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凡仙无极之重生(3)

2021/4/8 17:00:58 作者:以士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凡仙无极
凡仙无极
作者:以士来源:纵横中文网
蜕凡化仙,来日大难,修道之路,永无止境

顾时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准确地说,是大学宿舍里常见的上铺,还盖着标配浅蓝色格子的被子。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他像是真的回到了大学时代,一场午觉醒来,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顾时霍然惊坐起来,弯腰看向床下,床下果然是记忆中的书桌,书架上摆着厚厚的大部头,墙上还贴着新一周的法语学习计划。他正是在大四那年开始疯狂地学习法语,看来,他回到了大四。如果按照历史重演,再过不久,他应该就会被某知名经纪人发现,出演那部MV了。

顾时闭上眼,深呼吸三次,将思绪放空,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系统界面。

[重生]影帝再临。这是正上方的游戏名。

一个无感情的系统提示音响起:欢迎进入重生系统,当前时间:公元2010年6月16日14:06,您当前的等级1,财富值500,待接任务1。

顾时顿时有点凌乱了,说实在的,他还是更习惯那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他试着用自己的意念挪动了一下鼠标,点开了自己的人物属性。

武力值58,不及格。智力值139,和上一世的IQ结果差不多。情商115,平庸……一大堆繁杂的数据看得他头昏眼花,包括了演技歌喉舞台感,甚至是皮肤、神采、亲和度……各种各样的指标全部被量化,呈现在他的眼前。

每一个指标旁边都有提升按钮,灰秃秃一片,顾时试着点了一个,果然弹出了“经验值不足”的警告。他这才发现左上角的财富栏和等级旁边,还有自己的经验值,现在是1111,不知道这个数字代表什么样的层次,不过连一次小升级都做不到,大概是不太乐观。

顾时懂了,真的和那些风靡的系统升级流小说一样,他重生了,而且带了目测很粗的金手指。他在系统里逛了一圈,点开了那个待接任务——

任务001:找到《民国秘事》剧组,接下一个可以单独出镜的大众演员角色。

任务加成:经验值500,财富值350。

顾时犹豫了一下,似乎目前没有别的任务可以选择。他小心翼翼地点了接受,然后退出了系统。

“民国秘事……”顾时喃喃念出声,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应该不是乐藤投拍的戏,本子貌似还不错,只是演员阵容太水了,当初造成的影响也很小,以致于他对这部片子也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他下床打开桌上的电脑,将这四个字输入搜索框。

果然,这部戏的投拍公司是一家新公司,如果顾时没记错,这小公司应该没坚持几年就被其他演艺公司鲸吞蚕食殆尽了。

可毕竟是系统的任务,顾时还是立刻上网下载了影片介绍,仔细地研读了起来。

《民国秘事》其实是一个爱情故事,男主角是国民党一个将领的儿子,虽然出身武家,却天生文弱。这个白面书生邂逅了一个家境清贫的女学生,两人便陷入了缠绵悱恻的爱恋。故事中的第一个矛盾就是这二人所处门户间的矛盾,情节大概过了三分之一后,女学生进步起来,加入了共|产党,男主角也终于渐渐成熟,二人又带着各自不同的政党背景继续这场危险的爱情游戏。看似太平实则危机四伏的时局,一如二人看似融洽实则微妙的关系,剧情节奏紧张而浪漫,最终以男主角为了保护女主角而殒命为收场,戛然而止的收尾,虽然老套却依旧扣人心弦。

这样的本子,如果有大投资和一线演员加盟,那就是叫好又叫座的好剧。可惜的是,小公司实力太不济,男主角赵定阳,女主角徐晴,这两人顾时根本都没个印象,可见在这圈子里就连闪耀一瞬的流星都算不上。

剧组并不难找,拍摄工作刚刚开始,女主角还是青涩的学生,取景必定选在了院校里。北京城里学校多,但校园风貌有历史积淀的却没几所,顾时凭印象猜了四五个学校,一一上校园贴吧去遛,试到第三个就将剧组所在地查出来了。

理工大学。

顾时舔了舔唇,合上电脑,心中已有度量。

浴园里洗了澡,带着一身清爽,顾时却没有直接赶往剧组,而是来到了股票证券交易所。

在重生前,他所在的乐藤公司在行业内唯一的竞争对手是泰和,泰和之前景象惨淡,旗下没有能挑大梁的艺人,正是在今年年底换了当家的——南颢宸。南颢宸这个人背景很深,背后财力雄厚,竟带领泰和绝地逆袭,明年的这个时候就已经上了市。如果顾时没记错,现在正是泰和在崛起前最低迷的时候,公司几近破产,股票狂跌并被无度抛售,他现在投进去,简直就相当于认购原始股,明年这个时候,就是百倍千倍地翻。

钱还是次要的,顾时重生,早就拿定主意要进泰和。手上握着些股份,对他之后入公司的发展自然大有好处。

遗憾的是,毕竟是父母早亡的孤儿,全部的身家也就不到十万块,顾时留了将近三万,剩下的全都抄底价买入了泰和的股票。

基本的身家得到了保障,顾时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飞快地往下翻,终于找到了那个他想找的名字。

许心灿。

顾时唇角轻轻勾了一下,许心灿这个人,是圈子里他最看好的女星。外形气质皆极佳,家庭背景又不单薄,人也直率,没有对成功那么迫切的欲望,却反而成就了她自己的稳健。许心灿是CCTV模特出身,如果顾时不干预,在接下来的三四年里这人应该便是时尚圈里的女王,给法国奢侈品牌拍化妆品广告,在国际一流时尚杂志上亮相,要一直等到2014年才会突入影视圈,直接拿下一部可以冲奥斯卡的片子。

如果顾时没有出事,相信不过一两年后,就能亲眼看见许心灿发展成国际灿了。

只是现在,女王仍是璞玉,只是顾时同校法语系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小师妹。顾时忍不住微笑,这个小师妹现在还是天真烂漫的时候,还没参加模特大赛,还怀揣着拍电影的明星梦。

上一世他之所以溃败至此,便是因为他全仰仗着丛天啸的手腕和自己的演技。事实上,作为一线的影帝,除了他以外,别人都是有同样地位的一姐搭档的。影帝和影后的联手,能很好地稳固彼此的地位。顾时不无遗憾地想,如果上一世的他早早对丛天啸有所防范,也有同等地位的影后搭档支持,想必也不会兵败如山倒。

既然他重生了,他就必然早做打算。他比谁都明白,许心灿若要早几年发展,哪还有几年后乐藤一姐萧奇的一枝独秀。

顾时对着屏幕沉思许久,终于拨通了那个电话。

等待音不长,电话很快就被接起来了。

“顾时哥,干嘛呀?”许心灿的声音从听筒另一边传过来,带着盈盈的笑意,果然是顾时印象里那个活泼快乐得能拧出蜜糖来的小丫头。

顾时也不由得眉眼带了轻松的笑意:“还在啃麦克白?”

“哎呀……这破本子烦死我了,要不是你说这本子最磨台词功力,我才不看这乱七八糟的东西。”许心灿叹了口气:“我这影后梦还是算了吧,哎对了,我爸说我要是非进娱乐圈,可以参加模特大赛出道,这不,我室友已经把报名表替我领回来了。”

“等一下。”顾时连忙劝阻:“报名表晚上再填,你现在收拾一下下楼,我去接你。”

“嘿嘿,想和我约会呀?别忘了,我可有男朋友了呀。”

顾时忍不住笑了:“瞎说什么,我关注了一个剧组需要大众演员,角色不错,我们去试试?”

电话另一头传来意料之内的一声欢呼,许心灿毫不矜持地对着手机木嘛了一口,立刻挂了电话。

小师妹颜值超高,只是素颜便分分钟碾压女主角,两人在车上一路扯着闲话,顾时竟也渐渐找回了几分当年大四的感觉。

学校离理工大学不算远,十来分钟的功夫就到了。顾时和许心灿跟着剧组拉出来的标识,问了一次路,便顺利地找到了剧组的所在。

女主角刚刚拍过一条下来,坐在树荫底下,化妆师正在给补妆,一边的副导正和助理在旁边分发报名表,果然如顾时所料,是在校园里招群演。他和许心灿对视一眼,挤进去拿了两张报名表出来,旁边的黑板上用粉笔写着群演角色,两人不约而同地选中了那对和男女主角同时出镜的校园情侣。

群演的报名表只有四项,照片,角色,身高,体重。

顾时和许心灿把学生证上的一寸照片揭下来贴在报名表上,半分钟就弄好了交上去。五分钟后,一个穿着导演马甲的男人从摄影仪后站起来,副导把一摞表单递给他,他以一秒两张的速度唰唰唰地翻着,不时甩出来一两张。

“能行吗?”许心灿咬了咬唇抬头看顾时,顾时却只是微笑:“放心。”

如他所料,没过半分钟,导演的快节奏忽然停了下来,他对着一张报名表愣了一下,抽出来,又看看接下来的另一张,两秒钟后,他将那两张轻飘飘的表格一起放在了旁边。

顾时唇角微微上扬,果不其然。

入选的群演立刻公布,顾时耐着心听完了入选名单,终于如愿听见副导一声:“顾时,许心灿,进化妆棚。”

成了。

许心灿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拉着顾时进了化妆棚。

棚里男主角赵定阳也在,化妆助手正在给他上遮瑕,屋里闹闹吵吵的,顾时和许心灿一进来,棚里人眼光一扫,却是全都安静了下来。

凉爽的风刚好吹入化妆棚,顾时和许心灿逆着光走进来,和那凉爽的风一样,带来无限清爽的视觉冲击。顾时唇角勾起角度最完美的微笑:“打扰了,我们是群演。”

许心灿吐了一下舌头:“演校园情侣的。”

棚里安静了两秒钟,顾时再一抬头,果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死在两人身上。准确地说,是顾时身上。现在的许心灿,虽然颜值高,但毕竟还是纯情少女,没什么气场。而顾时,言行举止虽尽是青涩,眉眼气质却莫说像群演,连新人都不像。最里面等着给群演化妆的Milky直接就捅了一下身边赵定阳的经纪人,压低声:“这一个,可有把定阳比下去的资本。”

赵定阳的经纪人一下子回过神来,却不知该回什么好。

说是化妆,其实倒不需要废什么功夫,两人基本都是素颜出镜,只是发型和服装需要换一下。许心灿上了一层薄薄的粉,微勾了一笔眼线,唇色就要淡淡的才好。顾时坐在化妆镜前,只略略加粗了一下眉,Milky贴近了看他毫无瑕疵的脸,连毛孔都几乎看不见,几秒钟后她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直接去后面换衣服吧。”

民国时期的学生形象,男生就是白衬衫加一条黑色长裤,女生青蓝色的褂子和裙子,梳到脖子的短发。顾时换好了衣服和许心灿站在机器旁边等,片刻的功夫就已经引来了不少关注。

周围议论纷纷,许心灿有点拘谨,她拉了一下顾时的袖子,顾时只是笑,又说:“放心。”

副导过来给他二人说戏,其实这场戏很简单,女主角因为门户差距犹豫着不肯和男主角在一起,二人正别扭期间,走在校园里,正好看见坐在长椅上的另一对情侣,男女主角表面上没说什么,暗自却都有些心痒。

事实上,这部戏的导演太水了,顾时对片子没什么印象,但却对这个导演有印象。此人志大才疏,又非常刚愎自用,拍毁了好几个不错的本子。其实如果是入流的导演,是决计不会选用颜值超过男女主角的群演入镜的,更别说是这么重要的镜头,两秒钟的镜头停留,已经足以给观众留下非常深的印象了。所幸这剧的导演正是这样一个人,才刚好成就了顾时的目的。

顾时还有一句台词:“下了课,我去接你。”许心灿则只需要表现出羞赧和亲昵便好。

副导三言两语说完了戏,顾时和许心灿坐在长椅上就位,男女主角站在林荫道远处的另一头,导演回到镜头后,高声喊:“预备——action!”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荷风误在线阅读第一章

    钩公是21世纪著名的侦探,在他二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七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因传染病逝世。11岁的时候,母亲也揽上了新型病毒。12岁的时候,母亲死亡。20岁考上大学,同年,最后的亲人兄弟失踪。因此他结束了大学生涯,当上了一个侦探。为的是解开兄弟间的生死情。在他11岁的时候,钩公上了初中,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 我以天下渡红尘在线阅读第九章

    回到了家中,他们三人可是为了即将而来的选秀而努力着,其实说要动用体力的人,只有安家、又时两人。小小通常就是在一旁看着他们,为自己制作的海报,并且贴上了为小小拍摄的照片。又时身为一个女孩子,拍照的功底还是非常的好,而安家制作海报的能力也是不在话下。除了海报之外的事情,也就是宣传单了,因为小小没有任何的

  • 冥域九幽在线阅读第三章

    少倾与帝尧的关系愈发亲厚,掐指算算这几日他与帝尧相处的日子似乎比我还多。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却抵不上人家几日,想想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天高气爽的金秋时节,人间的稻香气似乎也能传到上界来了。恰逢赶上新任天君的第一个寿辰,他应当是心情好,赐了凡间一个丰收年。苍梧山小屋内少倾捏起被我随手放在桌上的请帖,递到

  • 有丧尸不挂科之吓尿了(求收藏)

    大汉冷眼扫视余三庚,长戟微动,余三庚吓出一身冷汗,掉头就跑。纵身一跃六七米远,速度比起小汽车还快,蹦蹦哒哒两下消失不见。大汉并没去追,淡淡瞥了眼余三庚离开的方向,回身紧盯楚禾。楚禾心里一阵发毛,这大汉可不是什么善茬,一言不合差点干掉余三庚,他和余三庚半斤八两,动起手来只有被秒的份,跑就更不用想,大汉

  • 结果的树第7章在线阅读

    “元哥哥!”既听听说了步声遥被捉到绛阙山的消息,便急忙赶来问个清楚。“听儿?”元池咏正要赶往地牢,“什么事?”既听有些喘不上气,“我听说,元伯伯,不,爹捉了步声遥?”“我们是捉了步声遥,但是……”“但是什么?”“我倒觉得蹊跷。”“怎么说。”“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的步声遥,这次竟然让爹和周伯父两人就给捉

  • 柒殇在线阅读第三章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相亲氛围。菜肴很精致,气氛很和谐,对面的人长得又很下饭,中午只吃了一碗牛肉面的柏南忍不住多吃了些。与他相反,班玉吃得很少,每样菜只稍微动了动筷子就停了,只撑着下巴专心致志的看着他吃,桃花眼亮亮的。柏南有些不自在的停了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吃饱了?”班玉立刻说道,帮他将橙汁倒满,“

  • 直播妖怪日常[聊斋]第二章在线阅读

    拎着失而复得的行李,高阳回到208宿舍,摸着已经有点扎手的下巴自言自语到:“可能胡子太长了,才显得老了吧”。跳出高中生活,回头再审视下高中,你会发现,高中的男生大多比较显得苍老,胡子拉碴的,一看好像确实比较老,比较那是一段经历过了一次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的人生历程。人生每一阶段都有每一阶段的使命任务,

  • 致*******]给点面子好不好

    “哦?何计?说来听听!”少主,我们可以和他打擂!武林中人,不管何事,都会摆上一擂,不是比武助兴,就是用比武的方式来分排名!到时我们给他提条件不就行了吗?那保镖男,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办法好是好,可谁去和他比呢?”叶凌云摇摇头说道!“属下自有人选!少主请放心!”那保镖男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淡淡的说道

  • 攻略师兄十八式之交手(4)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钱通就找了一个受伤最轻的去了城里。按照陈成给他们的地址找到了王胖子。王胖子一听是陈成他们找自己,立刻就跟着来人赶着马车走了。两人一路狂奔的来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老人刚吃过早饭坐在外面闲聊。老人见到有村外人来了还不停地打招呼,两人敷衍了一下就匆忙的离开。两人来到小院,就看见陈成从屋里

  • 智脑之精灵世界之灾难

    周日,百货商场有北海道的物产展览,闲在家里没事做,索性一个人去逛逛。“这不是小初吗?”“前、前辈好……”一听声音,立刻僵住,生硬地转过身打招呼,为什么……这个人也会出现在这里?“来看一下物产展览,妹妹想要北海道的巧克力。”笑呵呵看着可爱的后辈。“这、这样啊……”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现在有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