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残武天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4/8 12:16:49 作者:剑飞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残武天下
残武天下
作者:剑飞子来源:纵横中文网
只想写一个故事,一个江湖故事。而这个故事就从一个“穿越之人,残破之身”讲起!

“啊疼疼疼疼——!”秋澄光捂着小腿疼得直嚷嚷。

见状,温醒一巴掌呼在侄儿肩上:“你轻点啊!”

“我送她去医院。”归于璞站起身,弯腰抱起秋澄光就往楼梯口走去。他的发梢还在有条不紊地往下滴水。

温醒在身后喊道:“你自己在楼上开了个医院是吧?!”

“不换身衣服,等等着凉了怎么办?”他头也不回地说,沉声似乎压制着愠怒。

温醒一愣,连忙追了上去。

归于璞火速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吹干了头发,站在秋澄光的房门外面等待着。不多时,温醒打开了门:“可以了,进来吧。”

他快步走了进去,秋澄光正坐在床上,受伤的那只脚踝似乎肿了一圈。他弯下腰,本想直接抱起她就往外走,可不知为何,还是顿了下动作,问了一句:“很疼吗?”

“还好。”她一手环住他的脖子,另一手抓着那盒咸蛋黄饼干,“等等吃。”

“嗯。”

温醒和夏榈檐站在檐下目送着他们离开,看着车辆的尾灯在倾盆大雨中闪烁着,一直到灯光消失在视野之后,她们才慢慢地回到屋里。

一进屋,夏榈檐便缩在沙发里。从刚才到现在,她都一声不吭。温醒倒了杯水压压惊,觑了她一眼,问道:“干嘛,害怕了?”

“我会不会被他吊起来打?”

“谁啊?”

“表哥啊!还能有谁!”

温醒疑惑地眯了眯眼:“不知道,他打过你吗?”

“没,可你没看见他刚才的表情吗?我觉得他脸都石化了,跟被人喂了屎一样!”

“能不能文明点啊?——他啊,顶多说你几句,到时候你就安静听着,别顶嘴,听见没?”

“我又不是不会看形势的人,”夏榈檐不耐烦地扯下头发上的橡皮筋,“还用你说!”

温醒往厨房走去:“我才懒得说你,等天晴了就去把那个洞给我堵上,听没听见?”

“听见了听见了!——烦死了。”

“诶对了,”她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我这侄儿可是比我细心很多哦。”

“你才知道哦?!”夏榈檐翻了个白眼,“你还称自己是个女人!还白长了他十岁!”

闻言,温醒放下水杯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惊得夏榈檐直从沙发上跃起。结果,还是被她一个迅猛按压了下去。

“臭丫头,再说一遍你!”

“干嘛干嘛!放开我啦!你个三十几岁的老女人!”

温醒捧住她的脸颊狠狠地揉搓了一番。

“别揉啦——靠!我告诉你个消息!”夏榈檐大喊。

“什么消息?”

“你是脑筋有多直,你真的看不出来表哥的反应太过激烈了吗?”

“我当然看出来了!”

“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夏榈檐忍无可忍地“切”了一声,推开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用你的屁股想想都知道,好吧?”

温醒皱起眉头盯着她:“他跟澄光……嗯哼嗯哼?”

“对啦!真是有够迟钝的!”

小姑娘不耐烦、不尊重的态度让人有些恼火。温醒强压住心头的无名火,挺直了身板,换上谆谆教导的语气:“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语气吗?!”

“是又怎样!我现在已经很火大了,你不要惹我啊!”夏榈檐不甘示弱地吼,“啪啪”两声穿上拖鞋,从沙发与茶几之间的空隙横出去,结果膝盖撞上桌角,又发出沉闷的一声“咚”!

她疼得蹲了下来。温醒刚准备扶她,她又猛地站起身,往楼上跑去。

*

一路上,归于璞来来回回看了秋澄光不下二十趟,以至于到最后,坐在副驾上疼得自顾不暇的人迫不得已换上教训的口吻,说道:“好好开车啦!”

“我知道。”

医院的停车场距离门诊部还有一段距离,归于璞抱起秋澄光时,硕大的雨珠砸在伞面的声音清晰可闻。他听见她犹疑地问:“这样过去,你会不会被淋湿啊?”

“我淋不淋湿,就看你咯。”

“那我给你多撑一些。”她把雨伞往他的肩头偏移,扬起脑袋看了看伞顶,忽然自得地笑了,“嘿,还好我聪明,拿了把比较大的伞。”

归于璞注视着她的眼睛,一时间,好像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刻。须臾,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是啊,走了。”

“好。”

“你等等,你慢点!”走没两步,秋澄光开始指手画脚,“你注意看脚下——那里有水啦!——哇靠,好笨啊你,都说有水了你还趟过去!”

听见一脚闷进水坑的声音,她气得恨铁不成钢,既像个指挥官,又像个评论家,“啊呀啊呀”浮夸地喊:“简直难以置信,你看你裤子都湿了吧!”

“不知道。”

“你感受一下嘛!”

归于璞忽然笑了,门诊部上方红十字的光芒照着他的眉眼,和许久未见的灿烂笑容,秋澄光为之一触,竟慌忙地别开眼去,又低下了头。

又走了一程,半晌,她听见他问:“我裤腿湿透了,你怎么不提醒我?”

“谁管你啊!”

“脚还疼不疼?”

“忘记了,我感受一下——还有一点,不过比刚才好些了。”

“好。”

“为什么低头?”他忽然又问。

秋澄光“啊”了一声:“什么?”

耳畔的雨声扰乱了听力。

“为什么要低头?”

“因为,”她转了两下眼珠子,“因为很恐怖啊。”

归于璞喉头一噎:“什么恐怖?”

“你。”

“我哪里恐怖了?”

“刚才你笑的时候。”

“嗯?”

“红色的光照在你的脸上……”

归于璞走进明亮的门诊部大厅,抬头望了眼伞顶:“嗯。”

“好像一只深夜怪兽哦——噗!”

他亦无奈地笑出声:“我就知道——我想,该把伞收起来了。”

“欸?!”秋澄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旋即瞪大了眼睛。天花板下撑伞——她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干出这等傻事。她连忙收合了伞,尴尬得无地自容,几乎可以想见这该是多么“引人侧目”的一个景观了。

“都怪你跟我说话啦!”秋澄光压低声音骂道,“尴尬死了!——喂,后转!”

“干嘛去?”

“我把伞放那边,有个收纳架。”

“哦。”

归于璞像匹听话的马儿,转身回到门边的雨伞放置处,又转身将她放在椅子上,去排队挂号了。

*

医生给打上了石膏,并且嘱咐至少休息一个月。回家的路上,秋澄光茫然极了,一边抱着饼干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一边生无可恋地划着手机。

备忘录上分别记着:“二号晚交策划”、“三号下午去看妈妈”、“四号去看盛阿姨”……

关掉手机,她叹了口气。

归于璞侧过头来看她:“怎么了?”

秋澄光摇了摇头。

她暗自思忖着接下来一个月要如何度过,比方说怎么上班、怎么伪装成没事的样子去看妈妈、怎么上街买菜、怎么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

从摔倒那一刻起一直到刚才坐上车,都是身边的人在抱着她走来又走去,她还没有尝试一下用左脚“走路”呢。

想到这儿,她偷偷侧过眼去。偷偷地,窥了他一眼。

“对了,刚才忘记买一根拐杖。”归于璞忽然的出声,吓得秋澄光急忙收回了目光。

“呃,我需要拐杖吗?”

“如果半夜起来上卫生间的话,没有拐杖不是不方便吗?”

“哦,”她摸了摸逐渐发烫的耳朵:“其实,我最近不太起夜了。”

归于璞看了过来。

“不过还是买一下好了,”她又连忙说,伸手指了指前面,“那边有家医疗器械店,买了的话比较方便。”

“好。”

车停在店门口之后,归于璞解开安全带下车:“你在这里等我。”

“嗯。”

他走后,秋澄光看着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的曲目,抬手将车内的音乐调大了些。一直以来放的都是轻音乐,音量又调得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她忍不住切了歌,切过几首钢琴曲之后,来到中文歌列表。她仿佛进入了一个轻飘飘的、不真实的世界当中。

《追光者》、《K歌之王》、《好心分手》、《修炼爱情》、《好久不见》、《当你》、《年少有为》、《说谎》、《一次就好》、《连名带姓》、《慢慢喜欢你》、《千禧》……

除了一些共同听过的老歌之外,还有几首或许是近两年才发行的——具体的发行时间是记不清了。但那些歌曲,秋澄光时而会在他的QQ资料展示页看到。

即便当初冲动之下,将联系方式都删得干干净净,可两人还有共同的QQ群。偶尔那些沉寂已久的QQ群会有消息跳出来,秋澄光点进去时,总是习惯性地划到群成员的列表中。

好几次,她睁眼又闭眼,百般纠结、百般自我呵斥,却还是忍不住点进他的资料页。资料自然是百年不变的,像他这个年龄、这个性情的人,是不会关注这些了。但是“最近常听”一栏,却会不时出现变动。

然而,秋澄光不知道,所谓的“最近常听”是不是真的是“最近常听”——他最近经常在听《连名带姓》呢,还是经常在听《慢慢喜欢你》,抑或是什么也不听。

时而,她会恨QQ资料页更新得不及时。

但是更多的时间,她会恨自己好懦弱。

——“干什么要知道他的近况呢?”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了不是吗?”

归于璞从医用器械店走出来时,秋澄光一个激灵,心忽然颤抖了一下。她连忙将歌曲切回原来的轻音乐,而后双手端放在膝上,看着他走来。

“回去试一下,如果不好用,再拿过来换。”他打开后车门,将拐杖放了进去。

“好。”

归于璞坐到车上,习惯性地看了她一眼:“很饿了吧?”

“有点。”

“你打个电话让小姨煮个面。”

“我等等回去自己煮。”

“你脚都这样了还怎么煮?”

“可我打电话让阿姨给我煮面很奇怪。”秋澄光咕哝,“我只是,租在她那里而已。”

归于璞低下头去,转动了钥匙:“是我考虑不周。我回去煮。”

“你会煮哦?”

他蓦地抬起头来:“怎么不会?”

“我不信。”

“你等着瞧吧。”他不容置否地笑起来,启动车辆后又看了她一眼,意外地发现,她的唇角有些笑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之第二章(2)

    “小矮子,把手给我。”一句话,把鹿时安牵进时光的洪流,一晃回到五年前。同样的八月炎夏,同样抱着吉他,同样……有他。******是个晴天,万里无云,热到知了都无力鸣叫。少年宫里,ForeverGirl的城市海选进行得如火如荼。大厅里本就空调不足,塞得跟鱼罐头似的家长们挤在演播厅外,等着公布名次。前三才

  • 七魂骇世之回到地球(3)

    看着手中的药剂,卡尔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它喝了下去。淡淡的腥味围绕在舌边,也不知成分是什么,味道并不好。但效果也立竿见影,一股柔和的力量在盘旋在大脑,头痛感逐渐消退。疲惫确涌了上来,实在招架不住的卡尔值得再次躺下。睡眠前的卡尔最后的想法就是。穿越过来,醒着的时间还没睡着的时间多。迷迷糊糊中,卡尔睁开双

  • 侠踪鬼影第9章在线阅读

    接过令牌,林未来则很疑惑,为何人与妖间的厮杀要用身份令牌呢。林未来问了那侍者,那侍者也与林未来解释了。原来,妖中大妖有的能幻人形,若不施展神通,便根本分不清人与妖,所以这令牌便是方便人族间能快速分出敌友而造。听过侍者的解释,林未来也是明白了。“噢对了,二位大人,在城中有一处名曰妖楼,内记载有许多妖物

  • 我家小妖精炖汤大补武魂觉醒,不!还是不要了吧!

    虎山诚坐在从村长那里借来的车上回想着那本书的故事情节,断断续续的,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了,毕竟从那个世界看到那本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至少8年了只记得大概人物,剧情走向只能记住大概重要的内容,最主要让虎山诚崩溃的是他只看了一半,只看到学院精英大赛结束之后就被连长没收了书。后面什么成神完全不知道啊!虎疾在前面

  • 小师弟对我充满恶意第十章在线阅读

    夜色撩人,尤其在这片大地更加如此。一处山脚下,各个地方都能听到说话声音,大人小孩都有,中间还有妇人锐声喊叫,如夜静时分的山岗母狗叫更一般,热闹中见着沉静。看着前方的金色光柱,大家皆在心中做了一种估计,他们的表情犹如朝圣,其中一人更甚。他们这一族已经太久没有显圣之力出现过了。光芒越来越暗淡,人们眼中爆

  • 倾城毒后在线阅读提莫爸爸牛批!

    这群哥布林眼中都充满了怒火,他们认为,这个人类,是在戏耍他们。而只有王瑜自己才知道真正原因。他想都没想,扭头顺着大道马上开逃。而他身后哥布林紧追其后,口中还支支吾吾吼着他听不懂的语音。不用想也是骂他的话语。“沃日,这该死的系统,是玩我吧!”王瑜心中反复问候着这个系统祖宗十八代。而那边的女子,见到王瑜

  • 灵神复仇之路第四章

    “哈哈哈,李岳,你也太逗了!”军子一听李岳说完就开始拆台。“哈哈哈,我告诉你们啊!刚刚李岳在门外听着旁边音像店里放的歌都听得迷瞪了,叫了半天才回神,就是那个什么歌词撞了一下腰的!”军子冲着女生们说着刚刚李岳的糗事。李雪儿听了淡淡的笑了下:“那歌是才出来的,我哥买了磁带,每天在家放呢!昨晚声音大的,我

  • 时光倒流在线阅读第九天堂集团【求收藏】

    中午,吃过饭之后。叶萧就带着徐佳颖去魔都工商局注册公司,按照预先的设想,他注册了‘第九天堂’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华夏币。旗下包括第九游戏、第九网络、第九餐饮等等子公司,这些子公司注册资本均为一亿。现在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许许多多以后世界知名的公司要不还没出现,要不就是才刚刚创办不久,

  • 狼夫们纵妻在线阅读第3节

    来到了阴阳族的所在地阴阳山后,站在阴阳山入口处的门卫看了一眼鬼蟒,鬼少还有紫音后领着他们来到了阴阳族的研究室。“你们终于来了。”阴阳仙乐看着三人说道。“这就是虚魂界的人吗?嘎嘎嘎,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嘛,嘎嘎嘎……”一个身穿白色大褂戴着一副无边圆形镜片眼镜的矮小男人从前到后再从上到下的打量着鬼少。鬼少

  • 古风灵异在线阅读第八章

    三十半年外,这里是洪荒世界最为清朗,也是灵气最实足的地方。就连占据苍穹的群妖,都无法触及。正是盘古正宗,上古三清所闭关修炼之处。从盘古开天,鸿钧讲道到至今,已然已经过了足足八百九十一万兆年。如此长的时间,也让鸿钧道祖的三位弟子,也就是太清,上清,玉清三位道人,成为除女娲之外,最接近圣人的准圣。现在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