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妖尾之锻打天下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4/8 8:46:53 作者:半根草 来源:飞卢小说网
妖尾之锻打天下
妖尾之锻打天下
作者:半根草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妖尾,成了一个小小的打铁匠!什么,打铁一百下,铁块有了火的属性?打铁一千下,铁块质变,成了流刃若火?打铁一万下,铁块升华,获得恶魔果实?打铁十万下,铁块活了,得到英灵亚瑟王?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如果有,那就继续打铁!我就是,一个小小铁匠!我有铁锤,锻打天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安家宜让旅行社拿出自己签的文件,一一看了,心跌入深渊里,这些人怎么这么黑心?她的爸爸没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没了,他们想的却是如何逃避责任,逃避补偿,以坑蒙拐骗的手段让她签署了旅行社免责的文件,难道这样他们就安枕无忧、良心安稳了?安家宜指着他们的鼻子质问,“你们的良心呢?良心都哪里去了,我爸爸好端端的来旅游,一下子没了,你们居然、居然这样推卸责任!难道你们不知道心脏病病人不能做激烈运动吗?为什么要催促大家爬山走得那么快?为什么没人发现他身体不适?”

几人静默,最后导游挺身而出,“我们并不知道安先生有心脏病,旅游前大家都签了合同,上面的安全事项提示都有,安小姐,我们真不是推卸责任,这些突发因素,真不是我们的控制范围。而且我们也给安先生买了保险,保险公司会做后续赔偿的。现在,不管怎样,安先生已经去世了,安小姐请节哀,我们想的还是给安先生办理后事吧!我们已经帮安先生办了火葬手续,也布置了灵堂,明天是安先生去世第三天,按我们的礼仪,灵堂明天就撤了,安小姐还是快点决定是将安先生带回北京,还是就在这里买墓地入葬?如果在这里买墓地,我们社里一定给安先生找个风水宝地。”

安家宜冷笑,“风水宝地你留着自己睡吧!我爸爸不需要你的假仁假义。”

导游脸色变了,“安小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安先生是自己死的,可不是我们逼死的,我们旅行社已尽了义务,送安先生入院,交住院费、太平间费用、火葬费、灵堂费,还有安太太的医药费,可都是我们出的,按说这些可不是我们要承担的,我们不过是帮忙!”有文件在手,导游可是理直气壮。

安家宜气急,“你们滚!我不需要你们这些黑心黑肺的在这里,别晃瞎了我的眼睛。”

导游几个互换了几个眼神,给了安家宜安民强在火葬场的手续文件,丢下安家宜扬长而去。

何丽云在病房内哭得死去活来,闹着寻死,安家宜被护士拉入病房,劝慰已有些神志不清的母亲。

妈妈被打了镇定剂,睡着了,安家宜坐在病房疲惫不堪。护士挂了吊瓶,对安家宜说:“我看你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任何东西,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爸爸虽然没了,但还有妈妈呢,你不坚强点,后面这一大摊事谁来支撑呢?”

安家宜说:“我吃不下。”

护士有些不忍,“还是要吃的。不然你怎么有力气去火葬场?”

安家宜睁着无神的大眼睛无焦距地看着窗外。护士摇着头出去了。

安家宜摸着手机,终于拨通了那串熟悉的数字,电话很快就接了,周毅熟悉的嗓音说了句:“喂,是家宜吗?”

安家宜本已流干了的泪又滚落下来,她哽咽着,周毅问:“家宜,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上班呢!”开始带了不耐烦。

安家宜抽噎着说:“周毅,我爸爸心脏病犯了,在张家界……”

周毅似松了口气,“家宜,我是神经内科的,心内科的病可不擅长,要不我给你推荐个熟人?”

安家宜的心都在颤抖,“不是的。”她放低了姿态,“我爸爸已经去世了。”

周毅有片刻失声,“那、那可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呢?”安家宜放下自尊和骄傲,“周毅,你能帮帮我吗?我在张家界,妈妈也病了,一个熟人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办。旅行社那群人也欺负我们,不管我们了,求求你,帮帮我,好吗?”她说着又开始掉泪。

那边沉默很久,周毅干巴巴地说:“家宜,我我、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呀!而且我还要值班呢!要不,你问问丁霖可?”他的语速快起来,越来越流畅,“她不是一直是你好姐妹么,什么事都肯为你出头,你出了这么大事,跟她说,她一定帮你的。你要不方便给她电话,我替你打?”

安家宜挂了手机。

背叛,她不恨,分手,她不恨,可是现在她真的恨了。即使没有爱情,我们连二十几年的友情也没了吗?

安家宜没有那么多时间哀悼自己的爱恨情仇,她还有很多事要做。母亲是独生子女,父亲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爷爷去世的早,叔叔和姑姑靠爸爸早早接爷爷的班挣钱供着上了学,一个是公务员,一个在银行,日子都过得不错。正是这种不错,让三家的距离越来越远,叔叔和姑姑看不上父母那种胆小慎微又勤俭的生活态度,随着生活环境的差异,近年走动越发少了,甚至连过年都是爸爸主动给他们电话,才肯应付几句。但爸爸出了这么大事,总不能不通知他们。安家宜分别跟叔叔和姑姑打了电话,意料之中的结果,没有一个人提到要来张家界替她和妈妈做主,只一味指责何丽云和安家宜的不是,最后下了命令,让安家宜赶紧带安民强回京入葬,不要过了头七还在外头。

苏南站在楼梯拐角处抽烟,清晰听见上层楼梯处女子隐忍的抽噎,那种绝望和无助,总能拨动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当初田强死后,她的未婚妻,那个土家族憨厚的女子,就这样隐忍地默默流泪,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真无用,悔恨却无力。这个女孩应该比彭山灵还小了不少,这么小年纪家里出了这么大变故,难怪她手足无措。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将烟头掐灭。

安家宜坐在台阶上,双手无力地搭在膝盖上,楼下有人上来,脚步声很轻,步伐却很稳,那人走到她身边停了下来,她听见他低沉沙哑的声音问:“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很多年后,安家宜还能清晰地记住这一刻,那个男人向她伸出一只手,那只粗糙、厚实、有力的手,他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毫无温柔,几乎是拖着将她带到走廊椅子上坐下,然后他从容地找护士、找看护,交代了妈妈在医院的事宜,然后又拽着她去了火葬场,办了所有手续,她跪在父亲的灵堂前默默啜泣了一整天。他甚至帮他打发来吊唁的人,旅行社的人,同来旅游的人,火葬场的工作人员,一切有条不紊。是夜,他甚至陪着她守着灵堂一夜。

安家宜只顾着哀戚,忘记了周遭的一切,也忽略了那个几乎是陌生的男人的帮助。当父亲的骨灰盒子严严实实地抱在她的怀里,她才有种真实感,是呀,爸爸真的不在了。

苏南帮安父的骨灰放在一个背包里,帮安家宜背好,又将她带回医院。医院病房里,何丽云已醒来,挂着吊水,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似乎被抽干了生气。安家宜将父亲的骨灰取出来,放在母亲身边,何丽云没再哭泣,只一遍遍抚摸着骨灰盒子。

安家宜坐在有爸爸妈妈的病房里,整个人几乎都虚脱,眼睛很干,再流不出眼泪了,心空荡荡的,不知道身在何处,该干什么。

苏南安顿了安家宜,又安抚了闹着回家的安奶奶。一夜未眠,但精神尚好,在楼梯里抽了几根烟后,出去安排了点事,带回来两盒快餐,将安家宜叫了出来,塞给她一盒,只说了一个字,“吃。”

安家宜随便拨了几口,食不知味,这几天几乎都是如此。苏南也不劝,吃完收拾了饭盒,安家宜想回病房,苏南却叫住了她,“跟我去个地方。”

“我哪里都不去。”他虽帮了自己,但他们仍不是熟人,她现在抗拒任何人,包括这些帮助他的人,在她眼里再美再好都失去了颜色。当爸爸没了,这世界还剩下什么?依靠、温暖、幸福、色彩都似消失。

苏南拖了安家宜就走,手指攥着安家宜的手腕,几乎将她骨头捏断,安家宜随着他的脚步踉跄而去。

医院门口出租车上已有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和一个苍老的老太太,苏南问少年,“大壮,药都拿全了吧?”

田壮点头,小心移开位置,苏南坐到田奶奶身边,田奶奶立马抓住苏南的手,笑眯眯地用听不懂的土话说:“大强,我们回家。”苏南微笑着点头,“嗯,回家。”

安家宜坐在副驾,回头看见这一幕,苏南笑容温暖、语音柔和,眼睛带着一层暖意,安家宜这才认出苏南,这个“陌生人”是丁霖可的“小兵”啊!安家宜看着苏南那因笑容而柔和起的脸部线条,心慢慢安定,一个对老人和小孩露出这种笑容的男人,肯定不是坏人,不管他表现的多么强硬和粗放,心肯定有一块柔软的地方。

安家宜没想到,苏南带她去的地方是这样的远,出租车沿着山路一拐一弯,不知道走了多久,上山下山进谷盘山,直到不管加多少钱司机都不愿再走,四人才下了车,苏南背了田奶奶,望着挂在天上的太阳说:“大壮,我们要紧着赶路了。”田壮背了大包小包,“我没问题,南哥你先背着奶奶,我们一会儿换。”苏南说:“不用,你看着她。”田壮回头看了眼安家宜,跟苏南嘀咕了几句。

安家宜看着前面两个男人拐进了山路,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她这是要去哪里?思维渐渐被这莫名之事打破框架,她开始思考、开始后怕,如果不是认出了苏南的身份,她真要怀疑是不是要被人卖进山里当媳妇了!

田壮一会儿又走了回来,“姐姐,赶紧走,不然回不了寨子,天黑山路可不好走。”

安家宜赶了上去,气喘吁吁地追上苏南,“你要带我去哪里?我还要回医院呢,妈妈还没人照顾。”

苏南说:“今晚回不去。”

安家宜急了,“那怎么行?我要回去。”

苏南说:“你要认识路就回去吧,我也不拦着你。”一边说一边大迈着步子,几步就将安家宜甩到了身后,安家宜望望四处高山绿谷、青树怪石,景色很美,却也幽静的让人害怕。她跟了前去,拽住苏南的胳膊不让他走,盯着他的眼睛不语。

苏南说:“我带你去田壮家的寨子,你妈妈我已经安排了看护。”

“你凭我们做主我的事?我什么时候说要去什么的寨子了?”安家宜生气了,这个人以为他是谁?

苏南似是笑了声,“我认为你有必要去就有必要,有力气废话,不如留点力气走路,还有十几里山路呢!”

安家宜倒吸口冷气,退了一步碰到石头,差点给绊倒,田壮在后面抓住了她,盯着她的脚说:“姐姐,进山不能穿这样的鞋。”安家宜无语,这是什么事?

“大壮,我能不能回去?”

田壮眨巴着黑漆漆的眼睛摇头,“没有车,走不回去,如果进寨子还近些。”他迟疑了下,脱自己的球鞋,“姐姐,你穿我鞋子,我光脚就行了。”

安家宜推脱,苏南也在前面说:“大壮,你不要替她操心。”

大壮是个实诚孩子,硬是脱了自己的鞋塞给安家宜,但却太大,急得大壮直抓头,苏南说:“包里有鞋。”从包里找到双崭新的登山鞋,稍大一点倒也凑合,安家宜疑惑地望着前面越走越快的高大背影,心口似有东西涌动。

这辈子安家宜就没吃过这样的苦,十几里山路走了将近六个小时,苏南背着田奶奶早不见影了,只有田壮一路陪着她磕磕碰碰,她觉得自己好累好饿,幸亏田壮带了许多吃的,巧克力、糖、干果、牛肉干、饼干,甚至红牛,田壮说这些都是苏南买的,安家宜笃定了,苏南是早有预谋让自己受这遭罪的。他在折磨自己。可是,凭什么?为什么?

安家宜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思考苏南的怪异行为,她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心跳,几次欲晕倒都是田壮拖住了她,身体的疲惫让她再想不起心痛,她忘记了失去爸爸的悲伤,忘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忘记了可恨的周毅。原来,体力消耗是可以磨光精神伤痛的。

在望见寨子灯光的那一刻,安家宜跌坐在尖锐的山石路上,喘息着大笑,这个男人是把她当想家的新兵蛋子在操练吗?

安家宜望着远处的灯光,晕黄的,温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妃常霸道,本宫不侍寝第五章在线阅读

    马尔福庄园“你说今天韦斯莱他们有聚会?为什么这么突然?荣巴顿他们还特地请了个假?”德拉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拉长了疑问句,显的格外有压迫感。一个倾身的男子微微冒出冷汗“在韦斯来附近的记者全被清理干净,所以我猜测是救世主回来了!”语中带着紧张,毕竟马尔福可不接受不精准的消息。“出去吧!明天下午我

  • 转生恶役的我该如何在异世界生存在线阅读第三节

    “怎么样?”吴金再次开口询问。“为什么选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叶凡看着他。吴金很认真的说:“直觉。我认为,从来都是电影挑人,而不是人挑电影。现在很多电影都是为某些明星度身订造的,可是拍出来的效果往往差强人意。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展狼3》的男主角,就是你。”“那你的直觉还真的可怕。”叶凡咧z

  • 紫金风云录在线阅读第2节

    “娘的,押永历进城百姓如此喧闹,本想进京请功,路途万里,更不知又要生多少事端,”吴三桂在府上大发雷霆,“就是不走,更有这龚彝逆贼,竟有胆来本亲王府上求见。若永历长驻此城,一会一个前朝尚书,一会一个前朝总兵,日日来我府上求见,那康熙儿岂不坐我以通明之罪?”“那平西王的意思是……?”昆明知县用马蹄袖擦擦

  • 冷魅总裁的心上人在线阅读第2节

    言悦很是愧疚的陪着老奶奶等下一班公交车,虽然她很想给老奶奶打一辆车,但是老奶奶表示并不需要,她非常享受等待的过程,言悦虽然不是很懂,但因为是她的锅,所以只能任劳任怨的陪着等。谁想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如今的公交车都这般任性了吗。言悦赶紧把老奶奶扶上车,看着她安稳坐下后再跑下去。挥挥手和老奶奶告别,刚想提

  • 一袭华袍·续在线阅读I have a dream

    因为在拐角处,那人也未注意到倩瑶,他们直接撞了个满怀。由于身高差异,倩瑶的头直接撞到了那人的胸部,“嘶”那人倒吸了口冷气,因冲力未站稳倒退了两步,他揉了揉胸口处,抬头不满的看向倩瑶。“倩瑶?”那人正是grunt,看着是倩瑶他满腔的怒火不禁压了下去,脱口而出的怒喝亦咽了下去。倩瑶亦是惊讶的看着grun

  • 与同窗之塞恩在哥谭(3)

    视线回到被一脚踹进穿梭通道的塞恩身上。塞恩正毫无仪表的瘫在空中漂浮。塞恩不得不抱怨一句,这个彩虹色的空间通道真的好长哦。塞恩觉得自己至少飘了半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到?“唉~”塞恩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气声,路途劳累还没有吃东西,好饿。还有这个球一样的向导,才刚刚开始就一直不停的说话,不过居然是爱丽丝公主的

  • 撑腰之之道,必有得失

    苏杰走上前一步,将苏楠揽到自己身后:“苏燮,我希望你这次好好表现,不要再像上次一样坑了苏家,我和苏楠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年能被雷碧城府提拔出去,若是输了,恐怕苏楠也无法继续留你在苏家了。”苏燮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苏杰这个大师兄其实算不上多讨厌自己,在苏家那些小辈中都争相议论把自己赶出苏家时,

  • 国师追妻:废柴小姐要逆天之又一次胜利(5)

    也不知幸与不幸,转瓶子转出来的赢得这次battle机会的是一位b-boy。跳breaking因为许多地面动作需要上肢的支撑力,在这一方面来说,女孩子是有些弱势的,因此也很少有女孩子跳这个。而breaking这个舞种,在battle的时候又因为其本身的特质的那种攻击性和爆发力,非常占据优势。叶音有些担

  • 吾皇有娇娇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凡一直在剧组等着杨蜜拍摄完今天的戏份,准备和她一起回家。他出现在剧组的消息也开始在网络上疯传起来,这可是大明星杨蜜老公的首次现身!甚至他之前出演欧阳少恭的一些戏份也被一些群演偷偷拍下来发到网上了。杨蜜老公现身剧组的消息更是瞬间就被顶上了微博热缩,无数的网友都争相讨论着杨蜜的新婚老公。“杨蜜老公首次

  • 骑马与砍杀之领主在线阅读随机技能

    回到自己的屋子内,徐元习惯性的往兜里一摸,“卧槽,我的手机呢?”脑子一顿,才回过神来,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哪还有什么手机,随即脸上闪过一丝哀色。仰天长叹,“老天,你在玩儿我吧?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甚至没有电,我该怎么活下去?可怜可怜我,再来一道雷送我回去吧!”“……”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显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