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本尊想修道你误会了

2021/4/8 15:29:15 作者:双瞳烟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尊想修道
本尊想修道
作者:双瞳烟华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一天,我盛气凌人地站在那据说将来一定会成长为大杀四方搅得十方世界都不得安宁的大魔头面前,立在一块石头上,剑指着他居高临下地道:“呔!兀那魔头,你身有魔气,命中带邪,乃魔中之魔。今日,我就要代表天下苍生灭了你!”彼时大魔头尚年少,还是一个少年,听了我这话,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目若星辰。“神女在上,请受云霄一拜。”他肃容对我道,“云霄身负魔气,自知罪孽深重,故恳请神女收云霄为徒,使云霄去魔气、修正道,则天地间再无魔头矣!”……???这剧本不对啊?

裴延恪的书房中间为正厅,置八仙桌一张,两侧太师椅,后悬匾额,上书“兰芳雅正”大字,字迹遒劲有力,是裴延恪自己所题。

中间挂了一副山水丹青,挥洒豪情万丈,亦是他自己做的画。

东侧置一长几,裴延恪正坐在前。

西侧则置了张榻,床头有一小几,上头放了尊纹双鱼的古铜花尊,内里插了几支含苞的绿梅,窗棂处有光透进来,满室有淡淡清香。

时窈知道,裴延恪一直未与原主同房,睡得便是书房这张榻。

时窈甚至想了想,自己日后跟裴延恪在这张榻上红被翻滚的样子,一时间兴奋难以自持。

时窈原本是在帝都赶地铁宛如奥运健儿的拼搏步速,因心中惦记着得如时清清般弱柳扶风,于是很刻意地放慢了脚步,试图步步生莲,让裴延恪对她刮目相看。

不过……裴延恪根本没有看她。

时窈握了握拳,走到裴延恪跟前,他这才抬头,指了指跟前的太师椅,道:“坐。”

时窈正准备坐下,想了想觉得这位置正在离裴延恪对面,离他有些远,跟两人面对面吃火锅似的,她决定拉近一下距离,便搬着太师椅挪到裴延恪身旁,放下,然后撩了撩裙摆,坐下。

时窈道:“裴郎,你误会了。”

裴延恪眉尾挑了挑,“误会什么?”

时窈又往裴延恪跟前凑了凑,“我刚刚找薛诏,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事情。”她一双明眸如含秋水,巴巴地朝裴延恪看过去,“我就是想让他去帮我去金玉楼买些东西,跑个腿罢了。”

裴延恪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身子侧了侧,离时窈远了些。

时窈知道裴延恪可能不大习惯与人如此亲近,便软声道,“裴郎,我冷。”她又往裴延恪跟前凑了凑,“离裴郎你近一些,感受到你身上的温热气息,我心里头方才觉得暖。”

裴延恪视线这才落到时窈身上,她平日里大多喜着艳色的服饰,恨不得叫人在人群中一眼就只能望到她,仿佛一只高傲的孔雀。今天不知道犯了什么毛病,突然穿得这么素雅,脸上连脂粉都未施,如墨长发只用一支玉簪子轻轻挽起,竟有些像那人……

裴延恪止住脑中思绪,眼眸微微一动,方才淡声道:“冷就多穿点。”

若说从前他忌讳时窈的郡主身份同她算得上相敬如宾,那如今,时敬山已被罢官,苏城三个月前暴毙,所谓的嘉陵郡主,没有了母家的支撑,也不过是个空壳子罢了。

他如今,是连表面的和平都懒得维持。

时窈将脚一抬,弯腰,一点一点慢慢将鞋袜褪去,露出一双精致小巧的脚来,“来时风雪太大,湿了鞋袜……”

时窈之所以搞这一出,是因为原书中,时清清曾经在青湖边湿过鞋袜,娇羞地不肯褪下,而裴延恪因担心她受凉感染风寒,闭眼替她脱了。古时脚乃极其隐秘的器官,大多是不外露的。裴延恪这个傻白甜,自觉碰了时清清的软足就该对她负责。

那时窈就让他也负一负责。于是,偷偷瞟了眼裴延恪脸上的神情。

裴延恪目光在那细嫩软白的小脚上一顿,只觉得那脚白得扎眼,垂了垂眸,喉头微微一滚,将目光移开,伸手取了些迦南香的香粉添到案几上那一柄瑞兽香炉中,室内瞬间香气更浓。

时窈愣了愣,咋滴?挑衅?说老娘jio臭?

时窈简直想一脚怼他脸上,让他闻个清楚明白,想想还是算了,她现在是时清清2.0,绝对不能破功。又因为这屋子里虽然燃了炭火,但确实还是有点冷,所以,时窈乖乖地把根本没有沾到一点水的鞋袜给穿上了。

裴延恪抿了抿唇,问道:“来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裴郎了吗?”时窈故作不懂道。

裴延恪眸光淡淡乜过来,时窈生怕他下一句要冒出“不能”二字来,忙上手将他嘴捂住。

裴延恪一怔。掩在自己唇上的那手,掌心温热,另一只手则勾在他的脖子上,肌肤相触,滚烫难抑。从前眼前人也曾试着与他亲近,但她身上总是一股浓烈的脂粉香气,叫他不忍皱鼻。可今次,他二人隔得近,呼吸可闻,她身上却有一股清淡的薄荷清香,只叫人觉得好闻。

甚至想再靠得近一些。

时窈掌心触到裴延恪柔软的双唇,心下不由一颤。时窈虽是个新时代女性,恋爱经验从微博情感大V、微信言情教程上学了不少,但,她其实是个母胎单身。虽然她表现得很好了,但真刀真枪地跟男人有肢体接触,倒还真是少之又少。

她也愣了。

两个人同时愣了足一盏茶的时间,才各自反应过来,纷纷退开。

裴延恪抿着唇一言不发,额角青筋微微凸起,时窈觉得这人可能下一瞬就要一脚把她狠狠踢开了,赶忙自己抢先说话,道:“我来找裴郎,确实是有事的。”

裴延恪看向她,时窈才继续道:“眼见着快要年关,我想陪裴郎回一趟老宅,见见长嫂和怀瑾。”

裴延恪眸色一顿,“你?”形容肃杀,道,“又想做什么?!”

原书中,裴延恪父母早亡,是唯一的兄长将他拉扯大,可他十五岁那年兄长过世,留下个遗腹子裴怀瑾,长嫂原本可再嫁他人,可瞧着只有十五岁大的裴延恪,长嫂狠了狠心,生下了腹中的裴怀瑾,将二人拉扯大。

裴延恪这一生中,若说最爱的人是时清清,那最敬重的人就是长嫂张菀之。

时窈自然知道张菀之在裴延恪心中的分量,长嫂如母,讨好张菀之的重要程度跟讨好婆婆一样,要让裴延恪对她改观,她第一个要拿下的就是张菀之。

但原主却没有这种意识,见裴延恪对张菀之处处妥帖维护,便心生嫉妒,还不知死活地扯他俩的绯闻八卦,搞得裴延恪对她怨念更深。

但原主从前的所作所为,令裴延恪无法相信她会真心实意地去见张菀之和裴怀瑾,只当她是又心生什么坏水,要想方设法羞辱长嫂。

“我明日要上朝。”裴延恪果断拒绝。

“不着急,明日我接你下朝,然后我们再一同去长嫂家。”时窈捧着脸,笑盈盈道,“去长嫂家穿什么衣裳好呢?裴郎,你帮我挑一挑。”然后对着门外唤红菱将预先选好的一篓子衣裳都拿进来,一件件铺在二人跟前。

裴延恪不欲同她多言,只希望她赶紧滚出他的书房,然后爱干嘛干嘛去。于是,随手一指,落在一件碧色的襦裙上。

两人皆是顿了顿。

时窈咬了咬唇,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来,“裴郎,果然还是喜欢这样子的……”她顿了顿,才道,“衣裳呢?”

裴延恪忽然觉得心尖一颤,她那副娇弱委屈的样子,竟不似作伪。

转而,她灿然一笑,仿佛天大的委屈都吞下,道,“无妨,既然裴郎你喜欢,我试给你瞧瞧?”

未等裴延恪答话,时窈便转身到绣着锦绣山水图的屏风后。

那屏风用绸缎所绣,微微透光,隐约可见一窈窕人影在其后。那人身姿绰绰,褪下衣衫,朦胧只见玲珑身段。

裴延恪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头微微滚了滚,慢慢将目光移开,低头看向自己眼前的那一卷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题雪在线阅读第1章

    学生一名更新不定,但不会太监

  • 谢相——半生(修订版)在线阅读第十节

    她什么身份,还想做正妻?白日做梦都嫌无聊的呀……颜书怡的反应还是不对,墨弦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对。除了反应不对以外,刚才,她好像还说了一句更不对的话,是什么来着,对了,是看住他不去睡其他的女人!不说这粗鄙的话语说法,她一个失了贞的妇人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不对……墨弦艰难收回跑远的思绪,严肃

  • 贵女天成在线阅读第九节

    汤磊和杨南各自收回小果然翁、杰尼龟。两人准备去了解一下宝可梦饲养方法。在汤磊目瞪口呆中,杨南飞快的把早餐塞进嘴里。杨南咀嚼着嘴里的早餐,对震惊中的汤磊说:“@#¥%#(走吧走吧,我好了)。”说话间顺便把鞋子穿好了。汤磊还没有从杨南10秒塞完一碗面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木然的跟着杨南出了宿舍。“我说,你这

  • 记得要忘记GL在线阅读第10节

    地狱里有一座地府。阎魔爱踏入地府的时候,却意外地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在地府最深处,坐着厚厚白云的女人。白童子迎了上来,对爱鞠了一躬:“爱大人,欢迎回来。”“阎魔呢?”爱看着他,轻声问。“阎魔大人有事出去了,好像是去见谁了。”白童子回答,“爱大人暂时等等吧,很快就回来了。”阎魔爱的目光移到了微笑的白童子身

  • 都市之恐怖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一章

    欧冶子,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是为铸剑鼻祖。一日,欧冶子游于茨山,偶得万年铁英。遂回湛庐山凿山、引溪,花十年之功,铸得一剑。此剑出世之日,天降异象,有一五色神龙自天际而来,冲入剑身,化为五色龙纹;天穹七星斗象忽现,星斗之精照入此剑,剑体浮现七星,色呈湛蓝。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

  • 我帅哭了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九章可能很多大佬看了都觉得是一个急刹车,还出现了许多陌生的因素,可能会觉得稍微不符合类型。在第九章中出现的坑,比如说男主为什么憎恶还有那条龙是咋回事之类的,后续都会填上的。而在第九章了出现的“圣系”和奇怪的拳法都是我为第二部作品做的铺垫,而女主自然也会成功挽回。在结束了这一部作品后,就开始详细以都

  • 网游之月御天敌在线阅读第3章

    李诺全程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从中他也了解到一些原身的信息,原身的这个人是个富家子弟,而且是个世子,眼前这个妇人是他娘,同时也是公主。“哎,既来之则安之,就是对不起爸妈,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肯定伤心死了,哎”李诺心里暗想道,面带忧伤,神情颓废高仪宣回头,李诺的表情尽收在她眼底,疑惑道,“诺儿,

  • 天界逃兵第九章

    沈苡的视线定格在拿着矿泉水的那只手上。瘦削的手背上是掌骨撑起的棱角,手指白净修长,虚握着透明瓶身,暧昧的光影下看着格外漂亮。那只手很快缩了回去,拧松了瓶盖又把水递回了她面前。沈苡低了低头,视线顺着他的黑白拼色运动鞋一点点往上攀,男人的腿很长,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弯着腰,简约的白T下露出松松系上的一小

  • 我真没想吃饭啊第一章在线阅读

    米阳躺在摇椅那昏昏欲睡,对面一个小风扇咿咿呀呀地吹着,跟安眠曲儿似的,米阳听着眼皮子更沉了。没一会他手边的手机响了两声,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打给银行的最后两笔钱,买房的贷款终于还清了,米阳心里也舒了口气。正准备睡的时候,他表弟敲门走了进来,喊道:“哥!”米阳被他吓了一跳,他感冒还没好,说话都带着鼻音: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5章

    胡车也躲进了王菊的被子里,不知道是王菊睡着了还是胡车的计策,胡车并没碰王菊,过了下半夜就走了。吴用还在宾馆,一直睡到天亮。王菊一睁眼,看到刘红梅跟吴用睡得很死还在打呼噜,看看自己衣服也完好无恙心里舒了一口气,起来也没事干就玩玩手机,看看小说。等他俩醒来,一等就快到中午了,两人醒了。“肚子饿了,你俩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