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不介意你又丑又瞎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4/8 12:31:35 作者:美人无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不介意你又丑又瞎
我不介意你又丑又瞎
作者:美人无霜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已完结,恳请支持正版,连载文:《大佬成了恶毒女配的狗》,可点进作者专栏】苏悦穿书了。甜宠文里,霸道总裁男主对小娇妻从一开始的嫌弃,争锋相对,到宠爱入骨,甚至危险中还愿意放弃生命,营救她,两人美好的爱情简直让人羡慕妒忌。而她,穿成了那个与女主同时嫁入豪门,嫌弃自己丈夫又丑又瞎,天天惦记爬男主这个小叔子的床,上蹿下跳,使用卑鄙手段设计女主的无脑恶毒女配。想到书中女配的悲惨下场,苏悦表示,她不介意丈夫又丑又瞎。片段:丈夫:“你觉得委屈的话,我们可以离婚。”男人修长的手指递过一张黑卡。苏悦翘了翘漂

因为时间尚早,我和福尔摩斯出门的时候街道上还很空荡。

再没有比这天清晨更适合作为发现一场离奇命案的时刻啦。

屋顶上方,天空阴沉得厉害,大片大片深灰色的云朵无声地覆盖下来,呛鼻的煤烟味弥漫在潮湿空气中,脚边还隐约浮动着未散去的晨雾。

等了大约十分钟,我俩叫的双座马车才从雾气朦胧的道路尽头缓缓驶来。

“去罗里斯顿花园街3号!”

与阴霾天气截然相反的是福尔摩斯高昂的劲头,他看起来心情非常愉快,甫一登车,便精神抖擞地冲车夫喊。

“真糟糕,昨晚下雨了。”我望了望窗外泥泞的地面,转过头,“希望不会耽误取证。”

福尔摩斯不以为意地笑笑。

“我倒不是很担心,”他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一双灰色眼睛在光线昏暝的车厢中显得格外明亮,“要知道那一带的表层土地可是整个伦敦城最容易留下痕迹的黄色黏土。无论是温度、雨水还是人为掩盖……我以为,一个理想的侦探哪怕是面对着被一群发狂野牛踩过的犯案现场也能面不改色地找出罪犯留下的蛛丝马迹。”

“哦,那么我可否说你已经成为这样的人了?”我打趣道。

“不,还差得远呢。”福尔摩斯惋惜地摇摇头,“但我确实有这种才能。”

他的语气毫不客气,又如此肯定。我甚至好笑地觉得若是此时换了另一个人来听想必会觉得眼前这位先生简直自大到不可思议。

不过说这句话的男子姓“福尔摩斯”,所以我对这个不容置疑的认定回以最真诚的微笑:“确实,你是这天赋最合适的拥有者,只有在你手里,它才会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一瞬间,车厢猛烈地颠簸了一下!

“哦,天呐……”我一个不稳,惊呼着向前跌去,双手重重地撑在了对面福尔摩斯的大腿上,几乎在同时,他也眼疾手快地扶住我的双肩。

“小心!”他以一种半搂半抱的姿势稳住我。

“……”

很少与人如此近的贴身接触,额头处传来的温热气息让我的心跳顿时快了一拍。我下意识抬起头正与福尔摩斯的目光对上,他似乎也因为尴尬而浮现出一种令人费解的表情。

“抱歉抱歉。”我飞快地跳了起来,坐回自己位子上。

福尔摩斯皱了皱眉,“刚才怎么回事,车夫?”他探出头向前喊。

“有一条大沟,先生,对不住啦,雾太大等俺看清的时候已经避不开了。”

“那么慢一点,我们并不急。”福尔摩斯嘱咐道。

“不着急?”待他将头缩回车厢内,我笑着瞅他,“你确定你不着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目前你经手过的最严重的案子了吧。”

“现在去考虑那件案子完全没有必要,我们还没看到任何材料呢,没有全部证据之前就做出猜测是盲目的行为。况且既然苏格兰场的那帮警探们已经先一步到达现场,想来我们也就不必对案发地的完好保存抱有什么期待了。倒是你——”

福尔摩斯凝视着我,一半脸颊被笼罩在熹微的冷光中,显得略有些模糊不清,“没有磕伤哪里吧?”他关切地问。

“呃,没事儿。”我连忙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刚才没掌握好平衡撞到你实在是很抱歉。”

“那就好。”福尔摩斯点点头,转而他又忽地轻笑出声,“你知道吗雅沙,其实,也许这么说有些不太合适,但是真的,这一段时间以来我都觉得你十分的——”他顿了顿,似乎正在心中寻找恰当的词语,“十分的富于女子气。”没有太多犹豫,他以快于往常的语速将那个词吐出来,沉静地望向我。

“哦,这样……”就好像有一道闷雷突地从头顶贯下,我被砸得眼冒金星,“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评价我。”我尽量沉着地说,“我想你能理解这可不算什么令人愉快的评论。”

“不不,你误会了,事实上我对拥有这种特质的人蛮有好感。”福尔摩斯笑了笑,“要知道这样的人往往都很重感情,心思细腻,为人善良,我的父亲就属于其中之一。”

“……如果这是夸奖——”

“这当然是夸奖,雅沙。不过说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我竟觉得你是个女人,哈哈……”福尔摩斯摇摇头,笑道,“不过老天,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刚才把我的腿按得生痛,我想女人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的。”

“……”望着兀自笑得开怀的福尔摩斯,我默默地升起一种把他丢下马车的冲动。

在那之后的剩余旅途中,福尔摩斯又开始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解起究竟斯特拉迪瓦里和阿马蒂这对师徒制作的小提琴有什么不同。

虽然我知道这个案件对福尔摩斯来说不过是他即将迈向世界级名侦探的一个转折点,并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和难处——事实上我只记得真正让福尔摩斯感到棘手的将会是一位被称为“莫里亚蒂教授”的人,不过那该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但他此时这样一副完全把案件抛在脑后的模样还是让我有些担忧。

我可做不到像他那么洒脱,其实从等车那会儿开始,我就慢慢地紧张起来了。

到底原著里华生都做了些什么,需要去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呢?

有的问题不能去想,越想心里就越烦乱没底。我可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使福尔摩斯受到本来不会发生的伤害。

车厢很小,不时的颠簸令我俩的膝盖偶尔碰到一块儿。

很真实的触感,太真实了。这不是一个我可以任性的世界,我垂下眼帘,有些苦恼。

我的朋友此刻似乎发现了我的心不在焉,终于结束了对音乐的评论,望着腿上展开的信件出神。这种安静思考的姿势十分适合于他,细长的手杖靠在腿边,黑色的□□斯特大衣衬得整个人仪态优雅,格外富有魅力。

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反正在拉着莫里亚蒂坠崖之前福尔摩斯还办理过很多案子,这就说明至少在那以前这家伙不会有性命之忧。

我只要顺利撑到华生休养回来就好啦,想必最多不过一年左右的事情。

我松了松领口,暗想,眼下只需做到:第一、保护好自己;第二、推动剧情正常发展,做好福尔摩斯交待的事情。

嗯,其实也蛮简单嘛,印象中,书里华生似乎也就是站在一边看而已,我还能做的比他差么?

“布利西顿路到了,前面就是那所出事的房子了。” 这时,福尔摩斯拍拍我的肩膀将我飞逸的注意力拉回,“车夫,停车!”他高声喊道。

此处离那幢笼罩在阴沉天幕下的房屋还有一百码的距离,他却动作敏捷地跳下了车,我深吸口气,没有多问便紧跟其后。

罗里斯顿花园街3号是栋既恢弘又凄凉的老宅,远离大路,久未住人。积着厚厚灰尘的玻璃窗上横七竖八地贴满了写着“出租”字样的纸条,整栋楼在阴霾天气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萧索。

果然不愧为是发生命案的阴森凶宅啊……我紧了紧风衣,越发坚定了以后绝不住大房子的决心。

除了没有私人花园的遗憾外,贝克街的那栋小楼几乎满足了我对房屋的全部要求。我喜欢小而温馨的房间,富丽堂皇的大房子纵然气派但却拉开了家人之间的距离,令人无法产生亲切安全之感。

“昨天夜里有人坐着马车到过这儿。”忽然,福尔摩斯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自下车后,他便沿着人行道走来走去,一会儿盯着地面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天空、对面房屋、附近墙头的木栅……神情严肃,任何细节都不肯放过。

自从他摆出这样一副严谨工作的模样后我便不再与他说话了,独自观望着附近的街区,怕打扰到他的思路。

“雅沙,过来。”可是此时福尔摩斯却像完全不在意一般向我招手,待我走近后说道,“雅沙你看,这儿,还有这儿,都留有马蹄印,其中一个马蹄铁的轮廓明显要比其他三只更清晰些,说明这只是新上的。还有距离——”他边说边迈步在两道车辙印前比划了下,抬头冲我笑道,“距离很近,我想这肯定不是辆私家马车,应该是出租车行的,要知道伦敦城里几乎所有出租马车的车身都要比私家的窄些。”

我顺着他的话仔细端详,实话讲,整整一夜的大雨早已将房前花园和屋外小道冲洗得泥泞不堪,路面上同时存在着许多混乱的印迹,想要分辨它们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即使有福尔摩斯的指引在先,我依然费了些功夫才觉察到那些特殊的车辙印。

“怎么样?”福尔摩斯热切地问。

“嗯,果然和你说的一样呢,不过你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现它们……”我钦佩地赞叹,“真是绝妙的观察力呀。”

明明自己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却仍然很难将其中的前因后果衔接起来,亲身经历和道听途说的感觉果然不一样,福尔摩斯是个天才。

不过我可没把自己这份震惊的心情完全表达出来,仅仅只是一点关于他推理能力的夸奖便令这位大侦探在一瞬间就笑逐颜开了,这实在是很可爱,他亮亮的眼神像极了捡到骨头的乖巧大狗,我只需要摸一摸他的脑袋……咳,想偏了!

“这没什么,”福尔摩斯以手掩口尽量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却怎么也掩不住灰眼睛里的得意,“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排除是格雷格森他们带来的,总之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一踏进光线黯淡的屋内,高个子格雷格森就迎了上来,我一边听着他与福尔摩斯的谈话,一边四下打量着房间。

凶杀案发生在空荡荡的餐厅内,房间呈方形,墙纸剥落发霉,除了一个灰尘扑扑的壁炉外就再没其他家具。因为身边有一堆警察在忙进忙出,热闹得很,所以当我看到地板中央那具令人不安的尸体时倒没有什么特别害怕的负面情绪。

不过死者僵硬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恶毒扭曲。双手握拳、两臂伸直、两腿交叠的样子更是显示出他死前曾有过一番非常痛苦的挣扎,我看得尸体虽然多但如此仇恨惊恐的遗体却还是第一次碰到,只瞥了一眼便不欲再看。

“完好如初?!格雷格森,进门那条小路我恐怕就算是有一群野牛从那儿经过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身边福尔摩斯微露讥讽的话语不由得让我想起两人刚还在车上讨论的“理想侦探”话题,我忍俊不禁地别过头,福尔摩斯用余光瞥了我一眼。

“呃……先生,我一直在屋子里忙活,外面的情况都是由莱斯特雷德负责的。”

听着格雷格森含糊其辞的回答,我勉强忍住笑意扯了扯大侦探的袖子,他撇撇嘴终于也没再说出让警探先生更脸红的话。

“你不是乘马车来的吧?”福尔摩斯继续问。

“不是,先生。”

“莱斯特雷德呢?”

“也没有。”

闻言,福尔摩斯深思着点点头,他走到死尸跟前跪下身子专注地检查起来。

这时,身材干瘦的莱斯特雷德出现在门口,向我和福尔摩斯打着招呼。“啊,真荣幸,海菲茨医生也来了啊。”他搓着手站到我身边,神情兴奋,“且看着吧,这件案子一定会哄动全城的,先生们。我也不是一个没有经历的新手了,可是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离奇的事呢。”

“要我说这世上其实没什么新鲜事儿,”福尔摩斯修长的手指左摸摸右碰碰,边迅速检查边高声说,“尸体毫发无损,那么这摊血迹很可能是凶手的,这倒是让我想起了1834年在尤特里奇发生的范詹森之死那个案子。格雷格森,你还记得么?”

“不记得了,先生。”

“那么你真该把那桩旧案找来看看……”

趁着福尔摩斯与格雷格森说话的间隙,我轻声问莱斯特雷德:“死因查明了吗?”

“还没出结果,正在检验,医生。”

“是吗?”我耸了耸肩,这时福尔摩斯已经检查到了最后一步,只见他低头闻了闻死者的嘴唇——我微微一笑,开口道:“警探先生不妨试试从毒杀的角度着手,说不定会有出人意料的结果。”

几乎是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福尔摩斯直起身向我这边看来。我说话声音比较低,本也不确定他是否有听清,不过他在对上我的目光后倒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哟嗬,耳力不错啊~我扬眉。

在把尸体送到停尸房的过程中,一枚女人的结婚戒指掉落在地板上新增到物证行列。随后不久,莱斯特雷德又欣喜若狂地在一面粗糙的黄色粉墙上发现一行潦草血字:RACHE。

我一边拨弄着楼梯上死者留下的其他东西——那包括:一堆金表金链金戒指金别针(真是有钱人啊啧啧)、俄国品牌的名片夹、袖珍版《十日谈》以及估计可以提供很多线索的两封信——一边听见我的朋友哈哈大笑起来,因为那两位警探先生咬准凶手写的是一个未完成的女人名字:Rachel。

难道这个案子就是《血字研究》?

我努力回想着所记不多的故事情节,然后沮丧地发现自己真的是除了几个比较熟悉的篇名外再想不起其他。唔,对这个案件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当初看书时只觉得有一个叫巴什么猎犬的故事读起来很恐怖。

这次应该没什么问题,希望这个案件可以顺利破掉,不要横生枝节啊,我苦笑着坐在台阶上托起下巴,安静地注视着不远处的福尔摩斯在屋子里拿着卷尺和放大镜走来走去。

真的很像一只大型犬……

望着他全神贯注几乎翻遍房间每个角落连灰尘也不放过的样子,我不禁默默地想。

还是那种活力十足、训练有素的波兰灵缇!

一时间,我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逗笑了。

从案发现场离开的时候已经将近下午一点钟了,太阳终于从云层中露出头来。福尔摩斯心情颇好地跑进附近一家电报局发了一封很长的电报。

“对这个案子我已经有九分把握了,只要我收到确定信息的回电……”站在街角建筑物清凉的阴影里,福尔摩斯一边等马车一边兴致高昂地说。

街上行人来来往往,我正好奇地想要仔细询问究竟,眼睛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刺目亮光晃了一下。

咦?

马路中央,夹杂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顶高高的黑色丝绒礼帽忽然以一种分外舒缓优雅的步调晃动着出现在视野内,引人注目。

那是——?

帽子不紧不慢地随着熙攘人流向前移动着,熟悉感令我微微前倾,眯起眼睛。

明媚的阳光下,一闪而过的金色光芒从帽底泄出映进眼内。

“是他!那对看霸王诊的兄妹中的哥哥!”我恍然地低呼出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

  • 国民校草她又偷心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中,苏昊还是愤愤不已。“叮!”“系统的声音!难道又有系统奖励了!”“这样也不错,虽然丢脸,但是有奖励补偿的话,也是非常OK的!”“系统快把本大爷的奖励叫出来!”苏昊喜滋滋的说道。【叮!恭喜宿主完成超级隐藏任务,难堪的外卖!】“超级隐藏任务,老天待我不薄啊!这回奖励肯

  • 醉红尘天书奇缘之入学下(9)

    辛娜公主这一笑,可给欧阳惹来了不少麻烦,众人顺着眼光,当然是找到了欧阳,众人议论纷飞,这货就是辛娜公主的未婚夫,长相一般啊,而且还是普通声音,突然有个人发话了,这人只是暂时内定的,大家不要慌,只要够优秀够努力,辛娜公主可能喜欢的人是你。不过通过这次入学会欧阳认识了这个世界自己喜欢的女人,虽然不知道性

  • 君临海贼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苏白看着黑影怀中的人,微微皱眉,这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股恶臭的气息不说,就连呼吸也十分微弱。“先生这下面应该是一座地牢,专门用来关押一些自己的囚犯的,这个人应该是之前触犯过住在这里的主人,所以才被关押在这下面。”黑影将手上的人轻轻地放在地上,随即转到一边开始收理起自己的工具箱。趁着黑影忙活自己事情的功

  • 问题儿童的游戏人生在线阅读打哭骚百!

    拿到人头江辰继续返回上路,同时买了红宝石+300最大生命。江辰对着直播间说道“关羽是靠移速进入冲锋状态,然后靠着技能劈人打出伤害,所以前期可以就先买一个宝石就好,加移速,然后买个抵抗鞋,现在我就要升级宝石,增加我的移速同时给我自己留个保命的技能。”“收到,我最近刚好也在练关羽,主播这个打法让我学到了

  • 超世之上第九章

    连续两天被挂在论坛上,温雅一跃成为全校最出名的女生,负面意义上。虽然挂她的帖子全都删除,但温雅奇葩的事迹经学生们口口相传,知名度不减。温雅的光辉事迹还越扩越远,被人匿名打码投到吐槽微博上,在热搜榜末尾挂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掉下来。真有那些好事的人甚至从别的年级、班级慕名而来,他们想要看看三了校花的女生究

  • 跨越次元在线阅读第5节

    莉莉脑袋低下,趴在地上,两只前蹄扒着土,一点一点地往后蹭去——丝毫没有身为准骑士坐骑该有威武气。棕发的牧羊女试图将羊拉起来,但却徒劳无功。“骑士小姐,请允许我提醒您,王后对羊毛过敏。”白袍的女神官好脾气地说,“您可不能把绵羊带进去。”见莱芙有几分放心不下的样子,便向守在四轮马车旁的一个使女做了个手势

  • 盲雀在线阅读第十节

    瞬息千里,白忘寒与凌星渊回到了昆仑山清虚峰。一进玲珑楼,白忘寒便对逢春说:“备水。”逢春应声而去,准备浴桶和热水。被白忘寒抱着的样子让逢春看见了,凌星渊有些不好意思,“师父,你可以放我下来了。”白忘寒一声不吭,一直把凌星渊抱到了房间的床上。他凝视了凌星渊一会,才问:“可有受伤?”凌星渊摇了摇头,“没

  • 四个少女与她们朋友的日常1月8日~1月10日

    X年1月8日天气:晴我本以为那家伙既然说了要把我拉黑,最起码有三五天不会理我,没想到才刚刚过了一天,他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当时正在开会,所以并没有接通他打来的电话,并且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我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当我从会议室出来再次打开手机的时候,满屏幕都是他打来的未接来电。旁边有同事看到

  • 都市之无敌小学生在线阅读第7节

    圣元历222年十月初七日。光明圣山圣殿前,艾尔穿着一身极为华丽的长袍,站在了圣殿最高的台阶上。圣殿中央广场很大,一座极为巨大的光明女神雕像伫立在广场中央。而除了女神雕像的位置,广场其它地方却是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无数人,红白两色映满了艾尔的眼帘。他们,都是光明教廷的支柱和骨干!被召集而来,见证光明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