内,首先,肯定要把新冠疫情处理好;其次,缓和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种族矛盾;第三,实施经济刺激计划。

在美国国外,拜登最看重的应该是欧盟,未来他可能会尽可能少提甚至不提“美国优先”,重新修复跟欧盟的关系,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有可能会联合欧盟打压中国。

在中美关系上,从拜登温和的表现来看,大概率会往好的方向缓和。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其实在中国加入WTO的时候,拜登属于主动推进这一进程的美国议员之一,他在其中也做了比较重要的工作。其实拜登对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或者贸易逆差并不是特别敏感,可能在这方面,他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相对较好的总统。当然,他还是会引导美国与中国进行全方位的竞争,但这是另一层面的事情,至少在贸易层面,可能会有所缓和。

在亚太方面,按照民主党的传统,可能还是会对中国施加一些压力。但不管怎么样,我们的微信、抖音、华为等面临的紧张局面有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有所缓和,甚至还会得到局部解决。

我个人觉得,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要拜登还在任,只要他没有去改变策略或者自己整个团队的战略,世界可能会往正常一点的方向去演化。也就是说, 在特朗普执政的4年里,不管是美国国内,还是美国与国际间的互动关系,都发生了不正常的变化。而这些在拜登上任之后,可能又会慢慢恢复到相对正常的水平。拜登可能会重新加入特朗普政府之前退出的一些国际组织,重新去行使美国应当承担的责任,而不是用各种“退群”的方式来威胁整个世界。

若拜登上台,如果没有出现大的突发事件,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的波动也好,产业经济的发展也好,可能要比特朗普时代稍微平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