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是虐了男主多年的女配惊怒

2021/4/8 13:19:08 作者:意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是虐了男主多年的女配
我是虐了男主多年的女配
作者:意知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求收藏~《原来我是作天作地的女配》&《真杰克苏和假玛丽苏》]芩羡年轻不懂事时,偶然见到面瘫的阎玉露出宛如天人的神仙笑容,被他的笑脸俘虏,决定要承包他的笑!阎玉家境贫寒,生活艰难。芩羡就承包了阎玉的一切费用,只要阎玉笑给自己看。这样的关系持续到芩羡恢复自己其实是穿书者的记忆。芩羡想起来她穿越到书中,是书中狂虐男主阎玉的女配,男主被她虐到人生灰暗的时候,是女主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出现在男主的生命中,将男主拖出了泥沼。芩羡才知道她给钱阎玉让他来陪自己,还要强行笑给自己看,对于他来说是对他的羞辱,是

左瑜乐刚刚走出来,就给一身正装造型俊帅犹如模特的沈华歆来了一记心灵冲击,直接被震懵了,紧接着又被这种逼问的架势吓了一跳,连退数步差点没躲回门外去。沈华歆也知道自己有些吓人,但他经历了昨天的事,又坐了近二十小时的飞机,再看到这个人受过虐待似的模样,他实在有些难以自控,只能尽量憋着气不说话。

这会左瑜乐也不知道该如何收拾,他满心的疑惑,总觉得这人充满侵略性,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头盛怒的巨龙,随时能喷火那种。他无措地朝收银台的小姐姐说了一声,示意这头巨龙跟上来却被无视了。踌躇片刻,左瑜乐伸出手来试探一下,就轻轻捻着对方的袖子往更衣室带去,幸好对方没有拒绝,他就鼓起勇气领着人往里面走。

更衣室除了储物柜就只有一张长凳,有个男生低着头在玩手机,见他们过来,或许求生意识及格,又可能是已经到上班时间,匆匆从离开了。

沈华歆被拉着坐到长凳上,他已经调整得差不多,抬手想碰碰那纱布,最后还是轻轻放了下来。他上下打量着这个人,发现连对方手臂都有伤,衣服下面的伤估计就不只这些。虽然仅仅相处了几小时,但沈华歆绝不相信这个人会去打架,该不是被欺负了吧?

紧接着,沈华歆已经脑补出千百种校园暴力的场面,不禁恼怒,哪怕他还弄不清楚以后会怎么样,但是这个人总归是已经被他划进圈子里的,就容不得别人轻易去伤害。

“怎么弄的?”他问,尽量控制自己的音量,但是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有一股怒火在酝酿随,他却不能对眼前的人喷发出来。

“哦,有个女孩子求救,我就……”左瑜乐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地说:“拦着,警察来之前,挨了几下。”

“!”竟然是见义勇为?!沈华歆瞬间爆发:“就你这个身板,你多管什么闲事呀?!”

左瑜乐似乎有些意外,退了一步,又添一句:“她差点被拖走。”

“你还差点脑袋都给人打崩了呢?”被对方后退的动作唤回一点理智,沈华歆扶着额没好气地问:“什么时候的事?那些人呢?”

“就你那天晚上,他们……都被抓了。”左瑜乐感觉到对方的情绪,那是在为他担心,所以他硬着头皮解释。他真不习惯跟别人解释,像平时那样静静的,让他自己待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问呢?清瘦的少年面露为难,又有些为这个人的情绪都新奇,他此刻就像一只受惊的蜗牛,缩在壳子里,却忍不住伸出触角来感受这种对他来说似乎很安全的感觉。

察觉到左瑜乐试探的触碰,沈华歆又冷静了一些,可是不代表他就会闭嘴,他接着问:“那时候应该很晚了吧,你怎么还在外头?”

“打工。”左瑜乐不自觉轻轻扣着相交的手指,他有些紧张,总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学校批准的。”

沈华歆看着对方被扣红的指甲边边,意识到对方好像很缺钱,不禁轻叹注视。着那片纱布,他柔声问:“眼睛怎么样了?”

“等复检,没有瞎。”对方不再逼问,左瑜乐稍稍放松一身体,不再绷紧。

沈华歆没有放过任何细节,此时已经调整好自己,运用自己的社交能力,他可以很好地处理这件事,他当然没问题……个屁。重复深呼吸之后,他觉得自己的社交能力一旦用在这个人身上就成了负值,他虽然还弄不清楚自己的感情,但他可以肯定自己不想放任这个人,想去管他,想去帮他。

但是他知道左瑜乐是独立的,有思维的,不是他想他就可以去干涉和规划对方,他只可以去尝试去参与,去争取。于是他悄悄计划了一下,考虑上左瑜乐的紧张和忐忑,他就带上微笑尽量语气温和地与之交流。

“你什么时候下班?”

左瑜乐略微放松下来,想到自己脸受伤之后被辞退了服务员兼职,现在加长了奶茶店调奶茶的工作时间,现在还不到下班的时候,于是给出答案:“1小时。”

“电话号码给我,我等你一起吃饭,上一次我说请你,结果是你请的。”

左瑜乐把号码报给他,连连摆手:“不用请。”

沈华歆却灿烂一笑,语气强硬中带有报复的痛快感:“我就要请!”

“……”

左瑜乐被镇住了,仿佛被打击得不轻,又困惑为什么请人吃饭能用一种惩罚|性|的语气来说,他傻傻地被推回店内接着打工,沈华歆就坐在小店提供的桌子上刷手机,来来回回买奶茶的妹子瞬间多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全身上下写满拒绝交谈的气势,估计这些妹子会把他围起来参观。

小店生意红红火火,店长恨不得弄个专用桌子让沈华歆多来坐坐。

一小时后,左瑜乐换好衣服走出来就注意到不少妹子在门外来回走动,有的甚至在偷拍沈华歆。

不可否认,沈华歆的颜值真的很高,忽略其渣属性,拿来观赏还是很不错的。

沈华歆注意到左瑜乐出来,就走过去把手机地图翻出来:“走,这家店评价不错,就这家吧。”

左瑜乐眨眨眼睛,见对方已经迈开步,他就赶忙跟上。他仍旧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这样发展,他悄悄看向身边人,刚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现在看见了,这个人看起来有些疲倦,脸色不太好,身上那套极好看的西装也有着许多褶皱,为什么这个人会这样呢?上次明明很有精神,满脑袋奶茶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呀。

“我刚刚从国外回来。”

听到这话,左瑜乐转头对上那张笑脸,微讶。

沈华歆轻笑,朝他挤挤眼:“我猜到你的心事了吧?”

“!!!”左瑜乐下意识地又在扣自己的指甲边边。

沈华歆不动声色地垂眸看一眼他的手,又说:“我跑去美国找妈妈了,过了十几天才见到她一面,也像以前一样才说两句,她就不耐烦地赶我走,都不爱管我。”

只见左瑜乐把眼睛瞪圆,用单边的沉黑眼珠子看着他,眼里满是惊讶:“为什么?”

果然,这个人没有以任何个人的经验去劝解他,而是提问。

“因为她不爱我。”沈华歆笑着说:“她只求我不去麻烦她就好了。”

“……”左瑜乐顿了顿,虽然对方是在笑,但他能够感觉到这个人的不快乐,可是他不擅长安慰别人,只好说出自己的见解:“别生气,她……也许是有病。”

“……”沈华歆偏头看了左瑜乐一眼,话题一跳:“你餐厅的工作丢了吧?”

“嗯。”左瑜乐点了点自己右眼上的沙布:“形象差。”

正好他们已经走到选好的餐厅,沈华歆带着人进去,把餐牌给了对方。

看到餐牌的一瞬间,左瑜乐就被吸引去了注意力,没有察觉对面审视的目光,他知道这店的,他也在这里兼职过,知道这店食物不错,但是挺贵,在大学生里面算是较为小资的了,除非家境较好,不然只有为了庆祝才会来。左瑜乐有些不安,他认为自己不过请沈华歆吃了一顿饭堂菜,实在用不着对方破费。

见左瑜乐将餐牌放下,忐忑不安的样子,沈华歆便笑着点了两个特价套餐。

“我记得你是美术专业的吧,我有个网络写手朋友,她经常在网络上找画手做人设和封面,画插图什么的,给的钱也不少,你有接这种单子吗?”

听到对方在给自己找门道,左瑜乐不禁放柔了表情:“我没有电脑和板子,接不了。”

“所以,有电脑和画板你就能接,对吗?”沈华歆笑得特别灿烂,像引|诱小红帽的那头大灰狼。

“……”左瑜乐总觉得好像有个陷阱等着他跳,可是他想来想去,眼前这个人能图自己什么呢?没有吧?这么想来是自己多心了,于是干脆点头:“嗯,学院的电脑只能做作业。”

“我听说这些单子如果画得好,一张就能几千,没名气的一般般的都能要几百呢。”沈华歆一脸可惜:“这不比你打工更赚钱吗?”

“……是的。”左瑜乐不得不承认那样更挣钱,可是他没有硬件更没有人脉,这条路行不通,至少不是现在。

眼看着这个人半点都不懂得争取眼前的机会,沈华歆撑着脸看着,真是许久没有遇到这么傻的人了,他明明在眼前,问一问,又没关系,问一下就有了不是吗?人脉他有,硬件他也有,又不是多难的事。

……啊,忘了,这个人和那些“女朋友”是不一样的,是那个说出“你妈妈也许有病”的左瑜乐呀。

心里已经有了算计,沈华歆跳过这个话题,开始聊日常,左瑜乐虽然不擅长聊天,可又不是哑巴,如果别人主动,他还是会努力回应的,好好引导,他可能会把自己能说的都说完。

他的透明人情况,不过是一般人嫌跟他交流太费劲,没意思,渐渐地别人以为他喜欢安静,所以他就真的安静了,他不主动,别人又不靠近,形成一圈沉默磁场。

“沈华歆低笑一声,连番对答之下,上菜之前已经掌握了左瑜乐的打工计划,课程表,和画室练习时间,心满意足地吃完这顿晚餐。

饭后,左瑜乐听说沈华歆准备送他回去,连忙摆手:“不用,你要休息。”

“用的。”沈华歆笑着轻点某人脑门上的纱布:“我这是在……助残扶弱。”

左瑜乐捂着纱布,愣愣的:“我可以。”都十几天了。

“不,你不可以。”说罢,沈华歆率先往前走:“要是你又听到谁求救呢?你有几个脑袋给别人崩?现在你需要一个完整的脑袋。”说罢点点自己的额角。

“……”总感觉被骂了。

左瑜乐偷偷观察身旁的人,见对到方想好几次要打呵欠又忍住,知道对方是真怕他出事才顶住疲劳送他,心里暖暖的,这种稀有的感觉,就像第一次接到支教老师的糖果,那样稀罕、神奇。在他的生命中,这种人真的很少,而且很短暂,所以在消失之前,他还是接受吧。

他们一路走回宿舍,直到道了别,左瑜乐小跑上楼,在阳台探出头,对方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竟然心有灵犀般回过头看到了他,然后夜色中那个人举起手机摇了摇,左瑜乐也伸出手挥了挥,才转身开门走进宿舍。

宿舍里头几个人正热火朝天地打着网游,其中一个抽着香烟在跟女朋友聊天,左瑜乐走进去也没有人理会,他静静处理着自己的一切,冲了个冷水澡,更换纱布上的药,准备睡觉。这时候手机震动一下,来了短信。

沈华歆:晚安。

又一颗糖果……

左瑜乐小心翼翼地打下‘晚安’发回去,他抿了抿唇,将沈华歆的名字前面加一个1,让这个名字在通讯录排第一,虽然他通讯录只有寥寥可数几个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

  • 国民校草她又偷心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中,苏昊还是愤愤不已。“叮!”“系统的声音!难道又有系统奖励了!”“这样也不错,虽然丢脸,但是有奖励补偿的话,也是非常OK的!”“系统快把本大爷的奖励叫出来!”苏昊喜滋滋的说道。【叮!恭喜宿主完成超级隐藏任务,难堪的外卖!】“超级隐藏任务,老天待我不薄啊!这回奖励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