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恃宠生娇[重生]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4/8 11:59:55 作者:安萧苏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恃宠生娇[重生]
恃宠生娇[重生]
作者:安萧苏苏来源:晋江文学城
百合新文小甜饼求收藏~《她的荣光[重生]》《搭伙》~戳专栏可直达嗷呜~上辈子,左羡和家里闹得天翻地覆,拒绝了安排好、又彼此知根知底的婚事。长达三年的息影,转战幕后,为了她,用自己的积蓄为她安排门路。可谁知,林为期一朝红透,却马上翻脸不认人。曾经的影后无人问津,黯然退出娱乐圈。一次意外车祸,再睁开眼,时间却回到了她去找陆星闲退婚的前夜。可造化弄人。——她终究还是回来了。左羡再次出现在荧幕前,大IP制作!热搜头条!娱记头版!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水军1:左羡一定被潜规则了!水军2:肯定和导演有猫腻!

换算一下吧,有法兰西这个国家概念,已经存在欧罗巴大陆上几百年了,所见所闻不是一个普通人类可以比拟的。即便一个人的智商是不会因为活得够久增长的,但是智慧是可以积累的。

在没有把握前,不把自己的底牌交出去,最大限度的展示自己的力量……想着一二三四条展示自己方法的维奥莱特发现自己很有气势的手被弗朗西斯按住了。

“啊,这个触感,小紫罗兰你是omega吧。只有omega才会有这么细腻又柔软的皮肤。”弗朗西斯捏住维奥莱特的手腕骨节,像是很想咬上一口。摩挲着仿佛初生的柳枝般的手臂,弗朗西斯慵懒地撑着下巴。

“还有罕见的海洋般波澜壮阔的信息素,维奥拉你果然会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

维奥莱特注意到他的用词,语气也太过于笃定——他肯定知道些什么。维奥莱特垂眸,玻璃窗投下的阳光尽数洒在了弗朗西斯身上,她的影子盖在了弗朗西斯半张脸上。蓝色的眼睛里酿着凡尔赛百年来的醇香美酒,轻轻看上一眼就好像醉倒在他眼里。

“你知道我?因为贞德……还是因为……”维奥莱特尾字咬得很轻,可是对面的弗朗西斯听清了,嘴角翻起一个笑来。

“有些秘密是不能够在这里,这个时候说的。”他对她眨了一下眼。维奥莱特脸上危险的表情便渐渐退了下去,转而继续问,“你能闻得到信息素。”

“当然,因为我几乎和人类没什么不同。”弗朗西斯执起维奥莱特的手轻吻,“我会爱,也会痛。”语气温柔地像是不愿唤醒一个易碎的梦。

然而下一秒。

“美丽的少女,你愿意接受我的爱吗?”

维奥莱特对瞬间露出原型的弗朗西斯接受良好,法国五岁小娃娃都会撩大姐姐了,这种不过是一般般的社交辞令。

回答很荣幸就好了。然而她不是很想回答。

“贞德,你能闻得到我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吗?是什么味道的?”就一般而言,beta闻不到信息素,就像是叔叔婶婶他们闻不到她身上的信息素。可是伊纳莉能闻到,弗朗西斯能闻到,这就有些微妙。

也就是说她的味道不是“无”,是更加广博或者说是空泛的气味。

“我凑近了才能闻到,是原野的味道。”贞德一脸无奈地看着弗朗西斯捂心脏说维奥拉可以闻他,真是会伤人的omega。

“哎呀,可是我闻到的味道是更广阔的,像天空,像海洋,像森林——”弗朗西斯眨了眨他那双多情的眼,咏叹着,“——就像这个世界。”

“如果我是个内陆国家说不定就会被骗过去,以为维奥拉你是一座布满迷迭的森林。但是哥哥我有海哦,所以能嗅出海浪的味道。”

“维奥拉你身上的味道只有一定范围内特殊的人才能闻到,哎呀,说不定可以凭借这一点来筛选人才。”弗朗西斯将维奥莱特柔软温暖的手覆在眼上,轻笑着,“越有见识,越有智慧的人,越能闻到你身上深层次的信息素。”

“你就是被他们探索的世界啊。”

******

“薇薇安,还喜欢这里吗?”维奥莱特手指轻轻蹭了蹭薇薇安的头发。薇薇安完全符合人类对花仙子的想象,小巧玲珑的体型,即使是维奥莱特的手也能把她藏在手心里。薄如蝉翼的精灵翅膀,仔细看,在纹路交汇处镶嵌有细碎的宝石,不像是天然,是人为的。

薇薇安点头,她不会说话,从她被维奥莱特复活之后就再也不能说话了。

她是从一株紫罗兰里诞生的花精灵,原本只有一个花期的生命,可是维奥莱特害怕孤独,便将她的株体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制作成永不凋谢的紫罗兰。

维奥莱特对薇薇安伸出手,薇薇安退后了一步,把一缕金灿灿的丝状物往身后藏了藏。

“给我,我看到你偷偷剪了弗朗西斯的头发。”

听言,薇薇安又退后了几步,转过身不看她。

“想要金发的话,我的给你,不要偷别人的。”维奥莱特知道自己偷偷养的小精灵喜欢漂亮的东西,比如亮闪闪的宝石,比如弗朗西斯的金发。

薇薇安一脸不舍,扭捏了几下还是没有把偷藏的金发交给维奥莱特。

“维奥拉?”Giotto来巴黎求学,父亲希望他进入教会学校后打通去往上流社会的路,可是,Giotto苦笑不已,他和那些贵族少爷们真的合不来。

即便Giotto天生的人格魅力让他结识了许多朋友,但是比起贵族生活他更关心自己的家乡,西西里如何更好的发展,因此努力学习。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个想法。

“我听见你在和谁说话,我打扰到你了吗?”Giotto从转角处走出,除了维奥莱特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没有。”维奥莱特说,眼神往Giotto头顶上飘,薇薇安飞到了他头上想要扯下几根他的头发。

情急之下,她说:“不要动!”

“我没有动。”Giotto站住,只见维奥莱特三两步走到他面前,伸手从他头上捉住了什么。

维奥莱特用眼神警告薇薇安,不许动。

“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吗?”Giotto笑着问,维奥莱特对他做出奇怪的奇怪的动作也没有生气,他觉得维奥莱特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紫罗兰里诞生的花精灵,她很喜欢你的头发。”维奥莱特抬头对他说,想要看他的反应。彭格列是一个温暖如大空的人,但是现在他还很年轻,一人来到巴黎求学,他的故事在未来。

难怪。Giotto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昨天闻到的花香也是因为他看不见的花精灵吧。于是金发的男人像是发现了新奇的事物,开心地笑起来。

“真神奇,多谢你的喜欢。”Giotto接受良好,专心致志地看维奥莱特的手心,“啊,还是看不到。维奥拉,她长什么样子?”他抬头,蓝眼睛里满是真诚的笑意。

金发蓝眼的人有这么多的吗?维奥莱特晃了一下脑袋把胡思乱想甩出脑袋,举起捧着的薇薇安介绍道:“薇薇安的头发是银色的,在阳光下看会有一点微紫的光,眼睛是漂亮的紫罗兰色。”

“长相很精致,会跳舞。”

“会唱歌吗?”Giotto兴致勃勃地追问。

“我没有听过。”维奥莱特的声音顿了一下继续说,眼神略微暗淡下来,“你不是来跟我道别的吗?”

“现在我知道了,祝你一路顺风。”她歪头迫不及待地说。

还不知道自己踩雷了的Giotto就愧对家族遗传的超直感了,里面应该是有他不知道的故事,Giotto挠头,“真是不知道维奥拉你是怎么知道的,明明我都没有告诉过你。”求学的事情也一样,她是怎么知道的?Giotto不由地紧张起来,他表面上不过是来巴黎求学的穷学生,谁会特地来打探他。

“这只是简单的推理,我的朋友。”维奥莱特说了一句福尔摩斯固有台词,反正他还没有出生,随便她怎么用。“你的桌子上有许多专业课的书,说明你是学生。看你的衣服和居住点,可以知道你的资金不够了,裁剪了一半的信纸还有几张邮票,说明你刚写过信。”

“你孤身一人来巴黎求学,能用上大额邮票的信就是寄到西西里,寄给你家里人的。不是要钱就是说回家。”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要回家,而不是向家里人索要生活费?”Giotto适时地提问,维奥莱特的推理很精彩,几乎让他想要鼓掌。

维奥莱特不得不说难怪Giotto能交上那么多个性鲜明的朋友,他的心胸开阔极具包容性。被他用那双天蓝色的眼睛注视,认真的,仿佛只关注她一人。

真是厉害,维奥莱特想,继而松开包着薇薇安的手,小花仙在她的手心里睡着了,“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

“这…可真是敏锐。”Giotto怔了一下,终是释然一笑。

和Giotto告别后,维奥莱特把薇薇安戳醒,今后她怕是很久都不会再见这位未来的意大利黑手党教父。而现今这个时候,“意大利”这个名字都还没有出现。

“真是奇妙的感觉。”

“不过,我劝小紫罗兰不要太迷恋他。”弗朗西斯不知道在角落里躲了多久,他从罗马式的柱子的阴影里走出来,“他身上是天空的味道,那是志向很广大的人,却不适合你。”

维奥莱特听见他这么说,眉头挑起,“他是omega?”那……

“不是,他是alpha。”弗朗西斯惊奇地看着她,“你没有闻出来吗?”

“没有。”

“算了。”弗朗西斯表情变了变,还是放弃自己想要说的话,接着说,“路易十八陛下被我说服秘密来教堂祷告,后面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路易十八年事已高却没有合适的继承人,等他上了天堂之后,只会是王室旁系或者他的兄弟上台。

弗朗西斯希望维奥莱特能用她的聪明才智辅佐法王,革(zao)命(fan)在他看来,这是失败过一次的可悲灾难,他会劝服她不再动这个想法的。

“我知道了。”维奥莱特点头,看薇薇安扇动翅膀飞到自己的肩膀上,穿过风格多变的圣叙尔皮斯教堂的外廊朝着大厅走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穿过薇薇安的翅膀折射出一道小彩虹。应该去圣心大教堂的,听说那里的玫瑰窗十分美丽,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折射出绮丽的光彩。

维奥莱特步入像昨天一样被提前清场过的教堂大厅,声音镇静而坚定,在空间里震荡,“我为法兰西献上永不凋谢的紫罗兰,祝愿这个国家繁荣昌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之恶毒女配奋斗日常之油桶

    野猪很重,邱文费尽了力气也无法搬出沟壑,凭感觉估计有一百公斤的重量,加上在这两米高的沟壑里,仅靠梯子和藤蔓是无法搬动的,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在原地解剖了。也幸亏石刀很锋利,锯齿状的刀刃很容易就能割开野猪皮,对于邱文来说,这些工作并不陌生。把木刺从野猪身体里拔出,用石刀切割开脖子上的血管,任由鲜血流淌出

  • 退役影卫养护手册白龙显身掳红鳞

    再后来,等他醒来后,就躺在了一个中年汉子的家中,正是这名淳朴的打渔汉子,躲着官兵,将他偷偷收留在家中,抚养长大。“娘亲,我看到了娘亲,我终于想起来她的样子了。”在水波动荡中被激发出自己幼年回忆的子陌,突然兴奋地大叫出声,不过紧跟着,他就感觉到一阵阵窒息。那包裹着他的水泡不知何故,里面用来呼吸的氧气竟

  • 冰封恋情风起禁海

    迦南城港口,日悬中天,万里无云,秋风渐起。从早上开始,不断有帆船从船坞出发,纷纷奔向禁海。这两年,禁海魔鬼岛的传闻在整个沙特南海和几个自由城之间,闹得沸沸扬扬,如今,终于有机会解开它神秘的面纱,怎能不让人心动。贪婪的领主,自由的骑士,冒险的商人……或独来独往,或抱成一团纷纷杨帆前行,一时间整个沙特南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