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十年如一梦第9章在线阅读

2021/4/9 0:20:10 作者:路上小黄狗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年如一梦
十年如一梦
作者:路上小黄狗来源:纵横中文网
社会底层青年,打拼不顺遭遇人生挫折,重回十年前,没有金手指!没有显赫身世!没有主角光环!能否逆袭成就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随着脑中这句话的闪现。

她面前更为惊人的一幕便出现了。

一个如茶碗般大小的阴阳太极图,悬空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不是图,倒更像是阴阳太极活水,因为她看到茶碗般大小的太极图上,闪过粼粼波光。

她扶着床沿,缓缓坐起身来。

那茶碗般大小的阴阳太极图,便从她的头顶,移到了她的面前。

茶碗中的池水自行分为两半,泾渭分明,一半莹白不惹尘埃,一半漆黑不见杂色。

“阴阳泉眼。”

沈昕娘心头冒出一个词来。

她知道面前这景象的名字,就叫做“阴阳泉眼”,可完全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知道。

就好像,她理所应当知道一样。

她伸手去触碰那半边莹白的泉水,原本是凭空出现的东西,却在她的手触及之时,竟真有泉水沾在她的手指上。

泉水是温暖的,暖意包裹了她的手指。

泉水沾在她的指尖上,她抬手让泉水滴入口中。

只有两三滴的泉水,却比喝了满满一碗茶汤更让人觉得舒爽,那种暖流萦绕在她喉间,久久不散。

可面前的阴阳泉眼却渐渐消散,转瞬,便已经看不见。

“以玉为引,滋养阴阳泉眼,起生,救死,亦可逆转生死……”好像谁曾在她耳边,这般对她说过。

是谁呢?

她摊开左手手掌。

阴阳太极图仍旧安安静静的在她掌心躺着。

“表哥!”

表姑娘双手攥着帕子,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一双顾盼生姿的明眸,半噙着泪,如无助的小鹿一般。

“表妹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冯七郎正在冯家校场和哥哥们切磋枪法,听闻表妹来寻他,便将长枪扔给小厮,快步出来。

他和表妹年纪最是相仿,又是他姨母的嫡女,母亲叮嘱他要多照顾妹妹,平日里接触便比旁人多了些。

见到妹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他这做哥哥的立时便被激起了保护之欲。

“没有人欺负我,只是我心疼哥哥……”表姑娘欲言又止。

冯七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满面莫名,“心疼我?我堂堂七尺男儿,有何好心疼的?妹妹莫要……”

“哥哥英武男儿,顶天立地,习武读书,不靠父荫补,他日也定能靠着自己的一身本事成就一番大事业!实在令人敬仰钦佩。”表姑娘用崇拜不已的口气及眼神诉说着自己的敬仰之情。

冯七郎瞬间便觉得自己又高大了几分,脊背都不由挺的更加笔直。

“如今娶得这么一个不全之人为妻,亦是耻辱。但毕竟是无奈之举,也是表哥重情重义的义举。表哥大婚,世人多为表哥扼腕叹息。可倘若他日,表哥要依靠自己这不全的妻子,承欢他人,来换取自己的前程……只怕是……只怕是世人皆要嗤笑表哥了!”表姑娘说着便嘤嘤的哭了起来,“是以,媛之流泪,并非为自己,而是心疼哥哥的名声啊!”

冯七郎听完已经呆立当场,拳头紧攥,浓眉倒立,“你说什么?!”

“媛之什么都没说,只怕叫姨母知道,要埋怨媛之嘴碎,乱嚼舌根了!媛之本是借居在此。此话,实在是不当说,这本也是表哥的家务事,不该我这个外人多嘴的!”表姑娘抬手拿着帕子沾了沾眼角。

冯七郎原本就晒的有些黑的面庞,此时更是黑的发亮。

“只是媛之实在为表哥叹息不值,就算是因为此事,得罪姨母,惹得姨母不喜,媛之也无怨无悔!”表姑娘哽咽却带着几分倔强说道。

冯七郎心头一时又愤慨,又感激,“表妹莫要多想,此事不管你的事,我要多谢你来告诉我,不然头顶冒绿我还被蒙在鼓里呢!母亲那儿,你不必多说,我不会叫她知道是你来告诉我的!”

表姑娘闻言,蹲身行礼,并未多言。

冯七郎愤愤转身,大步向那偏僻的院落行去,口中还啐道:“这傻子!”

阴阳泉眼的出现,加之饮了几滴白泉泉水,让沈昕娘身心舒畅。

恍如整个人都沐浴在春风里。

她躺在床上,已经不需他人帮助,便能自己缓缓翻身。

刚入美梦,便被一声暴喝惊醒。

“郎君小声些,娘子刚睡。”丫鬟在门口拦道。

“现在什么时辰?!她睡哪门子的觉?早上齐王来的时候,她怎么不睡觉?啊呸!”冯七郎觉得自己话说的怪怪的,呸了一声,抬手扫开丫鬟,便向里走去。

“我和你废话什么!这是我的新房,我还进不得不成?”

冯七郎绕过屏风之时,瞧见一个窈窕的背影正侧卧在轻纱床帐之内,脚步不由顿住。

“喂!别装了!你肯定醒了!”冯七郎口气很横,眉头却是轻蹙的。

她是不全之人,自己这么贸然闯进来,会不会惊吓到她?

丫鬟也跟在他后头,慌忙进来,立在床帐一旁,“娘子,郎君来了……”

“嗯,扶我起来。”

依旧是慢吞吞的语调,可闻言三人都是一愣。

连沈昕娘自己都诧异了。

她的声音,睡这一觉之前,还嘶哑恍如破锯。

如今却清越流畅了许多,虽不如莺啼鸟语般悦耳,起码听来不会让人难受了。

那阴阳泉眼的泉水,不过一两滴,便有如此神效?

丫鬟愣神之后,飞快打起床帐,扶沈昕娘坐起。

沈昕娘散着头发,一双幽深如潭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冯七郎。

不知怎的,在她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直视下,他竟有些窘迫。

“坐在床上像什么样子?!穿好衣服!出来说话!”冯七郎红着脸斥责道,说完,转身出了里间。

她虽是个傻子,却也是个女人!且还是个相貌美妍的女人!自己不过是给她一份尊重罢了,并非是慌了!

对对,就是这样,他对着一个不全之人,有什么好慌的!

冯七郎在外间席垫上跪坐下来,却怎么坐,怎么不自在,这席垫怎的这般硬?硌得他膝盖生疼!

沈昕娘长发垂在身后,只着一双白袜从里间走出。

裙摆拖在地面上,随着迈步沙沙作响。

冯七郎的目光落在她那一双在裙摆下头,若隐若现的脚上,一时有些失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我有多重选择在线阅读第10章

    “我去上个厕所,十分钟后回来,你不要上场打球!”体育老师关照了王歌一句,吹着口哨离开了,一点都没有尿急的样子。王歌满口答应:“放心吧,我不会上场的!”目送体育老师消失在篮球场外,王歌提出换人,他要上场!“王歌,体育老师不让你打球!”负责计算比分的体育委员提醒道。“放心,我就投几个球,不碍事的!”“那

  • 大神豪之独赏亿金之第三章

    太宰治找她的理由她已经调查过了,是为了一个男人。织田作之助。一个港黑的底层人员,烂好人一个,收养了许多龙头战争中的孤儿,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养活他们,梦想是当个小说家,喜欢吃咖喱。这家店是织田作之助寄养那群孤儿的地方。“真是个让人不愉快的属性。”藤丸立香嘟囔着“烂好人什么的。”“欢迎光临。”藤丸立香走进

  • 异闻录帝殒在线阅读暗影猎人(1)

    从门里出来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林秋石几乎每天都会收到一份快递,小零食新鲜瓜果等等从不重样,他最初以为是别墅里的谁买的留了他的名字,但收了几次之后,发现不是自己人下的单。他思考半日,最后从通讯录中将辛皓翻出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开门见山地一问,果然寄快递的就是这个家伙。辛皓少年心性,神经大条,平安过了

  • 烟神焚杀

    调转体内木属性配合疗伤,如今猛虎的手下正承受着锥心的绞腹之痛以及灵气早已消散如同普通人,根本无一人可移动靠近陆尘,所以他也不慌,调息将近一个时辰后才勉强起身。忍着昏厥之意,抓过一位猛虎的手下,语气冷漠:“杨家小姐何在”“在……在……地牢”这手下脸色惨白,汗水打湿衣服,地面一摊水渍散发恶臭,颤颤巍巍的

  • 这个男人来自末世第五章

    杜河却对浑家的担忧不以为意,笑道:“不说分家后我便不必往公中交钱,这些钱拿去应付门户税也绰绰有余。且另有一件事我没同你说,你猜怎么着?年前师父就透了口风,他毕竟年纪大了,打算再做两年就回老家去,这个帐房的位子就给我,到时候工钱何止翻一二番?况且他想要回老家,打算把现在住的房子转租给我,租金十分便宜,

  • 穿越武侠世界无敌见面

    倒是外边偷偷躲在马车后头的景春气炸了,这个石府的大格格,脸皮怎么这么厚。她们主子,什么时候回石府说了宫里头佟贵妃娘娘身子骨不好的事儿。“爷今日尚且当没见过你,你且回去吧。你若是石文柄嫡女,当是会懂礼仪才是。”小四爷,根本不买女主的账。石盼芙眼见今日没办法唰到四阿哥的好感,有些不甘心的,还是将提前写好

  • 弑神天尊在线阅读第8节

    少女听到吼声转身狂奔而去,严小灯看了半天,按捺住跟上去的念头,快步离开了这里。回到大路上,刚好碰到两个门派弟子走过,严小灯连忙上去问路,二人也极为客气,指明了三长老的住处,严小灯谢过。刚走出不远,严小灯听到两名弟子的低声细语。“看到他手里的功法了吗,三长老又把那本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法拿出来唬人了,

  • 星裂长空第1章在线阅读

    洪荒时代,世界并未分界,只是混沌一片。大神盘古用神斧,开凿了一万八千年,终于将天地隔开。但是由于过度劳累,盘古大神最终倒在了自己开创的土地之上,顺着他身体倒下去的沟壑,慢慢延shen幻化出不同的地域。他的头朝东的方向,幻化出了东方诸神的九重天。他的左手下去的北方,有了qun妖魔聚集的北冥之地,常年极

  • 一切从神秘复苏开始太空骑士

    150亿年前太空发生了大爆炸,于是有了星球、有了水和生命,我们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成功进化成人后在地球上孤独地走过了数千年,2003年美国发射探测者到火星探测未知生命,当然现在是4025年,我们早已经生活在与各类外星人打交道的生活方式中,至于国与国之间的存在,自从一千年前洛纳贝阿星人的侵略,也

  • 武侠之破碎虚空在线阅读第一章

    “虽然这种哄小孩子的话我不应该相信的,但还是……”万冢凛纠结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金色高脚杯,迟疑的双手合十,许下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愿望。希望自己以后不要被别人当成大佬了。普普通通就好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希望麻烦事都远离我!也许是她想变得普通的意志太过强烈,面前的金色高脚杯慢慢漂浮到了空中,在万冢凛震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