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深涧流水野花媚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4/8 10:14:31 作者:北极鲨鱼 来源:17K小说网
深涧流水野花媚
深涧流水野花媚
作者:北极鲨鱼来源:17K小说网
人迹罕至之地,总会留下些蛮荒诡异的古老记忆,大西南边陲,北回归线38度附近,那里,隐藏着一座神秘险峻的死亡之山。据传,山里边有个富可敌国的大宝藏,自明末清初以来,无数探宝盗墓者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当年,一个联队的日本军队进山寻宝,结果,全部蒸发其中。然而,就在大山的倒八字形山口处,有个世外桃源般的古朴村庄。这里不但天蓝水美,还有一怪事,山旮旯中尽出美人,颜值一个比一个水灵,脾气一个比一个凶猛。不巧,初出江湖的男猪脚自认为才高八斗,国之栋梁,却被人用愚人节的方式丢到村里当了一名私塾小先生,号称:

浅蓝色的床褥,沐月紧闭着的眼皮底下,珠子凌乱地滑动,微微抖动着睫毛,随时都将要醒来。那秀气的眉头微微的拧着,白嫩无暇的脸庞时不时的露出一丝丝的痛苦挣扎,仿佛有着无穷无尽令人窒息的痛苦紧紧缠绕着她,想要把她拉进无限的黑暗,永不得翻身。

恍惚间,微颤着的睫毛掩盖下,露出一抹黝黑带着痛苦的眼眸。

沐月被眼前的明亮刺痛了眼睛,本能地抬起手微微遮挡,却忍不住撑开指缝,让丝丝的阳光倾泻而下,贪婪的感受着那微暖的阳光照射,丝毫不舍得转眼。

这一刻,她似乎等了太久,盼了太久。

逐渐熟悉了面前的光线,沐月率先看到的是透过窗外,那一颗海棠树。收回了视线,她微顿,空白的脑子窒了一下。

起先空白的脑子在逐渐回笼着信息,随后如溪流入江,再如百川入海,直到填得饱满。

信息越多越详细,沐月的眉就拧得越紧,她清晰地记得,命格被碾碎那一刻痛入骨髓之苦;也记得每一张最后出现在眼前狰狞的面孔,和他们的每一个神情与每一句话。

无欲无求了二十多年的她,头一回看到人脸时会觉得如此的面目可憎。

人性,竟然可以那般险恶龌龊到让她觉得恶心!

她的善良,居然只换来了自己的死不瞑目,真是可笑又讽刺。

可这会儿,她却睁开了眼,重生了,重回到了两年前。

“很好。”她声音沙哑,像一个未睡够的人,浑浊、冰冷。

视线重新转动,落在床头柜上,上头摆着她的手机,款式挺旧的,是她使用过的手机前一种款式,上头着时间。

沐月点开手机,里头还有和别人的聊天记录,有一条早上发来的消息,组长兼半个师父:阿月明天下午四点来就行,好好休息。

因为很少生病,那一次病得来势汹汹且蹊跷,她记忆尤为深刻。

将手机随手一放,她躺在那儿再一次一动不动。

大约是记忆回笼得过于饱和,脑子嗡嗡地闹疼着,快要炸了似的,她不得不努力平复心绪,放空大脑。

她的思绪有些不稳。

但比起自己横死,其实这都不算什么。

一个小时后。

沐月动作缓慢地起来,像放慢时光机,一寸一寸在屋里看了一圈,一切都和两年前没什么区别。

动作有些僵硬的不自然,给自己梳洗干净,镜子里的女孩依然清瘦,病了几日脸上的肉减了些,她的脸骨生得好,即便少了些胶原蛋白也还是那样精致好看。

只是,她自己从来没有注意过。

此时,却多看了几眼。她伸出手,在透着雾气的镜子上,轻轻划过,仿佛在抚摸着镜中那张她漂亮的脸蛋儿。

沐月收拾好自己,同时也完全整理了杂乱的思绪,神情淡然一如两年前分毫不变后,才出了房门。来到正院的后厅,那里摆着祖宗师爷的排位,她恭恭敬敬地上了柱香,嘴里念念有词。

“……小辈感谢族宗师爷厚恩赐命,此生一回,不会再犯傻。”

不会让沐家置于险境!亦不会叫沐家一这脉断送在自己手中。她还要让那些垃圾偿命。

原本柔柔的眼线此时狭长冰冷,阴鸷得不像当初那个无欲无求不谙世事的女孩。

良久,缓缓闭上了眼眸,同时也将那冷意同时关进了眼底,再睁眼时,又恢复了那淡然的模样。她将香火插上,再三恭恭敬敬地跪拜。

此时,外头传来声响,“……阿姐?你起来了吗?”

伴着声音,走进来个隽秀少年,眉目甚是好看,肤色白嫩青春,长得和她一般清瘦单薄,但高她许多,脸上的稚气未褪,看起来单纯可爱。

是她相依为命的弟弟。

“阿弟。”她扬着嘴角露出个宠溺的浅笑,模样生得就好,这一笑眼里柔得像海,叫人窒息在里头都不愿出来。

沐阳一怔,不知怎的,心头忽的一酸,情不自禁就扑了过来,挂人身上了,“阿姐!”明明不过一晚没见,可仿佛好久不见了,那种思念的感觉比当初他进大学很久不能回来还要强烈。

他好像,好久好久没见阿姐这样的笑脸了。

沐月伸手回抱了抱挂自己身上,需要微微弯着腰的弟弟,轻轻地拍了两拍,眼底的笑温柔极了。

“阿姐没事,就是……”她脸贴在阿弟的肩头前,语气微微发酸,“只是睡得有点儿久了。”

久到,她有点记不起来原来阿弟还是这般单薄,还只是个孩子。

姐弟二人出了祖屋,绕过正堂外是个院子,院子很大,正堂与房间之间隔着回廊,很是古香古色的建筑与结构,放在城中虽不比京城的四合院金贵,却也是一样的天价。

在这海城的郊外山前,附近有着不少的富人区,但也比不上这里的昂贵。

偌大的院子,除了姐弟二人,还有两名……外头喊的是家政,其实是沐家的仆人,世代为仆,负责着沐家一切大小事宜和家主的起居生活。那对老夫妻上个月回了乡下,此时的大院只有姐弟二人。即便如此,二人在一起说说笑笑,便不觉寂寞冷清。

沐阳给她端了肉粥,脸上挂着灿烂又讨喜的笑,“阿姐,快尝尝,我特意给你熬的。”

“好。”沐月被弟弟给逗笑了,生得眉目如画,一颦一笑间尽是春色。

见自家阿姐终于笑了,脸上的病态也红润了些,沐阳喜上眉梢,“快趁热喝,我熬了很久的。”

“嗯,好。”

她低头小口小口喝着有些米粒还未完全煮透的……肉和不知名青菜粥,他们沐家人的厨艺都不太行。

见人低头认真地把粥喝下,沐阳眼底全是求表扬,“怎么样?好喝吗?我跟同学请教的。”

“好喝。”作为姐姐,很给面子,答得很干脆,把一大碗不知什么味道的粥都喝完了,用行动来证明自己不只是嘴哄他。

“是吧是吧?我的手艺果然还是很好的!”小孩子大言不惭,把当初弄出来的黑暗料理的记忆直接屏蔽掉了。

沐月嗤笑,本想调侃他两句的,最后还是抿着唇嘴角噙着笑意点头,然后就瞧见自家那傻弟弟乐呵呵地端着碗回厨房去了,那欢快的脚步差就跟先前树上的小鸟儿一模一样。

那般纯良可爱的弟弟,如果没有自己护着,往后该有多难。

他们沐家,只剩她和阿弟二人了,若她也不在了,她的阿弟又该怎么办?

长长的睫毛下眼眸微垂,遮掩着眼底的冷厉。

有些人,也不该被放过。

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天爷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

虽然料理做得不怎么样,但厨房的卫生还是收拾得妥当干净,沐阳将厨房收拾后再次走出来,一边走一边不甚在意地往身上擦手上的水,“对了阿姐,昨天家里有个人打电话来,自称‘邱算子’。”

大概说到不喜欢的事物,稚嫩的脸上,小眉微皱,“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估计是些江湖骗子。”要不是对方语气客气,他早把电话给撂下了。

当他把话说完后才发现自家阿姐难得红润起来的脸,微微发白。

“阿姐?”

被摇醒,沐月神情立马恢复了在自家弟弟面前甚至宠溺的模样,浅浅地笑着,“啊,没事。那人都说了些什么?”

姓邱的?

“他说想找沐家掌门人。”沐阳抬眼,阴阳怪气学了两句,“年轻人,请问沐掌门可在?”学完后,他回忆着,“口气挺恭敬的,不过听着声音不像年轻人。”

他们沐家本家只剩他们俩,约莫是找分家那些人的?想起分家那些人,心思简单的他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不是特别喜欢那些人。

沐月只是笑笑,“约是找错地方了罢。”她敛下了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

这会儿沐阳手机就响了。

看到来电人备注,他也没避讳着姐姐,直接就接听了:“一彬,找我有事?”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原本兴奋的笑脸逐渐凝固,声音有些不自然,“你、你别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那头的人也急了,吼得特别大声,连坐着的沐月也听到了些,“……谁他妈跟你开玩笑了!你快看新闻!”

却见自家弟弟脸色陡变,双目眦裂,慌忙挂了电话,就要点开手机,可能是手颤得太厉害,按了半天手机却‘唰’一声掉下,还是沐月眼明手快给接住,抓起他的双手重新塞回给他。

“别怕。”她轻声安抚。

可这一刻她心头莫名闪过一丝的慌,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当初她临死之际,对着双目通红面色无比恐惧的弟弟说那样的话:乖,别怕。

也许是得到了安抚,沐阳抖了半天的手终于按开了手机网页,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最后一屁股坐跌坐了下来。

吓得沐月却弹了起来,“怎么了?”

她刚重生,心神还有些不宁,心绪也不定,不比素日更加冷静,此时有些慌神,事关阿弟,她经不起吓。

被吓得脸色发白的沐阳,连唇都微微地颤抖着,抬着头转向自家阿姐,双目湿红,声音虚弱,“阿、阿姐,哥哥快死了……”

沐月一懵,张口就想问,谁是哥哥,他们家就只剩她和阿弟了。脑子转了转,想起好像是弟弟崇拜的一个明星,便改口,“他怎么了?”

沐阳虚弱地交出自己的手机,如同遭遇晴天霹雳话都说不出来了。

沐月满脸疑惑地拿过手机低头看了起来,是一则消息,声称名叫鹤归的明星一周前在做电影宣传回程的路上出了事故,经过一周断断续续的抢救,目前却仍生命垂危。

沐月不小心戳开了其中一张相片,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屏目上,锐利却又多情深种。

是个长得十分张扬好看的男人,尤其是那双眼,略淡的褐色,瞳心却黑得出奇,他透过镜头都能感受到来自他的鄙夷,傲视一切的目光张扬极了。

鹤归。

是他?居然会是他!

透过屏幕,她仿佛看到了上一世那绝望中,带给她难得的美好记忆的那个男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题雪在线阅读第1章

    学生一名更新不定,但不会太监

  • 谢相——半生(修订版)在线阅读第十节

    她什么身份,还想做正妻?白日做梦都嫌无聊的呀……颜书怡的反应还是不对,墨弦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对。除了反应不对以外,刚才,她好像还说了一句更不对的话,是什么来着,对了,是看住他不去睡其他的女人!不说这粗鄙的话语说法,她一个失了贞的妇人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不对……墨弦艰难收回跑远的思绪,严肃

  • 贵女天成在线阅读第九节

    汤磊和杨南各自收回小果然翁、杰尼龟。两人准备去了解一下宝可梦饲养方法。在汤磊目瞪口呆中,杨南飞快的把早餐塞进嘴里。杨南咀嚼着嘴里的早餐,对震惊中的汤磊说:“@#¥%#(走吧走吧,我好了)。”说话间顺便把鞋子穿好了。汤磊还没有从杨南10秒塞完一碗面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木然的跟着杨南出了宿舍。“我说,你这

  • 记得要忘记GL在线阅读第10节

    地狱里有一座地府。阎魔爱踏入地府的时候,却意外地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在地府最深处,坐着厚厚白云的女人。白童子迎了上来,对爱鞠了一躬:“爱大人,欢迎回来。”“阎魔呢?”爱看着他,轻声问。“阎魔大人有事出去了,好像是去见谁了。”白童子回答,“爱大人暂时等等吧,很快就回来了。”阎魔爱的目光移到了微笑的白童子身

  • 都市之恐怖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一章

    欧冶子,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是为铸剑鼻祖。一日,欧冶子游于茨山,偶得万年铁英。遂回湛庐山凿山、引溪,花十年之功,铸得一剑。此剑出世之日,天降异象,有一五色神龙自天际而来,冲入剑身,化为五色龙纹;天穹七星斗象忽现,星斗之精照入此剑,剑体浮现七星,色呈湛蓝。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

  • 我帅哭了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九章可能很多大佬看了都觉得是一个急刹车,还出现了许多陌生的因素,可能会觉得稍微不符合类型。在第九章中出现的坑,比如说男主为什么憎恶还有那条龙是咋回事之类的,后续都会填上的。而在第九章了出现的“圣系”和奇怪的拳法都是我为第二部作品做的铺垫,而女主自然也会成功挽回。在结束了这一部作品后,就开始详细以都

  • 网游之月御天敌在线阅读第3章

    李诺全程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从中他也了解到一些原身的信息,原身的这个人是个富家子弟,而且是个世子,眼前这个妇人是他娘,同时也是公主。“哎,既来之则安之,就是对不起爸妈,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肯定伤心死了,哎”李诺心里暗想道,面带忧伤,神情颓废高仪宣回头,李诺的表情尽收在她眼底,疑惑道,“诺儿,

  • 天界逃兵第九章

    沈苡的视线定格在拿着矿泉水的那只手上。瘦削的手背上是掌骨撑起的棱角,手指白净修长,虚握着透明瓶身,暧昧的光影下看着格外漂亮。那只手很快缩了回去,拧松了瓶盖又把水递回了她面前。沈苡低了低头,视线顺着他的黑白拼色运动鞋一点点往上攀,男人的腿很长,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弯着腰,简约的白T下露出松松系上的一小

  • 我真没想吃饭啊第一章在线阅读

    米阳躺在摇椅那昏昏欲睡,对面一个小风扇咿咿呀呀地吹着,跟安眠曲儿似的,米阳听着眼皮子更沉了。没一会他手边的手机响了两声,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打给银行的最后两笔钱,买房的贷款终于还清了,米阳心里也舒了口气。正准备睡的时候,他表弟敲门走了进来,喊道:“哥!”米阳被他吓了一跳,他感冒还没好,说话都带着鼻音: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5章

    胡车也躲进了王菊的被子里,不知道是王菊睡着了还是胡车的计策,胡车并没碰王菊,过了下半夜就走了。吴用还在宾馆,一直睡到天亮。王菊一睁眼,看到刘红梅跟吴用睡得很死还在打呼噜,看看自己衣服也完好无恙心里舒了一口气,起来也没事干就玩玩手机,看看小说。等他俩醒来,一等就快到中午了,两人醒了。“肚子饿了,你俩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