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重生之偿爱白美男青药丸

2021/4/8 14:00:18 作者:愿鱼熙度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偿爱
重生之偿爱
作者:愿鱼熙度来源:晋江文学城
尹嘉园活了20岁,虽然渴望着家人的关爱,但似乎相貌和性格都变成了忽视他的缘由,他真的希望有人能陪着他,关心他,无所顾忌的爱着他,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是奢望。一张小小的照片让他离开人世但上天似乎想要补偿他所有的委屈和不甘他重生了这一次,会不会有人陪着他,关心他,无所顾忌的爱着他这一次,他想拥有的能否不再是奢望诸位,本文已完结,以下均属番外,不定期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_^@)~顺带,已将大部分包括结局修正。各位亲们,忙碌很久都没有上来过了,开通微博放上了

大片的白雾中,逐渐现出画面来。

金殿高处,女神负手而立,垂下一缕悲悯,“你,想要什么?”

清俊的白发男子倒卧在触目惊心的血泊里,喘息着最后一丝生气,缓缓吐字:“……这条命,但求……能换来生与你的……一段姻缘。”

“受此一击,你形魂将俱散,怕是来世也无期。”

男子却笑得越发满足。“不管来世有多远……熙桦唯有此愿……求上神成全!”

“痴子。”女神冷哼,却终是在那双期盼着不甘闭上的眼中,淡淡点下了高贵的头颅。神恩赐下,再无所欠。女神优雅转身步出大殿,一眼也无回,徒留男子在一殿的冷清中身形渐幻。

突然,一个青衣女子揪着心口从殿外踉踉跄跄地奔近,却跌在那大片的血染红尘里。她颤着手抚上男子的脸,沉痛地摇着头似乎想否定什么,又不愿意相信什么。深沉的哀从她身体里满溢出来,却始终没有一丝声音发出。

风吹起几点白色花瓣绕在她身周,似眷恋,似道别。一滴赤红泪滑下,滴在男子的右耳垂上。

他是谁,为什么他的脸如此熟悉?她又是谁,为什么只是在看,就觉得她深沉的痛浸透百骸,死死扼住我的呼吸?他为什么要抛下她,抛下……我?

苍历九百一十六年,西廷国中部,稽山。

人迹罕至的老林,恰是清晨好时光。夜半的露气被日头蒸腾起来,在积着厚厚落叶的地上浮动着,宛如仙境。如此美妙的景色,却被个不断穿梭的青色身影捣鼓成马蜂窝一般——是个墨发飞扬,容颜艳美的男装少女。

借着大清早的暴走兜风,青鸣想甩去梦魇中残留的沉痛,可是那青衣女子的哀伤仿佛根植在她的骨髓里,荡之不尽,挥之不绝,小强般的顽强,令她抓狂。

这个奇怪的梦已经缠着她很久了。可每次醒来,梦中发生过什么全然没有印象,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能逼得她挠心挠肝的沉重哀伤。

……天知道,在芜香山时,她可是横行无忌了整六年,上至神仙下至妖怪,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她会有这种能让人胸闷到死的情绪,连那山中修炼的禽兽都能森森泪目着甩过来一句:“坑爹呢?!”

要摆脱这情绪,只能试着找个法子转移注意力。

不远处有一灰影在叶堆中若隐若现地急速逃窜,青鸣眸光一锐,纵身跃起,手里一道青绫蛇般地疾射而去,便牢牢缚住一只肥滋滋的兔子。

看着还在挣扎的盘中餐,唇一撇,“以前在芜香只可茹素,一点荤腥都碰不到。可我就偏偏喜欢杀生吃肉啊!真不懂当神仙有什么好……”

篝火升起,她将处理干净的野兔穿在树枝上烤着,陷入思绪中。

青鸣本是世间普通孩童,西山五玄有一天突然出现,说她是未来青主,不由分说便将她架去芜香山,并封了以前的尘世记忆。

在那里和同样命运的青隐一起修行六载后,又被告知要把神智逼进新做的身体里,然后用这副与常人基本无异的身体去人世历劫,直至心甘情愿地抛情弃欲,才算成为真正的青主。

可是,鬼才会想要去当那个劳什子的苍州青主。她就只想当个自在的凡人不行吗?那些所谓天下苍生与她何干?更何况神寿绵绵,岂不是要永世孤寂!光想想就觉得头痛。

于是,金玄者给的那把断情成神用的芜剑,她到这山里的第一天就随手扔了。

哼,神人要仁慈,要悲悯,还要无情无欲。她就要反着来!

咳,又想远了。金玄者布的画地为牢阵还没破,根本走不出这里。说是要等一天内见够十个凡人,才能出阵。可是,这深山老林的,一两个月不见人影是常事,怎么可能一天来十个?而她以前好不容易逮着的人,都答应她以后带十人上山,可是,没有一个守信用的……

思绪繁杂中,远处传来一阵细微而杳杂的脚步声,伴随着虚弱而沉重的喘息,和一股浓浓的人血腥味。

少顷,只见一人跌跌撞撞地倒在男装少女身后的树旁。玉冠倾斜,白衣脏乱。肩部中箭,鲜血红了整个后背,口中又涌血连连,显然是重伤又中毒。不过尽管如此狼狈,却仍不失为一个翩翩佳公子。

“没看见没看见。”青鸣喃喃念着,手里烤肉不停。这人明显已经活不长了,没法指望他以后带人来帮忙破阵,她凭什么无故给自己揽麻烦。

听到那低念,白衣人身体一僵,双目微抬,看向少女。薄唇抿了抿,却只得继续倒在地上喘息。

远处又有杂乱的脚步声接近了,白衣人脸色略紧,撑住一口气勉强靠树坐起来,缓缓吐字:“在下被人追杀,阁下若此番相救,我愿倾家以谢。”

少女无语地翻了翻眼皮,略思索片刻,突地发出手中青绫激射向白衣人面门。那人不及反应,下意识猛地一仰头——

“梆!”沉闷的木击声。

“……昏了才省点事。”满意地点点头。

放下烤兔,站起身,青鸣翻指结印,手中一道青光柔柔绽出,拂过四周。

眼光扫过男人的脸,她楞了一下,暗自嘀咕:“唔,虽然有点脏,脸倒是长得不错,闭着眼还能透出股子寒气,跟家里的药老头有的比呢!”

忽然瞟到男子右耳垂下的一粒血痣刺目,脑中闪过了点什么,青鸣还来不及抓住,思绪就被一阵凶恶大喝打断:“小鬼,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衣男子路过?”

明明白衣人就在不远处,可这群人却像看不到似的,连刚才地上带过来的血迹也被无视了。

看到这一众凶神恶煞的灰衣蒙面人,青鸣竟然没有丝毫的畏惧惊慌,反而似是喜出望外。

她纤细的手臂颤巍巍地抬起,对着灰衣众人,开始指指点点地——数数:“两个三个四个……十个!”眼睛一亮,满意的笑容绽出。困阵破了!

笑!他还笑!一群灰衣人不由得恼羞成怒:他们是杀手,杀手啊!哪有人见到杀手还笑的!

“该死!臭小鬼,你把人藏哪去了?”白刃离鞘,一个灰衣人的利剑已抵上少女细嫩的脖颈。

少女眸光闪了闪,随手一指身右:“喏,往那边去了。”接着身形微动,手掌翻起,青光又现,刹那不见了踪影。

持剑的灰衣人骇了一跳,他身后的同伴亦见到这诡异的场面,怔楞住。清风浮动,只觉得一粒粒的鸡皮疙瘩从头到脚爬遍全身。

“当啷!”持剑落地。

“鬼呀!”一众灰衣疯喊着拔足回奔……

待那群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家伙们跑到没影,一缕青光再出——少女以及之前撞晕的白衣人赫然还在原地。

轻蔑的声音嘀咕着:“嗟,只是寻常的障眼法,竟吓成了这样。”

少女转身搓着下颌,居高临下地对着那昏迷的男人道:“我难得好心一把,算你走运!”仰头欢快地望望天,“时机已到,我赶着下山。你呢,就自求多福吧!”

说完,轻灵地一闪身,就消失在茂林中……

“师姐师姐师姐!”青鸣得意忘形,兴冲冲地边叫边跑进一间木屋。

“啪!”“当啷啷……”

地上刚断为两截的杵门棍在欢快地颤跳着。

脸色刷地变白,她如临大敌:糟,师姐还在睡!

房内榻上,白衣少女安静地阖眼躺着,仿佛刚才只是随意挥手赶了赶苍蝇似的。雪粉似的面上,嫣红朱唇一点。细致柔和的娥眉微微蹙起,将这梦仙子的娇颜硬生生勾出几许不耐烦的神色。

青鸣不敢轻举妄动,全身僵住半晌。她哭丧着脸无语问苍天:真倒霉,外面碰到麻烦事,回来又撞到师姐的可怕床气……罢了罢了,师姐,青鸣只好留书,先行一步了。

半个时辰后,气急败坏的男装少女背着包袱,骂骂咧咧地走在下山的林间小道上:“死金老头,竟然陷害小孩子!看我以后回去拔光你胡子!”

遥远的芜香山上,白袍紫冠道骨仙风的金玄者突然优雅地打了个哆嗦,默默掐指一算:嗯,那两只总算要真正入世了……

夜幕降临,白衣少女悠然醒转。懒懒的美目四盼:青鸣还没做饭?

举步慢吞吞地转到隔壁房里,就见桌上赫然压着一张信纸:

“青隐师姐:

今日山上吾所遇正好十人,画地为牢阵已破。

然韶华苦短,红尘诱人,青鸣便先行一步。

你自己保重!”

少女迷迷糊糊地恍了恍神,有点苦恼:青鸣先走,谁来做饭?

“扣扣!”门声响起。青隐往外一瞟,但见一个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白衣人跌在门口。

目光直直调回:干吾何事……青鸣已走,要想不饿死,那一定要尽快离开才好。

举头平视,转步径自回房,直接忽略掉门外那两束疲惫讶异又略带控诉的目光——这深山老林里,怎么净出些面如谪仙却又心似寒冰的怪胎。

青隐到自己房里整理好随行包裹,再找出金玄老送她们到稽山时给的一人一份的信和药丸。

“说是必须要先吃药再看信吧。”粉唇直接干吞下青色的药丸子,眼尾又扫到了趴在门口惨兮兮的白衣男人……

默默低头,拆信:

“青隐:

作为未来青主,汝入世历练之使命乃救死扶伤,平干定戈。

此药名青丸,服下后即封住法力。倘若路见伤病干戈,汝必须救之平之,否则会头痛欲裂,切记切记!”

风吹不变的粉白脸庞登时青了。

狠狠攥揉起手中的信纸,青隐闭了闭线条柔和的美眸:这金老鬼果然可恶!

顿了顿,平静一会怒意,青隐转脚便要出门——却正好对上了屋前白衣男人的眼。脑中立时一晕:糟,这是算所谓“路见伤病”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

  • 国民校草她又偷心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中,苏昊还是愤愤不已。“叮!”“系统的声音!难道又有系统奖励了!”“这样也不错,虽然丢脸,但是有奖励补偿的话,也是非常OK的!”“系统快把本大爷的奖励叫出来!”苏昊喜滋滋的说道。【叮!恭喜宿主完成超级隐藏任务,难堪的外卖!】“超级隐藏任务,老天待我不薄啊!这回奖励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