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机甲偷神世人已经不能阻止甜食控的执念了

2021/4/8 16:30:45 作者:李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机甲偷神
机甲偷神
作者:李白来源:纵横中文网
纵横微评达人大比拼,20个字=RMB130元!从3月15日开始,在为期7天的时间里,只要你在书评区发布一条不超过20字的书评,就有机会获得我们为你准备的3000点纵横币奖励,更有机会进一步获得价值100元人民币的纵横币大礼包。同一个ID不限制参赛数目,也就是说发得书评越多,你获奖的机率越大。不过如果发的都是重复内容的话,就只记一条哦。哇,区区20个字就能够换来130元的双重丰厚奖励,还不赶快行动!详情点击:

一块蛋糕,四个小朋友,只能切三刀的话,要怎么平均分?

银时答曰:一刀砍死一个,然后自己吃独食。

对于糖分,银时一直都有着可怕的执着。我曾经尝试过把他房间里囤积的所有甜食处理掉,结果这家伙还不到半天就呈现出脱水的状况,特没出息的在房间里软成了一滩泥。

晋助乐于看银时难得一见的衰样,倒是桂实在看不过去,把自己午餐的布丁端了过来,然后屁颠屁颠地凑到已经开始蒸发水蒸气的银时身边,

“你看啊银时,今天的甜点超好吃的!”

然后就像是为了证明他的话的准确性,桂当着银时的面大口大口的吃起了布丁,边吃还边发出‘好吃!太好吃了!’的赞叹声……

银时的脸都扭曲了。

我默默掩面,桂同学,你的属性真的是天然呆而不是腹黑吗!银时的眼睛都绿了啊!你真的是在安慰而不是刺激他吗喂!

后来桂的结果可想而知,他足足有一星期都没和银时说话。

据银时说桂其实是个隐藏的人\妻属性,我开始还不信,不过看到他那时不时瞅银时一眼的小媳妇模样后我坚定的和银时统一了阵线。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因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赏樱节,松阳老师带着全班的同学还有两个蛋糕一起坐到了院子里那颗正开的茂盛的樱花树下。

他笑眯眯地让大家分成两拨吃蛋糕,然后就离开了我们好像是要去山下办什么事情。

银时的眼睛自始至终就没从那两块蛋糕上离开过,这让被松阳拽出来分蛋糕的我,内心完全沦落到崩塌的边缘。

有了桂那样的前车之鉴,我拿着刀的手不自觉的抖了抖,下意识看着一旁摩拳擦掌的银时只觉得鸭梨不要钱地往下掉。

所以说啊,松阳老师你为什么要给我们买蛋糕回来啊!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偏偏让我来分蛋糕啊啊啊啊啊!!!!!!

“呃……要不然,银时还是你来分好了……”

我狗腿的笑笑,双手把小刀送到银时的手上,“我对甜食不太感冒……所以就不用准备我的份了啊哈哈哈……”

他倒是不客气的直接接了过去,用那双让我更加想哭的,刚挖完鼻屎的手。

“哟西~就交给本大爷来吧,绝对会做到公、平、公、正——”

咿呀呀,交给你的话我估计那些人连千分之一都分不到……呃,不如说可能连性命都不保!

神,神啊,原来我无意中犯了个这么大的错吗!!!

“——才怪啊!”

眼瞅着银时一刀背抽倒站在他身边的同学甲,接着就展开了惨绝人寰的蛋糕争夺战。

“kuhahaha!去轮回把!想和本大爷抢糖分还早了一百年呢!”

抖s气场全开的银时狂笑着,保持着一刀抽飞一人的高质量记录奔驰在通往蛋糕的康庄大路上。

果,果然……银时你个没同学爱的不摄取糖分会死星人!幸亏我明智的提早就退出了这场残酷的战争,不然就我这身板儿估计他那一刀下来就可以吐着血去床上躺上几个月了……

话说刚才有奇怪的笑声混进去了吧!银时你‘kuhaha’地笑了吧!说了‘轮回’这个词了吧喂!不要随便恶搞那种角色啊喂!骸姐可是很记仇的噢!说不定哪天你被他轮回了哟!

我内牛,可怜吧啦的拖着两条鼻涕奔向幸运的没和我们分到一组的桂和晋助的身边乞求安慰。

结果桂义正言辞地说了句‘这可不行,小晋你是那边那组的吧,就算你是我好朋友也不可以走后门哟’就把我推到一边不再看我。

我才对蛋糕不感兴趣!我是想让你去阻止银时虐杀同学啊啊啊啊!你是真没发现还是对银时上次的抖s爆发有心理阴影啊混蛋假发!

眼瞅着桂已经指望不上了,我当机立断地把目光投向端着蛋糕吃的斯斯文文的晋助,“晋小助,你要也不去的话那边会出人的命哟!绝对会的哟!”

“那边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都说了别那么叫我的名字,想死吗你。”

那矮子甩给我一个看傻瓜的鄙视眼神,对于那边惨烈的场景不闻不问地继续吃着蛋糕。

我把视线投到他的身后,“啊,松阳老师你回来啦!”

“银时你怎么可以为了一块蛋糕就抛弃你的同学爱啊!”

晋助唰的一声站起来,连腿上放着蛋糕的事都忘了。可怜的蛋糕连着盘子一起摔在地上,奶油的碎屑有一些还甩在了他的衣裤上。

他刚抬脚就发觉不对劲似的回头瞅了瞅,然后理所当然地僵住了——身后除了一片一片正飘落的花瓣根本连鬼影都没有嘛。

我鄙视他,“晋小助你个师控……”

他缓缓的扭过头来,似乎是太用力的原因,脖颈上连青筋都爆出来了,发出咔嚓嚓的声音。他一脸‘欺我者死’的表情平视着我走过来,我还来不及为自己自我牺牲的精神感动一下,下一秒就悲催的被抽飞了。

当然在飞起来的瞬间,我想的是——那样的表情如果是俯视会更有效果吧,平视的话我只会感觉到他是在脸部抽搐而已……

啊,顺便一提,在我们四个人里银时的个子是最高的。毕竟已经到了蹿个儿的年龄,连之前还和我差不多的桂也已经逐渐高出我半个头了。

由此可见晋小助这小字还真是没白叫,你得是有多矮啊……都是因为你把剩余的精力用来控松阳老师才会长不了个子的!我说真的哟!

大概是我的RP还没低到惨不忍睹的地步,原本据我目测一秒后摔下去PP会裂成三瓣的疼痛感并没有如期而至。

两臂被人轻柔地架住,后背撞上一个虽然有些硬却很温暖舒适的胸口。眨眨眼睛,看见对面的晋助像被人隔空揍了一拳一样,那小表情酸的连我这儿都闻到醋味儿了。

我报复性地冲他龇牙咧嘴,然后转身抱着松阳的胳膊说谢谢。

松阳依旧挂着他标志性的微笑,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小晋真是被银时带坏了,就这么喜欢惹晋助生气吗?”

呃……松阳老师您要不要这么犀利。话说,虽然这美丽眼里都是笑,可是我怎么总觉得您脸上的阴影看上有些恐怖呢……

我忍不住抽抽嘴角,乖乖地松开抱着他的手,本能地后退了三大步。

这种总结起来可以说是有些受打击,但又微妙地觉得不真实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他潇洒地把大开杀戒的银时拎着后衣领扔过来。

见银时被摔的不轻,我赶紧凑过去扶他,然后就被他满嘴满身的奶油沫子恶心了,于是毅然决然地松手又把他摔回了地上。

可是银时死皮赖脸地拽着我的衣服,依旧是那个气死人的懒洋洋的调调,

“喂,快把爸爸我扶起来起来。”

爸爸你妹啊!这种奇怪的设定是啥啊!你是被须○环那个白痴上身了么混蛋!

我僵在原地没动,于是银时自己丰衣足食了。他伸出那只沾满奶油的手硬是拽住我的胳膊,顺便还在衣服上面把手擦了干净。接着又把小拇指伸进了鼻孔里转转,弹出去一个纳豆大小的黑色物体——

——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一天要挖那么多次鼻孔,那样不是会挖出来血的么!还是银时的鼻孔是连接着通往三次元的通道?那每次被他弹出去鼻屎的岂不就是我一直津津乐道的平行世界了吗?这样的吐槽我自己也很恶心啊!你让一直向往着平行世界的我情何以堪啊!

“真是,才这么大就开始嫌弃自己的爸比了吗,你在天国的妈咪会哭的哟。”

不不不,先别说我连妈咪这词的概念都没有。就算有的话,在天国的妈咪看见我成天和你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也绝对早就已经把眼睛哭瞎了吧!

“……银时,今天的作业你自己写吧,我绝、对不会借给你抄的。”

可想而知,银时对于我这种软弱无力的威胁根本就不当回事,依旧斜着那双死鱼眼鄙视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把刚弹完鼻屎的手往我头发上蹭,

“傻瓜,你这样的威胁完全没有效果啊,怎么样也要说出‘混蛋银时!老娘一会儿就回去喝光了你的草莓牛奶!’这样的话来才对嘛!”

他掐着嗓子模仿我说话的语调时,我简直想一脚踹的他断子绝孙。可是考虑到种种因素,我抬起来的脚抽的抖了几下,又默默的放回地上。

不要说我没出息,要是没成功的话我绝对会被这个抖S折磨死的!绝对会的!

一巴掌拍开银时还赖在我头上磨蹭的爪子,伤心的我毅然决然地投奔向松阳温暖的光芒下——老师!我需要你的治愈微笑啊!

结果刚飞扑一半就中途被晋助一锅贴盖了下来,还是悲催的脸部着地,抬起头来时我感觉到鼻孔热辣辣的躺下来稀溜溜的液体……

我捶地内牛,“混蛋!我要是毁容了肿么办啊!!!!”

你这师控去死吧去死吧!难道你不知道脸对女孩纸来说是全部的资本吗?!诅咒你一辈子都长不过银时!就这样直保持着这个三级身高去轮回吧轮回吧混蛋!!!!

一旁的桂急忙跑过来扶我起来,一边帮我拍着身上的灰一边安慰我,“没事儿,鼻子塌了也不会影响什么,小晋你的脸看不出什么不同啊。”

“你也给我去死吧!”

原本看着桂低头给我拍衣服的小摸样还挺感动的,结果这货一开口就给了我致命的一击。

一把推开桂,我哭得更凶了,眼泪儿跟不要钱的往外淌,关都关不住。

“哭什么哭!给我憋回去!”

晋助火上浇油地又给了我一巴掌。

要是平时估计我立刻就把眼泪儿收回去了,可是眼下这种状况让我悲催的回忆起这些年来被他们这帮抖S欺负的场景,忍不住悲从中来,于是越哭越伤心。

桂手忙脚乱脚乱的替我抹着眼泪儿,一边抹一边数落晋助对女孩子一点都不温柔之类的话。大概是怕惊动在远一点的地方跟其他孩子讲话的松阳老师,晋助的表情少见的多了些慌乱,

“啰嗦啊你!这家伙哪有女孩子的样子啊!婆婆妈妈的,干脆让她永远都张不开嘴好了!”

说完磨着拳擦着掌,阴深深地向我靠近,“假发你退下,我来把她的嘴缝上。”

缝,缝你领北啊!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的两个蛋蛋缝上好让它们永远的相亲相爱啊混蛋!

“不是假发,是桂!晋助你再跟着银时这么叫我,我也会喊你晋小助的。不过……你那说法还真有点儿道理……”

原本还护在我身前的桂用手点着下巴,看着我的眼神考究的让我想把他的老二割了。

有道理个头啊!桂你的人\妻属性哪儿去了喂!你不是一向最倡导同学爱的好孩纸吗!不能因为嫌我麻烦就抛弃你的原则啊喂!我不哭了!不哭了还不行吗?!!!

“喂喂喂,你们两个欺负得太过分了吧。”

在我绝望的时候,就算是银时那无精打采的声音听起来也好像天籁。

我立马换上一副狗腿的表情,尽管鼻子有点塌,尽管脸上还残留着鼻血,我还是冲他露出自认为最真诚灿烂的笑容——

“银时~果然还是你最好!”

时间还不过正午,阳光灿烂的有些耀眼。银时小小的身子配上那把几乎和他的身高一样的刀,尽管看上去有些滑稽,却隐隐的透出了一些坚毅的味道。

他伸出手,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衬着阳光在他脸上投下的阴影竟有种……

阴险的感觉……

……嘛,我的错觉吧……

我刚刚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就听见银时那边放出话来了——

“她可是我捡回来的,要欺负也得我来才对!”

晋助:(╯▽╰)

桂:(╯▽╰)

我:……我已经不知道要摆什么表情了……

天国的哦卡桑——先不管你是不是在天上——总之你赶紧收了我吧!我对这个抖S横行的世界绝望了啊啊啊啊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凰劫之青虹剑(6)

    “怎样才有资格参加这次的选拔?”韩冰来到报名处,问此处的管理者道。报名处的管理者是一老一少两人,听说韩冰要参加,便指着旁边的一块半人大小的石头说道:“打碎它就有资格。”韩冰听到这句话,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他很想对这两人说:砸石头,我可是专业的。但是他没说,万一要是因为说错句话而被淘汰真是太亏了,不过

  • 逆转斗罗在线阅读第7节

    这是一个并没有名字的小广场,这个广场平时只是周围公寓住宅区的居民来这里锻炼身体,运动运动,跳跳舞之类的。虽然没有名字,但打的时,只要一说去小广场,司机师傅就会将客人送来这里,久而久之,这里的名字也就变成了“小广场”了。时至上午,小广场的人并不多,但却不分散,都聚集在一起,围成了个圈。在圈的中心处,一

  • 魔魂异界游沼泽的木屋

    天空逐渐变得暗淡无光,如果不是星星在耐心的为人引路,恐怕世界会变得一片黑暗,但它们却并不被人重视。经过黄昏的过度,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我平躺在床上,开始思索安德的那个动作究竟是什么意思。放学时,他一脸轻松的走了出去,就像平常一样,只不过这次他捏了一下我的腰,像是开玩笑的说道:“你腰不疼吗?”现在想想

  • 死神+吸血鬼骑士/谜样的绿微微

    如果一会进来的不是云裳,别管是云裳对自己无心,还是她矫情着不肯立时答应,那么袁青枫不介意再与她周旋几日,反正也是个乐子,多玩几日又如何。所幸,袁青枫并未等候多久,门帘被轻轻一跳,走进来可不正是云裳?她手里捧着一盏热茶,往袁青枫身边的茶几上一放,袁青枫心里一喜,立时便去拉她的手。云裳缩回手,虽然略显羞

  • 妖尾:神级果实在线阅读家庭小厨房

    日常任务?祁杳尘想了想,似乎十天前是有一个叫什么家庭小厨房的系统,但那个声音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他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恶作剧。不对,他忽然记起来,每天下午六点,那个声音都会出现在脑海里,都是一句简单的【是否开启日常任务】,然后就销声匿迹了。既然穿越这么玄乎的事都能发生在他身上,系统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 要命没有要钱一把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突如其来的电话没理会想要说些什么的赵武,何军接起了电话。通话的时间很短,赵武只听见何军说了三个字“是,好,是。”挂断电话后,何军对赵武说:“交钱订机票。”言简意赅一向是何军的风格,赵武听到何军的话后仿佛也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改之前的嚣张本色应了一声便出门安排。这一晚,秦雄小胜一局。靠着一些小手段拿

  • 洪荒:开局炼化冥河老祖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到市集大街,迎面扑来鲜活的空气,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队在眼前攒动,小贩们的吆喝声不绝于耳。晴明不禁得意地扬了扬嘴角,皆言京都繁华,伊势国亦堪称物华天宝。如果以男身接见的话,晴明此时定会好好领源氏公子游览一番,但此时口不能言,手脚受拘束,晴明简直要怀疑自己为何答应了这般荒唐的事。“姑娘,要不要看看玉镯

  • [末世]丧尸攻略手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没多久梁兴就回到了家中,于是便风风火火地就准备起了酒菜!要说好酒好肉,梁兴都是不惜挥霍的,于是满满一大桌的饭菜,更是跑地球买了十多瓶茅台酒,而这些茅台酒可都是真家伙的,甚至每瓶都是上千块钱!不过这时的人民币梁兴当真是不在乎了,谁叫他如今已经发家了呢,就刚才随便卖了一枚宝石,立马就换来了五十多万的人民

  • 奥依幻想在线阅读创个聊天室

    一之月枢下班回来,一进门他就将公文包放到了沙发上,然后脱去西装外套,一只手解着衬衫上面的扣子,另一只手拽着领带将它弄松,他转头看向了在厨房忙活的少女,俊美如玉的脸容上挂着温和的淡笑:“凌奈,我回来了。”“欢迎回来,二哥。等十分钟就可以吃晚饭了。”厨房里,少女温润好听的声音伴随着炒菜和摆弄锅铲以及碗具

  • 租个老婆不简单在线阅读第七章

    凶尸是感觉不到累的,可晓星尘却感觉,从山上走到山下这段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黢黑一片。他顺着胸口奇怪的感觉与熟悉的牵引,往山谷中央越走越远。连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何身体如此肯定薛洋就在那处。不过这种情况肯定和薛洋在他身上捣鼓来捣鼓去的有着密切的关系,薛洋像是在进行一个仪式,晓星尘并不清楚他的目的。只是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