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奈河难渡之烛蝶天龙八部2

2021/4/8 14:17:20 作者:黎黍 来源:纵横中文网
奈河难渡之烛蝶
奈河难渡之烛蝶
作者:黎黍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学后山的石砖,照片里出现的白衣鬼影,乡村土豪的盛情邀请,半夜燃烧的稻草人,这之间究竟有何联系,命运将会将众人如何摆布……

“师傅!”巫行云见礼道。

“哦,你们来了,”逍遥子抬起头,“行云坐下吧,苍云过来。”

吴兰听话的走了过去,被逍遥子抱在膝上。

“小苍云,要不要学武啊?伯伯教你好不好?行云,你是怎么想的?”后一句明显是问的巫行云,巫行云是长姐,要不要复仇、要不要苍云肩负这个担子巫行云是有这个决定权的,当然,习

武与否并不会决定报仇与否,苍云是个习武的好苗子,比他膝下三个弟子都好,逍遥子是不忍埋没的。

巫行云想了想道:“谢师傅!有师傅教导是再好不过的了,至于其他,等妹妹再大点由她自己决定就好。”

至此,吴兰正式拜入逍遥子门下成为他最小的徒弟,逍遥子给吴兰选了小无相功,与三师姐李秋水同一功法,小无相功讲究清静无为,神游太虚,以“无相”两字为要旨,不着形相,无迹可

寻,吴兰私以为这门功法太适合她成熟的灵魂了。有了师门的日子出乎意外的潇洒,上午习武,下午习文,这里的文包括医卜星相,琴棋书画,机械杂工,贸迁种植,斗酒唱曲,行令猜谜,相比其他同门,吴兰只有骨骼清奇这一优点了,医卜星相、机械杂工到还好,琴棋书画、行令猜谜对比不要太明显!所以在其他人高雅时吴兰就借口说自己喜欢时花与酿酒早早躲开了去,尤其是后来又来了个与她同龄的小师妹后必须躲起来,实在躲不开就在第二天上午虐死她们,几次下来,她们也乖乖的不再拿吴兰那拿不出手的才情说事了。还别说,五年来还真让十一岁的吴兰种的一手好花、酿的一手好酒,这也是老天另类的补偿?特别是那杏花酒,逍遥子都称赞“入眼清澈、入口绵甜,酒香浓郁,回味无穷”,谁让天山野杏多,够她霍霍呢。前面说了,巫行云是个极要强的人,心中一直有一杆秤--下一任逍遥派掌门--来规范自身处事,但是近来明显有些出格,与其师妹李秋水是争锋相对,你这样还怎么竞争掌门之位啊我的姐姐!好像每次都还和师兄无崖子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呵呵,沉静在爱情里的女人你伤不起啊。好吧,这还不能称为爱情,据吴兰观察,无崖子喜欢的既不是巫行云也不是李秋水,而是小师妹李沧海,当然,所谓旁观者清,包括无崖子本人在内他们三人都不觉得无崖子会是个□□,无崖子还在二女之间摇摆不定,简直不能忍!巫行云这个便宜姐姐再怎么样今生也是亲姐姐,对吴兰是维护至极,无崖子、李秋水是相处了四五年的师兄师姐,吴兰有心破局,一方面缠着巫行云问这问那,美其名曰请教,一方面缠着师傅求其允许两姐妹下山历练。巫行云近来也被自家妹妹弄得快耳鸣了,感觉睡觉时都有个人在耳边念叨“啊,姐,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个是怎样”,苍云是怎么了,平时不是这样的啊,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她都好些日子没和师弟弹琴谱曲了,当然也好些时间不曾和李秋水内斗了。逍遥子考虑了大半个月,最终还是决定让徒弟下山见识下也好,五个徒弟全派出去?这是个问题,还是问问她们自己的意见再说,不过行云和苍云明天倒是可以通知她俩收拾行李了。吴兰想的很美好,等巫行云见识了其他优秀的男子就不会再吊在无崖子那颗歪脖子树上了,越想越美,兴奋的拉着巫行云就奔下了山。巫行云全程被动,一想到李秋水一定会趁机缠着师弟就心里冒火,恨不得冲回天山去,可是看着前面妹妹高兴的模样还是赶紧跟上,妹妹可是第一次下山。天山在大理境内,两姐妹并不打算加快行程,而是一路带着游山玩水的心情游移着。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边逍遥子还是决定将剩下的三个弟子都派出去,李秋水如愿达成和无崖子游山玩水成就,最自在的是大师姐不在,另一位女性沧海又是李秋水的妹妹,一切似乎很完美。就这么走走停停的,一个半月后才到达大理城,大理城乃大理国都城,最是繁华热闹,吴兰、巫行云正赶上大理的卖花会,彝族人赶街买卖花卉,街道上各色花卉争相斗艳,还有年轻的姑娘小伙们踏歌载舞。巫行云知道自家妹妹爱花,在山上时因条件所限,种类并不多,看妹妹那跃跃欲试的样子赶紧拉着她:“苍云,我们这会出门在外的游历,总不能带着花盆到处跑吧,不如看看有无花种,买些倒罢了。”吴兰想了想说:“姐,那我自去买种子了,我要从街头买到结尾,你自己玩吧,申时在有家客栈碰头哈,不许跟着,我不小了!”不等巫行云拒绝,一溜烟的往街头跑去。回头见巫行云确实未跟来,松了口气,她决定了只要有的花种就买买买,全放到储物镯中,特喜欢山上又没有的就买两份放外面,如此怎能有人同行,至街尾处已买了上百种花种,木本花卉、草本花卉应有尽有。却说巫行云见吴兰跑开,想着妹妹的武功也没几个能敌的过她的,她也就在附近转转,遂未跟去。天山上总是安静冷清的,看着前方载歌载舞的姑娘小伙,时不时的还有围观人群加入其中,巫行云的脸上也不自觉的绽放出笑颜,至未时,巫行云自觉久了也是无趣先行回了客栈。这会客栈人很少,大都还在花会未归,因此那位青衫青少年尤其显眼,十七八的年龄,一袭简单的青衫却掩盖不了从骨子里发散出的贵气,又带有一股书香气、禅意,让人第一眼看去总会忽略他的外貌,且看其通身气派,不是名门氏族是养不出来的,那青衫虽样式简单,材质确实云锦,端的是低调的奢华。青少年名段思明,大理孝德帝段思廉之子,其上还有一同母兄长段廉义,也是后来的枯荣大师,段延庆亲叔父,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大理国是佛教国家,皇帝都崇信佛教,往往放弃皇位,出家为僧,进入天龙寺研究更高深的武功,段氏的一阳指、六脉神剑,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段思明也不例外,自小酷爱佛学,且天赋在其父、兄长之上,只天龙寺住持断言其尘缘未断,还不是时候。段思明身边并未带侍从,他就一个人坐在那,自斟自饮,动作如行云流水好不养眼,察觉到有两道目光注视自己,朝巫行云举杯示意却并未开口。巫行云也未多言,抱拳见礼后径直上楼休息去了,但却在她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原来无崖子并不是完美的不可超越的,这世上有比他更耀眼的存在。要说巫行云对无崖子的情谊,目前并不深,说喜欢吧也不纯粹,一来山上也就无崖子最为出色,其他小童侍者之流没得入其眼;二来还有个李秋水和她争抢,愈发显得可贵来;三来少女情怀总是诗,无崖子足够优秀,又态度暧昧,让吴兰一度恶意的猜想他是故意如此引诱、引导巫行云,从而不费吹灰之力除掉最有竞争力的下任掌门竞争人。

其后三个月来,两人一路游玩,偶尔打抱不平,吴兰还怂恿巫行云和她一起揭榜抓人,将让官府无能为力的武林败类抓捕归案,被武林人士所不齿,被人骂做朝廷鹰犬,吴兰是无所谓的,毕

竟都活了三辈子了,没想到巫行云比她还豁达,人越骂她居然越有动力和激情了,揭起榜来比吴兰积极多了,当然,被抓的人也比从前惨不忍睹多矣,让人不禁想为那些败类点蜡。此时,行

至江南,数日后居然碰到了无崖子他们三人,李秋水已不复出发时的志得意满,对李沧海已无之前的姐妹情深,两人一左一右站在无崖子两旁,连基本的问候都没有,见到巫行云让李秋水脸

色越发难看,转瞬想到了什么似得,又幸灾乐祸起来,最后终为平淡,总体来说态度比之对李沧海好多了。看到无崖子,吴兰的心啊就提起来了,原先想着感情的事啊,你越阻拦她越情深,

所以这一路上对无崖子吴兰是一个字都未主动提及,巫行云提到了也不赞扬、不贬低,只一味以最快的速度把天聊死了,现在也不知道巫行云对无崖子是个什么想法,这心里啊是七上八下的

,又没有路径发泄出来,在这秋高气爽的日子,吴兰居然病倒了!师兄妹几个都是懂医的,作为姐姐,妹妹生病不亲自把脉怎能放心,也就瞒不过巫行云了,巫行云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妹妹是

为什么心思焦虑、郁结于心啊,明明这几个月她玩的可高兴了,简直放飞自我啊,她都不知道平时除了练武就安安静静的妹妹怎么如此活泼,吴兰当然不知道巫行云怎么想她的,就算知道她

也不能告诉巫行云她这是中二时期的武侠梦一朝成真,感觉梦回中二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转生恶役的我该如何在异世界生存在线阅读第三节

    “怎么样?”吴金再次开口询问。“为什么选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叶凡看着他。吴金很认真的说:“直觉。我认为,从来都是电影挑人,而不是人挑电影。现在很多电影都是为某些明星度身订造的,可是拍出来的效果往往差强人意。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展狼3》的男主角,就是你。”“那你的直觉还真的可怕。”叶凡咧z

  • 紫金风云录在线阅读第2节

    “娘的,押永历进城百姓如此喧闹,本想进京请功,路途万里,更不知又要生多少事端,”吴三桂在府上大发雷霆,“就是不走,更有这龚彝逆贼,竟有胆来本亲王府上求见。若永历长驻此城,一会一个前朝尚书,一会一个前朝总兵,日日来我府上求见,那康熙儿岂不坐我以通明之罪?”“那平西王的意思是……?”昆明知县用马蹄袖擦擦

  • 冷魅总裁的心上人在线阅读第2节

    言悦很是愧疚的陪着老奶奶等下一班公交车,虽然她很想给老奶奶打一辆车,但是老奶奶表示并不需要,她非常享受等待的过程,言悦虽然不是很懂,但因为是她的锅,所以只能任劳任怨的陪着等。谁想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如今的公交车都这般任性了吗。言悦赶紧把老奶奶扶上车,看着她安稳坐下后再跑下去。挥挥手和老奶奶告别,刚想提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I have a dream

    因为在拐角处,那人也未注意到倩瑶,他们直接撞了个满怀。由于身高差异,倩瑶的头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胸部,“嘶”那人倒吸了口冷气,因冲力未站稳倒退了两步,他揉了揉胸口处,抬头不满的看向倩瑶。“倩瑶?”那人正是grunt,看着是倩瑶他满腔的怒火不禁压了下去,脱口而出的怒喝亦咽了下去。倩瑶亦是惊讶的看着grun

  • 与同窗之塞恩在哥谭(3)

    视线回到被一脚踹进穿梭通道的塞恩身上。塞恩正毫无仪表的瘫在空中漂浮。塞恩不得不抱怨一句,这个彩虹色的空间通道真的好长哦。塞恩觉得自己至少飘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到?“唉~”塞恩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气声,路途劳累还没有吃东西,好饿。还有这个球一样的向导,才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说话,不过居然是爱丽丝公主的

  • 撑腰之之道,必有得失

    苏杰走上前一步,将苏楠揽到自己身后:“苏燮,我希望你这次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坑了苏家,我和苏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年能被雷碧城府提拔出去,若是输了,恐怕苏楠也无法继续留你在苏家了。”苏燮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苏杰这个大师兄其实算不上多讨厌自己,在苏家那些小辈中都争相议论把自己赶出苏家时,

  • 国师追妻:废柴小姐要逆天之又一次胜利(5)

    也不知幸与不幸,转瓶子转出来的赢得这次battle机会的是一位b-boy。跳breaking因为许多地面动作需要上肢的支撑力,在这一方面来说,女孩子是有些弱势的,因此也很少有女孩子跳这个。而breaking这个舞种,在battle的时候又因为其本身的特质的那种攻击性和爆发力,非常占据优势。叶音有些担

  • 吾皇有娇娇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凡一直在剧组等着杨蜜拍摄完今天的戏份,准备和她一起回家。他出现在剧组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起来,这可是大明星杨蜜老公的首次现身!甚至他之前出演欧阳少恭的一些戏份也被一些群演偷偷拍下来发到网上了。杨蜜老公现身剧组的消息更是瞬间就被顶上了微博热缩,无数的网友都争相讨论着杨蜜的新婚老公。“杨蜜老公首次

  • 骑马与砍杀之领主在线阅读随机技能

    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徐元习惯性的往兜里一摸,“卧槽,我的手机呢?”脑子一顿,才回过神来,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哪还有什么手机,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仰天长叹,“老天,你在玩儿我吧?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甚至没有电,我该怎么活下去?可怜可怜我,再来一道雷送我回去吧!”“……”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显然,

  • 对生之暧昧的气息(4)

    早上,安茉从头痛欲裂的感觉里清醒,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自己的房间,却有点熟悉,“啊————”一声震天吼响彻在整栋房子里,安茉紧紧地捂着被子心中碎碎念‘神呐!这不是……这不是□□的卧室么!我怎么……我怎么在这啊!该不会我已经被……’想着想着看了一眼被子里的自己,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穿着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