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时间王者在线阅读第3节

2021/4/9 10:30:21 作者:剁椒鲨鱼头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间王者
时间王者
作者:剁椒鲨鱼头来源:纵横中文网
时间的王者居然被神界通缉,与她一起通缉的还有一个被称为勾魂妲己的人,当两人在小世界相遇,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茫苍山上丛林茂密,野兽丛生,却极少出现过蝎子,而眼观面前这只蝎子,模样凶悍,更是在幽暗的洞穴中,呈现出今近乎黑色的甲壳,一看就知不凡。

这蝎子来的极快,两个人却刚刚从洞穴口向里走去,背后已无退路。那素袍女子长袖一卷,带着风势前冲,将蝎子从洞穴小路的中央拨开,自己却已长剑挥舞迎了上去。

叶天虽然在书上看到过,却从未亲眼见到妖兽的样子,此时看那蝎子凶兽的强悍,心知自己上去也帮不了忙,反而会成累赘,趁着一人一蝎缠斗,已经飞快穿过洞穴,顺着小路来到洞穴的内侧。

顺着小路走上数十米,穿过曲折蜿蜒的山岩石洞,就来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室前。就在踏入那间石室的时候,叶天突然感觉到手上一疼,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样,一低头,就看到手指上戴着的戒指冒出光来。

这戒指是叶天从小就戴在手上的,已陪伴他多年。据说是素未谋面的双亲留给自己的。虽然只是一枚普普通通的青铜戒指,但叶天一直都很珍惜。

但从小到大,这枚青铜戒指却始终没有显露出过任何奇异之处,甚至叶天自己也只是将它当作一个纪念,从未探究过戒指内隐藏的秘密。但现在,这青铜戒指突然间爆发出猛烈的亮光,隐隐间竟像是在散发着指引,要他前去一探究竟。

叶天抬起头,石室内空空荡荡,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活物生存过,才被那只蝎子妖兽占据,早已经遍布着灰尘和蛛网,四处都是一片狼藉。而在石室的角落里,却堆积着一摊乱糟糟的事物,像是什么东西的骨骸。

“不对……这东西的模样,好像是……一个蝎子的尾巴?”叶天突然出声道。他刚刚从外面进来,见到那只蝎子妖兽的模样,所以才对那根锋利的尾针记忆犹新,到现在一眼认出。

就在叶天的视线转过去的时候,那堆积在墙角的东西,仿佛突然蠕动了一下。就见到手中的戒指突然脱手飞去,向角落投射出一团亮光,那光芒有如波动的流水一般,洋洋洒洒,居然将墙角的骨骸笼罩。灰尘渐渐散去,就露出了其内真实的模样。

的确是蝎子的尾针,但形状却极为惊人,不知道是如何被滋养出来的,居然呈现出奇异的暗黑之色,通体仿佛玉石打造的一般晶莹剔透,依稀还透着淡淡的薄光。

青铜戒指在半空中飞了一圈,光芒将暗黑色的尾针罩住,仿佛带着莫名的撕扯力,那尾针竟是直接从角落里飞出,径直迎向了上空的戒指,没入环内。那青铜戒指在半空中转了转,重新落回叶天手中,只是上面的光芒却黯淡了几分,似乎变得凝聚而稳固。

这一幕发生的极是突然,直到戒指回到手中,叶天还在那里愣了半晌,这才倒吸了口凉气,再看像手中的戒指时,呼吸隐隐急促起来。

“这戒指……据说是从未谋面的父母留给自己的东西,难不成竟是件宝贝不成?居然能将那根蝎子的尾针吸纳进来,着实惊人。”

他低头看着青铜戒指,心里正疑惑着,又听到外面传来一声爆响,匆忙冲出去,才看到那蝎子妖兽已经身体爆裂开来,模糊的血肉和甲壳混在一起,颤颤地黑血遍地流淌。而那素袍女子却是蹲在旁边,用手中的剑划开蝎子的肚囊,用剑尖轻点了几下。

注意到叶天的疑惑,素袍女子轻声道:“修仙法门记载,野兽天生天养,吸收天地灵气,妖丹凝聚,才为妖兽,可服用。这蝎子妖兽约莫是凝气期二层的,我服下这枚妖丹,可恢复少许修为。”

说着,素袍女子手腕一翻,一颗指甲盖大小、晶莹剔透的暗褐色丸状物,从蝎子妖兽的甲壳下挑出,被素袍女子拈在手中。不同于满地的血腥,这妖丹上却泌出阵阵清香,闻之令人浑身舒坦。

“我吞服下这枚妖丹,要将其药力吸收完全,你且在这洞穴四周探探路,莫要轻举妄动。”素袍女子说着,盘膝坐下,闭上双眼,已是将那妖丹填入口中,呼吸吐纳起来。

叶天虽仍不解,但看素袍女子不再言语,也在旁边的岩石边坐了下来,将戒指取下,放在手心。

说来奇怪,那尾针在石室内的时候,明明有指头粗细,约莫半米多长的样子。但现在紧紧贴在青铜戒指上,却只有指甲大小,仿佛一根平常的短刺。叶天试着想要让短刺变化形状,却全无反应,似乎又变回了原先的死物。

“莫非这戒指上有什么机关,可以将尾针变大变小,改变形体不成?”叶天疑惑,还要再试,但想到自己身下的处境,犹豫了一下,将戒指重新戴好。

“那黑袍老人突然出现在山林中,残害多人,林家少爷也被杀死,我若回村,只怕林财主不会善罢甘休。却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多时,那素袍女子睁开眼睛,许是吸收了妖丹的效果,一张苍白的面容上透出了几分丝丝血色。她长身站起来,随手一挥,一条冰霜般的小刺探出,划破空气。

素袍女子回过身来,也不多话,袖袍一挥,立刻就有一团隐约的白风将叶天包裹。叶天只觉身上刹那间轻了几分,仿佛飘飘欲飞。

“我以御风术带你上去,不要乱动。”素袍女子说道。

言罢,两人走出山洞,似乎有一阵无形的风在下面托起,将叶天和素袍女子一并带起,飞出山林,刹那间掠入上空,浮在高高的空中。

“那黑袍老人不在,附近也没有他的气息,大抵是用秘宝施展了血遁之术,逃离此地了。”素袍女子目光掠过山林,淡淡说道。

“那怎么办?”叶天面上露出几分焦急,他亲眼见到黑袍老人杀人,毫不留情。若是让他再施展一次“血炼大法”,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被杀。

“若我修为未损,倒可以设法找出他的去向,但现在却是做不到了。为今之计,只好先回师门禀报,再做定夺。”

素袍女子沉吟片刻,目光一转,却是落在叶天身上。只看她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迟疑着什么,但终于还是舒了口气,轻声问道:“你可愿……进入云天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转生恶役的我该如何在异世界生存在线阅读第三节

    “怎么样?”吴金再次开口询问。“为什么选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叶凡看着他。吴金很认真的说:“直觉。我认为,从来都是电影挑人,而不是人挑电影。现在很多电影都是为某些明星度身订造的,可是拍出来的效果往往差强人意。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展狼3》的男主角,就是你。”“那你的直觉还真的可怕。”叶凡咧z

  • 紫金风云录在线阅读第2节

    “娘的,押永历进城百姓如此喧闹,本想进京请功,路途万里,更不知又要生多少事端,”吴三桂在府上大发雷霆,“就是不走,更有这龚彝逆贼,竟有胆来本亲王府上求见。若永历长驻此城,一会一个前朝尚书,一会一个前朝总兵,日日来我府上求见,那康熙儿岂不坐我以通明之罪?”“那平西王的意思是……?”昆明知县用马蹄袖擦擦

  • 冷魅总裁的心上人在线阅读第2节

    言悦很是愧疚的陪着老奶奶等下一班公交车,虽然她很想给老奶奶打一辆车,但是老奶奶表示并不需要,她非常享受等待的过程,言悦虽然不是很懂,但因为是她的锅,所以只能任劳任怨的陪着等。谁想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如今的公交车都这般任性了吗。言悦赶紧把老奶奶扶上车,看着她安稳坐下后再跑下去。挥挥手和老奶奶告别,刚想提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I have a dream

    因为在拐角处,那人也未注意到倩瑶,他们直接撞了个满怀。由于身高差异,倩瑶的头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胸部,“嘶”那人倒吸了口冷气,因冲力未站稳倒退了两步,他揉了揉胸口处,抬头不满的看向倩瑶。“倩瑶?”那人正是grunt,看着是倩瑶他满腔的怒火不禁压了下去,脱口而出的怒喝亦咽了下去。倩瑶亦是惊讶的看着grun

  • 与同窗之塞恩在哥谭(3)

    视线回到被一脚踹进穿梭通道的塞恩身上。塞恩正毫无仪表的瘫在空中漂浮。塞恩不得不抱怨一句,这个彩虹色的空间通道真的好长哦。塞恩觉得自己至少飘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到?“唉~”塞恩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气声,路途劳累还没有吃东西,好饿。还有这个球一样的向导,才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说话,不过居然是爱丽丝公主的

  • 撑腰之之道,必有得失

    苏杰走上前一步,将苏楠揽到自己身后:“苏燮,我希望你这次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坑了苏家,我和苏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年能被雷碧城府提拔出去,若是输了,恐怕苏楠也无法继续留你在苏家了。”苏燮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苏杰这个大师兄其实算不上多讨厌自己,在苏家那些小辈中都争相议论把自己赶出苏家时,

  • 国师追妻:废柴小姐要逆天之又一次胜利(5)

    也不知幸与不幸,转瓶子转出来的赢得这次battle机会的是一位b-boy。跳breaking因为许多地面动作需要上肢的支撑力,在这一方面来说,女孩子是有些弱势的,因此也很少有女孩子跳这个。而breaking这个舞种,在battle的时候又因为其本身的特质的那种攻击性和爆发力,非常占据优势。叶音有些担

  • 吾皇有娇娇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凡一直在剧组等着杨蜜拍摄完今天的戏份,准备和她一起回家。他出现在剧组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起来,这可是大明星杨蜜老公的首次现身!甚至他之前出演欧阳少恭的一些戏份也被一些群演偷偷拍下来发到网上了。杨蜜老公现身剧组的消息更是瞬间就被顶上了微博热缩,无数的网友都争相讨论着杨蜜的新婚老公。“杨蜜老公首次

  • 骑马与砍杀之领主在线阅读随机技能

    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徐元习惯性的往兜里一摸,“卧槽,我的手机呢?”脑子一顿,才回过神来,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哪还有什么手机,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仰天长叹,“老天,你在玩儿我吧?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甚至没有电,我该怎么活下去?可怜可怜我,再来一道雷送我回去吧!”“……”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显然,

  • 对生之暧昧的气息(4)

    早上,安茉从头痛欲裂的感觉里清醒,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自己的房间,却有点熟悉,“啊————”一声震天吼响彻在整栋房子里,安茉紧紧地捂着被子心中碎碎念‘神呐!这不是……这不是□□的卧室么!我怎么……我怎么在这啊!该不会我已经被……’想着想着看了一眼被子里的自己,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穿着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