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追求者帝尊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4/9 12:57:37 作者:慕楠一念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追求者帝尊
追求者帝尊
作者:慕楠一念来源:纵横中文网
为寻找离散的亲人、相爱的伴侣,不惜以弱者之躯横渡整个强者世界,经历万般折磨,不为前路如何崎岖、险恶。刀山,誓要踏平,火海,誓要湮灭,就算尸分五马,毅勇往直前。

“素颜……素颜……”我大喊,泪止不住。

我无助的看着楚歌,楚歌握着素颜的脉搏,之后便定格在那里。

静,除了孩子的啼哭。

我抱紧孩子,他身上的血丝已经擦干净了,是个男孩,看起来像是一只小猴子,身上还有很多绒毛。

此时他就静静地睡着,不懂人间的生离死别。

楚歌在颤抖,冷汗直冒。他,又犯病了。我已心力交瘁,虚弱道:“你找个地歇着吧,我没力气伺候你了!”

他没有搭理我,从一开始也没看孩子一眼,就那样呆坐着。

一夜,我看着素颜,无眠,静等天亮。

一缕阳光从树林的尽头探出头来,刚好射进窗,照在素颜的面庞。

她的脸色已经没有了生气,可我还是渴望她能睁开眼来,楚歌不知何时昏睡过去又醒了过来。

“许久没晴了!”我道,嗓子有些涩,声音卡在喉咙口没出来。

楚歌没有回答我,我们也许此时都是一个无助的孩子,面对死亡还是不会麻木。

“该怎么办?”我又问道,声音依旧哑了。

突然楚歌站起身来,抱起素颜的尸体向外走去。

我不好奇,只是跟着,怀中抱着孩子,他睡得那么香。

火,我的眼里只有那无情却又如此热情的火焰。

素颜慢慢消失在火堆里,噼噼啪啪的柴火是她这一生最后的交响,她将要去往哪里……

火灭了,楚歌慢慢拾着骨灰,我蹲下想帮他,却被他阻止了。

我看着孩子,问道:“取个名吧!”

楚歌手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第一次看了孩子,眼神空洞。

“思域!素颜想要的名字!”说完楚歌继续忙拾着骨灰。

“思域,思域……”我喃喃自语。

是思念谁吗?

人还是路上,去扬州。

“楚歌,孩子饿了!”

我拨开帘,道,孩子在旁边大哭。

楚歌拉住缰绳,道:“跟我来!”

我抱着孩子跟着他下了马车。

这是一个狼窝,一窝小狼崽在哪里呜呜呜叫,思域在我怀里手脚挥舞,头往我胸口蹭着,我的脸有些热。

只见楚歌看着母狼,母狼“嗷”的长音,发出警告。

“狼是群居的!”我小声提醒,但没得到回应。

楚歌刀鞘一挥,我闭眼,过了许久,只听得楚歌不耐烦道:“还愣着干嘛!”

我忙睁开眼,狼没死,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小狼崽还在津津有味的吮吸着乳汁。

楚歌见我还是未动,抢过孩子,将乳头塞在他的嘴里。

我觉得有些惨不忍睹,这不是很脏!但,好像也没其他办法了。

孩子吃饱喝足,便又憨憨大睡,我抱起他,心情有些舒缓。

扬州城内,很是热闹。

我和楚歌走在路上,不时有人看着我怀中的孩子,双眼带笑。

差不多十天,孩子已经不再是毛茸茸的小毛猴,长得可爱极了,两颗大眼珠子转来转去,好奇着这个繁华的世界,往后真不敢告诉他,喝了十来天的狼奶。

“天心楼”,很大的牌坊。

楼有两层,大门雕刻着许多丰满的轻纱女子,我一看不禁脸红了红。门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穿着黑色长袍,系着黑色头巾,一看便知有两把刷子。

我不敢靠近,站在楚歌身后。

只见二楼几个女子倚着护栏,其中一个见楚歌,摆了摆手绢,娇笑道:“这位公子来的可真是时候,咱们今日都闲着呢!”

说着拉着旁边两个女子皆下了楼。

楚歌未搭理,只是对我道:“你在这里等着!”

“嗯!”我应声,虽然有些担心楚歌会醉卧美人膝。

过了许久,楚歌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女子,女子身上的赘肉随着步子很有节奏的颤抖。

突然见到我,眼神露出了然,只听她尖着嗓子道:“逛妓院还拖家带口的,公子还是第一人!”说完,哼了声,转身离去。

“怎么样?”我问道。龙儿说蜡面魔君会出现在扬州,于是我们便赶了来。

“花魁在两个月后举行!”

我一时无语,那岂不是说蜡面魔君不在扬州城?

楚歌带我回到马车处,突然把我护在身后,我赶紧抱紧孩子,观察四周,如今我已经学会警惕了。

半响没见一人,我道:“有人跟踪我们?”

“有人想带我们去一个地方!”楚歌声音很冷,却不像是在跟我说。

只见他慢慢往前走去,我紧跟。

巷,这条小巷很阴暗。

奇怪的事,巷口的小门有些是打开的,都站着一些女子,女子都穿的少,对着楚歌直抛媚眼,有些甚至将香肩露出来,摆弄着自己的臀部。

我一把挽住楚歌,趾高气扬,灭了很多风骚的气焰。

楚歌垂眼看着我,我的脸稍稍发烫,向他眨了眨眼,他眼里有些笑意,我的心慌了慌,立马淡定下来。

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女人,女人年纪不小了,起码上了三十。

她穿着一身白衣裳,头上戴着一朵桃花,看着有些滑稽。

只见她靠近楚歌,忽视我的存在。

我被她挤开,她就那么贴着楚歌,双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裙摆,柔弱道:“公子,不知今日是否有空?”

她说完咬了咬嘴唇,眼垂得很低,脸色酡红,像是刚出嫁的姑娘,我错愕,这是专业的妓女?也许是我没见识过的缘故。

楚歌停顿两秒,一掌推开白衣女子,冷声道:“滚!”

“公子,求求您!”女子死死抓住楚歌的衣摆。

我蹲在女子旁边,只见她手上有着一道深深的刀疤,脖间还有些勒痕。

“姑娘有什么难处?”我道。

女子此时才注意我,眼里有些害怕,又看了看我怀中的孩子,无奈的叹口气,道:“对不起小娘子了,妾身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

我准备再问,看能不能找她合不合适做保姆,毕竟带孩子我实在没经验。谁知楚歌拉起我,向女子扔了一些碎银子,冷喝道:“滚!”

我不敢做声,楚歌有些怒了。

四周还是各色各样的花姑娘,当供给大于需求,果真都是廉价出售啊。

一间房,一滩血水,两具光溜溜的尸体,我捂住眼。

“蜡面魔君?”指缝中,我看见楚歌把男尸的头转了过来,一张陌生的脸,只是总觉得有点熟悉,定睛一看,这人的脸看起来那么不真实,像是蜡像馆走出来的。

“他死了?”我讷讷道。

楚歌突然把我拉到身边,只见我刚刚站着的地方飞过一把飞镖。

我心中一寒,人在哪里,看不见。

楚歌的手放在刀柄处,只见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白面老生,为何这么说,因为他脸上画着浓妆,像是戏中的老生。

“你是谁?”楚歌道,语气平缓,看不出情绪。

白面老生踏进一步,唱道:“吾乃秦世元,你杀我儿,如今还夺走蜡面魔君身上的宝物,叫我如何放你行!”

我的耳朵酥酥麻麻的,赶紧捂住思域的耳朵,小声道:“你杀了他的儿子,是应该偿命,不过看这老头还有唱大戏的心情,看来死了儿子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他可能主要目的是来夺宝的!你被人陷害了!”

我知道老头听得到,不过应该信不信就不知道。

只见他一个大跳,落在我们面前一米远,伸着脖子,眯着眼看着我,过了会道:“姑娘,我杀了你手里的娃娃,你就知道死了儿子对老夫来说是不是大事儿了!”

说完便又是一飞镖,如此近,我立马转过身,护住思域。

楚歌的身手比我想象中快,拔刀,一滩血,一声叮咚。

我回头,又是一个死人,满眼的不可置信。

“走!”

楚说完带着我出门,拦腰一抱,我贴在他胸口,心扑通扑通直跳。

突然一个他脚尖轻点,我们便飞出这花街柳巷,到了一座宅邸。

“这是哪儿?”我问,心跳还未平息,有些不敢看楚歌的眼。

“不知道!”

我奔溃,四处窥探,发现这只是一个院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谢相——半生(修订版)在线阅读第十节

    她什么身份,还想做正妻?白日做梦都嫌无聊的呀……颜书怡的反应还是不对,墨弦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对。除了反应不对以外,刚才,她好像还说了一句更不对的话,是什么来着,对了,是看住他不去睡其他的女人!不说这粗鄙的话语说法,她一个失了贞的妇人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不对……墨弦艰难收回跑远的思绪,严肃

  • 贵女天成在线阅读第九节

    汤磊和杨南各自收回小果然翁、杰尼龟。两人准备去了解一下宝可梦饲养方法。在汤磊目瞪口呆中,杨南飞快的把早餐塞进嘴里。杨南咀嚼着嘴里的早餐,对震惊中的汤磊说:“@#¥%#(走吧走吧,我好了)。”说话间顺便把鞋子穿好了。汤磊还没有从杨南10秒塞完一碗面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木然的跟着杨南出了宿舍。“我说,你这

  • 记得要忘记GL在线阅读第10节

    地狱里有一座地府。阎魔爱踏入地府的时候,却意外地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在地府最深处,坐着厚厚白云的女人。白童子迎了上来,对爱鞠了一躬:“爱大人,欢迎回来。”“阎魔呢?”爱看着他,轻声问。“阎魔大人有事出去了,好像是去见谁了。”白童子回答,“爱大人暂时等等吧,很快就回来了。”阎魔爱的目光移到了微笑的白童子身

  • 都市之恐怖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一章

    欧冶子,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是为铸剑鼻祖。一日,欧冶子游于茨山,偶得万年铁英。遂回湛庐山凿山、引溪,花十年之功,铸得一剑。此剑出世之日,天降异象,有一五色神龙自天际而来,冲入剑身,化为五色龙纹;天穹七星斗象忽现,星斗之精照入此剑,剑体浮现七星,色呈湛蓝。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

  • 我帅哭了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九章可能很多大佬看了都觉得是一个急刹车,还出现了许多陌生的因素,可能会觉得稍微不符合类型。在第九章中出现的坑,比如说男主为什么憎恶还有那条龙是咋回事之类的,后续都会填上的。而在第九章了出现的“圣系”和奇怪的拳法都是我为第二部作品做的铺垫,而女主自然也会成功挽回。在结束了这一部作品后,就开始详细以都

  • 网游之月御天敌在线阅读第3章

    李诺全程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从中他也了解到一些原身的信息,原身的这个人是个富家子弟,而且是个世子,眼前这个妇人是他娘,同时也是公主。“哎,既来之则安之,就是对不起爸妈,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肯定伤心死了,哎”李诺心里暗想道,面带忧伤,神情颓废高仪宣回头,李诺的表情尽收在她眼底,疑惑道,“诺儿,

  • 天界逃兵第九章

    沈苡的视线定格在拿着矿泉水的那只手上。瘦削的手背上是掌骨撑起的棱角,手指白净修长,虚握着透明瓶身,暧昧的光影下看着格外漂亮。那只手很快缩了回去,拧松了瓶盖又把水递回了她面前。沈苡低了低头,视线顺着他的黑白拼色运动鞋一点点往上攀,男人的腿很长,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弯着腰,简约的白T下露出松松系上的一小

  • 我真没想吃饭啊第一章在线阅读

    米阳躺在摇椅那昏昏欲睡,对面一个小风扇咿咿呀呀地吹着,跟安眠曲儿似的,米阳听着眼皮子更沉了。没一会他手边的手机响了两声,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打给银行的最后两笔钱,买房的贷款终于还清了,米阳心里也舒了口气。正准备睡的时候,他表弟敲门走了进来,喊道:“哥!”米阳被他吓了一跳,他感冒还没好,说话都带着鼻音: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5章

    胡车也躲进了王菊的被子里,不知道是王菊睡着了还是胡车的计策,胡车并没碰王菊,过了下半夜就走了。吴用还在宾馆,一直睡到天亮。王菊一睁眼,看到刘红梅跟吴用睡得很死还在打呼噜,看看自己衣服也完好无恙心里舒了一口气,起来也没事干就玩玩手机,看看小说。等他俩醒来,一等就快到中午了,两人醒了。“肚子饿了,你俩要

  • 相错亲的小甜剧之你和她超像的(4)

    “咦咦咦?!!!”欧尔麦特一扭头就看到旁边有个人跟他一起在飞,差点吓到漏气。“我说,找个地方停下来OK?”在空中飞的感觉贼不好,神我渡虽然浑身包裹着念,并不会在风中翻滚,但是胃里在翻腾啊!他觉得如果再飞上一阵,他大概会在空中吐出来。脚重新踏到地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神我渡一把拽住那个被欧尔麦特提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