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皇家小媳妇在线阅读第4节

2021/4/9 12:05:39 作者:君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皇家小媳妇
皇家小媳妇
作者:君莱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一:汝阳王病逝,将唯一的小孙女幼宁托付给当朝太后。有了太后撑腰的小幼宁在一众皇子公主中过得顺风顺水,直到有小道消息散布说太后有意将她许给卫国公府的小公爷,幼宁被早对卫小公爷芳心暗许的六公主堵在了御花园门口,警告她不许打自己心上人的主意。根本不知道卫小公爷是哪根葱的幼宁:???幼宁:“你放心好了,我要打,也是打全皇城最好看的男人的主意。”六公主大骇:“什么?!卫小公爷还不够,你还敢打我五皇兄的主意?”幼宁:“做人就是要有志气[乖巧.jpg]”六公主恶龙咆哮:“不可能,你就是在做白日梦!”后来,

两人没有等多久,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头就从楼上走了下来,此老面色红润,目光有神,精气神都很好,显然保养得很好,现在的老人,都会那么几手养生之道。

“江老。”

见老者从楼上下来,陈嘉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黄启也急忙起身,不说今天有事求人,就是江教授在国家学术界的大师地位,他也不能怠慢。

“坐,都坐,别拘束,年轻人有朝气点。”

江老倒是很随和,示意陈嘉与黄启两人坐下,并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就是黄启吧?”

江爱华略有些审视的打量了黄启两眼,直入主题的问道。

“正是小子。”

黄启点点头,对于江老知道他的名字并不奇怪,今天两天上门拜访,陈嘉肯定在昨天就跟江老约好了,至于什么事情,肯定也早就跟他说了。

“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对于你今天的目的,我也知道,听说你会一种缓解心脏疾病的按摩手法,乃是祖传秘术?”

江爱华点点头,虽然对黄启的遭遇有些同情,但社会从古至今就是如此,不是谁能管得了的事情。相对于黄启的不平事,远没有他对黄启祖传的那套秘术感兴趣。

“不错,那套手法对心室的血液流通很有作用,可以抑制一下突发性心脏疾病,不过也只是能有点缓解作用而已。”

黄启知道想江老帮他,必须拿出一点人家满意的东西,否则凭什么有资格让别人帮忙。他来此之前就想好了,把那套手法传授出去,毕竟那并不是什么高级玩意,放在他记忆里的那个世界,属于一个野医都知道的大路货,效果也最多只是缓解一下病情,增加医者施救时间,并不能治愈病症的。

“哦,能否说上一二,我倒是很感兴趣。”

江老闻言,立刻有些兴趣的望着黄启,他对通过按摩也缓解心脏压力的手法也懂一些,但却从未听过能直接把急性心肌梗塞发作的病人疏通心血的按摩手法。如果真是如此,放在医学领域恐怕都是价值不小的东西。毕竟很多心脏疾病的患者都是医护人员来不及救援而导致死亡。

“既然江老感兴趣,小子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黄启勾了勾嘴唇,开始精简的讲述起那套手法的精髓。陈嘉见黄启如此轻易就说了出来,与昨天相比简直判诺两人,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是不见鱼儿不撒网,昨天她问就左右为难,今天换成了江老,立刻就丝毫都不为难了。

势利眼……!陈嘉心中有些小气愤的骂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就把杂念抛出脑海,聚精会神的听着莫问的讲解,毕竟昨天她亲眼看见那套手法的神奇,早就想知道里面的奥秘了。

其实心脏疾病大多都是心血疾病引起,主要是心血在心室里面不流通,突发性闭塞导致致命的急诊,往往短时间内就会要了人命。

黄启的那套手法,就是通过对全身各处血管的按摩挤压,以外力疏通心室血管,从而保持心脏血液流畅。如果能长时间以此手法按摩,就能抑制心肌梗塞此类疾病的发作。

随着黄启的讲述,江老与陈嘉都听的聚精会神,时而皱眉苦思,时而又恍然大悟。其实黄启的按摩手法与医学界现有的手法有些相同之处,但有些地方又截图不同,所以造成两人似懂又非懂的模样。

足足花了半个小时,黄启才把那套手法的精髓处表达了出来,他解说的其实也不容易,毕竟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他想表达出来等于重新翻译了一遍,他都怀疑江老与陈嘉是不是能听懂。

讲完之后,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江老与陈嘉都静默的沉思着,黄启也不再出声,至于唐静,则一直在厨房里忙绿。

“此手法果然博大精深,很多地方别树一格,但又实在是精彩,创造此法的前辈对人体血脉经络的研究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半响,江老才长出了一口气道,虽然他对黄启的那套手法了解的并不是很通透,可以说半知半解,但稍稍理解的那一部分,却令他很多东西都茅塞顿开,以前困恼他的很多医学问题迎刃而解,不亚于听了一场医学宗师的讲课。

至于陈嘉,漂亮的脸蛋上依旧有些迷糊,显然她理解的没有江老那么深刻。

黄启有些惊讶的望了江老一眼,虽然他对那套手法熟烂于心,但讲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毕竟两个世界的语言有所不同,想完整的翻译表达出来并不容易,尤其是他对华夏国的医学并不是很了解,如此就导致很多地方不能恰当的表达出来,就像一个刚学了几年英语的中学生翻译一篇国外学术性论文一般吃力。

但仅是如此,江老就能从中领悟出一些精髓,不愧为医学界的大师级人物。

“黄启小友,你那套手法,能不能传授一二?如果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老头能做到,必定不含糊。”

江老眼睛直直的望着黄启,脸上满是和蔼之色。通过黄启刚才那番讲述,虽然很多地方表达的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是一篇奇术,对现代医学有着很大的价值。刚才黄启虽然讲解了此术的原理,但具体如何操作,还必须具体教导才行,原理与实际应用可是相差很远。

“既然江老喜欢,小子自然不会敝帚自珍,不过此术颇为不简单,家里祖祖辈辈都是手把手教导下来,所花费的时间很长,小子又不懂现代医学的一些专业术语与知识,所以传授给别人的过程会很困难。”

黄启并没有说假话,那套手法的确是他那一世记忆里家族长辈传授下来的,很多用语都是那个世界的语言,以那个世界的语言传授给别人,自然是很简单的事情,但以现代汉语说出来,又会是另外一回事儿。

例如以他中学生英语水平跑到英国用英语讲解华夏国的四书五经一般,不是一般的吃力。所以此术虽然简单通用,但却不愿意教给陈嘉的原因,因为他怕麻烦,也不敢肯定一定能教会。

“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此事不急,你不是想学医么?明天我就联系华夏大学校方,特聘你为我的助手,把你招入华夏大学深造,等你有了一定医学知识,再将此术教给我也不迟。”

江老自然是一个明白人,知道黄启愿意把祖传秘术交给他,他也不能没有任何表示。而且从之前黄启的讲解中,他也知道黄启专业词语匮乏,否则也不会很多地方都讲述不清楚。他现在虽然能利用那一套手法治病,但对里面的原理恐怕也不是多清楚,更别说传授给其他人了。

等黄启经过了系统的医药学习,自然会对那套手法有更深入的了解,并可以更容易的传授给别人。

“那就多谢江老,等我学有成就,一定把此术传授出去,促进我国医术领域进步。”

黄启见事情办成,也有些高兴,说了一句不咸不淡的场面话。

接下来几人又闲聊了几句,并对黄启进入华夏大学的事情确定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当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客厅里却急促响起了电话声。

江老有些疑惑的接了电话,没说两句就挂了,脸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江老,什么事?”

陈嘉轻声问了一句,能让江老愁眉苦脸,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老友突然发病,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江老轻叹了一声,似乎有些无奈。

“生病了!您都治不好?”

陈嘉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江老可是国内最顶级的医生,医术涉及很多领域,平时都是做医学研究,偶尔才给国家一些领导人治病,能让江老都一筹莫展的疾病,还真是不多见。

“那老友的病症有些奇怪,我研究医术近半个世纪,都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病症,为此我立专题研究了几年,可以依旧没有找出解决的办法,顶多抑制一下病情,如此几年过去了,此次发病恐怕我那老友很难挺过去。”

江老有些忧心的道,以他的身份,能跟他相交多年的老朋友本就不多,那是走一个就少一个,心中难免有些悲伤。

“我现在必须赶过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压制病情的办法。”

说着,江老就急匆匆地走进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就准备出门。

黄启与陈嘉对视了一眼,知道现在该离开了,就纷纷起身告辞。

“江老,那我们今天就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

陈嘉起身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还是办成了,现在黄启总不能再拒绝她了吧。

“哦,好,欢迎下次再来。”

江老匆匆的回应了一句,就准备离开,但下一刻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等等,你们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瞧瞧,小嘉你也是医生,我那老友的病情委实古怪,你去长长见识也未尝不可。”

黄启与陈嘉对视了一眼,不知江老为何这么一说,不过对方既然相邀,自然也不好拒绝。

“既然江老邀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黄启没有反对,陈嘉也就点点头,对江老那个老友的病情,她心中也是有些好奇,不知对方得了什么病,令江老都束手无策。

“那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吧。”

说完,江老就匆匆带着两人出了门,至于带上陈嘉与黄启,也是临时意起,之前黄启讲述的东西,对他的感触很大,很多都是他不曾知晓的新知识,如此一来,对黄启的感官又有些不同了,或许他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黄启有可能解决。

当然,他也知道这纯粹是自己有病乱投医的心态,可能性基本没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音缘榜潜伏

    自“豪哥变法”失败后,班内呈现诸侯割据状态。班级以中间性别不明的那排为分界线,划分南北两派,分界线取名“三八线”。以班长、黑妹为首的女派把持“三八线”以北地盘。以副班长、课代表为首的男派把持“三八线”以南地块。双方各自在自己山头竖起大旗,各自为政。“三八线”以北主要走社会主义制度,社会秩序良好,具有

  • 国师大大又被抢婚了陷阱

    “像这样,用鱼刺扎个孔,然后顺着织下来织成一排,再从旁边这里编到一起,然后再下面串到上面固定。”“哦哦……我会了。”“你真的会么?”不要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啊,我会!我会!娜古抱着哈摩因放到她怀里的一圈柔软的细草绳,在她的膝盖上还放着很多巴掌长的宽大鸟毛:“不过这个是做什么的呢?”娜古把哈摩因用来

  • 堕天传平生心事

    长得不错还会拉小提琴……是我跟你说的喂!如今你拿我的原话说“据说”……我的感情君很伤心恨不得在你笔记本上撞上一撞!而且“一逮一逮”的,就算你看日漫成迷也别拿“痛啊痛啊”来当别人名字好么!你有考虑过这个词的感受么!它好好一个形容词为什么非要变性成名词!而且上铺某两只,别把你们的小清新言情台词搬进来好吗

  • [哪吒魔童降世]之秋月照人归在线阅读终于找到了失散的伙伴

    我靠着房子的主人死哪里了,还不回来....就在着时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o⊙)哇!终于回来了吗?天哪等死我了,那人慢慢悠悠的往我这别走着,感觉像没事人一样额....他本来就没事,是我有事等他走到我面前,我终于坚持不住了晕了过去。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我已经躺在小木屋里了床边还坐着一个人,他见我醒了马

  • 末日3169年在线阅读翡玉扳指

    “哼,什么王重山的真迹,原来是假的。”王语凝夹了一口菜气呼呼的说道。她原本以为这两百万的字画送到家里,以自己撒娇的功夫绝对能从爸手中骗到手,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李阳,把两百万的画直接撕了。害自己什么都得不到,着一切都是李阳的错。王语凝越想越气,筷子一放眼睛咕溜咕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什么。“小阳,你怎么知道

  • 我可以,这三个字我说倦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天神古碑?”叶昊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抗拒,任凭那些仙辉将自己覆盖起来。很快,受到天神古碑气息的吸引,叶昊的身上爆发出丝丝缕缕的炽烈光华。一身浩瀚磅礴的气血骤然躁动起来,隔着不知多远就让家族中的叶家族人感受到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若是再靠近一些,光是这弥漫的气血之力就能把那些年轻族人压成肉泥。这简

  • 佩风御雪在线阅读第3节

    洛接近正午时,泽恩岛的街市通常是安静少人的,村民们准备好了新鲜的菜肴,正在自家中烹饪美味。今天的泽恩岛也是同样宁静,只是宁静的有些诡异。(没有一家冒出炊烟,大家究竟怎么样了?)卡洛三人快速穿过村庄,朝港口方向跑去。港口处,一艘从未见过的黑色帆船停泊在那里,桅杆顶端悬着一面黑旗,黑旗上绘制着几个图样,

  • 魔轮传在线阅读第四节

    “轮到你害怕了吗?”云千悦走到了云千茵身旁,低头在云千茵耳边轻声说道,外人看来好似姐姐关心妹妹。云千茵抖动双唇,垂死挣扎地说道:“你的灵根很快就会没有了,到时候,你的修为也会消失!”云千悦绝对不会得意太久的,云千茵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不甘地看着云千悦。这本属于她的日子,就这么再一次被云千悦给毁了。云

  • 网游模拟世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之所以孙翊宁会担心外卖小哥惹火秦骁,不是没道理,秦骁这个人,出身高门,处境复杂,还能活得如鱼得水,性格脾气就不是一般同龄人可以应付。这时候看情况不对,就说:“秦骁……”却见秦骁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宋舒,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地说了句:“原来是你扣了我的鸟?”就没再关注了。“呵呵……”才十七岁血气方刚,什么都

  • 第一暗恋:boss求婚请排队第4章在线阅读

    “露娜,你带着薇儿她们快走。我们快顶不住了,我替你们拦住这些畜生,你们快走”西德奥坦斯焦急的喊道“西德,我们不能走,要生一起生。我们不可能抛弃你们而苟且偷生的”说完露娜就发出一个火球向一只疾风狼砸去“哎,你们不走,否则我们一个也活不成”西德愤愤地道,同时手中的大剑也没闲着,顺势劈飞一只疾风狼,眼看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