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大唐:皇家第一狠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4/9 12:59:12 作者:文道至上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皇家第一狠人
大唐:皇家第一狠人
作者:文道至上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回到大唐,李青惊奇发现,自己竟然做事会有选项。系统提示:是否成为皇家第一狠人?选择一:成为狠人,狠起来连自己都怕!选择二:不做狠人,回炉重塑。李青嘴角抽搐:“这还用选吗?”满朝文武:“你能不能把板砖撂下?”选择一:撂下板砖。选择二:抽他们,每次狠人值+1!李青温和道:“都排好队别怕,每个人就一下,一下死不了人!”满朝文武绝望看着他,谁能管管这个狠人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锐利的鹰爪透着丝丝耗光,一抓下去不要说肉身,哪怕是铁石也得一分为二。

怪就怪在孤鹰的攻击竟然被挡下了,而且还是被一根青竹挡下。

“孤鹰,你可知为什么我会以孤主自居?”

面对拥有鹰凯的孤鹰,从一开始冥君没有害怕,神情极为专注的看着紫色的鹰凯,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孤独吧,自从他们两个走后,孤主就没有开心过。”

“或许吧。”

叹了一口气,冥君再次转过身来看向面前的两座孤坟。

“师傅,凤儿,不是我的心肠变黑了,而是这个世界本就是黑的,我要活下去,所以我不能违背这个规则,孤鹰,让他们都出来吧,我想见见他们。”

背对着孤鹰,冥君的神色无喜无悲。

“孤主,何必呢。”

看着冥君落寞的背影,孤鹰的神色略微有些不忍,伸手一枚火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天空。

隐隐的,竹林中出现了几个身影,一身雪白色的貂裘,彰显着这几人的高贵,与一身素衣的冥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却破坏了竹林的氛围。

“你们来了。”

背对着站在孤鹰面前的八人,冥君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可怕。

“放下吧,如果你肯放下,天竹峰还是你的。”

看着轮椅上的冥君,八大峰主的脸上满是无奈以及纠结。

“我活着你们能安心吗?我只想知道当初有谁参与了那件事情,告诉我天竹峰拱手相让。”

“冥君,他必须要死,三年了你还是没有想明白吗?”

三年了,整整三年,本以为冥君会忘记那件事情,可是没有想到、、、、、、

“他不用死的,是你们无能罢了。”

“无能,你懂什么,祸是你们天竹峰闯的,难道还指望我们八峰不顾死活的帮你们吗?。”

“呵呵,是啊,我很疑惑,九峰还能存在多久?”

低着头,这一刻冥君仿佛看到了九峰最终的灭亡。

“很久,最少你看不到九峰灭绝不是吗?放下吧,只要你能够放下,我可以保你一命。”

“师叔祖。”

见到老者出现,八峰峰主齐齐跪倒在地,恭敬的看着老者。

“困龙升天,原来是你在跟我对弈啊。”

感受着身后的老者,冥君笑着说道。

“棋盘上你能够将困龙之局逆转,甚至最后斩杀大龙,可是现实中困龙之局你可还能破解?”

棋盘上凭借的是棋力,是对于围棋的领悟,以此取胜,而现实中不仅仅要凭借棋力,还有实力、气运等等,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太多。

“困龙能困得住龙,可是却困不住我。”

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两座孤坟,冥君说道

“是啊,你不是龙,可是你的棋子都已经被杀完,无子之棋难道你还能赢不成?”

世上铁血三鹰,孤鹰叛变,古鹰、固鹰双双亡命,此刻的冥君已经无子可走无子可下。

“你跟我对弈过,所以你应该明白,只要我想我就能够起死回生不是吗?”

“小子,对弈是对弈,棋盘毕竟不是现实,认命吧!”

抓起地上的酒坛,一口烈酒下肚,他想保住冥君,因为冥君的能力,九峰这些年已经慢慢的偏离了九峰的宗旨,他们需要一个人重新整治九峰,但前提是不能毁灭九峰。

“呵呵,这个老家伙就是因为认命,结果呢变成了这里的一抔黄图,我想活所以我不会认命。”

两坛酒,一坛在老者手中,一坛在冥君手中,老者手中的酒已经下肚,而冥君手中的酒则被其洒在孤坟上。

“唉,他不认命也得死,区别只是早死晚死而已,因为当时的局势根本无解。”

“是吗?可是我觉得可以解,只是老家伙放弃了,所以他死了,连同凤儿一起。”

叹了口气,看着布满鲜花的那座孤坟,冥君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一丝愤恨。

“为什么你要这么固执?难道非要我把话说明白吗?你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你本身就是一个废人,你能打赢谁?孤鹰还是八大峰主或者是我?”

看着冥君脸上的恨,老者的脸色变得铁青,今天的局本就是他布下的,目的就是为了困住在他认为的这条龙,可是老者没有想到,这是一条倔龙,困住了却无法征服。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现实跟棋局并没有什么不同,棋如人生啊。”

对于老者的评价,冥君并不认同,对弈他赢不了,同样现实冥君也不会输。

“棋如人生,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小子你知不知道,在这九峰也就只有我愿意保你。”

看着神色平静的冥君,老者脸上的怒气也消失了,自己喜欢这个小家伙,不就是喜欢他身上的倔强吗。

“不,你错了,这九峰不止你愿意保我,我这天竹峰同样也愿意。”

感受着青竹散发出来的味道,冥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皑皑的白山就如此时陷入绝境的冥君。

“天竹峰,难道你指望这群竹子帮你吗?”

指着冥君面前无边的竹海,老者脸色铁青。

“师叔祖,再陪我来一局吧。”

对于老者的话,冥君没有接,棋盘落地,这一次棋盘上只有黑子。

“无子之棋,唉。”

拿起黑子,就当老者想要落子的时候。

“不可能,小子你要干什么?”

虽然棋盘上全都是黑子,但是剩下的位置,不管老者将棋子摆在哪儿,都会自我毁灭,白棋无子,同样的黑棋也不敢落子。

“师叔祖,下棋吧。”

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冥君只是看着棋盘催促道。

面对棋盘上仅剩的位置,老者眉头紧蹙,数百个位置,每一个都是在自杀,只要落子这盘棋必然会死,没有例外。

“你赢了,没想到这才是真正的困龙升天。”

放下黑子,老者的脸色苍白,棋盘上的黑子不就是现在的他们吗?老者不敢赌,只能认输,因为他并不知道冥君的后手是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如果今天他这一子落下,以冥君的脾气,九峰就算不毁也相差不远。

“唉,你知道吗?我多希望你能够落一子啊。”

面对老者放弃落子,冥君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你就这么恨九峰吗?”

“恨,早在三年前我就已经没有恨了,我只有仇,告诉我当年那件事情的参与者,我立刻离开九峰永不回来如何?”

看着冥君那一脸自嘲的表情,老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整沉默了一刻钟。

“走吧,我能告诉你的只有三个字圣、徽、麓,其他的只能是你自己寻找。”

说完老者的身影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冥君,他们不是你能够得罪的起的,早点放下吧,天竹峰永远都是天竹峰。”

看着低头思索的冥君,其他八峰的峰主叹了一口气,说完也一同离开了天竹峰。

“孤鹰,你好自为之吧。”

抬起头来,看着已经离开的众人,冥君头也没回推着轮椅,穿过竹林,身影消失在竹林深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道夫君的残颜娘子之肆无忌惮,飞向天空(9)

    夕阳的光照耀下来,让天台这点方寸之地好像着了火。火光耀动在我和温宴身上。天台上的门砰砰砰砰响了一会儿,想必是外面的人知道我们不会开门,慢慢的也就死了心。门于是安静下来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温宴变成怪物以后,他真的就完全是个怪物了。——不是我对他有偏见,而是之前的他,清润挺拔如同一颗英姿勃勃的小树

  • 龙皇天域在线阅读第五章

    迟一一熬到了晚上两点,终于抵抗不住睡意去里间睡觉了,裴远也是差不多时间休息。第二天,迟一一被窗口投进来的阳光唤醒,伸了个懒腰爬起来,眸子还是十分困倦,不过呆会万一活动室来人,她还在睡觉就不好了。迟一一走到门口,裴远还没起床,一米八几的个子蜷缩在一张小小的折叠床上,眼皮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刚睡

  • 音缘榜潜伏

    自“豪哥变法”失败后,班内呈现诸侯割据状态。班级以中间性别不明的那排为分界线,划分南北两派,分界线取名“三八线”。以班长、黑妹为首的女派把持“三八线”以北地盘。以副班长、课代表为首的男派把持“三八线”以南地块。双方各自在自己山头竖起大旗,各自为政。“三八线”以北主要走社会主义制度,社会秩序良好,具有

  • 国师大大又被抢婚了陷阱

    “像这样,用鱼刺扎个孔,然后顺着织下来织成一排,再从旁边这里编到一起,然后再下面串到上面固定。”“哦哦……我会了。”“你真的会么?”不要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啊,我会!我会!娜古抱着哈摩因放到她怀里的一圈柔软的细草绳,在她的膝盖上还放着很多巴掌长的宽大鸟毛:“不过这个是做什么的呢?”娜古把哈摩因用来

  • 堕天传平生心事

    长得不错还会拉小提琴……是我跟你说的喂!如今你拿我的原话说“据说”……我的感情君很伤心恨不得在你笔记本上撞上一撞!而且“一逮一逮”的,就算你看日漫成迷也别拿“痛啊痛啊”来当别人名字好么!你有考虑过这个词的感受么!它好好一个形容词为什么非要变性成名词!而且上铺某两只,别把你们的小清新言情台词搬进来好吗

  • [哪吒魔童降世]之秋月照人归在线阅读终于找到了失散的伙伴

    我靠着房子的主人死哪里了,还不回来....就在着时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o⊙)哇!终于回来了吗?天哪等死我了,那人慢慢悠悠的往我这别走着,感觉像没事人一样额....他本来就没事,是我有事等他走到我面前,我终于坚持不住了晕了过去。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我已经躺在小木屋里了床边还坐着一个人,他见我醒了马

  • 末日3169年在线阅读翡玉扳指

    “哼,什么王重山的真迹,原来是假的。”王语凝夹了一口菜气呼呼的说道。她原本以为这两百万的字画送到家里,以自己撒娇的功夫绝对能从爸手中骗到手,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李阳,把两百万的画直接撕了。害自己什么都得不到,着一切都是李阳的错。王语凝越想越气,筷子一放眼睛咕溜咕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什么。“小阳,你怎么知道

  • 我可以,这三个字我说倦了第7章在线阅读

    “天神古碑?”叶昊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抗拒,任凭那些仙辉将自己覆盖起来。很快,受到天神古碑气息的吸引,叶昊的身上爆发出丝丝缕缕的炽烈光华。一身浩瀚磅礴的气血骤然躁动起来,隔着不知多远就让家族中的叶家族人感受到了一股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若是再靠近一些,光是这弥漫的气血之力就能把那些年轻族人压成肉泥。这简

  • 佩风御雪在线阅读第3节

    洛接近正午时,泽恩岛的街市通常是安静少人的,村民们准备好了新鲜的菜肴,正在自家中烹饪美味。今天的泽恩岛也是同样宁静,只是宁静的有些诡异。(没有一家冒出炊烟,大家究竟怎么样了?)卡洛三人快速穿过村庄,朝港口方向跑去。港口处,一艘从未见过的黑色帆船停泊在那里,桅杆顶端悬着一面黑旗,黑旗上绘制着几个图样,

  • 魔轮传在线阅读第四节

    “轮到你害怕了吗?”云千悦走到了云千茵身旁,低头在云千茵耳边轻声说道,外人看来好似姐姐关心妹妹。云千茵抖动双唇,垂死挣扎地说道:“你的灵根很快就会没有了,到时候,你的修为也会消失!”云千悦绝对不会得意太久的,云千茵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不甘地看着云千悦。这本属于她的日子,就这么再一次被云千悦给毁了。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