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娇软翦美人之第九章

2021/4/8 10:51:41 作者:执竹赠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娇软翦美人
娇软翦美人
作者:执竹赠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放心食用】(写作指导请私信,欢迎可爱的小天使~)翦姬,士族没落之后,一介孤女,本会落得个戚戚苦苦的下场。奈何她生的美若天仙,细柳纤腰,扶着花枝轻轻一瞥,勾的人魂都丢了。吴国大臣瞒着他们的大王、太子、公子、封邑之君......等一众翦姬爱慕者,暗搓搓地把翦姬送到了天底下最不近女色的虞王身边。吴国特使:终于把这个妖孽送走了!跌坐在虞王面前,翦姬秋眸含着水雾,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大王”虞王赵螭眸色微黯,但仍不做动静。翦姬心中一凉,她的命在虞王手中,若虞王看不上她,那她,那她可该如何呢?谁料,

突然换了话题,童宴“啊?”了声,睫毛还湿着,漂亮的眼睛里笼着层薄薄的泪,有些呆,又不可否认地很可爱,卓向铭帮他把眼泪擦掉:“信息素遮不严的话,你现在自己又控制不好,可能会有些危险。”

童宴磕磕巴巴:“冒、冒出来了吗?”

卓向铭嗯了声,稍靠近些,又闻了下,道:“有点像栀子花的味道。”

说完后,他马上去看童宴的表情。

这句话其实不怎么礼貌,随便评价别人的信息素味道什么的,无论是夸奖还是贬低,都很容易显得粗鲁和冒犯。

原本卓向铭根本不是会犯这种低级社交错误的人,但怀里抱着哭泣的小孩,又闻到那股甜甜的香气,这句话很自然就从嘴里溜了出来。

好在童宴的注意点清奇:“我不知道……栀子花吗?”

从性腺恢复到可以正常分泌信息素以后,他自己是闻到过很多次了,但只能把它描述为某种香气,具体就不知道了。

“江都栀子花确实不常见。”卓向铭道,“稍南边一点的城市就很多了。”

“哦。”

可刚哦完就打了个哭嗝,这回童宴是真没脸了,耳朵跟脖子都飘红,他从卓向铭身上下去,不好意思看卓向铭,只能低头找拖鞋,一边说:“我去洗澡。”

卓向铭跟着起身,道:“洗好记得给我妈回个电话。”

童宴转过来,有些迷茫,卓向铭从床上拿起他胡乱扔着的手机,按亮屏幕给他看:“刚才你哭的时候,她给你打电话了。”

“你都看见了,怎么当时不告诉我。”接过手机,看着两个未接来电,童宴不讲理地说。

卓向铭刚哄过他,他就在无意识中生出点理直气壮。但推锅对童宴来说总是不厚道的,他以为自己很厉害,看在卓向铭眼里,却跟只小猫挥了挥爪子没什么分别,还是只被剪过指甲的小猫。

卓向铭还是那种严肃的表情:“我怕你红着眼睛接,我妈还以为我欺负你。”

他为什么老提自己刚才哭的事情?童宴把手机塞回卓向铭手里,愤愤不平地进了浴室。

出来后卓向铭已经走了,不过在走之前帮他关了窗户拉好窗帘,又打开了灯和暖气。他又想,卓向铭哥哥真好。

哭了一小会儿,情绪很快就消失了,不管是离开家的难过还是在卓向铭面前失态的难堪,都被热汽蒸干,只剩下一些困意。

童宴吹好头发上床,看着床头柜上的空书包还有点蒙,最后决定给林悦华回完电话再整理。

手机快要没电了,他拿平板拨过去,林悦华接得很快:“童童?”

“对不起阿姨,我的手机静音了,没有听到。”

他觉得自己没说谎,只不过隐藏了一部分事实。

林悦华笑道:“没事的,阿姨也是刚闲下来,想起你向铭哥哥说你明天要上学,就打电话问问。东西收好了吗?有没有缺什么?”

童宴道:“书是明天去学校领,只要带一些复学的文件就可以。”

“真好。在那儿住的还习惯吗?有时间来家里吃饭吧,爱吃什么,阿姨给你做。”

童宴道:“好的,阿姨。”

林悦华顿了顿,道:“你床头柜上是什么?”

童宴把镜头歪了些,对着床头柜,让她看得清楚些:“书包。”

“哦……”林悦华道,“卓向铭到底买了多少个书包?这不是他之前问我的那些啊……连牌子都不一样。”

“?”童宴疑惑道,“向铭哥给我买书包了吗?”

林悦华也愣了:“没有吗?”

林悦华回忆道:“上周吧……周几来着,他发照片问我,一开始我还不知道他买书包干什么,最后说是你下周一开学。”

“他就是问了一下我,这些我也是上次去店里,听老板说我才知道。”说着她又笑了,想起什么很好笑的事一样,“他给自己都没操过买这些东西的心,只跟人家说要买小孩用的书包,老板亲自拿了三四册图还有样品到他办公室,才说不知道原来书包也有这么多款式,差点都要了,是老板说可用不着那么多,给他推荐了几款,他才发来问我。”

“好……”童宴艰难道,“待会儿我问问哥哥。”

“他在家吧?”

“在。”

“那你们怎么没待一块儿?”林悦华道,“平时他是不是也不怎么理你?”

童宴赶紧说:“没有没有,刚还在我房间来看我的,是我要洗澡,哥哥才走了。”

“好。你向铭哥人是有点闷,但是不凶的,也很关心你。”林悦华在屏幕那头很和蔼地看着他,“当初他答应了可以照顾你才叫你搬过去的,所以肯定不会不负责任。要是有心事呢,不好意思对他说,你童杨哥哥和你爸也都忙的话,可以对阿姨说,好不好?”

童宴察觉到,林悦华应该发现他哭过了,但不能确定。他又点头,说:“好。”

“哥哥没有欺负你吧?”

“没有阿姨,哥哥对我很好。”

林悦华看他乖乖的样子就很喜欢,更加笑眯眯的。

又说了会儿,林悦华道:“好了,你早点休息吧,阿姨不打扰你了。”

互相说了晚安,童宴放下平板,开始收拾书包。

证件都放好了,警示牌挂在书包上,只把需要卓向铭签字的那张纸放在外面。

结婚后,他的监护人就变成了卓向铭,现在学校系统里的联系人也自动变更过,以后成绩单什么的也是直接发给卓向铭。

童宴刚要去找,卓向铭敲门了,这次一起进来的还有旋龟,把热好的椰奶和土豆泥放在了床头柜上。

卓向铭走到床边,先观察似的好好看了看童宴,才开口:“没再哭吧?”

童宴急道:“我没那么能哭……我平时都不哭的。”

卓向铭不置可否,在他床边坐下:“学校发的邮件,两天前就收到了,你今天回来,我们就现在来对一下。”

童宴知道是什么,一般开学前,学校都会发封家校协作的公开信给家长,但以前童杨和童历钦只是口头上告知他一下,没有真的管过。

“我……”

“手机。”卓向铭道。

童宴还想挣扎:“哥……我会遵守校规的。”

“手机。”卓向铭道,“我需要给你设置上学日的屏幕使用时间和网站浏览权限。”

童宴只好交出手机。

他不怎么情愿,卓向铭当然看出来了,只是卓向铭自己心里也在打鼓,他遵照了“不要理会他们的任何保证和借口,重复你的要求”的建议,但这样的方式对他和童宴来说都是陌生的,卓向铭这样做了,可他感觉不是很舒服。

设置好后,他把手机还给童宴。童宴不情愿归不情愿,但倒没有更激烈的情绪,接过去后,还说了句:“谢谢哥哥。”

“生气了吗?”卓向铭到底没能坚持多久,问道。

“没有。”童宴原本在摆弄手机,想看看哪里不一样了,闻言抬起头,“我不能因为这种事生气,你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他这样懂事,让卓向铭更加觉得自己“对不起”童宴。

卓向铭不知道自己也有些得寸进尺了:“是不能生气,还是不会生气?”

童宴道:“不会生气。”

不过童宴顿了顿,又说:“只是我以为你会更信任我一些。”他解释道:“我以为你会相信,如果我说会遵守校规的话,就肯定不会明知故犯。”

说到信任,卓向铭才意识到,他不能总是按照网页的问答来面对所有有关童宴的问题。

童宴确实是个青少年、处于青春期,但他的家教非常好,也比大多数小孩都都懂得自控。

每个青少年都有问题,但童宴的问题显然不是网络上瘾或者撒谎成性,他也不应该生搬套路去管教童宴。

童宴要开始上学了,卓向铭觉得自己也像个临考的学生,有些手忙脚乱。只不过首战失利,因为童宴的接受和不在意,才显得没那么糟。

他到底是个成年人,没叫童宴看出挫败,两人对完了剩余的校规。

最后卓向铭帮童宴签体能课的缺勤知情书,童宴突然问:“哥,你给我买书包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卓向铭的笔停了片刻,签完后直起身,没有否认,只说,“我看到你已经有了。”

“阿姨说的。”童宴笑了一下,“谢谢哥哥。”

卓向铭想,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总是很弯。很好看。

“那能给我吗?”童宴说,“我可以换着用。”

卓向铭似乎没想到这一点,愣了愣才说:“当然可以,本来就是给你的。”

他们走到车库去,卓向铭打开周五送童宴时开的那辆车的后备箱,不知怎么回事,他莫名有些紧张:“本来打算周五带你出去吃完饭给你的。庆祝你开学。”

后备箱里不只有书包,最占地方的是摞在三个书包下面那个大的储物箱,童宴打开,里面是满满的笔记本、钢笔之类的文具。

卓向铭打算让他写多少作业?

哦不,大概从三年级还是四年级开始,童宴上学就没再交过纸质的作业了,更不用说笔记本这些东西,可能只有公司办公室还在用。

看他不说话,卓向铭道:“是不是买错了?”

童宴艰难道:“没、没有。”

可因为一大箱文具而起的心梗刚下去,无意间瞥到书包的logo,想到单价,再想到林悦华说的“差点都要了”,童宴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不至于被这些钱吓住,只是卓向铭让他感到困惑。

他大多数时候都表现得像个非常成熟的大人——不是像,他就是,但有些时候,又好像很笨拙,跟童宴认知里的大人不太一样,无论是童历钦还是童杨,或者这么多年来遇到过的老师,卓向铭跟他们每一个人都不一样。

童宴觉得他笨拙,接着又觉得他笨拙得可爱。

“你喜欢吗?”卓向铭问。

“喜欢。”童宴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

  • 国民校草她又偷心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中,苏昊还是愤愤不已。“叮!”“系统的声音!难道又有系统奖励了!”“这样也不错,虽然丢脸,但是有奖励补偿的话,也是非常OK的!”“系统快把本大爷的奖励叫出来!”苏昊喜滋滋的说道。【叮!恭喜宿主完成超级隐藏任务,难堪的外卖!】“超级隐藏任务,老天待我不薄啊!这回奖励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