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瑶琴佛仙犯病

2021/4/8 15:05:36 作者:蓝衣晓夏 来源:纵横中文网
瑶琴佛仙
瑶琴佛仙
作者:蓝衣晓夏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平佛系,逍遥自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有来犯,问问我的三尺青锋答不答应

红袖本就没有走远,听到这边的情况立刻赶过来,看到郡主掐着江玉姝的脖子,吓得腿软,踉踉跄跄地跑上前阻拦郡主,其他丫鬟看到也上去拦架。

一堆女人纠缠成一团,你推我桑,好几个丫鬟被扯来扯去跌倒在地。

郡主一肚子怒火,将拦她的丫鬟连打带踢轰开了去。

琼亲王和钟言赶到池塘看到的就是这般情形。

丫鬟们看到王爷,都闪到一边去,只有红袖扯着郡主那只掐住江玉姝脖子的手任她踢打都没有松开。

郡主自知形容狼狈,看到琼亲王更是怒极,不由手上加大了力道,程璧感觉自己要窒息而亡,双手抓着她的手死活用不上力气。

“郡主!松手。”

“我要杀了这个贱人!”

“本王再说一次,放手!”

郡主愤愤地看着琼亲王,松开了手。

程璧身子一软跌在地上,肺里涌入空气剧烈咳嗽,似要将五脏六腑咳出来。

程璧怎会白白受这委屈,她咳的差不多了,就大哭起来。

爬到琼亲王脚下,扯着他衣摆,“殿下,你休了我吧!求殿下休了臣妾吧!早知郡主对你一往情深,臣妾绝不棒打鸳鸯嫁给殿下,臣妾一介庶女,怎么能跟郡主金枝玉叶相提并论,如今郡主容

不下臣妾,臣妾在王府又如何自处?”

琼亲王和郡主除了没有一纸婚约,却是大家一直猜测的情侣,在战场上并肩作战生死与共,大魏百姓对这两人也时常私下调侃。

郡主经常上王府来看琼亲王殿下,府内的人一直以为他们未来的王妃就是这位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巾帼英雄,虽是这般想,因琼亲王除了军中的事宜与郡主交流颇多之外并无其他,他身边了解他的人认为他不近女色,接着又衍生出了很多猜测,第一:当今太子一日不荣登大宝他便不近女色,以皇叔的前车之鉴引以为戒。第二:琼亲王好男风。第三:琼亲王没空考虑婚娶,第四:琼亲王和郡主两情相悦,只是成婚之日未到,所以一向低调。

程璧这张嘴把这层充满神秘感的窗户纸故意捅破了。

郡主还没消气,心底里的那些小心思在琼亲王面前、王府上下被她尽数扒拉出来,气得浑身发抖。

“贱人!殿下!她胡说!”

琼亲王黑着脸,抓起地上的江玉姝便走。

程璧被他猛地拽起来,脚步踉跄着被他拖着走,另一手扯着他的大手。

“殿下!”

琼亲王猛地停下,“让下人带你换身衣服,先回府吧。”

“可是……”

琼亲王拖着江玉姝向内院去了。

红袖只觉大事不好,忍着眼泪一路急匆匆跟着。

程璧扯着他的大手,“放开我!放开我!你听见没有?”

程璧跟不上他迈的大步伐,又被他拖着,走的十分狼狈。

推开江玉姝的房门,一把丢了进去,程璧猛地趴在桌子上,脖子上被勒得疼痛未消,此刻浑身都

疼了起来。

眉目紧蹙,脸色冷了下来,转过身看着琼亲王缓缓走进来,瞪着他。

她白嫩的勃颈上满是红色发紫的手印。

“你想干什么?”

程璧轻笑一声,“我想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郡主要干什么?她要打左脸,我是不是要贴过去右脸给她打?”

琼亲王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道:“你若再敢胡说八道,本王就让你变成哑巴。”

“胡说八道?请问殿下,我哪句是胡说八道?殿下把我变成哑巴也好,死人也好,我都不敢向你

保证,我江玉姝一没靠山,二没郡主的功夫,谁要来欺我也只有等死的份,可是!我不会让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琼亲王猛地将她拉近,手劲越来越大,墨色双眸看着她。

每次他用这种眼神看江玉姝,她都会瑟缩地躲开他的眼神。

程璧轻慢地眼神回看他,“殿下不必这么瞪着我,日后若是郡主再来找我麻烦,我还会将她推到池塘,我会说更难听的话,左右总要一个人被丢到池塘里被欺负,这个人为什么要是我江玉姝,而不能是别人?”

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气势不相上下。

正在这个关键时刻,程璧忽觉胸口一闷,猛地喘不过气咳嗽起来,接着心口像被一块石头堵住一样疼得厉害,她手抚着心口大口喘着粗气却觉得气闷。

琼亲王一愣,程璧的身子一下子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

琼亲王反应过来,喊道:“大夫!去请大夫!”

红袖哭着跳进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瓷瓶,打开倒出两粒黑色的药丸,送到程璧嘴里,让她吃下去。

她脸色苍白,神情痛苦,额角满是薄汗,靠在红袖怀里粗喘着气,像是马上要归西。

琼亲王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程璧此刻很难开口说出话来。

红袖跪在琼亲王跟前,哭道:“殿下,您要罚就罚我吧!小姐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

程璧已近昏迷,被红袖的声音气得更难受,握紧双拳,微弱的声音说道:“红袖!你……给我

站……起来,不许……求他。”

“小姐!求你了!不要再跟王爷作对,好不好!”

“红……袖,你……要气死……我。”

红袖哭得更厉害,跪坐在床边,握着程璧的手,“小姐,王爷是好人,他是大魏的英雄,只要我们给王爷好好解释他一定不会怪我们的。”转头又对王爷说道:“殿下,我们小姐她从来不会无故伤人,她心肠软,郡主的事一定事出有因,求王爷放过我们小姐吧。”

程璧一听此话,喘得更厉害。

大夫匆匆忙忙进来,“参见琼亲王殿下!”

“看看她到底怎么回事?”

“是。”

大夫给程璧把脉,她冷冷地看着站在床边的琼亲王,琼亲王也看着她,读不出什么神情。

大夫把完脉脸色一沉,“王妃这身子,之前是不是生过一场大病?”

红袖擦干眼泪,“小姐之前给寺院抄经,累得病了一场,因为没有人参配药,病就耽搁了,气喘

越来越厉害。”

“可有用什么药?”

“现在喝的是补元归气丸,这药十分难得,也只是犯病的时候吃两颗。”

大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新病旧疾都很严重,这些药治标不治本。”

琼亲王:“觉得哪里不妥,就开些药吧。”

“是。”

大夫跟着琼亲王走了出去。

“多谢殿下!”

程璧经不住气喘之后的疲惫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大夫随着琼亲王走出凝霜院,郡主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凌乱的头发重新梳洗了一番,看到王爷出来,走到他跟前,一脸怒气,“这个贱人花样真多,殿下还给她请了大夫,我倒要看看她到底什么病。”

琼亲王伸手抓住她,“郡主别闹了?”

郡主回头,瞳孔睁大,“我闹?殿下,明明是那个贱人仗着是王妃……现在还装病,她在装病骗

你,殿下看不出来吗?”

“……”

郡主一把将琼亲王身后的大夫拉过来,“好!好!你说她得的什么病?若敢欺瞒定不饶你。”

刘大夫上了些年岁,也听说过琼亲王和郡主的传言,自然知道郡主何意,可也不好乱说,“郡主,王妃自幼身子不好,方才刘某把脉,体恤畏寒,肝气郁结,加上风寒未愈,元气大伤,气血不足尤甚,所以气喘病复发,平日一定要多加注意,气喘虽不是大病,却也十分凶险,若不及时用药恐怕……”

郡主越听越愤怒,“一派胡言!”

“刘大夫你先下去抓药吧。”

“是。”

刘大夫行了一礼,岁数虽大,走的健步如飞。

“郡主,日后若无事,少来凝霜院。”

“殿下可知就是江玉姝将我推下池塘的?”

“郡主好好在地上站着,谁又能推你下去?”

“殿下!!”

“回府吧。”

……

接下来几日程璧过着猪一样的生活,饿了吃,吃了睡,这是她在做空姐的时候最大的梦想,居然在王府实现了,但她心里也明白,这种日子长不了。

清晨太阳刚出来,九殿下屁颠屁颠来了琼亲王府,直奔王府的马场,琼亲王一身劲装正在骑射,

连射十箭正中靶心。

“好!好!七哥的箭法越来越好了。”

琼亲王瞟了他一眼,从背后又抽出一直箭,拉弓瞄准发射!

正中靶心。

“让你结识龙关月,怎么样了?”

箫君策脸色一沉,“哼!别给我提他,江湖人真是不识好歹,不识时务。”

箫君烨跳下马走过来,“江湖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喜好,你那些笼络人心的伎俩该改改了。”

“且,其他的不说,天下的男人哪个不喜欢美女我在玉花楼包了最漂亮的姑娘,他看都不看。”

“不是所有男人都吃这套。”

箫君策看着他一愣,“对呀!不是所有男人都吃这一套。”

箫君烨瞪了他一眼,牵着马朝马厩走去,箫君策跟上去,“七哥,你可别骗我了,宫里都传疯

了,说琼亲王妃是天仙下凡,连太皇太后都夸呢。呵呵!我今日来就是想来看看七嫂,你们成亲

这么多天,我都没见过,这出去吹牛皮都吹不真切。”

箫君烨将马绳交给马场的马夫,“你连龙关月都搞不定,少在这里胡闹。”

箫君策没脸没皮笑嘻嘻地凑到他跟前,“我听说前几日郡主来了王府,大闹一场!这还没过门呢,若是进了王府,王府后院肯定比战场更血腥,战斗更激烈,七哥你这身子骨虽硬朗,当真扛得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荷风误在线阅读第一章

    钩公是21世纪著名的侦探,在他二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七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因传染病逝世。11岁的时候,母亲也揽上了新型病毒。12岁的时候,母亲死亡。20岁考上大学,同年,最后的亲人兄弟失踪。因此他结束了大学生涯,当上了一个侦探。为的是解开兄弟间的生死情。在他11岁的时候,钩公上了初中,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 我以天下渡红尘在线阅读第九章

    回到了家中,他们三人可是为了即将而来的选秀而努力着,其实说要动用体力的人,只有安家、又时两人。小小通常就是在一旁看着他们,为自己制作的海报,并且贴上了为小小拍摄的照片。又时身为一个女孩子,拍照的功底还是非常的好,而安家制作海报的能力也是不在话下。除了海报之外的事情,也就是宣传单了,因为小小没有任何的

  • 冥域九幽在线阅读第三章

    少倾与帝尧的关系愈发亲厚,掐指算算这几日他与帝尧相处的日子似乎比我还多。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却抵不上人家几日,想想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天高气爽的金秋时节,人间的稻香气似乎也能传到上界来了。恰逢赶上新任天君的第一个寿辰,他应当是心情好,赐了凡间一个丰收年。苍梧山小屋内少倾捏起被我随手放在桌上的请帖,递到

  • 有丧尸不挂科之吓尿了(求收藏)

    大汉冷眼扫视余三庚,长戟微动,余三庚吓出一身冷汗,掉头就跑。纵身一跃六七米远,速度比起小汽车还快,蹦蹦哒哒两下消失不见。大汉并没去追,淡淡瞥了眼余三庚离开的方向,回身紧盯楚禾。楚禾心里一阵发毛,这大汉可不是什么善茬,一言不合差点干掉余三庚,他和余三庚半斤八两,动起手来只有被秒的份,跑就更不用想,大汉

  • 结果的树第7章在线阅读

    “元哥哥!”既听听说了步声遥被捉到绛阙山的消息,便急忙赶来问个清楚。“听儿?”元池咏正要赶往地牢,“什么事?”既听有些喘不上气,“我听说,元伯伯,不,爹捉了步声遥?”“我们是捉了步声遥,但是……”“但是什么?”“我倒觉得蹊跷。”“怎么说。”“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的步声遥,这次竟然让爹和周伯父两人就给捉

  • 柒殇在线阅读第三章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相亲氛围。菜肴很精致,气氛很和谐,对面的人长得又很下饭,中午只吃了一碗牛肉面的柏南忍不住多吃了些。与他相反,班玉吃得很少,每样菜只稍微动了动筷子就停了,只撑着下巴专心致志的看着他吃,桃花眼亮亮的。柏南有些不自在的停了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吃饱了?”班玉立刻说道,帮他将橙汁倒满,“

  • 直播妖怪日常[聊斋]第二章在线阅读

    拎着失而复得的行李,高阳回到208宿舍,摸着已经有点扎手的下巴自言自语到:“可能胡子太长了,才显得老了吧”。跳出高中生活,回头再审视下高中,你会发现,高中的男生大多比较显得苍老,胡子拉碴的,一看好像确实比较老,比较那是一段经历过了一次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的人生历程。人生每一阶段都有每一阶段的使命任务,

  • 致*******]给点面子好不好

    “哦?何计?说来听听!”少主,我们可以和他打擂!武林中人,不管何事,都会摆上一擂,不是比武助兴,就是用比武的方式来分排名!到时我们给他提条件不就行了吗?那保镖男,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办法好是好,可谁去和他比呢?”叶凌云摇摇头说道!“属下自有人选!少主请放心!”那保镖男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淡淡的说道

  • 攻略师兄十八式之交手(4)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钱通就找了一个受伤最轻的去了城里。按照陈成给他们的地址找到了王胖子。王胖子一听是陈成他们找自己,立刻就跟着来人赶着马车走了。两人一路狂奔的来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老人刚吃过早饭坐在外面闲聊。老人见到有村外人来了还不停地打招呼,两人敷衍了一下就匆忙的离开。两人来到小院,就看见陈成从屋里

  • 智脑之精灵世界之灾难

    周日,百货商场有北海道的物产展览,闲在家里没事做,索性一个人去逛逛。“这不是小初吗?”“前、前辈好……”一听声音,立刻僵住,生硬地转过身打招呼,为什么……这个人也会出现在这里?“来看一下物产展览,妹妹想要北海道的巧克力。”笑呵呵看着可爱的后辈。“这、这样啊……”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现在有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