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汴京文坛风云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4/9 0:11:52 作者:文庙居士 来源:纵横中文网
汴京文坛风云
汴京文坛风云
作者:文庙居士来源:纵横中文网
王安石、司马光、苏轼三大文坛巨豪,由于治国理念与操术不同,平日的同僚诗友、因激烈变法与反变法的斗争,闹得水火不可相容!此时一大批名臣奇才自觉、不自觉地选边站。王诜的家庭变故和他与苏轼的关系密切、以及过多的文人交游,使他被推入、卷入到“熙宁烃法”的政治旋涡之中。然而,王安石变法的正经被歪念。李定、舒亶、何正臣等人偷梁换柱,把对他们个人的问责讥讽,扣上谤讪新政的罪名,乘机断章取义、无限上纲,炮制了“乌台诗案”。王诜受牵连,被打入了文字狱。在这场震惊朝野的社会大变革中,公心私欲、荣辱升降、悲欢离合、扑

轰隆隆!

老者身后一个方圆一丈的小土丘顿时被大蟒蛇一尾扫平,周遭的小树木也被尽数摧毁,顿时飞沙走石,木屑纷飞,残叶飘零。

此时此刻,老者心中骇然,神色越发的阴沉!这条大蟒蛇的实力,恐怕与武王巅峰境界的强者相提并论了!如今,葬身蛇腹怕是十有八九了,就算在大蟒蛇口中逃出生天,恐怕也无法、无力逃脱蒙面少女与追杀大军的层层包围了!

可是我还有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能就如此窝囊不堪地死在大蟒蛇与这些追杀大军的手里!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意义非凡!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老者燃烧起熊熊战意,体内的血液也几乎要沸腾起来,那些游离在经脉窍穴里的内力,迅速汇成一支细流,接着变成小溪,涌向了双臂。

老者举起手中长剑,面色沉静地望着大蟒蛇,然后一个俯冲,箭一般杀向了大蟒蛇。

大蟒蛇看到老者主动发起攻击,心中也是莫名其妙,诧异这个弱小的武者为何不亡命而逃,反而来挑衅自己的威严,当下更是愤怒,咆哮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咬了过去。

看到大蟒蛇的血盆大口近在咫尺,老者身形突地一矮,极速向着大蟒蛇右边闪去,腾地起飞,窜到了大蟒蛇背上,巧妙地一剑砍下,紧接着宝剑与大蟒蛇鳞片接触产生的反弹之力,成功刺中了大蟒蛇的右眼,再接着双脚用巧力踢中大蟒蛇,反弹出八丈之远有余。

这突然间的变化令大蟒蛇措手不及,也是瞬间发生的事情,再说灵智初开的大蟒蛇也不懂得运用战术战略,也识破不了老者的战术战略,所以最终大蟒蛇吃了大亏,右眼被刺伤。

不过,受了眼伤的大蟒蛇的凶性却是彻底地被激发出来,这下令得它更是凶残狂暴,咆哮连连,十丈之长的身躯如千钧重棍,横扫周遭一切。

顿时,林木尽毁,沙石穿空,草木纷飞。

下一刻,老者在不断躲闪,偶尔反击。大蟒蛇却对老者穷追不舍,如影随形紧贴上来,时不时与老者激战在一起,似乎不把老者撕成稀巴烂就不解这伤眼之仇。

老者与大蟒蛇的激战,早就被蒙面少女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她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个“蚌鹤相争,渔翁得利”的时机,等到老者和大蟒蛇两败俱伤时,就出手捡个“坐收渔翁”之利。

对于大蟒蛇的意外出现,蒙面少女也是大吃一惊,不过看到大蟒蛇似乎懂得修炼之术后,她的心中就另有打算。大蟒蛇虽然凶残,但是收服之后就可以做魔宠当坐骑,而且可以教它修炼之道,若它以后某一朝飞升化龙,这样不仅对大蟒蛇有利,而且自己也会功德无量,将来自己飞升渡劫时就会降低天劫之险,但问题是大蟒蛇的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甚至比自己还要强,若要强行收服它,怕是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可这绝非良策,所以唯有等待时机。

而老者对于自己而言,无论是个人恩怨还是武林正义,都是自己目前的首要任务,也是此行的重中之重。

这一切,都是蒙面少女个人的想法而已,老者与大蟒蛇之间的实力相差一个阶级,眼前的情况明显不利于老者,老者目前的情况可谓险象环生,一着不慎就会身葬蛇腹。老者没有给大蟒蛇造成真正的伤害,结果就是自己不能够收服大蟒蛇。

她不由得有些着急,有些纠结,身为正道人士的她知道自己应该出手救人,可对方又是自己的仇人,武林中的败类,让对方葬身大蟒蛇腹中无疑是一种处罚罪恶之人的方式手段,可下场太过悲惨,不由得有些心生不忍,同样对方身上的秘密或许将会永远冰封雪藏起来,而大蟒蛇也无法收服;如果出手的话,凭着自己和老者之力也不一定是大蟒蛇的对手,到时候自己也葬身蛇腹那可就玩大发了,更何况跟老者联手不仅让她感到不舒服,还会让武林中人所耻。

老者和大蟒蛇两败俱伤无疑是最好的结果,可结果不一定是这样的结果,蒙面少女心里知道。所以,她心里默默地祈祷能够出现自己所预料的结果,可自己又想出手相助,又不想出手相助,有些矛盾的她决定先按兵不动。

蒙面少女的举动,司徒瑶也是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她虽然不知道蒙面少女心中所想,但是蒙面少女打算“坐收渔翁之利”这个想法她还是看得出来。所以,她决定伺机而动,来做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猎人。

眼看老者就快要葬身蛇腹之时,蒙面少女倏地消失在原地,几个起落,就来到老者和大蟒蛇交战之地不远处,看着一边倒的场面,考虑着如何出手相助老者。

“嘭!”的一声后,老者被大蟒蛇一尾扫中腰部,口中立即吐出一口猩红的液体,身体在空中不断翻转,最后还是往两丈之外一块嶙峋怪石上砸去。

看到如此境况,蒙面少女手中突然闪电射出一个玉莲台,目标正是往嶙峋怪石上砸去的老者,接着她双脚就地一点,整个人就飞射出去,在空中连连划出数到剑气,杀向来到老者不远处的大蟒蛇。

火花飞溅!

嘭!嘭!嘭!

金石相击的声音在幽静的林间响了出来,宣示了今晚的荒山野林不会太平。

大蟒蛇被这意外一击,饶是皮粗肉厚的它此刻也受了不小的伤害,被剑气触碰的地方有好几块鳞片脱落下来,又被蒙面少女手中宝剑闪电刺中,劲力透入体内,无法忍受的疼痛令它身形不由得一滞。而蒙面少女一击得手,借着宝剑反弹之力,向着老者方向飞去。

“吼!吼!吼!”大蟒蛇发出低沉的愤怒怪叫声,以显示出它的异常愤怒,瞪着惨碧的大眼四处察看,顿时发现了附近还有两个人类武者,一个蒙面少女相救老者,还有一个潜伏在左右,且实力不低。

眼看伤了自己右眼的老者就要被蒙面少女救走,又被蒙面少女所伤,这下令它更加痛恨人类,体内凶残的兽性被激发到了极点,当下不顾身上的伤痛,立即又追了上去。

“这个天仙谷弟子应该是何凌霜吧?嗯,肯定是她了!错不了!哼!看来自诩名门正派的天仙谷并非浪得虚名!嘻嘻!不过游戏更加精彩了。有趣,实在是有趣!”一直暗中观察着蒙面少女一举一动的司徒瑶,边自言自语边跟了上去。

被司徒瑶称为何凌霜的蒙面少女,实际上确是其人。此次她是出谷历练的,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单独出谷历练却是碰上了老者杀人夺宝这档子事,就一路追踪而来,准备暗中擒拿老者,却没有想到老者诡计多端,身手不凡,屡次脱手,还大开杀戒,杀了不少江湖人士,自己也吃了几次小亏。

此时的何凌霜身影飞掠,在淡淡月光下,一手抓着几乎陷入昏迷的老者在幽森的林间起起落落,身后大蟒蛇紧追不舍,上演着一场生命角逐的游戏场面。眼看与身后大蟒蛇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她的心里也是暗暗着急,如果再不能够摆脱掉对方,那就要陷入一场苦战当中了,到时候孰胜孰负的结果就不难说了,十有八九是自己和老者一起葬身蛇腹。就算侥幸击败大蟒蛇,也是惨胜收场,在这个杀机四伏的原始森林,不成为野兽的腹中之食,也会成为混在追杀大军中某些邪道人士刀下鬼剑下魂;而自己手中的老者也是险棋一枚,说不定在自己惨胜后来一出“渔翁得利”,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被彻底激发了凶残本性的大蟒蛇,此刻的速度可谓快若闪电,而何凌霜由于手中多了个“拖油瓶”,速度相比平时慢了不少,约在两盏茶的时间后,何凌霜和老者就被大蟒蛇包围在它的攻击范围了。

“吼!吼!吼!”大蟒蛇用它惨碧的大眼狠狠地瞪着何凌霜和老者,用血盆大口发出愤怒的低沉嘶吼声,似乎在说,你们两个卑微、卑鄙的该死人类,怎么不跑了。

何凌霜凝神提气,平静地望着准备发动攻击的大蟒蛇,接着引导丹田深处的内力,灌入双手之中,右手上的宝剑突然闪出森寒剑气,在月光下,宝剑反射出刺眼的炫光,而左手暗暗律动,眨眼间功夫,一条白色丝带便把老者裹成一个“粽子”。不过,丝带上还贴有数张奇特的灵符。

“吼!”的一声过后,大蟒蛇便发起了攻击。它一尾扫来,夹带着千钧之力,以横扫千军万马之势,伴随着狂风,摧毁了何凌霜旁边的小土丘,还有阻挡进攻路线上大海碗般粗的树木。

看到大蟒蛇一尾扫来,何凌霜瞬间便把左手中的老者掷出,同时手中做了一个奇特的手诀,老者顿时化作残影一道,消失在淡淡月光下,百丈之外幽森林木中。紧接着,她右手中宝剑一剑朝着大蟒蛇扫来的尾巴斩去,同时脚下多了一个玉莲台,在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急速退去。

气势如虹的剑气,将大蟒蛇扫来的沙土碎石,残枝败叶搅成了漫天飞洒的齑粉,在幽静淡雅的月光下,显示出今晚的这个荒山野林的极端不平静。

大蟒蛇尾巴去势不变,继续向着玉莲台扫去,最终撞上了玉莲台。

嘭!

一声响彻山林的碰撞之声响起后,玉莲台与大蟒蛇尾巴飞速分开,各自飞出了五丈之远,砸落在地上。玉莲台上的何凌霜口吐鲜血,显然这一击已经是她的全力一击了,如果不是有至宝玉莲台,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恐怕自己在这一击之下就会伤得不轻。而大蟒蛇也被伤到了尾巴,翻滚出三丈之外,眼中满是诧异地看着何凌霜。

被伤到尾巴的大蟒蛇,感到了这个人类武者似乎不好对付,而且暗中还有一个实力高强的人类武者还没有出手,如果不趁早拿下对方,和猎杀了那个老者,怕是今晚不能得偿所愿了,甚至自己还有成为别人盘中餐的危险。于是,大蟒蛇便不顾身上的疼痛,又是向着何凌霜方向杀去。

看到大蟒蛇又杀来,何凌霜踩着玉莲台急忙躲闪,让大蟒蛇一击落空。不过落空之后,大蟒蛇又是一尾扫来,而何凌霜却是凭借着至宝玉莲台,又成功地躲过了大蟒蛇的全力一击。

下一刻,何凌霜凭借着玉莲台,时而闪转腾挪,时而天上地下,与大蟒蛇不断游斗,在危险的关键时刻,玉莲台还能够激发出一种未知力量保护着她。

虽然玉莲台能够激发出一种未知的神秘力量保护着她,但是她也知道玉莲台很耗内力与精力,不知道自己能够支撑多久,而且,这个荒山野林还有不少歪门邪道之人在暗中虎视眈眈着……

看着百丈之外轰声隆隆,成片成片的树木齐根折断,地面坑坑洼洼,空中剑气纵横,木屑纷飞,沙石飞溅,尘土弥漫的剧烈打斗场面,司徒瑶一边暗笑刺激有趣,一边朝着若隐若现,被裹成粽子一般的老者方向飘去。

给读者的话:

PS:请继续猜这个老头是谁,先给大家挖个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转生恶役的我该如何在异世界生存在线阅读第三节

    “怎么样?”吴金再次开口询问。“为什么选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叶凡看着他。吴金很认真的说:“直觉。我认为,从来都是电影挑人,而不是人挑电影。现在很多电影都是为某些明星度身订造的,可是拍出来的效果往往差强人意。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展狼3》的男主角,就是你。”“那你的直觉还真的可怕。”叶凡咧z

  • 紫金风云录在线阅读第2节

    “娘的,押永历进城百姓如此喧闹,本想进京请功,路途万里,更不知又要生多少事端,”吴三桂在府上大发雷霆,“就是不走,更有这龚彝逆贼,竟有胆来本亲王府上求见。若永历长驻此城,一会一个前朝尚书,一会一个前朝总兵,日日来我府上求见,那康熙儿岂不坐我以通明之罪?”“那平西王的意思是……?”昆明知县用马蹄袖擦擦

  • 冷魅总裁的心上人在线阅读第2节

    言悦很是愧疚的陪着老奶奶等下一班公交车,虽然她很想给老奶奶打一辆车,但是老奶奶表示并不需要,她非常享受等待的过程,言悦虽然不是很懂,但因为是她的锅,所以只能任劳任怨的陪着等。谁想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如今的公交车都这般任性了吗。言悦赶紧把老奶奶扶上车,看着她安稳坐下后再跑下去。挥挥手和老奶奶告别,刚想提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I have a dream

    因为在拐角处,那人也未注意到倩瑶,他们直接撞了个满怀。由于身高差异,倩瑶的头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胸部,“嘶”那人倒吸了口冷气,因冲力未站稳倒退了两步,他揉了揉胸口处,抬头不满的看向倩瑶。“倩瑶?”那人正是grunt,看着是倩瑶他满腔的怒火不禁压了下去,脱口而出的怒喝亦咽了下去。倩瑶亦是惊讶的看着grun

  • 与同窗之塞恩在哥谭(3)

    视线回到被一脚踹进穿梭通道的塞恩身上。塞恩正毫无仪表的瘫在空中漂浮。塞恩不得不抱怨一句,这个彩虹色的空间通道真的好长哦。塞恩觉得自己至少飘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到?“唉~”塞恩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气声,路途劳累还没有吃东西,好饿。还有这个球一样的向导,才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说话,不过居然是爱丽丝公主的

  • 撑腰之之道,必有得失

    苏杰走上前一步,将苏楠揽到自己身后:“苏燮,我希望你这次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坑了苏家,我和苏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年能被雷碧城府提拔出去,若是输了,恐怕苏楠也无法继续留你在苏家了。”苏燮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苏杰这个大师兄其实算不上多讨厌自己,在苏家那些小辈中都争相议论把自己赶出苏家时,

  • 国师追妻:废柴小姐要逆天之又一次胜利(5)

    也不知幸与不幸,转瓶子转出来的赢得这次battle机会的是一位b-boy。跳breaking因为许多地面动作需要上肢的支撑力,在这一方面来说,女孩子是有些弱势的,因此也很少有女孩子跳这个。而breaking这个舞种,在battle的时候又因为其本身的特质的那种攻击性和爆发力,非常占据优势。叶音有些担

  • 吾皇有娇娇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凡一直在剧组等着杨蜜拍摄完今天的戏份,准备和她一起回家。他出现在剧组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起来,这可是大明星杨蜜老公的首次现身!甚至他之前出演欧阳少恭的一些戏份也被一些群演偷偷拍下来发到网上了。杨蜜老公现身剧组的消息更是瞬间就被顶上了微博热缩,无数的网友都争相讨论着杨蜜的新婚老公。“杨蜜老公首次

  • 骑马与砍杀之领主在线阅读随机技能

    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徐元习惯性的往兜里一摸,“卧槽,我的手机呢?”脑子一顿,才回过神来,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哪还有什么手机,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仰天长叹,“老天,你在玩儿我吧?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甚至没有电,我该怎么活下去?可怜可怜我,再来一道雷送我回去吧!”“……”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显然,

  • 对生之暧昧的气息(4)

    早上,安茉从头痛欲裂的感觉里清醒,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是自己的房间,却有点熟悉,“啊————”一声震天吼响彻在整栋房子里,安茉紧紧地捂着被子心中碎碎念‘神呐!这不是……这不是□□的卧室么!我怎么……我怎么在这啊!该不会我已经被……’想着想着看了一眼被子里的自己,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穿着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