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在王爷怀里撒个娇第1章在线阅读

2021/4/8 16:07:28 作者:桃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王爷怀里撒个娇
在王爷怀里撒个娇
作者:桃吱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温家小女儿温枝从小就不受宠,爹不疼娘不爱,谁曾想,进宫一次便得太后欢喜,被赐婚,指给了京城赫赫有名的穆王爷。温枝只知此人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好吟诗哼曲,四处留情在众人眼里这算的上是一门非好不坏的亲事,但温枝觉得这无疑于是从天而降的大好事,她情愿嫁给一个不爱的王爷,也不想留在人心都是冷冰冰的温府。见面那天,才认出这位王爷就是那晚在凝香楼前救过自己的男人/旁人都认为暴戾阴冷的穆王爷肯定是看不上这位温小姐,谁曾想有朝一日居然见到喜怒无常的穆霄把温枝护在身后,阴沉着脸,冷声道,“谁特么的欺负她一

次世代第一部

《痴情狂》

儋耳蛮花著

第一章

***

多年以后,江米米还是无法忘记那时候的她有多糟糕。

这个城市进入最炎热的夏季,热浪滚滚,她对着冷气机吸了好几口,依然抵不住流汗的速度,身上穿着的斜肩设计小礼服是全新的,但头发上的装饰品有些重,最糟糕的莫过于尾骨处的新伤给她带来的痛楚。

舞台后方挤满了工作人员,就连吹过的风也是热的,所有人都在做表演前的最后准备,没人注意到她越来越力不从心。

“昨天你就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的,现在连动得不能动了吧。”

江米米勉强向正在说话的河茉丽看去,她疼的几乎连话都说不全,只能发出“嘶嘶”的吸气声:“那怎么行啊,去医院也就是配些止疼药,我又不能弃权,你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河茉丽也知道,今时不同往日,诸多圈内人士毫不避讳地称:这是娱乐圈最黑暗的时代。明着来潜规则,暗地里更是溃败的可怕。

江米米之前也被几家经纪公司相中过,但由于那些合同离谱又有着屈辱性的强盗条约,她不可能接受,甚至还为此得罪了一家来头不小的公司。

而“辉腾传媒”也正是明白眼下局势,才会动用所有资源举办这么一场选秀比赛,甚至公司的高层还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只会签下冠军。

江米米比谁都要看得清晰,这场比赛寻找的不仅仅是一个冠军,也不仅仅是一颗璀璨的明日之星,而是背负了无数人希望的佼佼者。

是的,官方打出的噱头已足够震撼人心——“新时代的先驱者”。

江米米把剩下的所有希望都压在了这场选秀,她从初选开始就给评委老师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胜出的概率也不低。

她有舞台表演力,唱跳技术含量极高,加上原创词曲的加分,一路走来博得无数瞩目。谁能不喜欢这么一位多才多艺、长相甜美,又一夜成名的灰姑娘呢。

河茉丽是此次晋级决赛的四强之一,也是江米米在“星之冠”里难得交到的一位朋友,她俩曾经还在团队赛中相互合作晋级,比一般选手感情要更好些。

“可是待会还有开场秀,你还能跳得动吗?”

“我必须要撑到个人表演结束,幸好换了慢歌,应该还不要紧……”

江米米说到这里,听见那边传来一阵骚动,那声浪的中心就是她此次比赛最大的劲敌——

朗柒先是裹着外套,脱去以后露出里面的裙子,那是Emma Wallace设计的“Hidden”系列,白如云朵,雪纺拖地长礼服裙,没有任何繁复的图案,但露背斗篷的款式优美,腰间的三角切割处理透露着性感腰身,衬着她乌玉般的长发,在后台灯光的照射之下,整个人都美得炫目。不是闪闪发光的钻石,而是更加温润清澈、自成风情的宝石。

“这衣服也太漂亮了吧?”

“要说还真只有朗柒能撑得起这衣服,穿的出味道。”

一群人将她围在中央,很有众心捧月的架势。

朗柒的父亲是大企业的Boss,母亲是知名导演、演员,她本人从小倍受媒体青睐,虽然上了高中就远离娱乐圈,但如今一旦强势来袭,就以人气第一的成绩直接晋级决赛。

连江米米都不得不承认,她不仅仅拥有非凡的出身,她也很有天赋。

各大报纸以专门版面和长篇幅猜测今晚获得冠军的会是她们之中的哪一位,俩人的照片也始终出现在最显眼的位置。

江米米本来信心满满,可谁知道比赛前竟会出了那样让人沮丧不已的事故。昨天是最后一场拉票活动,主办方把地点选在游乐园举行,还让她们参加室外漂流项目,她和朗柒意外地分到了一组。

当时,朗柒刚坐上皮筏艇,可能是想站起来调整坐姿,结果这时候一个浪头掀过来,她脚底不稳直接就摔下水了,江米米想起身去抓她,又被她的脚不小心踢中,一下子向后坐倒,那时候屁股下面的皮筏艇正好卡在了一块又硬又大的石头上面,她只觉得臀部发麻,立时疼得眼泪直流。

朗柒的落水无疑不是吸引了大批工作人员和粉丝们的注意,不说她出来了差错谁来承担,就说这“湿/身/诱/惑”什么的,也足够成为一整集的宣传噱头。

江米米没时间去猜测这究竟是对方的心机还是一次意外,她本来也不擅长在外人面前流露太多的窘迫和软弱,只能默默回到岸边,揉着受伤的部位。

经过一夜的休养,还是无法哪怕勉强地完成那首快歌,她只能临时更改要表演的曲目,为此被导师狠狠批了一顿:“江米米,你知道决赛意味着什么吗?通常每个人都要深化绝技,不管如何也要拿出最拿手的一面,只是吉他伴奏加抒情歌曲,你赢不了别人的。”

可身体状况真的不容许她拿出全力来对付那首快歌,导师在知道伤势以后,也只能陪着她趁这最后的几个小时加紧排练。

江米米咬紧牙关熬过了开场舞,回到后台又出了一身冷汗,河茉丽见她浑身紧绷,神情更是濒临崩溃,只好不断地安慰:“快轮到你了,不要紧张,好好发挥。”

“嗯,我知道,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背好吉他,生硬地点了点头。

自从决定走这条路,已经过了八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也耗尽那一段青春无悔的光阴,每天的练习,吃过的苦头,慢慢地浮现在她眼前。

作为一匹黑马闯入比赛,江米米始终经历着外界看不到的排挤,交流和排练不通知到她,那简直是家常便饭。

但这都不要紧了,如果能赢,能够证明自己,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在播放完一段VCR之后,江米米登上舞台,她握着话筒,手心早已被汗水湿透,紧张的时候伤痛就更加明显地提醒着它的存在。

舞台下坐着的是五位资深评委,包括所有参赛选手都知道,她就是冲着“顶点”来的。但他们并不知道,是因为只有冠军才能让她实现一切梦想,才能在这个最黑暗的时代之中,站在所有明日之星的顶点。

本应该享受舞台给予的激情澎湃,可眼下只剩下急切、焦虑,还有恐惧让她失去自我,江米米突然觉得自己没办法发挥出哪怕十分之一的努力。

她不得不稳住呼吸,开始唱。

夏日的白昼总是漫长,而夜晚短暂又旖旎,高楼还在闪烁霓虹,广场上巨大的电子屏幕正在转播赛况,街头满是人群攒动,所有真实的感觉在这一晚显得不切实际。无数媒体与观众都将目光聚焦在“星之冠”的精彩赛事之中,舞台的华彩反射出刺眼的光。

“好可惜啊,本来以为至少有江米米能扳倒那个朗柒。”

“所以说这种事情肯定有内定,别指望了。”

河茉丽听见之前就被淘汰的选手们窃窃私语,不禁有些担忧江米米的处境。

一切结束的时候,泪水早已经在眼眶打转了,可因为还要面对蜂拥而来的记者,江米米没法任由自己宣泄即将爆发的感情。

连日来的辛苦和委屈,没有任何回报,她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只想找地方静一静,或者好好地大哭一场。

“Merlin你对于错失冠军有什么感想吗?”

“有没有觉得不甘心?”

“可以给我们说一说你今天发挥的怎么样吗,导师们的点评是不是太犀利了?”

痛苦和失望将她拉去黑暗的万丈深渊,眼前是令人目眩的闪光灯,那些媒体的质问与哄闹,现在听起来简直令人发指。

心里直发懵,尾骨处的痛感也已经麻木了,甚至没有得到第一也无所谓了,江米米只想去医院,好好躺下来睡一觉。

谁能来帮帮她,把这些人全都赶走……

就在这时候,终于有人替她说话:

“江米米暂时不接受任何采访,别骚扰她。”

那人原本站在走廊的一处阴影之中,他往前走了几步,才让灯光无声无息地照亮他的眉宇与挺拔身影。男人身穿黑色西装,带着浑然天成的气势与寒意,眉眼深邃,鼻梁挺直,笃定的气场笼罩着整个局面,举手投足甚至还有一丝军人般端正刚毅的姿态。

她无比狼狈地抬头盯着他,黑色墨镜背后的那双黑眸,也沉默冷峻地注视着江米米。

……

比赛结束的时候,已将近凌晨。医院的值班小护士们在电台里听了直播,纷纷讨论:

“那个叫江米米的发挥失常啊,太可惜了。”

“就算她没失误又如何,朗柒的背景这么硬,冠军不给她怎么可能。”

说完一回头,看见自动门外走进几位清一色穿黑衣服的男人,个个都是高大魁梧,神色不善。

其中一人来到窗口,吓得小护士都不敢抬头。

“小妹,挂个号。”那人说完,回头吆喝:“老大,是挂外科吧?”

随后出现的男子有一张无论是谁看了都会觉得出色的俊脸,只是目光始终带着一种淡薄。他横刀阔马地把身上扛着的“东西”扔向眼前的座位,毫不怜香惜玉。

“好痛……”

“原来你还知道痛。”

江米米没有理睬男人的冷言冷语,她趴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眼泪不住地开始往下掉,因为不想被人看见,只能死死地维持着这个姿势,一边发抖一边抽泣。

那时候她近乎绝望了,散落一地的碎片她捡不起来,只是不断抹着眼泪,不甘心的感觉简直撕心裂肺,好像真的完了,什么都完了。

尔后,江米米感觉到微凉的肩膀竟然有了一层温暖的庇护,背后有人将一件外套,恰好地轻覆在了她的身上。

她微侧过头,从泪水弥蒙的眼缝里偷偷看向那个男人裹着寒冰似得脸庞,白炽灯在他肩上折射出的细碎光芒,像遗落的星光。

那时候的她还无法真正相信,哪怕在最黑暗的时代,又有什么能掩饰伟大。

拍不碎的,终在绝境中生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五重元在线阅读第十章

    “ok,完美!”随着录音师的声音落下,周舟的主打歌正式录制结束,等把mv拍完,专辑的准备工作就算结束了。周舟放下耳机,走出录音间,打个手势让录音师把她刚才唱得歌再放一遍。随着低沉的曲子响起,周舟倚着门框,表情严肃地听完了这首歌,一共四分五十九秒,在座的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听着。直到周舟收了最后一个音,

  • 无题雪在线阅读第1章

    学生一名更新不定,但不会太监

  • 谢相——半生(修订版)在线阅读第十节

    她什么身份,还想做正妻?白日做梦都嫌无聊的呀……颜书怡的反应还是不对,墨弦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还是不对。除了反应不对以外,刚才,她好像还说了一句更不对的话,是什么来着,对了,是看住他不去睡其他的女人!不说这粗鄙的话语说法,她一个失了贞的妇人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不对……墨弦艰难收回跑远的思绪,严肃

  • 贵女天成在线阅读第九节

    汤磊和杨南各自收回小果然翁、杰尼龟。两人准备去了解一下宝可梦饲养方法。在汤磊目瞪口呆中,杨南飞快的把早餐塞进嘴里。杨南咀嚼着嘴里的早餐,对震惊中的汤磊说:“@#¥%#(走吧走吧,我好了)。”说话间顺便把鞋子穿好了。汤磊还没有从杨南10秒塞完一碗面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木然的跟着杨南出了宿舍。“我说,你这

  • 记得要忘记GL在线阅读第10节

    地狱里有一座地府。阎魔爱踏入地府的时候,却意外地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在地府最深处,坐着厚厚白云的女人。白童子迎了上来,对爱鞠了一躬:“爱大人,欢迎回来。”“阎魔呢?”爱看着他,轻声问。“阎魔大人有事出去了,好像是去见谁了。”白童子回答,“爱大人暂时等等吧,很快就回来了。”阎魔爱的目光移到了微笑的白童子身

  • 都市之恐怖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一章

    欧冶子,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是为铸剑鼻祖。一日,欧冶子游于茨山,偶得万年铁英。遂回湛庐山凿山、引溪,花十年之功,铸得一剑。此剑出世之日,天降异象,有一五色神龙自天际而来,冲入剑身,化为五色龙纹;天穹七星斗象忽现,星斗之精照入此剑,剑体浮现七星,色呈湛蓝。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

  • 我帅哭了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九章可能很多大佬看了都觉得是一个急刹车,还出现了许多陌生的因素,可能会觉得稍微不符合类型。在第九章中出现的坑,比如说男主为什么憎恶还有那条龙是咋回事之类的,后续都会填上的。而在第九章了出现的“圣系”和奇怪的拳法都是我为第二部作品做的铺垫,而女主自然也会成功挽回。在结束了这一部作品后,就开始详细以都

  • 网游之月御天敌在线阅读第3章

    李诺全程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从中他也了解到一些原身的信息,原身的这个人是个富家子弟,而且是个世子,眼前这个妇人是他娘,同时也是公主。“哎,既来之则安之,就是对不起爸妈,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肯定伤心死了,哎”李诺心里暗想道,面带忧伤,神情颓废高仪宣回头,李诺的表情尽收在她眼底,疑惑道,“诺儿,

  • 天界逃兵第九章

    沈苡的视线定格在拿着矿泉水的那只手上。瘦削的手背上是掌骨撑起的棱角,手指白净修长,虚握着透明瓶身,暧昧的光影下看着格外漂亮。那只手很快缩了回去,拧松了瓶盖又把水递回了她面前。沈苡低了低头,视线顺着他的黑白拼色运动鞋一点点往上攀,男人的腿很长,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弯着腰,简约的白T下露出松松系上的一小

  • 我真没想吃饭啊第一章在线阅读

    米阳躺在摇椅那昏昏欲睡,对面一个小风扇咿咿呀呀地吹着,跟安眠曲儿似的,米阳听着眼皮子更沉了。没一会他手边的手机响了两声,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打给银行的最后两笔钱,买房的贷款终于还清了,米阳心里也舒了口气。正准备睡的时候,他表弟敲门走了进来,喊道:“哥!”米阳被他吓了一跳,他感冒还没好,说话都带着鼻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