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梦幻西游之幸运神主播之初见(2)

2021/4/8 18:10:01 作者:梦幻大呲花 来源:飞卢小说网
梦幻西游之幸运神主播
梦幻西游之幸运神主播
作者:梦幻大呲花来源:飞卢小说网
叮!恭喜宿主鉴定装备成功,获得无级别魏武青虹一把!叮!恭喜宿主挖宝挖出一本高级必杀兽决!叮!恭喜宿主炼妖,获得一只十技能须弥宝宝!宋毅小手一抖,言出法随,无数宝物蜂拥而至,获得了幸运值系统后,只要他在直播梦幻西游时想要办到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办不到的!水友们:**,主播牛逼!(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后来:

20岁的王一博,在OPPO的广告中说了这样的话:“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刻?像被电击中一样,疯狂喜欢上某一个人,可能外人看来你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你知道,全新的未来,已经开始。”

王一博21岁时,记者问一起出演《陈情令》的王一博跟肖战,是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和肖战一模一样的王一博,在肖战选择“日久生情”后,笃定地回答:“一见钟情。”

主持人向王一博跟肖战确认:“所以,你们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食堂?”22岁的王一博盯着主持人、蹙着眉,大声地、一字一字地强调:“我们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天天向上》!”

初见肖战的这一天,王一博19岁。

主持人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参与节目录制的X玖少年团的一串成员进来跟主持人团队打招呼。王一博例行公事地随着哥哥们起身,一抬眼,撞上一双笑眼。

“咯噔——”王一博听见了一声响。

那是心脏突地停顿又猛地跳动所带来的错觉。

一种莫名的愉悦感伴着心跳声在王一博的胸腔里震动着。王一博下意识地,匆匆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X玖少年团干脆利落地打完了招呼,往外走了。

“下午去茶亭镇,一博……”大张伟接着对流程。

王一博却没反应过来。

王一博盯着X玖走出去的那扇门,看它正一点点在自己的眼前合上,微微发怔。

“一博?”钱枫伸手在王一博眼前晃了晃。

王一博回神:“啊……”

王一博看见钱枫、大张伟眼里的疑惑,脸不知道为什么,“唰”地就红了,一种又烫又隐晦的莫名其妙的温度,卡住了王一博的喉咙。王一博抿了抿嘴,眼神中透出一点不自在。

大张伟人精一个,立马把到了嘴边的一句“你这怎么了?”咽了下去,问:“唉,你们团是不是和X玖差不多大?”

王一博想了想,点点头,收敛自己陌生的情绪——他的心脏好像变成了一面鼓,“怦怦”地震动,像是忐忑、紧张,又不像是。

几人继续核对下午去茶亭镇拍摄的注意事项。王一博迅速跟上大张伟和钱枫的节奏,却总有点儿心神不宁,这让王一博感到不适。

核对完毕,王一博说了一声抱歉,说要先走了,去卫生间。

隔间的门被王一博妥善地关好,王一博拿起手机,极不符合他一贯以来所受的种种教育地,坐到了马桶盖上。他调整手机的亮度,查X玖少年团的百度百科,一张一张地看成员照片。

很快,屏幕里现出了王一博抬眼撞上的那双笑眼的主人。

王一博的指尖,颤了一下。

‘肖战。’

王一博默念照片中的人的名字。

照片中的肖战,明明没有笑,却好像正笑得像个小孩子,大大的眼睛弯弯的,亮亮的,手指抵在唇边,有种无辜却欲语还休的感觉,又纯然,又勾人,又好像在哪里见过。

王一博和肖战聊Kakao Talk时,没要过肖战的照片,也没问过肖战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他自己说了谎。也许是害怕知道了名字就能很快地知道一切。又也许……王一博对“如来”的印象,全都停留在那个头像上——像电视剧里的“高美男”的那个头像,后来变成了派大星的那个。

王一博最开始称如来为“哥哥”,后来称“你”,再后来,听着如来的种种成就,开玩笑称如来为“大佬”。

14岁也好,16也罢,王一博始终是骄傲的。

如来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回复王一博的消息。

王一博每天都发给如来一个“晚安”,发到第85天,也依旧没有得到一次回应的时候,王一博想:‘又是这样。都是这样。’

王一博躺在练习室硬硬的地板上,呼了口气,起身,将练习室所有的灯,都关掉了,他靠着镜子,想:‘我也没怎么怕黑。’

天有些冷,7℃。

刮着北风。

《天天向上》节目组到茶亭镇出外景。

X玖少年团在大片的油菜花田的一边拍摄SMAP原唱的《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世界唯一仅有的花》中文版翻唱PV。王一博在油菜花田的另一边拍摄这一期节目的短概念VCR。

王一博穿了一件暗红色的外套——他从同事口中,听说肖战背了一款暗绿色的包,便想到,可以以配衣服为借口,跟肖战借包,然后以还包为借口,跟肖战要微信。

至于为什么要个微信要这么曲曲折折,王一博没多想。

油菜花金黄金黄的,灿灿的,在明朗的天光下和飒飒的风声里摇摆。

王一博每次回头,都能看到肖战的身影——肖战认真地对着镜头唱歌,偶尔和队友嬉笑打闹……花和风和阳光,有时候,把肖战的侧影衬得薄薄的,王一博有一瞬间以为,肖战会消失在这大片的、灿烂的油菜花田里,被光带走。

于是王一博朝肖战走过去。

走了几步,王一博发觉自己正朝肖战走,停住脚步,想了想,又干脆直接走过去。

肖战正跟X玖的夏之光闹着玩儿,他一转脸,面对王一博,脸上是来不及收束的灿灿的笑意。

比周围的一切,都更灿烂的样子。

王一博一下子紧张了,开口,声音却是镇静、甚至带着点儿一贯的冷淡的:“能借我用一下你包吗?和我衣服搭一下……”

肖战的笑僵在脸上了。

但很快地,肖战反应过来:“你等一下?”说完就去给王一博找包。

夏之光跟着肖战一块儿去。

王一博却也跟上了——肖战明明叫他等。

王一博想到这点,想解释点儿什么,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什么要说。

况且,肖战在忙着跟夏之光说话。

王一博跟在他们身后,每一句话都听到了,大脑却没法处理信息,理解那些话的意思。心跳声、衣服的摩擦声、风声、花被拨开的沙沙声……王一博的耳朵里太乱了,心也渐渐乱了。

肖战突然回头:“一博老师?”

王一博整个人顿住。

王一博不知道,他看向肖战的眼神,专注,近乎凝视。

肖战抿了下嘴。

肖战没等王一博回话,背转身,走快了些。

他近乎匆忙地、特别客气地把包拿给王一博。

王一博伸手去接,心忽然“怦怦怦怦”地跳。王一博抿了下嘴,眼神慌张地与肖战的目光错开,又匆匆地转回去,与肖战对视。

肖战垂下眼睛,又抬起,礼貌微笑。

“谢谢。”王一博拿好包,退了一步。

天似乎有点儿热。

肖战隐隐约约地发觉王一博不自在,心绪冗杂间,忽然觉得难受。肖战便再次冲王一博礼貌地笑笑,往拍摄的地方走。恰巧队长伍嘉成也在叫他和夏之光快点儿了。

王一博抓紧了包的肩带。

后续的拍摄里,王一博越来越不在状态。

大张伟和王一博肩搭着肩,不时瞥王一博的表情,见他总往X玖那边看,又看看王一博背着的肖战的包。

大张伟心想:‘不对劲啊……’

第二天正式录制场内的节目,大张伟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了。

王一博和肖战好像穿了情侣装:长衬衫、牛仔裤、短外套,每一件都相似得像同款。虽然王一博把衬衣塞一半到裤子里,又把外套系在腰间,使人不细看就发现不了服装的相似,可这系外套也跟肖战像,肖战拍《世界唯一仅有的花》的时候,就是这么系外套。简直有种,又想不一样,又特别想一样的感觉。

肖战做自我介绍,说:“我是X玖少年团的肖战,然后是队里的主唱担当,然后也是队里的发电机。”说完比枪,单眼wink,“发电机”什么的实在是太羞耻,肖战说完特别不好意思地笑,差点儿要绷不住。大张伟为了缓解肖战尴尬,学肖战比枪,结果王一博也跟着学,其他嘉宾来,可没见王一博有类似的反应。

王一博整期节目兴奋得不像大张伟熟悉的王一博。

王一博对肖战不一般,大张伟便特别注意王一博对肖战的反应,他发现肖战一要上场,王一博就转一只脚,肖战下场,王一博就别着身子目送,肖战一坐好,看过来,王一博就迅速转回身体。X玖那边每一个人说话,王一博都要看过去,唯独肖战说话,王一博不看,低下头躲避,不看肖战就不看吧,可是手指却像紧张似的不停敲自己的大腿。肖战往观众席看,王一博也朝观众席看,然后,看着看着,视线就凝在肖战脸上,肖战一要回头,王一博赶紧回头,生怕被发现似的。

王一博还碰肖战碰过的东西。

还在玩游戏时放水,让肖战成了全场唯一一个通过跳竿子游戏(爱他就让他跳过的游戏)的人。

肖战也很奇怪。

明明和王一博保持着距离,可是好几次做完游戏下场,肖战没往朝夕相处的X玖的队友那边走,反而是往主持人团队这边走,快走到了,又忽然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

明明总感觉不自在,可是肖战为什么主动来加了王一博的微信呢?因为王一博老看肖战吗?

……

大张伟觉得自己的脑回路不太对了,明知两人没见过,他却老觉得‘怎么这么像分过手呢?还都想复合?还都不好意思?’

又回想起X玖来跟主持人打招呼时王一博的不对劲来。

于是,当汪涵问怎么搭讪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张伟便起哄着试探道:“你给他一个眼神儿就可以了,他就会过来找你。”边说,边学肖战比枪。

肖战直直看大张伟。

王一博站在大张伟旁边,肉眼可见的慌了。

大张伟继续道:“跟一博老师学习……”

王一博小声反驳:“我……”

大张伟接着说:“能不长知识吗?”

肖战身边的郭子凡,不知是也看出了什么,还是纯粹为了节目效果,带头起哄起来。

王一博整个背僵住了,脸也僵住了。

肖战盯了王一博一眼。

有些事情,其实是难以掩饰的。

王一博借包、总是往肖战那边看、还包、然后借着还包跟在肖战旁边往油菜花田外面走、几次欲言又止、差点儿上了X玖的车、录制节目前给X玖的每个人递水、跟肖战穿了相似的衣服又把外套脱下来系在腰间……还有,他面对肖战时,微妙的、紧绷的身体姿态,和想要说什么的表情。

陈泽希平时爱玩,见多了各种情况,瞧出端倪,又没太多顾忌,便怂恿肖战去加王一博的微信。

肖战心里“咯噔”一声。

肖战下意识地不想加微信。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不加”这两个字,心里却有种说不明白的酸涩感……肖战又告诉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该忘的都忘了,其实当年也没什么事儿,不加反而奇怪吧,又不是放不下……

可是,当肖战一下撞到王一博特别高兴,高兴得慌张,高兴到让肖战一下怔住的神情——肖战在那一刻,在心底唤了一声——“王奕枫”。

整个录制过程中,很多次,肖战觉得有人在看自己,一回头,撞上王一博的目光。

‘是不是认出我了?’

肖战捏了下自己的衣服。

盯着王一博僵住的背影,全场的起哄声在肖战耳边嗡嗡着。

“你给他一个眼神就可以了,他就会过来找你。”

“跟一博老师学习,能不长知识吗?”

……

还好,下一个环节紧跟着要录制,X玖这边派一个人去和王一博斗舞。肖战立即整顿自己的心情,集中注意力,特别认真地给被派出的陈泽希鼓掌、加油、助威……

轮到王一博了。

现场很嘈杂,斗舞的音乐跳动着。

之前,在休息室,说起斗舞这个环节,团员们都说不可能赢过王一博。只有肖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吐槽队友们“夸张了哟。”

王一博登场了——卡点、旋转、起身、折腰、挺起、侧旋。他像一尾鱼,或一只鸟,流畅地、精准地、徜徉在他自己的一方天地里。又像突然炸开的光,不到20秒的时间,满满地引起台下台上一阵又一阵尖叫。末了,王一博看向肖战的方向,做Ending动作,朝肖战比枪……

肖战听到四周围全是掌声。好像要被掌声湮没了。

19岁的王一博的眼神,有点儿害羞,又有些期待。

肖战的瞳孔微微张大。

肖战忽然想起太久太久之前,自己发给王奕枫的那句“你从小练舞,真的好想看啊,肯定跳得特别好。”

肖战赶忙回头去和夏之光说话,避开王一博的目光——王一博发觉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域九幽在线阅读第三章

    少倾与帝尧的关系愈发亲厚,掐指算算这几日他与帝尧相处的日子似乎比我还多。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却抵不上人家几日,想想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天高气爽的金秋时节,人间的稻香气似乎也能传到上界来了。恰逢赶上新任天君的第一个寿辰,他应当是心情好,赐了凡间一个丰收年。苍梧山小屋内少倾捏起被我随手放在桌上的请帖,递到

  • 有丧尸不挂科之吓尿了(求收藏)

    大汉冷眼扫视余三庚,长戟微动,余三庚吓出一身冷汗,掉头就跑。纵身一跃六七米远,速度比起小汽车还快,蹦蹦哒哒两下消失不见。大汉并没去追,淡淡瞥了眼余三庚离开的方向,回身紧盯楚禾。楚禾心里一阵发毛,这大汉可不是什么善茬,一言不合差点干掉余三庚,他和余三庚半斤八两,动起手来只有被秒的份,跑就更不用想,大汉

  • 结果的树第7章在线阅读

    “元哥哥!”既听听说了步声遥被捉到绛阙山的消息,便急忙赶来问个清楚。“听儿?”元池咏正要赶往地牢,“什么事?”既听有些喘不上气,“我听说,元伯伯,不,爹捉了步声遥?”“我们是捉了步声遥,但是……”“但是什么?”“我倒觉得蹊跷。”“怎么说。”“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的步声遥,这次竟然让爹和周伯父两人就给捉

  • 柒殇在线阅读第三章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相亲氛围。菜肴很精致,气氛很和谐,对面的人长得又很下饭,中午只吃了一碗牛肉面的柏南忍不住多吃了些。与他相反,班玉吃得很少,每样菜只稍微动了动筷子就停了,只撑着下巴专心致志的看着他吃,桃花眼亮亮的。柏南有些不自在的停了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吃饱了?”班玉立刻说道,帮他将橙汁倒满,“

  • 直播妖怪日常[聊斋]第二章在线阅读

    拎着失而复得的行李,高阳回到208宿舍,摸着已经有点扎手的下巴自言自语到:“可能胡子太长了,才显得老了吧”。跳出高中生活,回头再审视下高中,你会发现,高中的男生大多比较显得苍老,胡子拉碴的,一看好像确实比较老,比较那是一段经历过了一次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的人生历程。人生每一阶段都有每一阶段的使命任务,

  • 致*******]给点面子好不好

    “哦?何计?说来听听!”少主,我们可以和他打擂!武林中人,不管何事,都会摆上一擂,不是比武助兴,就是用比武的方式来分排名!到时我们给他提条件不就行了吗?那保镖男,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办法好是好,可谁去和他比呢?”叶凌云摇摇头说道!“属下自有人选!少主请放心!”那保镖男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淡淡的说道

  • 攻略师兄十八式之交手(4)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钱通就找了一个受伤最轻的去了城里。按照陈成给他们的地址找到了王胖子。王胖子一听是陈成他们找自己,立刻就跟着来人赶着马车走了。两人一路狂奔的来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老人刚吃过早饭坐在外面闲聊。老人见到有村外人来了还不停地打招呼,两人敷衍了一下就匆忙的离开。两人来到小院,就看见陈成从屋里

  • 智脑之精灵世界之灾难

    周日,百货商场有北海道的物产展览,闲在家里没事做,索性一个人去逛逛。“这不是小初吗?”“前、前辈好……”一听声音,立刻僵住,生硬地转过身打招呼,为什么……这个人也会出现在这里?“来看一下物产展览,妹妹想要北海道的巧克力。”笑呵呵看着可爱的后辈。“这、这样啊……”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现在有空吗?

  • 僵尸世界:最强作死系统在线阅读第10节

    芷颜看着昭远去的背影,又望望王衍。便狐疑地看着他说:“你到这是要刺杀他?”王衍看着前方,少了些妖媚摄人,多了点轻冷。“走吧!”王衍最终还是选择没告诉她,这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喂!你还没回答我呢!”芷颜疯狂地追着,只是她追不上他的节奏。入京之后的芷颜没想到自己能走那么远。她一跃下马,芷颜万分感谢

  • [鬼灭之刃]一念轻寒之第四章

    沈册昨晚就听说南家那个走丢十一年的女儿被找回来了,他担心南乔玥,若不是被爸妈拴着,昨晚他直接就跑南家去了。虽然昨晚没去,但因为心里记挂着南家的事,今早没用家里人三催四请,他起床后就直奔南家,得知南乔玥已经来了学校,他又立马开车赶到学校。正急匆匆往教室走,被南婳拉住的时候整个人就跟点着了的汽油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