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被天道抓去修BUG了在线阅读临时

2021/4/8 11:10:17 作者:一叶逸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被天道抓去修BUG了
我被天道抓去修BUG了
作者:一叶逸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灵气复苏,别人1级我们100级,天道看不下去了,把我们都关小黑屋里修补BUG去了。,,,,,,从27章开始FZ剧本

虽然姨母姨夫松口同意鹿晗到韩国留学,但是却和鹿晗进行了约法三章。其一、无论如何学习成绩不能落下来,必须保持在一定程度。其二、如果在鹿晗二十五岁之前,他不能以歌手的身份做出点成绩的话,那么就要乖乖的回家,彻底的放弃成为歌手这个想法。其三、不许领个外国孙媳妇回来!前两条是姨母姨夫提出来的,后一条则是鹿爷爷知道后又添加上去的。

鹿晗一听这也不是什么苛刻的条件,立刻点头答应下来。也就是从这个时候,鹿晗光明正大的把宛盈辅导他功课的时间,改为他学习韩语的时间。

08年开年后,不但鹿晗忙碌起来,就是宛盈也开始忙碌起来了。鹿晗忙碌的是他即将要韩国留学的一切事宜,而宛盈忙碌的则是08年奥运会,她参加了奥运会期间外语志愿翻译人员的事情。

没错,2008年8月的时候,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即将在北京举行。

这一次奥运会的举行,参赛国家及地区达204个,至于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人员,单是参赛的运动员就几近过万,至于教练员等相关工作人员估计约有5万之众。

如此之多的人过来参加奥运会,那么自然而然的,相关各个国家的媒体翻译人员需要的也是众多的。其中招聘志愿翻译人员早在05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启动,到了07年的时候具体的方针就已经确定下来。去年十一月份中旬时候,奥运会媒体运行培训就正式的启动,该培训是为北京奥运会提供具有较高的外语水平又具有专业新闻知识的复合型奥运媒体运行服务人员。其中北大外语/新闻专业的学生,05年及06年入学的本科生均有机会参与这一次的培训活动。

而宛盈做为北大外国语学院的学霸,自06年入学以来,就稳坐外国语学院的第一名,是连续两年国家特等奖学金等各项个人优秀奖学金的获得者,各大外语比赛逢她参加,那就绝对绝的稳坐第一名,入学两年不断的刷新和创造自我的记录。根据宛盈的导师透露,宛盈迄今为止所会的语言已经高达9种之多,其中可以流利无误差的和人进行交流的就有5种。其所副修的心理学也是很优异的。

据传,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校长,每逢提起宛盈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可惜,这么好的苗子,居然不是北外的。

有如此丰富的履历摆放在那里,这一次奥运会翻译人员的培训,宛盈自然是前去参加的学生之一。

在二月初的时候,鹿晗接到了延世大学韩国语学堂的通知书,二月中旬的时候,鹿晗在父母和宛盈不舍的眼神中,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去韩国的路,开始了自己的寻梦之行。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短途的旅游观光,他这一走未来最少四年之内,他都会呆在韩国的。

鹿晗走后的很长时间里,全家最不适应反而不是文家姨母姨夫,而是宛盈。

第三天的时候,宛盈接到了鹿晗的电话,说是想家了。宛盈承诺,等到她闲下来,一定会去韩国看他的。

到了二月下旬的时候,宛盈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培训的奥运会翻译人员也结束了,她被负责这一次培训的老师,正式的通知,她入选成为北京奥运会志愿翻译人员。在八月奥运会开始的时候,她将和众多的志愿者,一起接待远道而来到北京参赛的外国友人。

08年似乎注定了是□□的多事之年。

人们还没有从一月下旬时候发生的雪灾事件的阴影中走出去,在三月十四日的时候,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区发生了震惊一时的‘3.14打砸抢烧事件’。一些‘□□’不法分子有计划的在拉萨市区主要道路实施打砸抢烧,焚烧国王车辆,追打过路群众,冲击商场,点心营业网点和政府机关,给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重大损失,使得当地的社会秩序受到了严重的破坏,13名无辜群众被烧死或砍死,造成直接财产损失超过3亿元。

好不容3.14事件过去了,在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四川汶川、北川发生里氏8.0级地震。

事后,根据调查,此次地震面波震级达8.0Ms,矩震级达8.3Mw,破坏地区超过10万平方千米,地震烈度达11度,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以及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北至辽宁,东至上海,南至香港,澳门,泰国越南等地,西达巴基斯坦均有震感。

地震发生后,各路的救援活动在第一时间迅速的展开,民政部及时从中央救灾物资储备库,向灾区调运大批救灾帐篷和棉衣、棉被,并且紧急面向社会采购灾区急需物资。地震发生的两个小时后,□□总理□□的专机从北京西郊机场飞赴灾区。

而国内各省各地也开始自发的,以不同方面,还是了各种的救援活动。

学校进行捐款的时候,宛盈是把自己这几年积攒下来的几万块的奖学金一下子捐了。其实最一开始的时候,宛盈还是想要到前线去参加救援活动的,但是她的这个想法只起了个头,就自动的熄灭了。原因无他,为了文父文母。

来到这里四年多的时间了,她早就把文父文母看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不能不顾及他们的想法。虽然她很想要到前线去参加救援活动,也认为凭借自己现在的身体素质,她完全可以安全的回来,但是她知道如果她想要去前线的话,文父文母绝对不会这么想的,文父文母绝对会强烈的反对的,特别是文母,外柔内刚,认准的事情,简直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宛盈可没有信心能够劝服文母。

其实宛盈也能够充分的理解文父文母的想法。文家就宛盈一个孩子,自小就是千娇百宠的长大的,特别是文母,对于她来说,宛盈就是她的眼珠子和命根子,如果宛盈有个万一,那么第一个撑不下去的就是文母。所以想要上前线的这个想法,宛盈只在心里想了想,不敢在文父文母的面前说出来。

不过虽然不能够上前线,但是宛盈也没有闲着,和系里的同学,自发的组织起场外的救援活动,组织同学将家里不穿实用的衣食物资捐出来,送往所需要的灾区。

远在韩国的鹿晗,在知道汶川大地震的消息后,也是心系祖国,在自己的CY小窝里写下了号召,在韩的□□留学生抗震救灾的日志,并且把自己的生活费都给捐掉。

鹿晗把自己的生活费给捐掉的事情,宛盈还是汶川地震已经平复下来,救援活动也已经进行的有条不絮后,趁着奥运会开始前,特意腾出几天的时间飞去韩国看鹿晗的时候,从他同学的只言片语中分析出来的。

对此,宛盈只能感叹一句‘真是个善良到傻的孩子!’这样的小晗,怎么不让她心疼和宠爱。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汶川大地震的阴影还没有过去,就到了奥运会即将要举行的日子。

从8月8号到8月24日,短短十多天的奥运会,为此□□人不知道做了多少年的准备。

因为奥运会开始的时候,刚好正值暑假期间,身为奥运会的志愿翻译人员,宛盈在奥运会开始的前一个月,都是是忙得不可开交,本就算是纤细的身材,又硬生生的瘦了一大圈,即便是文母每天晚上变着法子给宛盈做吃的和炖各种补汤,也没能让宛盈胖上多少,让文母真真的是心疼的厉害,甚至小小的抱怨了一番,不说文母,就连文父看到宛盈瘦下来的样子,也是眉头大皱。只是女儿成为奥运会的翻译人员,这是值得傲娇和自豪的事情,更何况女儿将来如果要成为翻译家的话,这无疑是个很好的经验,所以虽然心疼女儿,文父倒也没有像文母一样出口抱怨。

七月中的时候,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各国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以及相关的团队也陆续的到达。

宛盈虽然是公认的语言学霸,就连负责翻译这一块的负责人对宛盈也略有耳闻,但毕竟年岁和经历摆在那里,重大的场合自然是没宛盈的份的。不过因为宛盈所会的语言种类多,能力也很好,所以相关负责人便把宛盈被分配到奥运村,担任翻译员。奥运村居住的都是各国的参赛选手,各国的选手众多,最是适合宛盈锻炼积攒经验了。

七月二十七日,奥运村正式开村,来自20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16000名运动员和随队官员陆续入住。

当天上午,奥运村在升旗广场举行了盛大的开村仪式与欢迎仪式,北京奥委主席刘淇向北京奥运村村长陈至立移交了奥运村钥匙。

在刘骏介绍完后,宛盈对着河泰权行了一个国际礼仪,面带微笑说:“河老师,您好!我是文宛盈,是你们的临时翻译,以后的几天里,还请多多指教!”

本来在奥运村里做志愿翻译人员,她们所要接触的主要对象就是随国家而来的翻译人员。但因韩国羽毛球队的随行的翻译,因家里出了重大事情,已经赶回韩国,而新来的翻译因有事还需要几天才能够过来。想着没有翻译,日常生活也不方便,羽毛球队这一次的带队老师,河泰权就向奥运村村长陈至立提出,能否先行配给他们一个翻译。陈至立自然是点头答应下来,其后,询问了志愿翻译的负责人刘骏,便向陈至立推荐了宛盈。是以,宛盈便成了韩国羽毛球队临时的翻译人员。

虽然宛盈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在校的大学生,不过河泰权却没有任何的不满,他相信这里的负责人绝对不会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在校生过来做他们的翻译的,虽然这个翻译只是临时几天的。

“文小姐,你好!这几天要麻烦你了。”河泰权笑着点点头,说道。

“您说的哪里话,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工作。”说着还颇有些调皮的扬了扬胸前的工作证。

河泰权看着宛盈的这一举动,在心底满意的点点头。难怪这里的负责人会让她过来,虽然年岁看着有些小,但是韩语说的流利和韩国人没两样,性格上也不认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稍后,河泰权向宛盈介绍了他的得意弟子李龙大。

因为美少年表弟鹿晗很喜欢运动,长而久之的受到影响,宛盈对于各项运动虽然谈不上如数家珍,但也都知道一些,再加上这一届的奥运会是在家门前举行的,她所以她虽然不擅长运动,但对此也颇为了解。更何况她是奥运会的志愿翻译人员,虽然没有特别的要求,但托良好的记忆力,入住奥运村的运动员以及相关工作人员的一些简单资料都被她记在了脑海里。

李龙大其人,宛盈自然也是有印象的。88年出生,只比她自己大两岁,但却有着不俗的经历,他在双打上面尤为有天赋,在韩国有着“朴柱奉第二”美誉,虽然今年才20岁,但其羽毛球球龄却超过10年,15岁就入选国家羽毛球球队,成为韩国国家队史上最年轻的运动员。据说,李龙大虽然年岁不大,但本人实力强劲,基础扎实,身姿敏捷,和搭档默契十足,心理素质也不错,加上颇丰富的实战经验,是□□羽毛球队双打的强劲对手。

宛盈虽然不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但交际能力一向不错,而李龙大虽然看着有些腼腆,但其实不然,颇为能言善道,再加上两人相仿的年纪,很快宛盈就和李龙大熟识起来。

三天后,韩国的随行翻译过来了,宛盈也功成身退。

这一次的临时翻译,除了在宛盈的履历中增添一笔外,它并没有给宛盈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变。因为时间有限,宛盈和李龙大虽然比较能谈得来,但也只是点头之交,并没有留有任何联系方式,一直到鹿晗以EXO的成员出道后,宛盈和李龙大才重新的开始有交集。

8月6号,鹿晗去韩国半年内,首次回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I have a dream

    因为在拐角处,那人也未注意到倩瑶,他们直接撞了个满怀。由于身高差异,倩瑶的头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胸部,“嘶”那人倒吸了口冷气,因冲力未站稳倒退了两步,他揉了揉胸口处,抬头不满的看向倩瑶。“倩瑶?”那人正是grunt,看着是倩瑶他满腔的怒火不禁压了下去,脱口而出的怒喝亦咽了下去。倩瑶亦是惊讶的看着grun

  • 与同窗之塞恩在哥谭(3)

    视线回到被一脚踹进穿梭通道的塞恩身上。塞恩正毫无仪表的瘫在空中漂浮。塞恩不得不抱怨一句,这个彩虹色的空间通道真的好长哦。塞恩觉得自己至少飘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到?“唉~”塞恩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气声,路途劳累还没有吃东西,好饿。还有这个球一样的向导,才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说话,不过居然是爱丽丝公主的

  • 撑腰之之道,必有得失

    苏杰走上前一步,将苏楠揽到自己身后:“苏燮,我希望你这次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坑了苏家,我和苏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年能被雷碧城府提拔出去,若是输了,恐怕苏楠也无法继续留你在苏家了。”苏燮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苏杰这个大师兄其实算不上多讨厌自己,在苏家那些小辈中都争相议论把自己赶出苏家时,

  • 国师追妻:废柴小姐要逆天之又一次胜利(5)

    也不知幸与不幸,转瓶子转出来的赢得这次battle机会的是一位b-boy。跳breaking因为许多地面动作需要上肢的支撑力,在这一方面来说,女孩子是有些弱势的,因此也很少有女孩子跳这个。而breaking这个舞种,在battle的时候又因为其本身的特质的那种攻击性和爆发力,非常占据优势。叶音有些担

  • 吾皇有娇娇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凡一直在剧组等着杨蜜拍摄完今天的戏份,准备和她一起回家。他出现在剧组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起来,这可是大明星杨蜜老公的首次现身!甚至他之前出演欧阳少恭的一些戏份也被一些群演偷偷拍下来发到网上了。杨蜜老公现身剧组的消息更是瞬间就被顶上了微博热缩,无数的网友都争相讨论着杨蜜的新婚老公。“杨蜜老公首次

  • 骑马与砍杀之领主在线阅读随机技能

    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徐元习惯性的往兜里一摸,“卧槽,我的手机呢?”脑子一顿,才回过神来,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哪还有什么手机,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仰天长叹,“老天,你在玩儿我吧?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甚至没有电,我该怎么活下去?可怜可怜我,再来一道雷送我回去吧!”“……”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显然,

  • 对生之暧昧的气息(4)

    早上,安茉从头痛欲裂的感觉里清醒,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自己的房间,却有点熟悉,“啊————”一声震天吼响彻在整栋房子里,安茉紧紧地捂着被子心中碎碎念‘神呐!这不是……这不是□□的卧室么!我怎么……我怎么在这啊!该不会我已经被……’想着想着看了一眼被子里的自己,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穿着衣服的。”

  • 在劫难逃之酷总裁的娇妻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因为答应了莱琳老师要去上课,亚修难得的起了个大早。只是刚到教室亚修就感到一股倦意袭来。果然早起是件非常累的事。亚修叹了口气,然后懒洋洋的趴在了桌子上。周围的同学看到了亚修来上课,放佛发现新大陆一般,纷纷用看珍兽的眼神看着他。亚修感受到周围同学奇怪的目光也不以为意,继续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休息。

  • 重生炮灰女的幸福人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失落,毁约,水彩画和梦的破碎。”**********李一叶是想撑到最后的,但是她发现她根本无法继续完成接下来的跳跃动作。音乐还在持续,她还不能放弃,她还要再一次的尝试,她还不想就那样离开维克托。“这里预定的是阿尔曼三周跳……啊,起跳失败了,这个地方没有分数了。”解说员观察着她的动作,看到她刚刚

  • 【全职】雪夜之缘第七章

    顾瑶完全搞不懂温衡的脑回路,看他满脸焦躁,随时有可能暴走的样子,赶忙说道:“我除了你,没有其他朋友。我不知道我姑怎么会认定那个叫茵茵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实际上我连谁是茵茵都不晓得。”温衡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你少给我打岔,你是不是真的要找女的?”顾瑶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你为什么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昨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