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请跟我恋一个爱在线阅读第3节

2021/4/9 12:00:18 作者:加一点点甜 来源:红袖添香
请跟我恋一个爱
请跟我恋一个爱
作者:加一点点甜来源:红袖添香
娱乐圈王牌经纪人黎漫跟前东家解约并跳槽,在甜品店路见不平帮助了分手不顺利的陆傲摆脱前任纠缠。为新艺人寻找合适剧本的她,在朋友的引荐下认识了自己一直喜欢的男神编剧莫忘,可当见到莫忘本人时..这这这,居然是那个分手男?!认清现实的黎漫决定相信陆傲一次,答应陆傲每天见面给他创作灵感,谁知陆傲每天都在她耳边有说不完的情话,黎漫也慢慢不再抗拒这个花花公子,宣告认栽!【书中几对CP感情线都是1V1单相思不算】曝光我老婆黑料?我老婆没有黑料。影帝喜欢我老婆?立刻把热搜撤了,换成我跟我老婆的官宣照片!对!要那张

斜躺在榻上享受着缥缈峰特有的云雾茶,刚换了衣裳的醉羽凡,心情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回想起方才的事情,他的眼眸更加深邃。有趣,能碰见那般大胆让自己从了她的小乞丐有趣,更有趣的便是自己内心深处竟会迫切地想要答应。

那时,他明明便是嫌恶,应该发怒的,却在听到话语,跌入那双水汪汪透澈的大眼睛后,不由自主地应承下来。

他不在乎声誉,或许这件事对于他的计划更有利,但当时的情况太过蹊跷,以致到现在心中仍充满疑惑。醉羽凡很是明白,他不可能对一个脏污不堪的癞痢小乞丐一见钟情,哪怕她有一双勾魂夺魄的大眼睛。可为何会发生那等事情?即便是第一次经过小乞丐身旁施舍出去的那块银子,也是因她的那双大眼睛而抛出的,须知他醉羽凡是从来不会烂做好事的。小乞丐定有异人之处,说不定还有什么为人所不知的能力未被发觉。

“有意思。”醉羽凡眯缝着眼睛,茶杯重重摆在几上,“黍离,小乞丐洗好了没?”

没错,醉羽凡嫌弃莫语的一身脏污,在黍离挟着莫语回来后,看都不看一眼,就让黍离把她扔在下人准备的浴桶中。让被折腾得头晕眼花的莫语极度震惊的是,给她准备的房间中一溜排了五个大桶,她被扔进了最里侧的那个,最外侧的大桶前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套干净的小女孩的衣服。看着这一切,莫语不禁感叹“饭饭”及其下属的办事效率。

醉羽凡看着小乞丐被扔进最里侧的浴桶,满意地收获那双大眼睛中流露出的震惊与拜服,潇洒地转身,吩咐黍离和侍女,也是警告莫语:“自里侧往外,至少洗五遍,一遍都不能少。另外,本公子名叫醉羽凡,你可以称我为公子。”但不许再叫我“饭饭”。

醉羽凡可以肯定,莫语叫他“饭饭”的时候,是把他当成了一碗饭,说不定还是加了鸡腿的。可是,他可以强迫她称他主人的,为何告知名字?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他醉羽凡被人称作“凡凡”就已经够恶心受不了了,亏得他被恶心了多久才习以为常,现在居然来一个乞丐拿脏手拽着他的衣服威胁他:“饭饭,从了我吧。”更奇怪的是,他不仅不挥手灭了她的性命,还答应收留了她。

如今,竟是连名字都主动告知,难不成他在期待她直接叫名字!

醉羽凡脑补了一下那位满脸满头癞痢的小乞丐,眨巴着大眼睛,温柔似水地叫他名字的场景,浑身恶寒地摇摇头,受不了!那丫头绝对是妖精变的,兴许在变成人的时候遭了天谴,所以变成如今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样。嗯,那双眼睛变得还算成功……

此时,那位大眼睛妖精正躲在第三个大桶里用力地洗刷刷。前面用过的两个浴桶里头全是污浊不堪的泥水,莫语都不知这具身体多久未清洗过了,兴许她自出生便未洗过?

即便到了第三桶水,洗刷了快一块胰子,仍旧是有些脏,莫语的皮肤也被刷得通红。眼看着再在第三桶里洗下去也没什么效用了,莫语扯着嗓子喊着:“竹锦,倒水。”便有一串脚步声自远及近走来,及至门前,一个长相清秀、面目和善的丫鬟将门拉开一条缝隙道:“黍离,多谢。”吃力地提着一桶水走进来,倒在第四只木桶里,转身便去继续提水进来,一直到第四只木桶被装满,放下一块新的胰子后,才走出去关上门。

早在竹锦进来倒第二桶水时,莫语便向竹锦打听情况,可得知的信息除了丫鬟名叫竹锦,本是醉羽凡的一等丫头,伺候他起居的,如今派来给个小乞丐倒洗澡水外,余下的便是方才的侍卫名叫黍离,是醉羽凡的贴身侍卫兼管家。而他们目前身处何处,即将去做什么,竹锦都不愿多说,更遑论醉羽凡同学是何身份。

看来,要想打听清楚一些情况,只能从旁入手了。

想及此,莫语暂时不愿多花心思,一心一意地清洗着。可到了第四桶水,所有的污垢都已清除干净,连稀疏枯黄的头发都洗干净了。莫语看着水中的倒影却犯了愁,头上及右半边脸都被一个个豆子大小的黄色瘢痕密密麻麻地覆盖着,倒映在水里,仿似鱼鳞在水中泛着涟漪。

前身不会是丑死的吧?说也奇怪,方才莫语仔细回想时,却发现记忆深处竟是有着前身的一些记忆碎片,虽然短暂,却也大致知道前身如何变成乞丐的。

前身的记忆始于一年前,那时,依稀记得她突然醒来,发现自己不知身处何处,是何身份,正茫然不知所措,一位慈祥的白发老爷爷出现在身侧,若有所思地盯视着她,随即轻叹一口气,细心叮嘱她日后少说话,甚至是不要说话,以免惹祸上身。她惊恐地答应了,老爷爷便赐其名字“莫语”,以提醒她时刻记得少说、不说,她虽不知何故,却在潜意识里深深记住,好像曾经她因为说话而引来灾难似的。

后来,再三叮嘱她的老爷爷失去了踪影。她迷迷糊糊地往前走着,一开始脸上都是小痘痘,而且越长越多,到了后来把整个右半边遮住后便开始好转,变成如今的黄斑,却怎么也去不掉。而且,那时候她还有点钱吃饭,后来渐渐的没钱了,身上值钱的东西也被人抢了去,便只能偷、讨,辗转到了这里。

她不知这里是何处,在街上被少年领回了破庙,少年名叫子轩,对她极尽照顾,却终因一路上颠簸坎坷,前身太过虚弱,感染风寒久病不愈,于今早方才咽气而无人知晓。莫语便在这时穿越过来,成了后一个莫语。说起来,她们的名字竟是一模一样,是巧合,还是天意?

她忽然心里怪怪的,似乎白日里醉羽凡收留她定与前身有关。

“别看了,任你如何盯视,仍是这副尊容。”说话的除了醉羽凡,绝无第二人。

可是……

莫语忽的惊恐地缩进水桶里,双手掩饰着关键部分,却发现醉羽凡正满眼鄙夷地望着自己:“不过是个垂髫小儿,有什么可遮掩的!”不再多看她一眼,转身离去,“竹锦,等她洗好了带来膳厅用膳。”

竹锦恭谨地应了声“是”,便走了进来,手里挎着个篮子,放在一旁的桌上。外面也响起了黍离的声音:“竹锦,水来了。”于是,最后一只浴桶倒满。此次却是散发着浓浓药味的浴汤,等到汤水满了,竹锦往桶里放花瓣,一切妥当后,莫语站起身坐进最后一只桶中。

等到莫语终于接受事实,穿着妥当站在膳厅时,已经距离她“勾搭”醉羽凡有两个时辰之久了。那时候蒙子轩灌进肚里的一碗稀粥早已消耗殆尽,因此,莫语刚站在醉羽凡面前不久,众人便听得一阵“咕噜”声。莫语睁大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醉羽凡,仿佛告诉他,她饿了。

醉羽凡扯了扯嘴角,无奈地指了指离他最远,抬头看不到她半边丑脸的位置道:“坐下来吃吧。”唉,谁叫他在她眼里是“饭饭”呢?既然收留了,便不能随意丢弃,否则被家族里那群人知晓了,便是要毁了他的大计。他不会允许自己有所失误,即便当初被那群花痴叫成“凡凡”,倒胃了半个多月,他也坚持了下来。想来,今日能直视小乞丐的癞痢头,多亏了那时锻炼出来的意志。

本是不想再多看莫语一眼,却想起竟还未知晓小乞丐的名字。虽说依照他的势力,要查一个小乞丐的身世应当轻而易举,可是,现在他没心情等到资料出来。于是,醉羽凡由着自己想一出便是一出的性子,抬眸朝莫语看去,却见着她完好无损的半边脸。

清洗干净后的莫语皮肤细腻,许是被厚厚的污垢遮挡久了,如今洗净之后竟是那般白皙,就好像那荒郊野外的乞丐用偷来的鸡做成的叫花鸡被剥去泥土、荷叶的一瞬间,肤质细腻柔滑,让人不禁想要咬上一口,放在嘴里细细品尝。加上小巧的秀鼻,红艳艳的小嘴,大大的眼睛,眼睫毛长长的,就像刷子一般挠刷着醉羽凡的心,痒痒的。

单看完好的左半边脸,端的是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儿,若是长大了,又将是祸国殃民的一尊祸水!

可惜了,却染上那除不掉的癞痢!瞧她皮肤细腻,举止优雅,当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却怎的沦落为小乞丐?莫非是因为染上癞痢,家里嫌弃她丢了家族的脸面,才赶将出来?

醉羽凡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莫语,却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有如黄鹂鸣叫:“公子,饭菜都快凉了。”猛地清醒过来,正巧撞上扭过头来的莫语,对上那半边死鱼皮似的脸,打个寒战,心道怎地怜惜起一个陌生的小乞丐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醉羽凡回复心情,冷冷地问道。

“莫语。”莫语低眉顺眼答道,实际上两眼放光地盯着面前的鸭子,心里嘀咕:煮熟的鸭子你别跑!双手不自觉地朝面前的菜肴轻轻移动。

醉羽凡瞧见莫语那副模样,顿觉倒了胃口,甩下碗筷站起:“我不饿,你吃吧。”甩袖逃了出去。

莫语望了一眼逃命也似出去的醉羽凡,低下头拿起筷子狞笑着:“鸭子,鸭子,你别跑。等着姐姐拿你把肚子填饱……”

刚走到门口的醉羽凡背影一僵,直觉自己便是那煮熟的鸭子,被莫语抓在手心里。蓦地醒觉内心的想法,醉羽凡皱皱眉头:真是诡异之极,小乞丐莫非真是妖物,总让他心里怪怪的。

“黍离,定要仔细查查小乞丐的身份!”醉羽凡再次严肃地嘱咐黍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

  • 国民校草她又偷心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中,苏昊还是愤愤不已。“叮!”“系统的声音!难道又有系统奖励了!”“这样也不错,虽然丢脸,但是有奖励补偿的话,也是非常OK的!”“系统快把本大爷的奖励叫出来!”苏昊喜滋滋的说道。【叮!恭喜宿主完成超级隐藏任务,难堪的外卖!】“超级隐藏任务,老天待我不薄啊!这回奖励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