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无怨天下被隐藏的真相

2021/4/8 7:29:59 作者:夏xiao溪 来源:17K小说网
无怨天下
无怨天下
作者:夏xiao溪来源:17K小说网
一场宫变,仇恨丛生,身份错位,命运被改,太子成了小太监。重生归来,复仇?太累!我要帮仇人守江山!自请抄家,被骂贪官;举报奸臣,被骂邪佞……没事儿,名利都是浮云。夫人成了兄弟,情人成了后娘……没关系,她们开心就好。魂飞魄散,粉身碎骨……不重要,这点痛我能忍。非挑战我的底线,哼,这天下,完了。殊不知,我早已落入阴谋的巨网中,背后真相竟如此残酷,我该如何承受?……爱无止境,恨无绝期,无愧于心,无怨天下。

解决敌人后,泽田纲吉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的。事情都发生在自己面前,他却如同第三者注视着一个和他无关要紧的故事。

回到卡尔杜奇家族的别墅,没有吃一口晚饭,甚至和日本少年少女们的离别派对也没有一点力气去举办,棕发的彭格列十世一下次就躺在了床上。合上眼不到半秒,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不清楚那刺痛到骨肉的混沌负面感情是什么,隐约间他能勉强分析地出来恐惧、后悔、无奈这些对以前的泽田纲吉来说熟悉过头的感觉。

——以前的自己,和现在根本没有特别的区分啊。

好像是里包恩来了以后一切都变得美好过头了,泽田纲吉遇到了挚友、和心爱的女孩相处、尽管有些乱七八糟的,但是他觉得非常非常幸福。

然后为了维持这种幸福,为了继续守护他们,或者是自己的幸福幻想,棕发少年答应了去意大利巴勒莫这件事。

——就在这里开始分崩离析。

决定好明天要正视所谓的现实,泽田纲吉拭去眼角边的眼泪,手上划过完全湿了的枕头,有些自嘲的干笑几声。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不像是自己发出来一样。脑中瞬间掠过心爱的褐发少女听到他们是黑手党之后会是如何反应,他的心脏不由停了几秒。

——要好好守护她,不能让她改变。

——因此不能告诉京子任何事情,绝对不能。

暗自又坚定了这个决心,处于现实和梦境的细缝间,泽田纲吉把脑子放空了,一口气使精神安静下来。

第二次遇到袭击的前几天,被阿尔克巴雷诺提醒不要在两个日本少女面前提起黑手党之事,克里斯汀娜便比平时更加讽刺地笑了出来,她问‘这就是下一任教父的选择?’,而西装小婴儿也勾勒出类似于戏谑的弧度,回答‘这只是泽田纲吉的选择。’

——彭格列十世只能是泽田纲吉。

——但泽田纲吉还不够格成为下一任教父。

——下一代教父也无法做到那样的守护。

——被别人决定了未来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彭格列,比我更可悲呢。

红色眼眸瞬间泛起几层涟漪,笑容收敛片刻,听出里包恩话中意思的金发少女拢了拢长到腰际的头发,答应了此事。

当时不清楚心中涌起的艰涩是什么,也可能是根本不想要理解。那个棕发少年身上有着许多她以前天真模样的影子,抱着自己头埋在枕头下哭泣的样子,又或者坚决不再杀人自己如今的样子。克里斯汀娜明白这样的他和自己根本会维持多久,而大概是这个理由,看着现在彭格列黯然的模样,冲动瞬时湮没了一切理智。

——应该冷眼旁观才是。

——对于他这种过路人。

本该对着他,关于保镖是否真的已经死了这个问题,回答的一句‘没有’,在反应过来克里斯汀娜已经说出了和彭格列幻想中截然相反的事实,“那个人死了。”

金发少女感觉不到自己是不是笑着,眼睛生生定在表情倏然凝重的棕发少年身上,明明该是刚被晴属性火焰治疗的手臂疼痛,她却感受在心脏的部位有些不适应。脱口而出的实话还是被理智控制住了一些,她没有打破泽田纲吉如今看到的事实,“那个人为了保护我们死了。”

——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了……为了守护他的亲人……

——挡箭牌、守护者这个身份果真不适合自己啊。

——打乱阿尔克巴雷诺的计划,他应该会相当不爽吧。

稍微考虑一下过一会儿会扯上的麻烦,卡尔杜奇继承人反而在不知不觉中勾起嘴角,心里除了苦涩还有一点点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她想如果全部都坦然的话有可能会更好,但是还未能做得出来。

“彭格列,这就是他们对你隐藏的事实。”

最后尾音落下的时刻,那个在内心深处早已猜到事实的棕发少年,忽然垂下头。额上的棕色碎发遮住他的脸,但一瞥右边的镜子,就能看得到他浑噩般的表情。

——我果然相当讨厌这个人啊。

想象得到天真的少年究竟多么痛苦,然而克里斯汀娜却没有一点点同情心。快要侵蚀全身细胞的疼痛,是类似于罪恶感的情感。

——或许我真应该旁观那些愚蠢的家伙怎么样继续维持着彭格列的天真呢。

勾勒着讽刺的弧度,克里斯汀娜确实在嗤笑他们拼命去守护的天真,在时间的催促下会消弭地不见丝毫踪影,只是……除此之外,红眸少女单单旁观着,自己的呼吸就变得急促。

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好比明白到她这个人的存在,没有家族就几乎一文不值一样。

——还是不行啊。

——我真是多管闲事。

已经不清楚是不是在嘲讽自己本人,金发少女嘴上的笑容没有一点褪色。红色眼眸半阖,克里斯汀娜维持略带高傲的口吻,启齿﹕

“彭格列,你要和我一起参加那个人的葬礼么?”

——背叛者的葬礼。

没有回答。

棕发日本少年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漩涡中,直直堕落着。脸色越来越苍白,原本就白皙的肌肤在这个时候显得有点不像活人的感觉。

在彭格列十世看到那个保镖死了的时刻,也这样迷失过自己。当时克里斯汀娜发现了代理雾守库洛姆,就立即察觉到他们的目的,于是乎,也怀着无所谓的态度纵容了他们愚昧的守护,也是作为他们在卡尔杜奇还没有真正确认之前解决了背叛者的道谢。可是在彭格列向她确认事实的时候,不能明白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克里斯汀娜没有再让他逃避退缩,而是真正地,毫不犹豫把他的伤口撕开,强迫直视对没有杀过任何人的他来说,噩梦般的现实。

——可相对来说也比告诉他真正的现实好许多了,如果知道了那个守护他到死的人是一个试图杀他的人,大概会崩溃吧。

宛如走马灯光出现了那个茶发少年对她说的一句‘克里斯太感性了’。克里斯汀娜情不自禁放大嘴上的弧度,尽管不能完全否认伊凡•卡鲁卡沙的话,可是金发红眸少女能在这一秒对他说,“也过不如此。”

——对着仿若过往的自己的彭格列十世,我根本做不到守护。

——大概就是因为看不下去吧……

——所以才能这么不在意地去伤害他。

——不止是讨厌,那已经成了厌恶。

——有多么厌恶自己,就有多么厌恶他……

这场为了守护卡尔杜奇家族的交易,克里斯汀娜没有把握自己是否能做得到‘挡箭牌’这个任务。在泽田纲吉身边就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变得不再是卡尔杜奇继承人的克里斯汀娜了,要是相处了一年……

——真的会很麻烦。

不再理会沉默中的彭格列,金发少女转头就走,没有想到碰到了阿尔克巴雷诺和彭格列十世岚守。猝不及防,忘了伪装的面无表情完全暴露在他们面前。

——不过,现在就足够麻烦了,到时候再说吧。

狱寺隼人看了一眼在房间中失了神般的棕发少年,碧色眼眸陡然冷了几分,紧握住自己的手压抑住愤怒,牙齿快要咬破嘴唇。身侧的里包恩同银发少年瞄了一下,目光再转向在一瞬间内恢复一如既往讽刺笑容面具的金发少女,眼眸略过几丝冷漠又戏谑的流光。

——说是笨蛋没有想到比预料中更加严重啊。

西装小婴儿扯出平常的笑容,对卡尔杜奇的继承人眨了眨眼,“克里斯汀娜,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她笑了笑,“请问里包恩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嘛~也不算是事情吧。”里包恩的手放在鬓角边,手指勾勒出一缕头发,弯了弯“关于蠢纲,我想跟你聊聊。”

警告过银发少年不要擅自说话,克里斯汀娜打量了一番狱寺隼人却只见紧紧绷着脸,里包恩不由觉得他稍微成长了一些。

——但是,还不够呢。

里包恩听见微笑中的少女不带一丝破绽地回答,“好的。”

眼角眯成半月形,看不清其中闪烁的任何色彩。

——只有变脸这一项技能,自己的蠢徒弟跟她学一学就好了。

——不过那样……可一点都不好玩了。

克里斯汀娜告诉泽田纲吉里包恩向他隐瞒的事实后,他整个人都愣了。

早就猜测到这个结局,却带着点点盼望期待去向那个金发少女确认,棕发少年不由自主觉得自己很狡猾。

——里包恩不想让他看见任何人死亡,于是拜托了库洛姆骗他。

——那个时候克里斯汀娜也是顺手推舟隐藏了这个事实,因此一定也知道里包恩的计划。

面对这样的现实,他用‘里包恩不会告诉他真相’这个理由去询问那个金发少女了,不过事实上,泽田纲吉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假如自己鼓起勇气对上里包恩,他也不会一点犹豫去告诉自己事实。所以,他怀着‘旁观者般地克里斯汀娜应该不会告诉他’的矛盾心理去面向红眸的少女,却没有想到,她毫不犹豫地说出来了。

以最直接的方式撕开罪恶感形成的伤口,让刺痛的现实直直插在上面。

——有点怪她,同时还有感谢。

——真是糟糕的自己。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反应过来,泽田纲吉挠了挠头,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让两个日本少女担心,可是从书房走到厨房的路上,碰见了山本武。

黑发少年蹲在客房旁边,透着微微开着的门隙偷窥里面的景色,面容难得是认真严肃。

发觉到泽田纲吉来了,他把立直的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再点了点房间内。

在争吵的声音。

用意大利语,语速太快的关系,泽田纲吉勉强能听出克里斯汀娜和狱寺隼人在为自己的事情吵架。靠近客房的门和山本武一起偷看,他见着西装的小婴儿在一边沉默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争吵白热化许多,一贯讽刺笑着的金发少女也难看地皱起眉头带着点点杀气,狱寺隼人眼神也越发越冷漠。

“我不是他的守护者,没有义务去守护他的天真。”放慢语速,字字清清楚楚落在了在场每人的耳畔边,“你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守护,不要把责任推在我的身上。”

顿了顿,克里斯汀娜眼眸生生定在银发少年身上,仿佛看透了他心中的一切犹豫。

“不过像你这种连继承自己家族都没有勇气的胆小鬼,正式成为彭格列十世守护者的资格也没有。”

“你!”

再也抑制不住愤怒,狱寺隼人掏出了炸弹,可是在点燃的几秒前,克里斯汀娜以眼睛不可捕捉的速度靠近他,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上。

——卡尔杜奇家族原是是雇佣兵集团,可是二战后多年的和平后,衰败后只好走进地下世界的他们,战斗力几乎是黑手党的顶尖。

这是里包恩屡屡几次对泽田纲吉提过关于卡尔杜奇家族的事情。本来在第一天就见识到她的实力,今天才看见没有手下留情的真正实力。

——像怪物一样。

“山本,把狱寺给带走。”旁观良久的阿尔克巴雷诺终于开口,脸上沉着难看的墨黑眼看躺在地上的银发少年困难弯曲着身子,咳嗽不止。

意识到自己早就被发现,黑发日本少年苦笑挠了挠头,把狱寺隼人的一直手放在了肩膀上,不顾他的反抗,扶着走出门。

“不、咳咳、不要烦我……棒、球、咳咳、笨蛋……”

“嘛~狱寺下一次再说吧,小鬼现在要和红莉栖谈谈呢。”

“狱寺君请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棕发少年赶紧说,眉间紧紧皱着,眼神满是担忧。

银发少年和泽田纲吉对上视线时,立即黯然垂下头,安静下来点了点头,嘴上勉强勾勒出弧度,很悲伤的模样“我、咳咳……我、明……咳咳、明白了……十代目。”

棕发少年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咬着嘴唇目送着两个人离开,心中苦涩和罪恶感更加鲜明了。

——一切都是因为我……

视线转进客房里面,刚巧和面无表情的里包恩目光交汇,他赶紧移开,看见金发少女疲劳用手遮盖住脸情。

“抱歉,里包恩先生,我做得太过火了。”

“不用道歉,是那个笨蛋触犯了你的底线。”沉默一会儿,他再看了一眼泽田纲吉,少年怔了怔,“克里斯汀娜,你根本不用那样做。”

——代我演反派对蠢纲说出事实,之后麻烦的还是你。

“是出于我自己的问题,我多管闲事了。”

“你真是自以为是。”

轻笑出声,她努力勾起素日讽刺的弧度,没有成功,“我经常被这么说。”

仍然不改变表情,克里斯汀娜慢慢离开了房间,对后面投在她身上探究的双眼视而不见。

走出房门碰上彭格列十世,金发少女又立刻笑了起来,不见前一秒的丝毫疲劳,嘲笑意味十足,“葬礼在明天。”

泽田纲吉没有作答低下头,黑色的高跟鞋在沉寂中逐渐从他的视野消失了。

——真的很累。

深深地叹了口气,抬起头他的视线不由与里包恩交汇。

棕发少年竭力翘起嘴角,小婴儿压了压帽檐不以为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凰劫之青虹剑(6)

    “怎样才有资格参加这次的选拔?”韩冰来到报名处,问此处的管理者道。报名处的管理者是一老一少两人,听说韩冰要参加,便指着旁边的一块半人大小的石头说道:“打碎它就有资格。”韩冰听到这句话,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他很想对这两人说:砸石头,我可是专业的。但是他没说,万一要是因为说错句话而被淘汰真是太亏了,不过

  • 逆转斗罗在线阅读第7节

    这是一个并没有名字的小广场,这个广场平时只是周围公寓住宅区的居民来这里锻炼身体,运动运动,跳跳舞之类的。虽然没有名字,但打的时,只要一说去小广场,司机师傅就会将客人送来这里,久而久之,这里的名字也就变成了“小广场”了。时至上午,小广场的人并不多,但却不分散,都聚集在一起,围成了个圈。在圈的中心处,一

  • 魔魂异界游沼泽的木屋

    天空逐渐变得暗淡无光,如果不是星星在耐心的为人引路,恐怕世界会变得一片黑暗,但它们却并不被人重视。经过黄昏的过度,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我平躺在床上,开始思索安德的那个动作究竟是什么意思。放学时,他一脸轻松的走了出去,就像平常一样,只不过这次他捏了一下我的腰,像是开玩笑的说道:“你腰不疼吗?”现在想想

  • 死神+吸血鬼骑士/谜样的绿微微

    如果一会进来的不是云裳,别管是云裳对自己无心,还是她矫情着不肯立时答应,那么袁青枫不介意再与她周旋几日,反正也是个乐子,多玩几日又如何。所幸,袁青枫并未等候多久,门帘被轻轻一跳,走进来可不正是云裳?她手里捧着一盏热茶,往袁青枫身边的茶几上一放,袁青枫心里一喜,立时便去拉她的手。云裳缩回手,虽然略显羞

  • 妖尾:神级果实在线阅读家庭小厨房

    日常任务?祁杳尘想了想,似乎十天前是有一个叫什么家庭小厨房的系统,但那个声音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他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恶作剧。不对,他忽然记起来,每天下午六点,那个声音都会出现在脑海里,都是一句简单的【是否开启日常任务】,然后就销声匿迹了。既然穿越这么玄乎的事都能发生在他身上,系统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 要命没有要钱一把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突如其来的电话没理会想要说些什么的赵武,何军接起了电话。通话的时间很短,赵武只听见何军说了三个字“是,好,是。”挂断电话后,何军对赵武说:“交钱订机票。”言简意赅一向是何军的风格,赵武听到何军的话后仿佛也变了一个人一样一改之前的嚣张本色应了一声便出门安排。这一晚,秦雄小胜一局。靠着一些小手段拿

  • 洪荒:开局炼化冥河老祖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到市集大街,迎面扑来鲜活的空气,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队在眼前攒动,小贩们的吆喝声不绝于耳。晴明不禁得意地扬了扬嘴角,皆言京都繁华,伊势国亦堪称物华天宝。如果以男身接见的话,晴明此时定会好好领源氏公子游览一番,但此时口不能言,手脚受拘束,晴明简直要怀疑自己为何答应了这般荒唐的事。“姑娘,要不要看看玉镯

  • [末世]丧尸攻略手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没多久梁兴就回到了家中,于是便风风火火地就准备起了酒菜!要说好酒好肉,梁兴都是不惜挥霍的,于是满满一大桌的饭菜,更是跑地球买了十多瓶茅台酒,而这些茅台酒可都是真家伙的,甚至每瓶都是上千块钱!不过这时的人民币梁兴当真是不在乎了,谁叫他如今已经发家了呢,就刚才随便卖了一枚宝石,立马就换来了五十多万的人民

  • 奥依幻想在线阅读创个聊天室

    一之月枢下班回来,一进门他就将公文包放到了沙发上,然后脱去西装外套,一只手解着衬衫上面的扣子,另一只手拽着领带将它弄松,他转头看向了在厨房忙活的少女,俊美如玉的脸容上挂着温和的淡笑:“凌奈,我回来了。”“欢迎回来,二哥。等十分钟就可以吃晚饭了。”厨房里,少女温润好听的声音伴随着炒菜和摆弄锅铲以及碗具

  • 租个老婆不简单在线阅读第七章

    凶尸是感觉不到累的,可晓星尘却感觉,从山上走到山下这段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黢黑一片。他顺着胸口奇怪的感觉与熟悉的牵引,往山谷中央越走越远。连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何身体如此肯定薛洋就在那处。不过这种情况肯定和薛洋在他身上捣鼓来捣鼓去的有着密切的关系,薛洋像是在进行一个仪式,晓星尘并不清楚他的目的。只是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