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锦衣成双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4/9 4:00:51 作者:瑜清晚 来源:红袖添香
锦衣成双
锦衣成双
作者:瑜清晚来源:红袖添香
洛锦拒绝包办婚姻,所以逃了御赐的婚。初次见面,洛锦好心救人却喂错了药,差点交代了自己。再次见面,他是京师来的官老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意味深长。京师官爷:“你……”洛锦:“不认识!没见过!不熟!”京师官爷:……*后来洛锦成了官爷的“小跟班”,没少干仗势欺人、狐假虎威之事,在被人骂“为锦衣狗办事,不得好死”时,她终于被人扒了一层又一层的小马甲。药谷:“小师弟,何必投身锦衣狗?咱们药谷团宠它不香吗?”千机门:“小师叔,锦衣卫的脏钱咱不挣,回来做门主吧。”黑骑军:“啥?欺负我们芙蓉将军?万人大军踏平他北

冥空国、隐印国、兰雪国、星辰国,这四个国家是这世界之上最为强大的国家,他们共同联盟,又相互制衡,以此形成了四足鼎立之势。

四个国家名争暗斗,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互相攻击,而同样的,在这四个国家之下又有一群江湖人士,他们自成各派,形成了一股新的势力动撼皇族宗室。

在一片小树林之中,一名身穿绿衣白漓裳的女子正梳理着头发,她有着一双明亮眸子,身材似柳枝,容颜绝美,皮肤雪白,此人叫蓝童芯,是星辰国的公主,但同时她也是一名江湖女侠。

而蓝童芯旁边有另外一个举止端庄,模样秀丽的成熟女子看着她,“芯儿,你给我的感觉真奇怪了。”

“媚姐姐,怎么好好的说这些话?”

“感觉你和我们并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你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武功了得,而且还懂得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这让我感觉稀奇的很。”

听得女子所说,蓝童芯不由笑了笑,在蓝童芯面前此人名字叫云媚,是星辰国大学士的女儿,长得柔弱如水,美丽如花,听得她评价自己古怪,蓝童芯也不觉惊讶。

蓝童芯前世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普通女人,因为一次车祸而莫名穿越过来,再世为人,她来到了皇族并成为了公主,虽然从小生在宫廷,但思想还停留在现代中,所以这才会给周围的人一种奇怪之感。

“媚姐姐,你说我奇怪,我反而觉得你奇怪了。”

“为什么?”

“你武功也不低,明明可以反抗你的几个姐姐,但却是忍受欺负。”蓝童芯这一句话,一下子戳伤了云媚的心,云媚在家中数到二位姐姐云兰美、云兰和的欺负,甚至被她们二人下毒毒害,不过好在蓝童芯的师兄蓝童芯出手相救,这才没事。

如今虽然安全,但云媚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我和她们同是姐妹,我也没有想到她们会出手下毒。”

“不过乾儿会帮你讨回公道,他这个人啊,就是认死理,若是遇上这种不平的事情肯定会出手相助的。”

蓝童芯所说的乾儿,指的是蓝童芯,他和蓝童芯一样拜同一个师傅,两人同门修炼多年,感情友好,而他们的师傅则是声名鹊起、闻名于世的神医东方西贤,师娘则是昔日阅莲教四大护法之一的夏牡,又称为夏牡。

在二老的门下修炼,蓝童芯、蓝童芯两人的武功自然不弱。

云媚知道蓝童芯、蓝童芯两人为自己的付出,深表感激,随后两人齐齐起立,准备与蓝童芯他们汇合。

蓝童芯、云媚两人所处的是一个小湖边上,他们这一次是要赶回他们的庄园中进行休息,接下来再去云媚的府中为她讨回公道。

当二人来到一处覆满黄叶草地上时,一名年轻男子正好看了过来,他一双锐利眼眸,身形飘逸迷人,穿着蓝鹤白袍,气质冷俊不凡,此人正是蓝童芯。

而在蓝童芯旁边,是一名穿着桃花红服的性感女子,她叫莫喜,与蓝童芯一行人同路,只不过由于受到云媚二姐妹派出的手下追杀,她受了伤,而蓝童芯正在为莫喜包扎伤口。

云媚看着蓝童芯、莫喜两人,心中微有触动,想起了自己的弟弟云天,云天,昔日两姐妹那一慕和谐相处的光景正如蓝童芯、莫喜两人一般。

但就在这时候,一道冷哼声音忽然响起,蓝童芯闻声看去,却发现是77,她穿则淡紫色兰花裳,长发系成鱼骨状,容颜美艳,她是蓝童芯的朋友,因为曾经被蓝童芯救过所以一路之上一直跟着过来。

而且然星的妹妹寂星和兄长冷星两人都因为中了剧毒而昏迷,所以她需要和蓝童芯、蓝童芯一行人回到芯文宫内疗养伤口。

芯文宫是蓝童芯、蓝童芯两人的师傅师娘所建,此宫在四国各地都有开设。

不过了,然星对着蓝童芯一直都有多少敌意,因为然星对着蓝童芯一直都生出了爱恋之情,很自然的就把蓝童芯想成了情敌。

同样的,她对于云媚一样没什么好感,如今一行人身处荒野郊外,也是因为帮助云媚脱离困境才造成这样的地步,若不是她姐妹派人追杀,现在她们早已经到了长卿山上。

蓝童芯、云媚两人自然感觉然星的敌意,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需要大家团结在一起,所以这才没有发话说什么。

蓝童芯随后径直来到蓝童芯身前,却发现莫喜已经脱开了半件衣服,光滑皮肤暴露在外,而蓝童芯则旁若无人的为她上药,这引来了蓝童芯强烈的嫉妒心。

“乾儿……”

一句话喊去,可惜蓝童芯却没有半点回答,此刻蓝童芯真的生气了。

“我说了你不要无视我啊!”蓝童芯没有等到回答,却见蓝童芯又继续给莫喜包扎,顿时心头不知是悲是怒,身形一动,却是拂开了莫喜的手臂,俏生生立在猝不及防的白乾文面前。

于是,白乾文面无表情的脸,还有墨玉眸子里的哀伤,一览无遗。

不过一瞬,白乾文便别开了脸,启唇:“喜喜,你可有受伤?”薄唇之中吐出的却是这般言语。

她伸出的手,也是向着被推开的莫喜方向。

“白乾文!”蓝童芯伸出手去,狠狠地将她的身子掰向自己的方向,“你回答我!”

她的举动,似乎谁也没有料到;她的语调,已经哽咽沙哑。

白乾文却仿佛无动于衷,只是伸出的双手收回了身侧,无力地垂下,玉一般的面容上,表情似悲似泣,又似笑似喜。

蓝童芯呜咽两声,却是忽然伸手拥抱住她……

“我不知晓你与媚姐姐打了那样的赌,若、若是知晓了,我……”过去蓝童芯曾经和云媚打赌,若是能救她出来,她就要坚强的活着,但蓝童芯却不知情,结果却坏了蓝童芯的好事,甚至差点弄的云媚自杀,此刻看着蓝童芯对自己态度,想着他肯定是生气了。

“若是知晓,你又当如何?”忽地响起然星的声音,依旧那般冰冷,不留情面。众人望去,依旧一袭大红衣衫的然星冷着一张俏脸,站在不远处看着这里。

“还请然星姑娘说话留些情面。”云媚忽然走上前两步,出声道。

“哼,云小姐也真是女中豪杰,惹祸的本事倒是一流,挑拨离间的本事也同样不可小觑啊……若非是你,芯文宫岂会被围,公子与小姐又怎么会走到如今这地步!”然星却丝毫不将云媚的话看在眼里,口中依旧毫不留情。

“……”云媚语塞,确实,然星说的句句在理,之前她一心怨恨白乾文,连带着将这些事情全部忽略了……如今的心境再想起来,她也不得不认同然星的说法。

见自家姐姐低下头去,一脸颓丧模样,云天看不过去了,然而不待他上前,却已有声音淡淡响起,抢在了他前面。

“……然星,你何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了?”

沉默许久的白乾文,终于开口了。

“公子,我……”然星一顿,垂了脑袋,道,“是然星逾矩了,请公子责罚。”

白乾文却没再理她,而是轻轻挣开蓝童芯的拥抱:“冷星与寂星需要医治,我们先回去罢。”她道,“然星。”

“是,公子。”然星垂首领命,与寂星一起将还在昏迷的冷星搬上了来时乘坐的马车,也幸而来时几人坐了两辆马车,才不至于过于拥挤。

东方西贤前一段时间因为云媚的毒长时间住在容园,这毒一解,他自是回了雪见城里的墨寒别馆,考虑着过几日便去跟白乾文蓝童芯说一声,而后就带着自家娘子回青竹山一趟,至于云媚的毒究竟是谁下的狠手,他也不甚关心了……白乾文回来了,想必此事定会很快便水落石出,倒是另外一事,他十分在意。

只是他尚未出发,便迎来了身受重伤的冷星。

“唉……最近这到底是怎么了?”有些无奈地感叹自己这几日见到的伤患数量,东方西贤认命地扛着冷星进了药庐。

门被关上,下一刻又被拉开,南宫老头儿探出脑袋:“喂,小女娃娃们有什么事情就快点去解决,不要都摆着一张怨妇脸,老头儿不喜欢!”

在门外的几人都怔了一下,白乾文便轻轻作了一揖,道:“让师傅费心了。”

“知道就好!”某老头无趣地撇了撇嘴,砰的关上了房门……要知道白乾文回来那几日,芯儿那丫头成日地低气压,阴云密布,不管他怎么撩拨,那丫头都半点不理,这让他很是郁卒啊……要知道在如今他在园娘心中的地位直线下降的情况下,也就只有偶尔逗逗芯儿丫头还有点乐趣了……

眼见着房门关闭,白乾文轻叹一口气,道:“云小姐,请随白某来。”

云媚一怔,倒没想到她开口是点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也没什么可以推脱的,毕竟她也需要好好道歉才是。想到这里,她便点点头,道:“那么,也请小芯与我们一同吧。”

白乾文本是背对着她,此刻闻言,脊背却明显地一僵,良久,在蓝童芯与云媚的注视下,她轻声道:“也罢,芯儿你也……一同来吧。”

于是,丢下院中众人,蓝童芯、白乾文、云媚先后走了出去。

长卿山的芯文分宫里,立乾居中有一处千荷池。在这占地远不如芯文分宫的墨寒别馆里,也同样有一片碧绿池水,名莲池。莲池之中,有一座八角飞檐的凉亭,外人看来,那凉亭孤落于池中,与岸并无回廊相连。事实倒也并非如此,只是蓝白二人皆是习武之人,轻功又尽得东方西贤与上官邪真传,自岸边至亭中的十数丈距离,不过片刻功夫。

当下白乾文对云媚道了一声:“云小姐,得罪了。”便伸臂一揽,足尖一点,飞身而去。

蓝童芯也自然紧跟其后。

云媚只觉得耳边有呼呼风声,再一恍神,便已经脚踏实地,落在湖中八角亭里了。

“果然我也很想学……”小声嘀咕了一句,云媚才发现亭中石桌上已经备好酒菜,想是白乾文一早便打算来这里了吧。

蓝童芯自然也看见了石桌上的酒菜,只是她即便再爱这些东西,此刻却也都没有心思:“乾儿……”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说什么也,都是徒劳吧。

“坐吧。”白乾文一拂衣袖,率先坐下。见她如此,云媚便也拉了蓝童芯一同坐下。

白乾文见她们坐下,唇角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抱拳道:“云小姐病愈,又适逢生辰,白某特备酒席一桌,聊表贺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佬,该交作业了之Ninth(9)

    【二十五】假面柳生不解地看着西泽。“呐,柳生。”女生的声音顿了顿,然后转过身,黑色的连衣裙衬托着背后露出的皮肤更加白皙细腻,左背上一株绽放的菖蒲花,显得十分妖冶妩媚,“我要送给你的圣诞礼物——真相。”“看见了吗?这是我在国中的时候弄的,漂亮吧,紫蓝色的菖蒲花,不像以前京都家里的庭院那些只有在初夏才会

  • 那些我们遗忘的旧时光之女仵作(3)

    一大早的,又还在下雨,小村庄却一改往日的宁静,村头的湖旁里三圈外三圈围了一群人。“都让一让,族长和里正来了。”随着一声吆喝,原本被围得密不透风的圈子让出了一个小缺口,隐约可见地上躺着一个人影。几个村民簇拥着两个人急匆匆的赶来,还没等来人开口问,就有人急忙开口,“出大事了,咱们村出人命了。”说着,围观

  • 七零之恶毒女配奋斗日常之油桶

    野猪很重,邱文费尽了力气也无法搬出沟壑,凭感觉估计有一百公斤的重量,加上在这两米高的沟壑里,仅靠梯子和藤蔓是无法搬动的,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在原地解剖了。也幸亏石刀很锋利,锯齿状的刀刃很容易就能割开野猪皮,对于邱文来说,这些工作并不陌生。把木刺从野猪身体里拔出,用石刀切割开脖子上的血管,任由鲜血流淌出

  • 退役影卫养护手册白龙显身掳红鳞

    再后来,等他醒来后,就躺在了一个中年汉子的家中,正是这名淳朴的打渔汉子,躲着官兵,将他偷偷收留在家中,抚养长大。“娘亲,我看到了娘亲,我终于想起来她的样子了。”在水波动荡中被激发出自己幼年回忆的子陌,突然兴奋地大叫出声,不过紧跟着,他就感觉到一阵阵窒息。那包裹着他的水泡不知何故,里面用来呼吸的氧气竟

  • 冰封恋情风起禁海

    迦南城港口,日悬中天,万里无云,秋风渐起。从早上开始,不断有帆船从船坞出发,纷纷奔向禁海。这两年,禁海魔鬼岛的传闻在整个沙特南海和几个自由城之间,闹得沸沸扬扬,如今,终于有机会解开它神秘的面纱,怎能不让人心动。贪婪的领主,自由的骑士,冒险的商人……或独来独往,或抱成一团纷纷杨帆前行,一时间整个沙特南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