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快穿之糊弄读者的一百种方法逍遥篇之回程

2021/4/8 13:31:04 作者:月寂烟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之糊弄读者的一百种方法
快穿之糊弄读者的一百种方法
作者:月寂烟雨来源:晋江文学城
黑历史!!!慎重阅读!作为一名喜欢放飞自我的写手,江圭打死都想不到有一天会穿到书中,完成那些他坑过的那些奇怪的文!“你怎么想的?”系统目光复杂江圭生无可恋,“我耽美都写,写女装大佬有什么出奇?”系统幽幽问道:“女装大佬泡汉子,掏出来比谁都大?”“所以我坑了啊!”江圭理直气壮,“身为一个作者,勇于拥抱新题材怎么?”“不怎么,你女装挺好看。”江圭:……快穿,穿书,主受,1V1,从头到尾攻受不动摇~

柳荷花呆滞着杵在一旁。

季逍抬眼好奇,“你叫什么?”

柳荷花垂头丧气,有气无力,“柳荷花,柳树的柳,荷花的荷花,”抬起头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季逍。”

柳荷花无甚兴趣的哦了一句,本来这么一绝色男神柳荷花第一印象超好,奈何好感维持不到五分钟就破灭了,现在季逍就是再好看对于柳荷花来说也就是个嚷嚷着要钱的萝卜青菜。

季衫这会明白过来了,不爽了,“四爷你干嘛让她去我们山庄,咱们又不差人,你忘了她怎么坑我的?再说了,给她一年她也不一定能挣齐三万两,钱是那么好赚的吗,你知道普通人家五两银子省吃俭用可以过一年吗?”

季逍瞅了他一眼,“你也是刚知道吧。”

“四爷~”季衫撒娇。

柳荷花配合点头,“四爷是吧,他说的都对,我五谷不分十指不勤,去了山庄你们还要倒贴饭钱,多不划算。”说完又睁大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真诚,“这样吧,我写封信给我爹,我爹有钱,你找他要,说不定还能多要点。”柳荷花专业坑爹。

“你觉得我会信你。”

“干嘛不信啊,你看我真诚的小眼神。”柳荷花努力张大眼想憋出点水雾。

季逍笑起来点头,真诚没看出来,不过眼皮长长瞳仁黑亮有神还挺好看,“真诚,那就回府吧。”

季衫委屈加不满,“四爷!”真要让他去山庄!

想到自己以后的处境,柳荷花脾气也上来了,一脚踹开木椅,抱住雕龙刻凤的柱子,守着最后的倔强,“我不去,明明说是那小孩儿没护好干嘛赖我头上,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还要去周游列国,不能刚出了鸟笼又进了狗窝!”

季逍声音阴沉了下来,难得有人在自己面前耍脾气,“狗窝?很好,掌柜找人把她给我绑了。”

柳荷花非常会看人脸色,立马撒手端正站姿,仰着下颏拂拭衣袖,气势不能输,不就三万两?不就三个月?小意思!“不用了,我自己走。”

季衫气不过路过柳荷花的时候故意撞了下她的肩膀,鼻子里发出很重的哼声。

柳荷花:切,幼稚鬼!

宽敞的官道上,两边的芦苇比人还高,芦苇边另一侧是湖,湖里面有许多成群结队游着的鸭子,嘎嘎叫的吵人。

柳荷花坐在马车里第N次叹气.

季逍放下书,“你能别叹气吗很吵。”

柳荷花不甘示弱,“那你能别关注我吗?”

季衫不开心了,“四爷怎么可能关注你,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姑娘,不知羞。”

柳荷花:“他不关注我怎么知道我在叹气。而且你现在应该见到过了吧。”

季衫:“你……”

季逍:“你声音那么大想让人不关注都不行。”

柳荷花问,“你们山庄到底还有多远?”

季衫不情不愿开口,“坐马车还要三天。”

柳荷花趴在窗边哀嚎,惊起飞鸟无数,“妈呀!我想念火车,高铁,还有飞机,我要回地球!”

季逍跟季衫:“……”说得什么鬼话。

等了半响还没穿越回去,柳荷花强打起精神为自己谋福利,“你们先别忙,这会儿反正没事我们来约法三章。”

小衫儿掏掏耳朵,“我没听错吧,你要跟我们约法三章?脑子坏掉了吧。”

柳荷花一瞪,“你脑子才坏掉了,我做人是有原则的。”

季逍:“可你现在寄人篱下。”

柳荷花:“那是我妥协,你以为三万两很多吗,姐有的是钱,姐就是土匪最佳打劫对象。”

季逍笑了出来,季衫泼凉水,“那你倒是拿出来。”

柳荷花手一扬,“那不是情况不允许?一切都是为了自由,银子虽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颂,二者皆可抛!”

季逍看她眉飞色舞不由得又笑起来,“那你自由了吗?”

柳荷花语结,不满地看向他,语气带上一丝埋怨,“还差最后三个月。”

季衫笑,“活该!”

柳荷花受不了这小屁孩子,“我说你干嘛老跟我对着干,我倒霉对你有什么好处,不就是昨日跟你开了个玩笑吗,五两对你们也就指甲盖毛毛雨吧,小气吧啦的,还给你。”柳荷花扔了几锭碎银子过去,“我跟你开玩笑是看得起你。”当然主要还是看你比较傻。

季衫又想起昨日的黑历史一时气忿,将银子又扔了过去,指着她命令道:“你去外面坐。”

柳荷花见他那样无赖的又将银子揣进荷包,完全不将他说的话放在心上,“这儿轮得到你做主吗?”

季衫看她真好意思收回去也很无语,希冀地看向季逍,“四爷?”

季逍抱胸斜躺着软垫上不语。

柳荷花火上浇油一脸贱兮兮的模样特别欠揍,“哟~某人失宠咯。”

“哼!”季衫气得掀开帘子坐在马车外面。

柳荷花高兴得比V。

言归正传,柳荷花跟季逍探讨,“第一到了山庄我可不干活的,而且我也不会干,你还得找个丫头来负责我的生活起居。”

季逍也看柳荷花,“你想太多了,而且山庄里还缺个烧火丫头。”

“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是你想的那样。”

“那我想光吃不做。”

“那你想岔了。”

“你不怕我把山庄给烧了就尽管试试。”

“那你就端荼倒水吧,烧火是太凶险。”手指嫩得跟刚出水的葱白似的,想来也是大户人家。

柳荷花:“……这点稍后我们暂且不表,就先说说第二点好了,这三个月内赚的所有银两你得分三成给我,这样我才有动力努力赚钱,我如果消极怠工那就是你天大的损失了。”

季逍充分发挥奸商本质,“一成,你赚的银两跟你在山庄的地位是成正比的。”

柳荷花细细打量季逍,知道这就不是个好糊弄的主,遂点头,“那好,第二点没什么问题。重点是第三点,我只负责出谋划策,一切执行皆归你管。还有我吩咐的事,你要保证你的人是百分百按我说的去做,阳奉阴违就没什么意思了。”

季逍思索了会点头,“行吧。”

柳荷花盯着他问出一路上萦绕于心的疑问,“你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我能赚钱,我自己都不敢保证。”

季逍笑得高深莫测,“没事,还不了债就准备一辈子在山庄做丫鬟吧。”

柳荷花:“那就更不可能了。”

季逍不置可否。

柳荷花:“那我们就再来说说第一点,我不伺候任何人!”态度可以说很坚绝了。

季逍轻描淡写的说:“你不用伺候别人,你只伺候我。”

柳荷花不干了,“姐我长这么大就没伺候过人。”

季逍好心情品口茶,“现在正好尝试一下。”

“不要。”

季逍不欲理她。

柳荷花瘫倒在马车,余生感觉很绝望。

季逍也不知第几次的笑起来,心情更愉快了。

不以旅游为目的的赶路是很枯燥的,两天下来,柳荷花感觉自己都憔悴了一圈。

这地方什么都好,就是没有电让人来了这么久了还是接受不了,柳荷花无聊到在内心刷了一百遍的将进酒。

季逍看柳荷花一刻不停的烦燥 ,也是一个静不下来心的主,遂无奈的放下帐薄,“你要是觉得无趣,不如与我对弈如何。”

柳荷花来了兴致,“下棋?好啊。”

于是一柱香过后。

“不玩了不玩了,一点劲儿都没有。”柳荷花两人一丢,桌面上的棋子便四下散乱,说实话,耍赖也是能遗传的吧!

季逍好笑,“你还嫌弃上了?我连脑子都没动,我有多没劲你知道吗。”

柳荷花找理由,“主要是我不太善长,”随后想到什么又笑得很得瑟,“有一种棋你不一定下得过我。”

季逍不置可否,显然没把她说的话当真,用眼神示意,那你试试。

柳荷花开始教学,“这五子棋很简单,就是无论横着、竖着、左斜或者右斜,只要谁先组成连着的五子谁就算赢,怎么样?”、

“听起来还算简单。”

“那行,我让你先。”

又过了两柱香的时间,“算了,我想休息会儿,下次再陪你玩。”实在不科学,我的五子棋下得也算是鲜有敌手了,怎么到了古代人家玩了几局就直接被秒杀了。-柳荷花将棋盘收起来装在暗格里,用脚尖敲季逍坐的软榻,“季四爷,有啥吃的没?”

季逍认真的看着柳荷花,“要不我叫你柳大爷好不好?”

柳荷花:“我是无所谓啊。”

季逍:“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见她一无聊事就多,“既然无聊我们就来想想怎么挣那三万两银子。”

有事可做,柳荷花打起精神,“来吧。”

“逍遥山庄基本上各种生意都有涉猎,布,米,茶,酒庄,饭店……回去之后我再一一细数,布的话,我们分为四大类,分别为棉、麻、毛、蚕丝……”

季逍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柳荷花逐渐听得疲乏起来,打了个哈欠,连忙制止了季逍继续说的话,“先停一下,你讲太多我消化不了,”柳荷花喝口茶醒醒神,“这样吧,我就问问你产业里面有没有青楼?”

季逍怔愣了一瞬,随后才说道:“有,冀城最大的淮烟楼,整个北雁国的潇雨楼。”

这下柳荷花惊了,我靠!“那你这么有钱还在乎我那三万两?”

“两回事。”

“那青楼的生意好吗?”

季逍:“……无人能及吧。”

柳荷花问,“那有生意不好的产业吗?”

季逍:“……”

柳荷花:“算了。”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题雪在线阅读第1章

    学生一名更新不定,但不会太监

  • 谢相——半生(修订版)在线阅读第十节

    她什么身份,还想做正妻?白日做梦都嫌无聊的呀……颜书怡的反应还是不对,墨弦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对。除了反应不对以外,刚才,她好像还说了一句更不对的话,是什么来着,对了,是看住他不去睡其他的女人!不说这粗鄙的话语说法,她一个失了贞的妇人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不对……墨弦艰难收回跑远的思绪,严肃

  • 贵女天成在线阅读第九节

    汤磊和杨南各自收回小果然翁、杰尼龟。两人准备去了解一下宝可梦饲养方法。在汤磊目瞪口呆中,杨南飞快的把早餐塞进嘴里。杨南咀嚼着嘴里的早餐,对震惊中的汤磊说:“@#¥%#(走吧走吧,我好了)。”说话间顺便把鞋子穿好了。汤磊还没有从杨南10秒塞完一碗面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木然的跟着杨南出了宿舍。“我说,你这

  • 记得要忘记GL在线阅读第10节

    地狱里有一座地府。阎魔爱踏入地府的时候,却意外地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在地府最深处,坐着厚厚白云的女人。白童子迎了上来,对爱鞠了一躬:“爱大人,欢迎回来。”“阎魔呢?”爱看着他,轻声问。“阎魔大人有事出去了,好像是去见谁了。”白童子回答,“爱大人暂时等等吧,很快就回来了。”阎魔爱的目光移到了微笑的白童子身

  • 都市之恐怖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一章

    欧冶子,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是为铸剑鼻祖。一日,欧冶子游于茨山,偶得万年铁英。遂回湛庐山凿山、引溪,花十年之功,铸得一剑。此剑出世之日,天降异象,有一五色神龙自天际而来,冲入剑身,化为五色龙纹;天穹七星斗象忽现,星斗之精照入此剑,剑体浮现七星,色呈湛蓝。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

  • 我帅哭了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九章可能很多大佬看了都觉得是一个急刹车,还出现了许多陌生的因素,可能会觉得稍微不符合类型。在第九章中出现的坑,比如说男主为什么憎恶还有那条龙是咋回事之类的,后续都会填上的。而在第九章了出现的“圣系”和奇怪的拳法都是我为第二部作品做的铺垫,而女主自然也会成功挽回。在结束了这一部作品后,就开始详细以都

  • 网游之月御天敌在线阅读第3章

    李诺全程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从中他也了解到一些原身的信息,原身的这个人是个富家子弟,而且是个世子,眼前这个妇人是他娘,同时也是公主。“哎,既来之则安之,就是对不起爸妈,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肯定伤心死了,哎”李诺心里暗想道,面带忧伤,神情颓废高仪宣回头,李诺的表情尽收在她眼底,疑惑道,“诺儿,

  • 天界逃兵第九章

    沈苡的视线定格在拿着矿泉水的那只手上。瘦削的手背上是掌骨撑起的棱角,手指白净修长,虚握着透明瓶身,暧昧的光影下看着格外漂亮。那只手很快缩了回去,拧松了瓶盖又把水递回了她面前。沈苡低了低头,视线顺着他的黑白拼色运动鞋一点点往上攀,男人的腿很长,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弯着腰,简约的白T下露出松松系上的一小

  • 我真没想吃饭啊第一章在线阅读

    米阳躺在摇椅那昏昏欲睡,对面一个小风扇咿咿呀呀地吹着,跟安眠曲儿似的,米阳听着眼皮子更沉了。没一会他手边的手机响了两声,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打给银行的最后两笔钱,买房的贷款终于还清了,米阳心里也舒了口气。正准备睡的时候,他表弟敲门走了进来,喊道:“哥!”米阳被他吓了一跳,他感冒还没好,说话都带着鼻音: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5章

    胡车也躲进了王菊的被子里,不知道是王菊睡着了还是胡车的计策,胡车并没碰王菊,过了下半夜就走了。吴用还在宾馆,一直睡到天亮。王菊一睁眼,看到刘红梅跟吴用睡得很死还在打呼噜,看看自己衣服也完好无恙心里舒了一口气,起来也没事干就玩玩手机,看看小说。等他俩醒来,一等就快到中午了,两人醒了。“肚子饿了,你俩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