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西京默示录之吸血合作人在线阅读第6节

2021/4/8 15:39:02 作者:难得的大闸蟹 来源:17K小说网
西京默示录之吸血合作人
西京默示录之吸血合作人
作者:难得的大闸蟹来源:17K小说网
一纸合约,血族与人类共存千年,一句承诺,爱恨与情仇永远缠绵。《吸血合作人》三部曲!给你一个绝对不一样的东方地下世界!螃蟹的qq958283582,吐槽指点建议,我会照单全收!_(:з」∠)_男主感言:林奥然说,因为楚冬冬,我加入了吸血合作人。我们一起花前月下,一起打怪升级。可是,自从冬冬的师父、养父兼初恋楚薄云出现了,她就和他旧情复燃,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后来就全不避着我了。我……我得证明我的实力,用爱把冬冬夺回来了。什么?你说他们睡在一起了?没事没事!我是真爱,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西京默示录》

宴会结束后,众黄金们回了圣域,撒加很自然的留了下来。第二天就是周末,大家都想好好利用这宝贵的两天清闲时光,然而这个周末注定是没有清闲了。因为一整天,星矢都用一种哀怨的表情看着在自己面前亲密秀恩爱的瞬和撒加,平时最爱闹腾的他十分难得的安静了下来,眼睛却是一步不离的看着瞬。

看到她那灿烂的笑容不再为自己展颜,她的心不再围绕在自己身上,看着她和撒加一起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秀着恩爱,她甚至为撒加□□心餐点,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而那些曾经都是属于他的特权。星矢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好像死一般的静寂,哀莫大于心死也不过就是如此了吧!

仅仅只是一个晚上,他就像是丢了魂一样,紫龙和冰河做为他的兄弟,为他感到心疼,也想为他报不平,但碍于那两人都是不好惹的主,所以只好也跟着默默不说话。之后的几天,星矢没有去上课,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每天不是发呆就是发呆,要么什么都不吃,要么爆饮爆食,众人看在眼里却只能无奈的摇头。

这天,紫龙和冰河在瞬的房门口拦住了她:“阿瞬,关于你和星矢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啊,这些日子星矢的样子你也看到了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瞬淡漠的开口:“我已经说过了,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也不会给你们任何解释!”瞬伸手推开他们回到房间,正要关门,却被一只手拦住,门被人猛得推开:“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你们……”瞬气恼的瞪着两人,眼神却透过紫龙和冰河,愣愣地望着两人的身后,两人奇怪的回头被无声无息突然在身后的星矢吓了一跳,几天不曾有过情绪的他此刻正狠狠的瞪着两人。

两人头上各冒出一滴冷汗,什么情况?他们这是在为他抱不平唉,他干嘛摆出一幅要吃人的表情?星矢一言不发的伸手拉过两人的衣领就往自己的房间拖,力道莫名的大。

“喂喂喂!星矢!你快放手!我喘不过气了喂!”两人意外的完全无法逃脱,就被拉进了自已的房间。

星矢关上门后就不理他们,独自坐在床上愣愣的望着眼前的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发呆。紫龙和冰河对望一眼,他们知道那是他为瞬准备的生日礼物,却因为这件事情没能送出去。

紫龙在星矢的身边坐下,拍着他的肩头说:“好啦,你就别难过了,打起精神来,不就是失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星矢抬起无神的双眼看着他,悠悠的开口说:“如果是你被自己心爱的人背叛你会怎么样?”

冰河倚着桌子皱起了眉头:“我觉得阿瞬不像是这样的人,我们都了解她,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星矢倒头将自己重重的砸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失焦的双眼直直的望天花板:“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看得出撒加对她的感情不是假的。”

一阵沉默后,冰河开口道:“哎呀,算了星矢,这世上好女孩多的是,何必在乎她一个呢?”

“就是,你不是还有美穗和莎尔娜吗?就算你不喜欢她们的话也没关系,我们学校不是还有许多美女吗?”紫龙拍着他的手臂安慰道。

“除了阿瞬我谁都不要!”

另一边,刚送走了紫龙和冰河,瞬正要关门,却又被人给拦住了,瞬皱眉正要发作,见来人竟是纱织,当下无奈叹气道:“刚送走两个wen神,又来了一个zhen神,进来吧!”说着自故自的走到单人沙发边上,完全没有淑女的样子一屁股坠了下去。

纱织关上门跟着走到她边上的坐双人沙发上坐着,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问:“阿瞬,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可以用自己的小宇宙去保护星矢,现在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瞬一愣随即失口否认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纱织激动的抓着瞬的手说,“其实你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小宇宙超过了黄金圣斗士,也早就在闯十二宫之前就悟了第七感,你之所以一直以来没有发挥自己真实的小宇宙,除了因为你不愿伤人之外,还因为你把自己一半的小宇宙用在了保护星矢身上,对吗?”

瞬瞪大眼睛转头看着纱织,没想到这些连一辉都不知道的事情她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纱织笑着说:“因为你的小宇宙远远超越了黄金圣斗士,所以即使在面对黄金圣斗士的时候,你也可以将你的小宇宙隐藏的天衣无缝,你可以瞒过任何人包括一辉,可是你却瞒不过我。我一直都能够感觉得到星矢的身边有一股强大的小宇宙在保护着他,你怕被人发现,所以隐藏了小宇宙的来源,使人无法知道小宇宙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听到这里,瞬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静静的听着纱织说下去,“正是因为你的小宇宙的保护,当星矢在疗养所被艾欧里亚袭击时,你才会知道并及时通知我们才使星矢幸免于难。闯十二宫时,你自身只留了三分之一的小宇宙,双鱼窃宫中你为了打败阿布罗狄,又调回了三分之一的小宇宙,才导致星矢无法抵抗阿布罗狄的魔宫蔷薇。后来你虽然昏迷了,但那样才是对星矢最好的保护,在教皇厅对付撒加,是因为你的保护星矢才能在失去五感的情况下活下来,不至于死在撒加的手上了。圣战的时候,冥界对于你的小宇宙来说是最好保护屏障,同时也可以让你更好的保护星矢,你的小宇宙甚至还帮助星矢领悟了第八感。”

瞬摇头:“不,我无法帮他领悟第八感,这完全靠他自己。”

“可是不管怎样你为他的付出这么多,你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变心了?你看看这几天星矢他都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消沉过,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他?”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瞬扭过头说。

纱织的瞳孔突然一收,惊道:“难道是因为我父亲?”瞬看着她没有回答,“是不是父亲找过你了?他和你说了什么?”

瞬摇头,既然都到了这个份上,她也就不再隐瞒纱织了,她相信纱织是不会说出去的:“没有,他没有来找我,但是我想他应该已经派人来了人间,冥界还没有完全改建完毕,我留着撒加是为了保护星矢。”

“他真的派人来了?”

瞬点头道:“嗯,那天在生日宴会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天界的气息,对方已经盯上星矢了。我决定要向天界宣战,他不是你父亲的对手,我不想让他因为陷入危险。”

纱织听完也不再追究了,一年前的圣战时她也是这样的想法才会禁止他们几个回圣域的:“难道就只能看着星矢这样消沉下去吗?”

瞬抬头看向纱织:“纱织,你不应该为了星矢来找我的,你还爱着他对吧?”

纱织一愣,是的,她还爱着星矢,但同时在她的心里有了一个比星矢更重要的人:“我不否认,可那都已经过去了,他不爱我,我也不会勉强他。何况现在我已经找到了真心对我的人,我也只想和他在一起。”说完她起身打开房门,离开之前说道,“阿瞬,希望你不要后悔。”

“好。”瞬笑着回答,纱织离开后,她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天马星座赫然映入眼帘,嘴里小声的呢喃着,“星矢,对不起,请原谅我。”

“既然知道对不起他,何必这么做呢?”一辉的声音适时响起,她回头见到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一辉:“哥哥,你都听到了?”

一辉点头道:“阿瞬,你这是何苦呢?难道你真的认为这样他就会放过星矢吗?何况我们的对手并不仅仅只是天界,冰河已经想以前的事情了,如果他告诉了星矢怎么办?”

“冰河答应过我不会告诉星矢的,如果我们在一起,一旦开战他绝对不会放过星矢的。”一辉皱眉,原来她早就做好了打算:“你真的不后悔吗?你有没有想过,当年的卡尔可以因为你的一句话就去保护雅典娜,你觉得真到了开战的那一天,就算他放过了星矢,星矢会置身事外吗?”

瞬叹气道:“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难道你真的要等到星矢和别人在一起你才知道后悔吗?你是我的妹妹,我不希望看到你后悔痛苦的样子,所以你要好好的想想清楚,就算是说出去的话也是可以挽回的,对于星矢来说只需要你一句话。”一辉说完转身离开,瞬叫住了他。

“哥哥,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星矢的吗?不是一直和他作对吗?为什么帮他说话?”

一辉回答道:“比起他,我更讨厌撒加。”

这日,冥界已经重建得差不多了,瞬决定即日返回冥界,准备向天界宣战。于是,她以冥界改建完成为由向大家辞行回冥界。

星矢听说瞬要离开,本来沉寂的双眼闪过一丝不舍,他想要留下她,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想到这里,他默默看着厨房里,正在忙碌着的瞬和打下手的撒加,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脑海中竟不自觉的将撒加的身影换成了自己。

对,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啊!其实这几天,他的心里一直很不甘心,但是却拿撒加没办法,他知道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撒加都比他强,因为他是神的化身。

吃过晚饭后,撒加帮着瞬一起洗碗,两人的样子看着别提有多亲密。星矢眼神黯淡的回了房间,在经过瞬的房间时见她的房门半掩着,便走了进去。将一直没有送出去的礼物盒子放在了她的书桌上,然后轻轻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却觉得房间里有人,转头只见近在咫尺的一辉:“一,一辉,你,你要干什么?”只见一辉伸出手指,一道红光直射而来,穿透了他的脑海。

瞬回到房间,一打开门,只见墙上光影浮动,那光影是一只只展翅飞翔的蝴蝶,绕着墙优雅的飞舞,耳边响起一阵轻柔悠扬的曲调。

曲子分为两个声部,一个声部始终追随着另一声部,交叉进行,互相模仿,互相追逐,直到最后的一个和弦,它们才融合在一起,永不分离,好似一对生死追随的恋人。

那平凡的音律中带着瞬息万变的生命力,如同天籁一般让人迷醉和沉静。是卡农,瞬立刻就认了出来,她走到书桌边上,看到一个走马灯式的音乐盒,那个在墙上飞舞的蝴蝶就是从那个音乐盒里映照出来的。

她缓缓的坐在书桌边上,趴在书桌上静静的听着卡农,几天来烦躁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她的眼睛望着那音乐盒上翩翩起舞的蝴蝶,慢慢的感觉眼皮沉重就这么歪着头沉入了梦乡。

迷糊中,她感觉到自己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随后她被人轻柔的放置在床上,然后她感觉到有人欺身压在她的身上。她猛得惊醒看到的是一双熟悉的眼眸,还没等她惊叫出声,那人已经迅速吻住了她的唇不让她发出声音。

她挣扎着发出几声破碎的呜呜声,吻住她的人听到这声音好像被打了兴fenji一般,从浅吻变成了shen吻,她急忙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根本推不动他:“星矢,你干什么?放开我!”

可是对方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一只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腕举过头顶,另一只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她急忙大叫:“不要!星矢!你不可以这么做!快住手!”

可是星矢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更加粗鲁的扯开她的睡衣,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白玉般清透白皙的肌肤让星矢更加觉醒,他低头吻上她的锁骨:“住手!星矢……”

黑暗中她的眼睛突然一亮,一条银色的锁链迅速飞出,击向星矢的后背。星矢似乎早有准备,一抬手将她带在中指上的两枚戒指取下扔在一旁,银色的锁链瞬间消失不见。失去了防身的锁链,身体又被他牢牢禁锢着无法动弹,她终是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既然如此那就默默的接受吧。

感觉到瞬的变化,耳边又响起一丝呜咽声,星矢的身子突然一顿,抬头只见瞬的脸上已经是泪痕密布。他的瞳孔一收,停下了对她的侵犯,轻轻吻上她的颤抖的眼睑,又吻去她的泪痕,然后躺在她的身侧,替她重新穿好睡衣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对不起,我又把你弄哭了。”她被他抱在怀里,听着他的声音低低的从她的头顶传来,“阿瞬,不要再折磨我了好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知道我不能失去你,这几天我看着你和撒加那么亲密的样子,我真的很难过,我不在乎你和撒加发生过什么,只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收紧了抱着她的双手,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恳求道:“我知道撒加比我好,我是比不上他,我以为我可以有很长的时间去挽回你,可是今天一听到你说要走我就慌了,我怕你再也不回来,怕再也看不到你。瞬,你可以不爱我,但是我不要再也见不到你,所以你不要走好吗?”

瞬在他的怀里无声的哭泣,这几天她和撒加的秀恩爱都是为了让他死心,可是每当看到星矢失落的样子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现在又听到他这样的恳求让她几天来努力维持的伪装彻底崩塌了下来:“对不起,星矢。”她伸手环住他的腰,将头埋进了他的胸膛,“我没有走,我一直都在这里。”

星矢听了他的话,低头看到她那双在夜色下泛着微弱的光亮的双眸,好像要从她的脸上读懂些什么,片刻后,笑容在他的嘴角绽放开来,他抬手抚了抚她的鬓发,温柔的说:“睡吧,我保证不会兽xing大发。”

“哼,你要是敢我就让你永远都找不到我!”她小声的说着低头钻进他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睛,“晚安,星矢。”她在心中默默叹气,算了,既然无法对他狠下心来那就任性一回吧。

“晚安,我的阿瞬。”星矢伸手紧紧的搂住她,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心想今晚他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寂静的夜晚,墙上的蝴蝶浮影伴随着卡农不断的演绎着悠扬的乐章……

第二天,阳光俏皮的洒在星矢的眼睛上,照得他眼皮酸酸得,让他不得不举起手来遮挡。刚一抬手,他的动作牵动了另一只手,躺在那只手上的人儿被他扰了好梦,不满的皱了皱眉,嘴里发出一丝不满的轻哼声,似乎是感觉到了光亮,本能的往他的怀里靠了靠。

看着怀里的人这一系列的小动作,星矢的脸上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他伸手替她抚了抚鬓发,望着她的睡颜愣愣的出神。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怀里的人儿感觉到了正盯着自己的目光,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睁开惺忪的双眼:“星矢,你干什么呀?别闹,我还想睡呢!”说完继续低头睡去。

嘀嗒,嘀嗒,两秒钟之后,瞬猛得惊醒,扯着被子跳了起来:“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然后一脸惊恐的低头看了看被子底下的自己,还好还好,不是光的。

星矢好笑的看着她的举动,一时戏虐的说道:“怎么?就许撒加碰你,不许我碰你吗?”

“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瞬本能的想要解释,可是说了一半确又停了下来,只见星矢一脸挑逗的看着她:“没有什么?你是不是想说你不是撒加的女人?”

瞬一抿唇,像是豁出去似的开口道:“我当然是了,我和撒加已经……”虽然已经做好准备,可真的要说出口的时候却又退缩了。

“已经什么?”星矢挑眉问。

“我们已经……已经……”瞬吞吞吐吐老半天也说不出后面话来,星矢突然笑了起来,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好了,一辉已经都告诉我了,你是骗不了我的。”

“什么?哥哥怎么会……”

“虽然一辉从小和我不对盘,但是他说比起我来他更不喜欢撒加,与其让撒加把她的妹妹拐跑,倒不如便宜了我呗!”星矢随即皱眉道,“阿瞬,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瞬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了,不过不是现在。”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撒加看着坐在他面前笑得一脸得意的家伙:“看来今天应该是我走才对。”

“慢走,不送。”星矢一把搂过瞬的肩膀宣示着他的zhu权。

撒加横了他一眼,瞬低着头,摆出一幅认错的模样:“对不起,撒加,我不该利用你的。”

“别这么说,我也是自愿帮忙的。”说着给了星矢一个眼刀,“好了,既然我的任务完成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啊!”看着撒加出了门,星矢欠扁似的大喊出声。

当天夜里,瞬独自来到屋顶,一抹身影从她身后闪过,她回头,来人正是白天离开的撒加,撒加见到她开口就说:“我发现那家伙了。”

“动手了吗?”她抬眸问。

他摇头:“没有,但是从那人身上穿的战甲来看,和你所说的天斗士的□□无二。”

她皱眉:“这么说他真的动手了?我就知道他不会放过星矢的。”随后又对撒加说,“撒加,谢谢你愿意替我保护星矢。””

撒加耸肩道:“这没什么,我正想天斗士打一架呢,据说他们都是半神或者和沙加一样是最接近神的存在,我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强。”

“哼!什么最接近神的存在,不过就是些虚名而已!”瞬讥讽道,“算了算了,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从明天开始你就在暗中保护星矢吧。”

“好。”撒加笑着说,“只要有需要,我随时恭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退役影卫养护手册白龙显身掳红鳞

    再后来,等他醒来后,就躺在了一个中年汉子的家中,正是这名淳朴的打渔汉子,躲着官兵,将他偷偷收留在家中,抚养长大。“娘亲,我看到了娘亲,我终于想起来她的样子了。”在水波动荡中被激发出自己幼年回忆的子陌,突然兴奋地大叫出声,不过紧跟着,他就感觉到一阵阵窒息。那包裹着他的水泡不知何故,里面用来呼吸的氧气竟

  • 冰封恋情风起禁海

    迦南城港口,日悬中天,万里无云,秋风渐起。从早上开始,不断有帆船从船坞出发,纷纷奔向禁海。这两年,禁海魔鬼岛的传闻在整个沙特南海和几个自由城之间,闹得沸沸扬扬,如今,终于有机会解开它神秘的面纱,怎能不让人心动。贪婪的领主,自由的骑士,冒险的商人……或独来独往,或抱成一团纷纷杨帆前行,一时间整个沙特南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