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盗墓:我夺舍了搬山魁首殊途同归(上)

2021/4/9 5:01:46 作者:咸湿佬 来源:飞卢小说网
盗墓:我夺舍了搬山魁首
盗墓:我夺舍了搬山魁首
作者:咸湿佬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盗墓世界,开局夺舍了搬山派魁首鹧鸪笑,带着盗墓系统的全新搬山派魁首演绎一段惊天动地、波澜壮阔的传奇故事。分金定穴,我有系统给的探龙针!机关重重,我有系统给的探查术!邪祟作乱,我有系统给的镇邪剑!粽子出没,我有系统给的押煞符!系统:只要你用墓中的宝物兑换,我能给你一切!系统在手!天下大墓,如同探囊取物!【新人新书!跪求收藏!鲜花!评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二堂的道法课上,欧阳先生似乎根本不知道方才发生过一场学生之间的比试。他将宽大的衣袖系起来,带着学生们来到祠堂后面的空地上,方才白甘霖在这里打败了周一清,此刻众多学生围拢成扇形,聚精会神的观看着欧阳先生演示一个新的法术。

空地的一头有三个稻草人,白甘霖因为猎手的本性,把四周的一草一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本来觉得这里没有庄稼却有稻草人很奇怪,这时才知道它们原来是施法的道具。

“大家看好了,我只展示一遍。”欧阳先生站在距离稻草人二十步远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来瞄准着中央的那个目标。

白甘霖全神贯注的盯着欧阳先生,在他的映像里,欧阳先生每一个呼吸,全身任何一块肌肉的抖动,甚至于血液流淌的速度都历历在目。他可以根据需要将动作放慢或者加快,并且储存在记忆里,随时观看。

这是白甘霖第一次亲眼见一个比较专业的人演示道法,他要记住每一个步骤,每一点特别的地方,找到道的真谛,再和自己的魔法技能融会贯通起来。

就见欧阳先生长吸了一口气,伸出来的食指指尖端荧荧的发出了赤色的光来。虽然很是微弱,却十分的明显。

学生中爆发出一阵的欢呼来,大家都凝神观看着那一小圈绕在手指上的光。欧阳先生两个手指一搓,那光上噼啪一声,嗤啦的冒出火花来。

男学生们轰然惊叫起来,啧啧赞叹不已,女学生们虽然没有男生那么兴奋,也都被眼前这神奇的一幕吸引住了。

小小的火红县小小的私塾少有真本事的老师,小地方留不住有能力的老师,而凡是能教基础道法的老师都被大地方的优渥薪水给吸引走了。

所以多年来的火红县学生都只是苦苦背诵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在实用技能上则一塌糊涂。大多数能升上公学的学生都要从头开始学习基础道法。

本来火红县有几位道法还不错的人物,比如医生白不同的医道,县尉朱大洪的刀道,城北王神算的卜道,城东周家当铺掌柜周有能的数道都名闻县里。可惜他们的道法和学生们需要的基础道法完全不同,又不懂教学,因此火红县的学生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老师。这着实让县里几位高瞻远瞩的老先生感到忧心忡忡。

直到县尉朱大洪一次去省城公干,请回了曾经在省城斡旋所里呆过的欧阳先生来到火红县,学生们才第一次的系统学习起基础道法来。

此刻欧阳先生的手指上已经燃烧起了一道火焰,他轻轻一抖手,火焰飞溅出去,飞越了二十步远,落在中央那个稻草人上。

“噗”一声,稻草人燃烧起来。

白甘霖看在眼里,惊讶万分,欧阳先生的手法他十分的熟悉,难道这就是道吗?

白甘霖还记得在原来的世界里,当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曾经跟随村子里的老猎人去捕猎一头狡猾的狐狸。

那是白甘霖第一次参与正式的打猎,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不过他清晰的记得当面对杂乱的脚印,老猎人一眼辨认出狐狸逃走的真正方向时所说的话。

“狐狸虽然狡猾,留下了许多假象,可是真正的足迹只有一个。你要学会把假象刨除去,只看到真像。”

欧阳先生为了让学生们看清楚他的动作,特意用很慢的速度来施展这个“点火术”。学生们都在兴奋的模仿着欧阳先生的动作,努力的回忆着他每一个手法,卖力的一遍遍的重复。

只有白甘霖没有动,他在回味着方才欧阳先生出手时每一个呼吸,每一个肌肉变化。那种感觉实在太过熟悉了,当他施展魔法的时候,虽然动作不一样,虽然所运用的力量源泉不同,可是那种感觉却是相同的。

殊途同归,白甘霖曾经从白不同那里听到过这句话。在他的世界里,也有类似的谚语。

如今摆在他面前的道尽管从外表上来看与他所熟悉的魔法没有一丝一毫的相同,可他分明感受到了那种完全一样的感觉。

难道说……白甘霖颤抖着抬起手来,那种无时无刻不流淌在血液里的猎手本色,那种根深蒂固的植入在脑海里的施法感觉,那种对于魔法和武技追求着的不懈决心,那种两世为人不足为外人道的感受纷至沓来。他的手指伸出来,轻轻一搓,一道火花亮了起来。

欧阳先生正在知道周冰洋,忽然听到有学生惊叫起来,他扭头一看,就看见白甘霖的手指上那一道半尺长的火焰。

“这……”欧阳先生大吃一惊,他曾经在省城的斡旋所里任职,见识过无数的奇人异士,可今天这一幕却匪夷所思前所未闻。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从来没学过任何的道法,身体里也没有任何的灵力,竟然能燃起这么长的火焰。这话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可偏偏就发生在眼前。

白甘霖本来沉浸在狂喜之中,他敏锐的发现到了道和魔法之间的共同之处。凭借他曾经拥有的经验和能力,既然已经找到了诀窍,应付起来这么简单的一个道法实在轻而易举。不过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等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要低调……”白甘霖有些懊悔,多年来他一贯的冷静隐忍,怎么这一刻却有些忘形。他心念一动,“哇呀”一声,抖灭了手上的火焰,哭叫起来。

“好烫啊。”白甘霖的嚎哭声十分的响亮。

众学生本来呆呆的看着白甘霖手上的火焰,一个个都傻了眼。突然见他哭叫起来,似乎被火焰烧到了,都大为吃惊,无助的望向欧阳先生。

欧阳先生沉着脸来到白甘霖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见手指上一片焦黑,好像是被灼伤了。

“嗯……”欧阳先生经常见到这种情形。这是道法反噬主人的症状,一般来说这是强行施展超过自己能力的道法所必然产生的后果。轻则受伤,重则直接走火入魔而死。

“这小子究竟是幸运还是……”欧阳先生望着白甘霖那紧闭着的眼睛,心里疑惑不已。他不是一个蠢人,眼前的情形太过怪异也太过巧合。这个瞎眼的新学生身上似乎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

虽然心里充满了疑惑,欧阳先生还是做出很轻松的表情道:“大家不要惊慌,这只是个意外。白甘霖大概是偶然搓出了火焰,却控制不了,被灼伤了。只要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同学们听了,虽然还是非常的好奇,可是看到白甘霖还在啼哭着,大多数都相信了欧阳先生的。几个男孩子已经开始嘲讽白甘霖的愚蠢。

只有周大胜眯着眼睛瞥着白甘霖,不知在想什么。而周冰洋也若有所思的望着白甘霖,亮闪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女孩子特有的轻灵。

“先生,我弟弟没事吧?”白墨武和白芊芊来到白甘霖的面前,焦急的道。

“放心吧,他没大碍。”欧阳先生道。

白甘霖也觉得做戏不要太过分,抹了把眼泪道:“我没事了,就是手指很疼。”

白墨武略带责怪的道:“你不会道法,乱学什么,吓死我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方才的一幕让他惊恐万分,直到现在才缓过神来,忙摆出一副大哥的样子来训斥白甘霖道。

白芊芊则温柔的多,不住的问白甘霖是否还疼。白甘霖觉出两兄妹对他的态度大有好转,心里也有点感动,忙道不痛,免得他们担心。

欧阳先生道:“你们先去练习,我带白甘霖到里面去上点伤药。”说着便拉起白甘霖,向祠堂内走去。

欧阳先生和白甘霖一消失,女孩子们立刻围上白芊芊,询问着更多白甘霖的事情。男孩子也拉着白墨武问东问西。

方才那一幕火焰缭绕的情景,深深的植入学生们的心里。他们刻苦的练习起来,很快有孩子也能搓出零星的火花,并且能够熟练的控制。当周大胜指挥着指尖的细小火焰满手掌跳舞吸引了大部分学生的注意后,白甘霖闹出来的乱子已经被忘记的差不多了。

不过在欧阳先生的房间里,白甘霖却得小心翼翼的回答着欧阳先生的问题。说是要给白甘霖上药,一进房间,欧阳先生却旁敲侧击的闻讯着白甘霖方才到底做了什么。

白甘霖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坚持说自己只是无意的一搓手就燃起了火焰。他说的滴水不漏,欧阳先生也没有办法,只能胡乱找出个小箱子来,拿出一瓶药膏为白甘霖涂上。

涂药膏的时候,白甘霖感觉到欧阳先生手中又传递来丝丝的热气,在他的身体里到处的游荡,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白甘霖假作没有察觉,任由欧阳先生摆布了一通。

欧阳先生努力了好久,不但没有发现白甘霖身体里有任何超过常人或者异于常人的状况,反倒发觉白甘霖的体内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

要知道想要施展道法,是一定要有灵力基础的。白甘霖的体内没有一点灵力的反应,那又是如何施展点火术的呢?

欧阳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他发现眼前这个新学生十分的不简单,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似乎都是巧合,可是仔细推理分析起来,却又藏着一条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暗线。

“看来有必要给他测试一下灵力了……”欧阳先生心里暗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破碎虚空在线阅读第一章

    “虽然这种哄小孩子的话我不应该相信的,但还是……”万冢凛纠结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金色高脚杯,迟疑的双手合十,许下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愿望。希望自己以后不要被别人当成大佬了。普普通通就好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希望麻烦事都远离我!也许是她想变得普通的意志太过强烈,面前的金色高脚杯慢慢漂浮到了空中,在万冢凛震惊的

  • 开局成为一座深渊在线阅读第7章

    算是风尘仆仆忙了一整天了,林烨就寝得很早。她躺倒在自己熟悉的寒玉床上,不一会儿便困意顿生,不久,渐入梦境。她做了一个纷杂凌乱,光怪陆离的梦,这场梦冗长破碎,像是要走马观花的演完她所有人生。她似乎朦朦胧胧地看到了十八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那个夜晚,她的母亲张芷在产房分娩时叫的凄楚痛苦,父亲林铎焦灼难耐的陪

  • 无敌神兵制霸人生之杀鼠能手

    夜色,像块宽大无比的幕布,悄悄地拉开了,罩住了山脉、村庄夜幕已经垂下,西方天空的红色晚霞变紫,变灰,变黑,终于遁去。“范同,起床了,你不是答应要去帮阿杨叔除鼠么,天都黑了,阿杨叔肯定等急了”姐姐在门外喊着范同揉着眼睛翻身起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整了整衣服就开门走了出去。“姐姐,那我去了,要是很晚我还

  • 综漫:最强剑道第一章在线阅读

    时间:大周历584年地点:大周云城楚王宫空荡的宫殿,冰冷的庄严,俊秀少年昏迷不醒。一个美貌的少女坐在床边,紧紧抓住少年的手臂,不离不弃。她一张俏脸充满了担忧,面色有些苍白,乌黑秀发也有些紊乱,显得憔悴。此刻她如同溺水的少女一般,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无比忧思的对着床榻上的少年道:“殿下,您都昏迷一年多了

  • 网王之财迷之误会解除

    武阳正想跟对方解释一番,谁知看到女孩若隐若现的风景,目光再次定格了。看到武阳盯着自己看,女孩气得直跺脚,心想着他难不成是个小偷?准备入室偷盗?自己明明锁好门了,但是对方撬门怎么会没动静呢?难道他发现没有值钱的东西,还有其他想法不成?看到男子火辣辣的眼神,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女孩愤然绕过了武阳,快速跑

  • 厄神誓混沌湖泊!(2/5)求收藏!

    “承吾传承,载吾因果……”冥冥中,有一道宏伟天音回响,其如雷,滚滚而动,似乎带着不一般的威严。又似长辈对后辈的溺爱,充满慈祥之感。“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李太虚奋力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早以不在熟悉的药园,而是出现在,一个未知的天地中。这是个混沌一般世界,没有上高矮,没有低无长宽,更没有边际

  • 原来我生而不凡苦战不休

    身后一双巨大的死鱼眼长在一辆公交车头一般的大脸上正在直勾勾的瞪着,我脖子上的凉风正是从他那两个大鼻孔里喷出来的!瞬间我忘了逃走忘了反抗直愣愣的坐在那里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惧!原始的恐惧,人类对未知巨大物体的本能恐惧!看着那张巨脸上慢慢张开的漆黑的大嘴脑子里一片空白绝望无尽的绝望.....啪嗒一声轻响把我

  • 神域之九重轮回在线阅读第3节

    元绪深吸一口气问她:“装屎的茅坑有什么好骄傲的?”谢萌见他火气上来了,就低头不说话,一副我错了但是我就是不改的模样。元绪叹口气,继续说:“下午在哪里?”来了。谢萌打起12万分精神说:“自己屋里睡觉啊!”元绪“啪”的一声拍在桌上,瞪她说:“在谁的屋里睡?”谢萌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整个人都一抖,然

  • 大神家的专属锦鲤在线阅读第6节

    “呼~真舒服”刚洗完澡的林杰换了一身白色长袍,本就有些英俊的面孔在白衣的长袍的映衬下显得分外帅气,不过十岁多的他已经显得有几分成熟感,随后,他也没过多的停留,赶紧跑到林家轴卷室。进到轴卷室,林杰不禁也有些发呆,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轴卷室,这轴卷室简直大到可怕,他没想到自己的家族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底蕴,轴卷

  • [古剑]剑影残心进入《贰世界》

    躺在床上的简单右手抓着黑色的“五毛钱”在眼前瞅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确定了一件事:这玩意儿不就是报纸上说的《贰世界》连接器-虚幻之环嘛!报道中说的自动连接网络,放在额头上就能意识进入《贰世界》的高科技产物。不过,它怎么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好吧,可能天道集团发售的虚幻之环是五颜六色的。今天,正是9月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