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我老婆是大佬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4/9 4:21:05 作者:小桥流水飞红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老婆是大佬
我老婆是大佬
作者:小桥流水飞红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开文:赘婿古穿男主文,升级打怪宠老婆的故事。傅斯年刚穿过来,就遇到奸人胁迫,是长公主救他于危难。长公主:跟本宫走,本宫护你一世平安富贵。二人遇刺杀,傅斯年还没来得及上前,就被拦了回去。长公主:有本宫在,需要你逞强,去藏好。新婚夜傅斯年手软脚软,如同煮熟了的虾子,放不开手脚。长公主:呵,男人。(中看不中用?)生孩子时,傅斯年在门外哭的稀里哗啦。长公主:闭嘴!(一生气,孩子出来了?!)专栏有完结文,欢迎点击!

从前,在一片遥远的天空之下,有一个古老而奇特的世界。

在神明的庇护下,那里的人民过着幸福而安宁的生活。

传说,在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一位神明,他无恶不作,挑起战火,使这个世界分崩离析。

于是,一场旷世之战打响了!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持续了多久,只是,当人们发现,这场旷世之战结束以后,两位神明便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是,原本蔚蓝的海洋,因为这场战争,完全变了模样。

沉没、腐蚀、剧毒……

一切生命都无法穿过这片海洋……

据说,这满目疮痍的大海,便是那邪恶神明的坟墓。

如今,在海底的深处,一股古老而邪恶的力量渐渐地苏醒了……

……

黑夜、满月,一个美丽的后园。

亭台、水榭,两个奇怪的男人。

远远望过去看不清他们的样貌,只能依稀的辨认出那是两个身材较为高大的男人,一个穿着浅白色衣服,另一个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若不是他们靠的太近,几乎会以为这里只有一个人,只是,他们靠那么近做什么?

来不及细想,便听得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你,到底还是这么做了啊。”

做了?什么意思?

另一个穿着浅白色衣服的男人答道:“这是她的命数,我只能如此。”

这人声音有点奇怪,总觉得有些熟悉。

就好像以前听到过似的……

愣神的功夫,那个穿白衣服男人转身想要离去,却被另一人阻止了。

那人的声音似乎带着焦急,却又似乎还有别的情绪,只听他说:“何必呢,不过是个废物,你可是活了几千年,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还是说,你觉得她有存在的必要?”

“是,她必定回归,谁都阻止不了!”

挣脱了那人,穿白衣服的男人转身离去,只留下那人独自留在亭中。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怎么一点都没听懂……

愣愣的望着那个白衣人离去的背影,回过神来,却发现那个留下的人竟是坐在亭下不知在干什么。

几乎与夜色融在一起的身影辨认起来十分吃力,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眼前一道身影闪过,紧接着视线突然一亮,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双充满邪恶和嗜血的黑色眼瞳!

“我抓到你了,嘿嘿……”

……

“哇啊啊!”

忍不住大叫一声,她从梦中惊醒。

好可怕,还以为又要死了……

“离儿,离儿,你怎么了?”

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青年男子疾步走到床榻前,信手搭上了她的脉搏。

“呼……吓死我了,林泽哥,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拍拍胸口,她惊魂未定的深吸了好几口气。

那双眼睛,真是太吓人了……

“许是有所预兆,说与为兄听听如何?”

被称作林泽的年轻男子微作思考,随后温和的拍拍她的头。

“嗯,好!我记得梦到……”

回忆着之前的梦,却发现除了最后梦到的那双可怕的眼睛,她竟然记不得先前梦到的所有事情了!

想到好一会儿,她郁闷的敲敲自己的头:“林泽哥,我想不起来了!”

“咕噜噜……”

正当她说完话,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许是饿了的缘故,既然忘记了就不要再想了,想吃什么?为兄吩咐他们为你准备膳食。”

“嗯……我想吃昨晚那个那个……烧鸽子还有什么瓷兔子!”

一说到吃,她立刻来了兴致,一激动从床上站了起来,登时脑袋磕到顶架,‘诶呦’一声跌回床上。

林泽失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便转身走了出去,只留下少女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

好痛……

少女揉了揉自己的头。

虽然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了,可是还是不习惯有顶棚的床!

不过说起来,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一个月了……

不是作为慕容灵,而是作为一个名叫‘花离’的女孩子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

本来在原来的世界,她已经绝望的想要死掉了,没想到突然出现的男人竟然让她获得重生,来到了这个类似于古代的世界……

怪物,双眼血红的怪物……

如果不是那个叫柳天的男人,她已经死了。

因为忍受不了人们把她当成怪物,而跳下天台摔死了……

……

我是慕容灵。

一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野孩子。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将我送到了这里,听孤儿院的大婶说,十五年前一个极其炎热的夏日,我便出现在了孤儿院的门口,直到七岁的时候,有一位好心的老爷爷收留了我,从此,我便和这个慈祥的老爷爷一起生活着,一直到去年夏天他去世。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一个人生活了。

爷爷的过世使我十分的难过,不知是何缘故,在我过了所谓的十五岁生日以后,身体突然变得很古怪了。

因为,我的身上,竟然可以凭空的产生火!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但是却知道,这种事不能和别人说。

这是我的秘密,一个人的秘密。

可是,总是忍不住好奇的想要去琢磨,想要知道原因,很快,就被人给发现了!

一个名叫上官子夜的男生,我的同学。

也是,我的初恋。

闭上了双眼,那个死亡前的上午仿佛又一次浮现在了脑海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I have a dream

    因为在拐角处,那人也未注意到倩瑶,他们直接撞了个满怀。由于身高差异,倩瑶的头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胸部,“嘶”那人倒吸了口冷气,因冲力未站稳倒退了两步,他揉了揉胸口处,抬头不满的看向倩瑶。“倩瑶?”那人正是grunt,看着是倩瑶他满腔的怒火不禁压了下去,脱口而出的怒喝亦咽了下去。倩瑶亦是惊讶的看着grun

  • 与同窗之塞恩在哥谭(3)

    视线回到被一脚踹进穿梭通道的塞恩身上。塞恩正毫无仪表的瘫在空中漂浮。塞恩不得不抱怨一句,这个彩虹色的空间通道真的好长哦。塞恩觉得自己至少飘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到?“唉~”塞恩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气声,路途劳累还没有吃东西,好饿。还有这个球一样的向导,才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说话,不过居然是爱丽丝公主的

  • 撑腰之之道,必有得失

    苏杰走上前一步,将苏楠揽到自己身后:“苏燮,我希望你这次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坑了苏家,我和苏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年能被雷碧城府提拔出去,若是输了,恐怕苏楠也无法继续留你在苏家了。”苏燮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苏杰这个大师兄其实算不上多讨厌自己,在苏家那些小辈中都争相议论把自己赶出苏家时,

  • 国师追妻:废柴小姐要逆天之又一次胜利(5)

    也不知幸与不幸,转瓶子转出来的赢得这次battle机会的是一位b-boy。跳breaking因为许多地面动作需要上肢的支撑力,在这一方面来说,女孩子是有些弱势的,因此也很少有女孩子跳这个。而breaking这个舞种,在battle的时候又因为其本身的特质的那种攻击性和爆发力,非常占据优势。叶音有些担

  • 吾皇有娇娇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凡一直在剧组等着杨蜜拍摄完今天的戏份,准备和她一起回家。他出现在剧组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起来,这可是大明星杨蜜老公的首次现身!甚至他之前出演欧阳少恭的一些戏份也被一些群演偷偷拍下来发到网上了。杨蜜老公现身剧组的消息更是瞬间就被顶上了微博热缩,无数的网友都争相讨论着杨蜜的新婚老公。“杨蜜老公首次

  • 骑马与砍杀之领主在线阅读随机技能

    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徐元习惯性的往兜里一摸,“卧槽,我的手机呢?”脑子一顿,才回过神来,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哪还有什么手机,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仰天长叹,“老天,你在玩儿我吧?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甚至没有电,我该怎么活下去?可怜可怜我,再来一道雷送我回去吧!”“……”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显然,

  • 对生之暧昧的气息(4)

    早上,安茉从头痛欲裂的感觉里清醒,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自己的房间,却有点熟悉,“啊————”一声震天吼响彻在整栋房子里,安茉紧紧地捂着被子心中碎碎念‘神呐!这不是……这不是□□的卧室么!我怎么……我怎么在这啊!该不会我已经被……’想着想着看了一眼被子里的自己,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穿着衣服的。”

  • 在劫难逃之酷总裁的娇妻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因为答应了莱琳老师要去上课,亚修难得的起了个大早。只是刚到教室亚修就感到一股倦意袭来。果然早起是件非常累的事。亚修叹了口气,然后懒洋洋的趴在了桌子上。周围的同学看到了亚修来上课,放佛发现新大陆一般,纷纷用看珍兽的眼神看着他。亚修感受到周围同学奇怪的目光也不以为意,继续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休息。

  • 重生炮灰女的幸福人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失落,毁约,水彩画和梦的破碎。”**********李一叶是想撑到最后的,但是她发现她根本无法继续完成接下来的跳跃动作。音乐还在持续,她还不能放弃,她还要再一次的尝试,她还不想就那样离开维克托。“这里预定的是阿尔曼三周跳……啊,起跳失败了,这个地方没有分数了。”解说员观察着她的动作,看到她刚刚

  • 【全职】雪夜之缘第七章

    顾瑶完全搞不懂温衡的脑回路,看他满脸焦躁,随时有可能暴走的样子,赶忙说道:“我除了你,没有其他朋友。我不知道我姑怎么会认定那个叫茵茵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实际上我连谁是茵茵都不晓得。”温衡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你少给我打岔,你是不是真的要找女的?”顾瑶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你为什么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昨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