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调皮天使找老公在线阅读第5章

2021/4/8 11:35:17 作者:蓝雨莜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调皮天使找老公
调皮天使找老公
作者:蓝雨莜来源:飞卢小说网
隐藏在爱情水晶的丘比特女神,帮助天使公主寻求真爱,在寻求真爱的道路上困难重重,一波又一波的连绵起伏,死神、阿米普特守护神使、恶魔殿下同时爱上了不该爱的——天使,天使将会爱上其中的哪一位?在最后的爱情考验中,丘比特女神释放出了被封闭已久的情妖来阻挡着他们的爱情,他们能通过考验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林九溪抬手捂住奕云飞的眼睛,睫毛扫过他的手心有些痒。“你还太小,不懂。”说完起身将奕云飞拉了起来。“今日且回吧!”

等林九溪没了身影,奕云飞才一脸不忿鼓着脸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他坐下倒了杯茶,一口喝下,啪的一声将茶杯放到桌上,显然他并没有因为这杯茶消气。

接下来几天林九溪有意避免了与他有身体接触,当然奕云飞也没有挑逗林九溪的兴致,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生气。

那天他都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结果他竟然告诉他,他太小了?

他很冤,他都两百多岁了,那小了?此时的他完全忘了因为涅槃丹的原因,在林九溪眼里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少年。

林九溪自是知道他生气的,即便知道也不能哄,这哄好了定是会继续撩拨他的,为了他能安静些,且让他气着也好。

只是让林九溪想不到的是,几天后奕云飞失踪不见了,第一天他只道是奕云飞还在闹脾气,也不甚在意,但一连几天不见人,他才发觉这人怕是出事了。

而另一边的奕云飞也没想到自己会阴沟里翻船,他本来是想趁自己十日一次的温养经脉,躲起来好让林九溪急上一急。

可不曾想他在主峰的一个山捱上打坐蕴养经脉的时候,有人突然出现,用灵力将他推了一把,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掉下山涧。

他反应快,下落的途中抓住一支树干,翻身坐到了树干上,但因灵力出错,拟脉被自身经脉涨出的灵力破坏,自身经脉也受损,没有十天半个月拟脉难以修复。

他在拟脉修复之前都不会出现在林九溪的面前,怕暴露了自己魔修的身份,而他自身经脉则受损更甚,只怕今后每日都需抽时间来用灵力温养一遍。

山捱之上,青焕看着掉下去的奕云飞面上全是疯狂。

“是你,是你的错,不关我的事,谁让你抢走了元阳仙尊,都是你…元阳仙尊那么高高在上…却因为你…因为你立下那样的天道誓言!”

青焕是林九溪在中洲捡回来的孩子,带回来便交给了元逸,青焕问林九溪可否收他为徒,林九溪拒绝,告诉他,他不会收徒。

当他站在高台下看着林九溪收了奕云飞为徒,并且立下天道誓约的时候,他嫉妒的发狂!

他想做点什么,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能平复他狂躁的心。所以他在看到奕云飞一个人走向主峰无人的山捱时,就偷偷跟了上来,在看到奕云飞入定后,伸手运转全身灵力一掌将他推向山涧。

另一边,林九溪找遍了整个九幽山,最后找到了青焕。“他在哪?”

青焕不说话,林九溪挥手间青焕便整个人都倒飞出去,吐出一口血的青焕爬起来目光狠厉。

“他已经死了,我杀了他!”

“你就不怕本尊真的杀了你?”

青焕被林九溪捏住脖子提了起来,脸上因为缺氧憋的通红。

就在这时元逸出手,救下了青焕。

“元阳你可看清楚了,这孩子可是你当年从中洲带回来亲手交到我手上的,你说让我好生照顾他,这会儿你却要杀了他?”

林九溪哼了一声,收回了手。“若是云飞出事,本尊定是会杀了他陪葬。”

“为什么?明明我们更早认识,明明我也请求您收我为徒,为什么?你告诉我的是你不会收徒?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不是我…”说着,青唤的声音慢慢变低,两行清泪顺着他的眼角留下。

“本尊确实不收徒,如果要收,那也只会是他一人。”林九溪看着青焕,目光冷冽。

青唤坐在地上目光呆澥:“他在后山入定时,我将他打下了山涧,我不知他是生是死,但…”

林九溪没听他说完便朝后山去了,他和奕云飞之间有天道誓约,奕云飞如果身死,他不会没感觉,所以他确定奕云飞还活着,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耽搁了,所以才没回来。

还在山涧低下的奕云飞没想到林九溪能这么快找到他,他此时正靠坐在那树干上,晃着腿吃着野果。

拟脉修复好他安心不少,虽然他本身的脉路还没有修复,但那不是一时能修复的了的,所以他也不急,刚歇下啃着野果就被林九溪逮了个正着。

“师尊,你找到我了。”他看林九溪脸上的表情,担心的神色不言而喻。

看林九溪如此神色,前些日子因为被拒绝而郁闷的心情瞬间好转,野果也不啃了,他拉住林九溪的手,正想搂他的腰,却被林九溪先一步搂住。

“可有受伤?”

奕云飞没回答林九溪的问题,反而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师尊今日怎生这般热情。”

却被林九溪捏住一只手,一丝灵力探入他体/内经脉,看那样子应是想确认他是否受伤,林九溪的灵力在体内运行一周天确认无事后便松了手。

“既然无事便跟为师回去吧。”

林九溪不会去探究奕云飞这几日为什么没回去,不是不想知道。

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他也不列外,比如他那做为魔修的师父,比如儿时的‘奕云飞’,这些事他都不会对外人提起,所已奕云飞不想说他便不会追问。

奕云飞一听他说要回去眨了眨眼睛,一脸狡黠:“徒儿灵力受损,无力御剑。师尊带徒儿上去可好?”

奕云飞这话不假,他本身经脉并未修复。当然御剑飞行却是丝毫没有问题的,一旁的林九溪也不揭穿他,搂着他的腰便往云涧峰去了。

九幽山内不可御剑飞行,敢在山门内御剑飞行的只怕是只有林九溪了。

所以当青衣、青衫看到自家峰主御剑回来时并不惊讶,但在看到他怀里的奕云飞时,却是惊的竟忘了行礼。

林九溪倒是不甚在意,抱着奕云飞往屋里去了,一直抱到后院温泉,才将他放下。将人放下后他也不走,而是坐到一旁意示奕云飞先去沐浴。

奕云飞见他不走,直接大大方方的脱/衣,然而他还没脱完,就听到后方林九溪离开的声音,奕云飞也没回头,走到池旁温泉的水漫过他得脚脖,坐在水中的他笑了笑喃喃道:“真可爱。”

他沐浴完也没去寻林九溪,而是去了主峰找那个推他下山涧的人。

结果,他看到的是躺在床上已经昏迷不醒的青焕,想使坏的心也歇了下来,这人都这样了,再让他折腾一下,不死也半废。

他现在人在九幽山,杀人自然是不能的,要是弄废了还节外生枝,他倒是不怕事只是怕林九溪不喜。所以他完全没想到这人躺床上昏迷,也全是拜林九溪所赐。

他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便转身离开准备回云涧峰,他没看到的是在他刚转身的瞬间,原本昏迷不醒的青焕睁开了眼睛,他盯着奕云飞离开的方向,面上的恶毒之色毫不遮掩。

奕云飞本想回云涧峰,却不想在路上遇到了元逸和元生,他本是想当做没看见,意图绕过他们,却被元逸叫住了。

叫住他的元逸也不说话,只是瞪着他瞧,最后还是元生唤了他一声,他侃侃对奕云飞讽刺到。

“以后小心点别又是失踪又是掉山崖,这次是青焕因为你差点被元阳杀掉,下次不知道还会有谁倒霉,因为你被林九溪打死、打伤。”

奕云飞觉得好笑,这是什么神仙逻辑?明明他才是受害者,他怎不说是青焕将他推下去的。怎得?以后被人暗算是不是还要问问人暗算的还顺利吗?不顺利他再配合配合?

完全不想理会元逸,也不管对方是否生气径直离开,直接去寻林九溪了,他九哥哥为他报了仇,他可得好好奖励一下他。

奕云飞还没到云涧峰,林九溪就收到了元逸的传音,大抵是说奕云飞无礼顶撞他,身为小辈这般无礼有失体面,望林九溪好生管教,别在外人面前失了九幽的面子。

林九溪眉头微拧,挥手便将传音符散去,也没有要回复元逸的意思。刚站起身想要出门就被门外跑进来的人抱了个满怀,来人正是从主峰归来的奕云飞。

伸手想将人扶正,软绵绵又有些温热的触感便贴在他的唇上,他还没反应过来,那软绵绵的触感便以消失。

“给师尊的奖励,师尊可要好好体会。”说完奕云飞就跑的没影了。

林九溪呆呆的用手摸了摸唇,似还有些余温,低头看着手,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收起笑脸,向奕云飞传音。

“胆大妄为,罚你抄写摄天剑决十遍,明日送来于为师查看。”

已经走至后山梅林的奕云飞听到传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苦着脸回房间抄写剑决去了。

他在桌前坐定,拿出笔墨才抄写了一遍便又开始不老实了,在纸上画了一个缩小版被绑成粽子的林九溪,撑着脸想了一会又在旁边画了一个缩小版的自己,扬着一根小皮鞭,他觉得这样看着舒服多了。

举着画稿看了一会颇为满意,又继续画下一副,也不知是因画小人图过于专注,还是完全忘记了抄写剑诀之事,直到天色微微泛亮他才想起来抄写剑诀的任务还尚未完成。

抬笔间匆匆将剑决抄写完成,此时天已大亮他抓起桌上一叠抄写了剑诀的宣纸便往梅林去了,此时的他完全没发现有一张画的颇为露/骨的小画夹杂在其中,画里缩小版的他衣衫半解,7坐在被/绑的像粽子的林九溪/身/上。

梅林,林九溪拿着一张一张往下查看,片刻后翻到小画的手顿住了。

“为师竟不知自己的徒弟画艺这般了得,这抄写剑决怕是难不住云飞了,不若云飞自行修习剑决,何时筑基何时再来找为师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

  • 国民校草她又偷心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我算是丢脸丢大发了!”回到家中,苏昊还是愤愤不已。“叮!”“系统的声音!难道又有系统奖励了!”“这样也不错,虽然丢脸,但是有奖励补偿的话,也是非常OK的!”“系统快把本大爷的奖励叫出来!”苏昊喜滋滋的说道。【叮!恭喜宿主完成超级隐藏任务,难堪的外卖!】“超级隐藏任务,老天待我不薄啊!这回奖励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