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综影视之重生第十章

2021/4/8 15:48:40 作者:清韵珞珞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影视之重生
综影视之重生
作者:清韵珞珞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我将会....重生之后你会斗破苍穹,还是选择黯然离开。本文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倚天屠龙记,夏至未至,春风十里不如你,锦绣缘,欢乐颂,我的前半生和现娱张艺兴九个故事,谨以此文来献给作者的大学生活。

终陆见昼也没有带蒋觅白去医院,他强行给对方喂了药,又哄了他好久才勉强让他安稳的睡下。

折腾了那么久已经快要五点了,可陆见昼却没有半点睡意,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守着正熟睡则的蒋觅白,隔一段时间就会勤勤恳恳的将对方额头上的湿毛巾换下。

他专注的看着蒋觅白那埋在被子中已经褪下些许潮红的脸,忍不住无声的叹了口气。

生了病的蒋觅白就像是个无助又可怜的孩子,陆见昼从未见过他这般脆弱的模样,或者说在他的舔狗滤镜下蒋觅白是个优秀完美的人,他鲜少见到他情绪激烈的时候——其实蒋觅白几乎就没有生气的时候。

陆见昼一怔,他现在仔细一想,自己最常见到的似乎就是蒋觅白温柔微笑的样子,又或者是被他逗乐时无奈的模样。

……那张笑脸,就像是一张栩栩如生的假面。

这念头刚一出现,陆见昼心里也是一惊,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不过还未等他再多加思索,平躺在床上的蒋觅白却突然翻了个身,置于额头上的湿毛巾也随之滑落。他的心绪也从而被吸引了过去,忙上前将变得温热的湿毛巾换下,接着便却卫生间打水去了。

然而他不会想到的是,就在他刚刚走出卧室,侧躺着的蒋觅白却倏地一下睁开了双眼。盖在棉被下的手已经因为接连的噩梦而变得冰冷。

他刚才梦到了好多人,而最后一个却是外表阴柔且风流多情的摄政王。

那是上一个古代世界的主角受。

那人披着狐狸皮的大氅,踏过皑皑白雪,镶着金线的靴子踩在了他被冻伤的手背上,最后这位摄政王唤来暗卫,拿过了一只简朴的匕首——那是他过去送给他的防身之物。浑身是伤的蒋觅白穿着单薄的囚衣趴在雪地里,其实到这种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冷了,反而觉得热。后来摄政王亲自俯身,一点一点的用钝掉了的匕首亲自剁掉了他被踩的右手。

蒋觅白已经痛的叫不出来了,况且他还被对方拔了舌头,在模糊的视野里他最后看到的不过是落在雪白皮毛上的血珠,像是盛放的红梅,以及摄政王轻蔑靡丽的声音。

“不过是个阉人,竟敢肖想本王。”

“……”

“……”

刻骨的恨意犹如岩浆般炽热并吞噬了蒋觅白的理智,他的双眼逐渐有些失焦,此刻完全听不见脑内系统的声音,也就是在这时候,一只手突然摸上了他的额头。

蒋觅白几乎没有过脑子就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而被过肩摔摔在床上的陆见昼一脸懵逼,手里的凉毛巾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的脑子更是发晕,他诧异的看着单手扣着自己双腕,正坐在他身上的蒋觅白,实在有点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瞬间就被人撂倒,他有点结巴的开了口,“……大,大白?”

“……”

蒋觅白赤红着双眼,却终于从噩梦的泥沼中挣脱而出,他重新聚焦的双眼看向了身下那人,摄政王充满了鄙夷的面容渐渐地从眼前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他曾日思夜想的面容。

他攥着陆见昼手腕的手一紧,刹那间俯.下.身去。

【系统:蒋觅白!!!】

然而系统的厉声呵斥却在耳边炸开,同时及时制止了他即将失控的行为。

仰躺在床的陆见昼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因为蒋觅白刚才毫无征兆的俯下身来,却又瞬间停住,现在对方的脸距离他不过一指的距离。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脸红,就见蒋觅白的双眼一合,竟直接倒在了他的身上。

热乎乎的脸颊紧贴着他的颈窝,紧张到手脚冒汗的陆见昼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吓死我了。

···

····

蒋觅白的病来得快去的也快。

陆见昼不过是陪着他养了两三日,他一身的病痛也就都好全了。

包括那副痛苦绝望的模样,崩溃的情绪以及奇怪的举动。

“我可跟你说啊大白,我帮你买了两斤核桃。”

彼时的陆见昼已经回了自己市区的家里正在厨房里做着毛血旺,他爸妈今天出去泡温泉了,得过两天才能回来,所以现在只有他自己在家。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包火锅底料,随后拆开往锅里挤了半包,最后用锅铲不断地翻炒炒出了红油,“你这记性该吃核桃补补了。”

他指的是对方忘记带手机钥匙的事情。随即陆见昼很认真的回头看了一眼正靠着门框,站在厨房门口的蒋觅白。

“好,我知道了。”

蒋觅白笑着说,那语气里透露出了些许的无奈,他颀长的手指一点点剥着橘子,耐心地将果肉上的纤维一点点的剥掉,接着掰了一瓣动作熟稔的送到了陆见昼的嘴边,“吃吧,阿姨买的橘子很甜。”

“嗯——”

陆见昼往锅里加了些水,下意识的歪头就将蒋觅白手中的橘子瓣叼进了嘴里,没注意到自己的嘴唇碰到了对方的指尖,“哇甜个鬼!!我妈又上当受骗买了酸——额。”

嘴里的爆出的汁水酸的要命,陆见昼被酸的打了个激灵,直到抱怨的话说了一半他才感觉不太对劲。

不是,等会儿,蒋觅白干嘛喂他吃橘子啊?

他这才意识到刚才他和蒋觅白的互动有多奇怪,毕竟在过去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他自小就不太喜欢别人喂他东西吃。于是他迟疑看向了若无其事的蒋觅白,对方正巧将橘子放进了嘴里,还舔了一下指尖上的果汁,“酸吗?我觉得还好啊。”

“大白你这味觉确实有点儿……一言难尽啊。”

蒋觅白无比正经的态度将陆见昼的思路带偏了,因为他突然间想起了几天前蒋觅白做的那桌齁死人不偿命的饭菜,再者每个人的耐酸程度也不一样。况且他两手都拿着东西,所以蒋觅白给他喂了片橘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儿。

这么一看倒是他反应过激了。

自动给蒋觅白找了理由的陆见昼立马心安,他拒绝了对方再次递过来的橘子——主要是忒酸了,他这味蕾还真是承受不住。

“对了,今天晚上我去给我妈买瓶香水。”

将食材一一放入锅中,陆见昼盖上了锅盖,开始找麻椒和红辣椒,他没忘记他老妈交给他的任务,某家新出的那款女士香水他老妈念叨了很久,“大白你有什么想买的不?我正好给你捎着。”

“我和你一起。”

他的话音刚落,蒋觅白便没什么迟疑的接上了话,随即又将一瓣橘子放进了嘴里,“正好我想给我妈买护肤品。”

“啥牌子的,我给你捎着就是了。”

挑了几枚红辣椒后,陆见昼抽出一旁架子上的菜刀,手法利落的将辣椒切成几段,“你这病刚好,大晚上的还是好好在家歇着吧。”

“陆子,我没你想的那么弱不禁风。”

耳畔蒋觅白的声音还是有些微哑,陆见昼切辣椒的动作一顿,将还没切的辣椒装回了小盒子里。

“得得得,去就是了。”

陆见昼一般不会和蒋觅白争辩什么,这是他十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况且他此刻只顾着减少毛血旺的辣度和油腻程度,并没有细想对方话中的意思。

不多时他便做好了毛血旺,之后又做了一道清口解腻的萝卜炖虾,便同蒋觅白一起吃了晚餐。过后二人收拾休息了一番,便出发前往了市南的商业圈。

临近过年,刺骨的冷风也不能遮掩这商业圈的热闹。街上人流如潮,昏黄路灯犹如点点繁星,高楼鳞次栉比,偶有情侣驻足于天桥下的音乐喷泉前互相依偎,更有拿着相机的摄影师捕捉下角落里平凡的一幕。

两个大男人去买个香水和护肤品并不需要太多的时间,再者二人也没什么闲逛的心思,买好东西便从商场走出,准备回家。

“我说大白,怎么不见你联系郁学弟啊?”

室内外的温度差令陆见昼打了个哆嗦,他这人夏天怕热冬天怕冷,出门只顾叮嘱蒋觅白多穿,他倒是忘记戴手套了。于是再这浓郁的夜色中,陆见昼便将购物袋挂在手腕上,随即双手插兜,不让寒风钻一丝空子。他提郁南这事儿纯属好奇,因为早些时候在学校里,蒋觅白和郁南不说天天在一起,一周也得有个三四天会约着私底下见几面。而在放假之后,蒋觅白更是不见人影,陆见昼估摸着他是在陪郁南。但自从他做了那个噩梦,蒋觅白不光只字不提郁南,而且整个人都有些不一样了。

“陆子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了?”

蒋觅白脱棉手套的动作一顿,这几天他确实没有联系过郁南,而郁南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这个世界的主角受可不像剧本中所描述的那般天真美好。接着他敛下心绪斯文的笑笑,回避了陆见昼的疑惑,“把手套戴上吧,这么怕冷也不知道照顾自己。”

其实陆见昼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也没想从对方那里得到答案,他乍一听蒋觅白的话,还以为对方对于他探听私生活的行为有些不满,正待解释,却见蒋觅白又欲脱另一只手套,急忙将他的手摁住,“哎哎哎你别脱了,一只就够了,另一只大白你就别脱了,不然手半天都暖不回来。”

“况且我哪儿是关心学弟啊,这不是关心大白你吗。”

他嘟嘟囔囔的套上了那只还带着体温的手套,心中真以为蒋觅白和郁南吵了架,“你俩要是吵架了的话就好好沟通沟通,我看学弟也不像是个会无理取闹的人···”

陆见昼这话还真是发自肺腑,毕竟郁南和他同在一个社团,对方性格冷冷清清的,像一根青竹,对谁都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是却在演戏上挺有天分,着实不太像是个爱撒泼打滚的人。

如果对方没和蒋觅白在一起,他还真的挺想和他做个朋友的。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蒋觅白却没应声。

“大白?你怎么了?”

“陆子,你知道为什么学弟不愿意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

陆见昼摇摇头,这事他哪会知道。

“因为他觉得丢人。”

蒋觅白没有看陆见昼,而是直视着前方,表情倦怠的一边走一边淡声说道。

他说的是真话,虽然郁南没有直白的说‘丢人’,但话里话外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当初蒋觅白迎合剧本主动向郁南告白时,郁南在震惊喜悦过后,表情却莫名的扭曲起来,甚至一反常态的央求他不要在公共场合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一开始蒋觅白并不知道郁南在害怕什么,但他想了想对方的个性,便也了然——郁南看起来清冷不染世俗,但却意外的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

这同对方的成长经历有一定的关系,而且这种在乎的程度已经不是一般的水平了。

堪称病态。

蒋觅白心中冷笑,虽然他所经历的几个副本中的主角受都不是什么‘好人’。但若非要评出个一二来,那郁南算是最正常的那一个了。

可陆见昼一听这话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他再仔细一看蒋觅白的表情,顿时大脑当机脸色一变。

“没事的陆子,”蒋觅白自然注意到了陆见昼不对的神色,但这却是他想要的,“他···他比较在意别人的看法。”

语毕苦涩的笑笑,睫毛一垂掩住了多余的目光。

但陆见昼却越听越难受,他什么时候见过蒋觅白摆出这种神伤的样子?于是陆见昼前进的步伐猛地一停,而且他的动作实在是太过突兀,惹得过路人都往二人身上瞥了几眼。

“陆子?”

蒋觅白也跟着停下脚步,随后转身看向脸色古怪的陆见昼,明白自己的话起了效果。

“学——郁南真的这么说的?”

陆见昼此刻有种人魂分离的错觉,他恍惚中听见自己意图冷静可仍旧有点发抖的声音——他这是被气的。而在见到蒋觅白神情黯然的点头后,他脑子一热,耳边更是嗡嗡作响。如果此刻郁南在他面前,他估计能给他揍得鼻青脸肿,嫌丢人?嫌丢人你为什么要和蒋觅白在一起啊!

我捧在手心儿里的宝贝就是让你这么嫌弃的?

陆见昼气的眼都红了,但一时间还真不敢把郁南怎么样,所以一口气憋在胸口怎么吐都吐不出来,他可以卑微如同舔狗,可蒋觅白绝对不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死生之镜第一章

    三月汾州,潇潇雨飘。昨日方才大办喜事的常府人影穿梭,有事的客人今早已跟家主辞别,只是去之一二,大江南北的常家人因常家家主的婚宴难得齐聚一堂,家主挽留留客,大半客人皆会逗留些时日,要到下旬月末客人散尽,这婚事喜宴余味才会消罢。此乃汾州各地大家习常。常家家主乃八日成亲,九日这天,供常家族客居住的常家客堂

  • 网游之血盾在线阅读第8节

    西陵府,乃是中原心脏地带一处富饶的府地,因其地处中心地带,又四面依为靠,故而几百年来多次战乱,皆并未波及到此地。西陵府土地富庶,民生安定,盛产稻米,销至各地,此地又有“米府”之称。那西陵府主虽为朝廷官员,两袖清风,却为人生性豪爽,乐善好施,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布衣白丁,无论是江湖豪杰,亦或是绿林好汉,

  • 极北冰域第3章在线阅读

    第03章“喂,阿溪,听说有个高中生在我们宿舍楼下堵你诶。”只见一个手抱着篮球,头发被推成了板寸,有着一身紧致肌肉的帅哥对着坐在篮球场上敲打笔记本键盘的陆溪如是说道,他脸上还带着独有的坏笑,看起来痞气十足。陆溪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没从键盘里抬起头,快速敲击键盘的手也没有因为好友的话而抖那么一下。探头可以看

  • 少爷的丫头妻在线阅读竟然如此帅气!

    “不不不,总监!最关键的不是成绩!而是曲风!这种曲风前所未见!而且,现在已经有人在社交平台开始推荐这首歌了!”“哦!什么曲风?我倒想见识见识!哪首歌?”“是这首!”林海把歌曲链接给了刘诺,刘诺点开歌曲听了听,刚刚听到前奏就愣住了!接着是歌词。“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

  • 某超电磁炮的不正经病毒在线阅读第七章

    得到金疙瘩的刘婶,简单用布包裹了一下,便匆匆忙忙向镇上的陈府跑去。来到陈府的大门口,刘婶被看门的仆人拦了下来。一个人问道:“你找谁?”刘婶连忙说道:“麻烦你通报一下,我找陈老爷有点事。”“陈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没事快点走开。”这时,马管家正好从门口经过,便问道:“是谁?在门口吵吵闹闹的。”“管家

  • 棋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人刚才说他叫啥…?“等会儿。”宋秋茜懵了一下,“那个,你说你叫……”“哪吒。”少年声音清越。宋秋茜:“……”呔!她蹭了蹭眼睛,再次打量对面那少年,面相十四五六,墨发比肩头略长一点点,头顶梳着两个团髻,用红绸带束起,轻垂下来。顽劣稚童没看出来,倒是衬得他清秀脱俗,眉骨稳健清冽、气宇不凡。一脸长大后小

  • 陈情令之弟弟有点多?在线阅读秒杀大巫(求鲜花,求评价)

    就在赢部落所有人悲愤欲绝之时,两只大手突然出现,按在了两个巫族的头上。楚休的声音响起:“放心,人族会比巫族更长久,更昌盛……”那两个巫族瞬间大骇,急忙要施展神通但是无论他们如何用力,却像被捏在掌心的蚂蚁一般,根本无法动弹!“记得,杀死你们的是人族!”楚休便捏爆了他们的脑袋,楚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他

  • 我和偶像不同物种之景

    春浓绿意重,杨柳絮语通。阁岸观烟火,家国行深种。夏波芙蓉秀,菏泽照故邱。不知山中客,原野海阔酒。秋叶梧桐落,清寒苦中若。茅庐江山卷,一书年少娑。冬雪梅花香,冰凌刺骨腔。空有龙游意,山河曲赋昌。青阳山上松,黄河洛阳钟。古寺经文起,天下哪人颂。桃花三里地,小径通幽僻。不知何人舞,倾城一支丽。紫竹菩萨隐,

  • 题目是套路[全职高手]在线阅读第8节

    做完头发回来,已经到了晚餐营业的准备时间。服务员不能披散头发的,因此姜晓暖无论做了什么新发型都必须扎个丸子头。董诗雅带她去的是H市最高端的美发沙龙,由发型总监亲自操刀,将她那一排韭菜刘海变成了极富少女感的空气微卷,耳侧垂下几捋发丝,随着她走路的节奏轻轻颤抖,动感又可爱。丸子头是董诗雅帮她扎的,天生瓜

  • 镜月流长第5章在线阅读

    十方一想起昨晚和连素梅的缠绵时刻,便脸又红了起来:“昨晚……昨晚是那女鬼迷惑小僧,可不干小僧事。”樱桃也是顺嘴说出,这种事,姑娘家提起来也毕竟不好意思,便转开话题道:“修真界是指神仙的世界,什么修佛的,修道的,修魔的等等等等,都属于修真界。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可要教我六字大明咒啊。”“这个也好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