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超级大族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4/8 9:21:16 作者:独孤狐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级大族
超级大族
作者:独孤狐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一个不同却相同的世界,一个巨族的诞生,它影响了整个世界的一切。是发展,是和平,是战争,是混乱,是杀戮……是因为气运的偏袒还是因为家族的传承?不,都不是,只因为一个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除了这些年来耳濡目染的接触外,许诺从来没有问过魂关于灵异方面的事情,一来是她厌恶与妖魔相关的事物,二来也是她根本没有从心底承认自己是个除妖的阴阳师。

许诺在内心深处一直觉得,如果不是魂出现的话,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去做收妖这种事,可是到了今天,许诺才突然一下子惊醒,就算没有魂,她也不可能逃离得开这个在她眼中充满妖魔的世界,既然她拥有这双眼睛,就已经被妖魔打上了“猎物”的标签,无论她再怎么想要逃避,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许诺不愿成为除妖师,可她更不愿意让为自己担心的人受伤,如果她有灵力,就不会那么轻易的中了食心魔的诡计,也不会连累魂。

阴阳眼是除妖师梦寐以求的能力,一般都是灵力极为纯净高深的人才能够拥有,但许诺却是个全无灵力的普通人,这件事情并不是偶然,她从最开始就感觉得出来,只是一直选择无视而已。

“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我这个问题呢。”

魂叼着吸管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姜茶,那股呛人的味道让他皱紧眉头,可他还是很专心的回答许诺的话。

许诺喝了一大口姜茶,火辣辣的温暖从口中蔓延到全身,将寒冷完全驱逐,身体舒服了之后,神智却变得更加清明。

“你不是说过,如果我想得到灵力,你会帮我的吗?”

五年前魂第一次见到许诺的时候,他就隐约发现了她身份有些问题,只是那个时候的许诺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便一直搁置着,如今既然她主动开口问,他必定会毫无隐瞒的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许诺。

“当然,我一向说话算话。”

魂摆出了赞的模样卖萌,仙气十足的面孔配上呆萌的表情居然也十分协调,虽然也不排除是看得多了慢慢习惯这个原因。

“阴阳眼,是只有除妖师才会有的,你是个孤儿,血脉不详,我猜你多半是某个阴阳世家的人,而且灵力被封印了。”

魂住在避祸珠中,与许诺的精神世界连为一体,她的所有记忆和心情他都可以共享,魂发觉在许诺的体内深处是有灵力存在的,只是这灵力被下了封印,才会让她变得和正常人一样,手无除妖之力。

许诺的脸色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是在姜茶溢出的热气背后,眼神有些异样的呆愣。

魂抽干最后一口姜茶,辣的吐吐舌头,似乎觉得这举动有些不应景,轻咳了一声之后继续正经的开口,“封印这个东西,就是为了防止厉害的人物出现的工具,这说明你和我一样,都是大boss!”

“你也就是个落魄半神,而我除了眼睛以外一无是处,”许诺冷淡默然的眼中像是被微风吹皱的湖面,泛起些许带着自嘲的笑意,脸上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这样看来我们两个倒是有几分相像。”

许诺的笑容底下隐藏的淡淡悲伤没有逃过魂的眼睛,她内心有多寂寞凄凉,身为守护神的他是最了解的,他现在能帮许诺做的,也只有找到她的真实身份这一件事情。

许诺放下了一直握在手里的杯子,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样的直视魂的眼睛,黑曜石一样深邃的眼里写满了坚定,“你有办法解开这个封印吗?”

“封印这个东西不是说解开就能解开的,总要知道封印的意义才行,不过只要你想解封,我一定会帮你。”

魂的眼神没有半点动摇,他本就是个性子不受拘束的神,什么神明不可参与凡人命格的条律,对他来讲根本什么都不算,除了许诺之外,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让他如何,只有她,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只要她想,他就会全力以赴。

许诺望着窗外漆黑一片夜空上明亮的月,心里一直无法逾越的那道坎突然间就消散了,也是时候该解开心结了,她一直装作无所谓的身世,其实是她最在意的事情,“魂,帮我吧!”

许诺伸出手来看着自己白皙的掌心,然后缓缓握紧,她想要拥有力量,为了守护,自己在意的一切。

魂用自己的力量威胁了无数低等级的小妖,让它们四散在各个地方,收集有关阴阳师世家的消息,很快便有了回音。

现今的世界不比以前崇信神鬼之事的时候,阴阳世家早已被凡人所摒弃遗忘,衰败没落得没剩多少了,仅有的一些也都是隐藏真实身份,只在暗地里仍旧维持着阴阳师捉鬼除妖的本责。

而现在表面上依旧风光无限,背地里阴阳术法发扬广大的名门大概也就只有那么三家——江家、承家和万家。

在这三个阴阳世家之中,江家的本家则正好在许诺从小便一直居住的B市,这可是一个惊人的巧合,或者说,许诺和江家很有可能有着什么联系。

魂看了看听完这些消息的许诺,她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波动,于是便小心翼翼的问着,“你要回B市去看看吗?”

B市对许诺来讲实在算不得什么印象美丽的家乡,她在出生的时候就被遗弃在孤儿院的门口,从出生起到离开B市的十三个年头里,着实没有过纯粹的幸福快乐,就算曾经有过那么短暂的美好时光,也都在最后变得破灭成灰。

许诺十三岁的时候心伤冷绝的离开了B市,距离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可当再次提起那里的时候,她仍然还是无法释怀心底埋藏已久的伤痛。

“给我一点时间。”

许诺知道,如果想要找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一定要回去B市,一定要重新面对过去的一切,她只是想要多给自己一些力量,至少再回到那里的时候,可以做到微笑着面对过往,而不是当初离开时的心境。

但是现实却仿佛故意和许诺作对一般,分明不给她准备好的机会,在她还彷徨犹豫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某超电磁炮的不正经病毒在线阅读第七章

    得到金疙瘩的刘婶,简单用布包裹了一下,便匆匆忙忙向镇上的陈府跑去。来到陈府的大门口,刘婶被看门的仆人拦了下来。一个人问道:“你找谁?”刘婶连忙说道:“麻烦你通报一下,我找陈老爷有点事。”“陈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没事快点走开。”这时,马管家正好从门口经过,便问道:“是谁?在门口吵吵闹闹的。”“管家

  • 棋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人刚才说他叫啥…?“等会儿。”宋秋茜懵了一下,“那个,你说你叫……”“哪吒。”少年声音清越。宋秋茜:“……”呔!她蹭了蹭眼睛,再次打量对面那少年,面相十四五六,墨发比肩头略长一点点,头顶梳着两个团髻,用红绸带束起,轻垂下来。顽劣稚童没看出来,倒是衬得他清秀脱俗,眉骨稳健清冽、气宇不凡。一脸长大后小

  • 陈情令之弟弟有点多?在线阅读秒杀大巫(求鲜花,求评价)

    就在赢部落所有人悲愤欲绝之时,两只大手突然出现,按在了两个巫族的头上。楚休的声音响起:“放心,人族会比巫族更长久,更昌盛……”那两个巫族瞬间大骇,急忙要施展神通但是无论他们如何用力,却像被捏在掌心的蚂蚁一般,根本无法动弹!“记得,杀死你们的是人族!”楚休便捏爆了他们的脑袋,楚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他

  • 我和偶像不同物种之景

    春浓绿意重,杨柳絮语通。阁岸观烟火,家国行深种。夏波芙蓉秀,菏泽照故邱。不知山中客,原野海阔酒。秋叶梧桐落,清寒苦中若。茅庐江山卷,一书年少娑。冬雪梅花香,冰凌刺骨腔。空有龙游意,山河曲赋昌。青阳山上松,黄河洛阳钟。古寺经文起,天下哪人颂。桃花三里地,小径通幽僻。不知何人舞,倾城一支丽。紫竹菩萨隐,

  • 题目是套路[全职高手]在线阅读第8节

    做完头发回来,已经到了晚餐营业的准备时间。服务员不能披散头发的,因此姜晓暖无论做了什么新发型都必须扎个丸子头。董诗雅带她去的是H市最高端的美发沙龙,由发型总监亲自操刀,将她那一排韭菜刘海变成了极富少女感的空气微卷,耳侧垂下几捋发丝,随着她走路的节奏轻轻颤抖,动感又可爱。丸子头是董诗雅帮她扎的,天生瓜

  • 镜月流长第5章在线阅读

    十方一想起昨晚和连素梅的缠绵时刻,便脸又红了起来:“昨晚……昨晚是那女鬼迷惑小僧,可不干小僧事。”樱桃也是顺嘴说出,这种事,姑娘家提起来也毕竟不好意思,便转开话题道:“修真界是指神仙的世界,什么修佛的,修道的,修魔的等等等等,都属于修真界。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可要教我六字大明咒啊。”“这个也好学

  • 僵约之献祭万物之被抛弃了(4)

    两个小年轻就在这样浪漫又美好的日子里冲动了,他们交往五个月后唐婉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的她很是不知所措,看着自己的肚皮一月比一月鼓起,她还是决定把这事说出来。可是狛卞的反应与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以为他们会像电视剧中的男女主角一样,打破一切艰难困苦,成为幸福的三口之家。但狛卞却认为孩子是个拖累,无论

  • 抱着熊猫乱鸳鸳[综国漫]在线阅读第1节

    托妮·斯塔克甩掉黏人的记者,有些烦躁的回到了斯塔克大厦。要知道她为了制作战甲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休息了,她根本没时间浪费在那些愚蠢的问题上。如果不是佩伯罢工要求,她才懒得去理会那些咋咋呼呼的记者们。有那个时间她宁愿听贾维斯的淑女守则。“lady欢迎回家,洗澡水已经放好了。”磁性的英伦音响起,托妮把手中的

  • 三国之北地霸主之想买商品,用星点来换(3)

    页面上,各种食物整齐排放,马铃薯、白菜、西红柿、豆腐、鱼····再往下,水晶翡翠饺、东坡肉、松鼠桂鱼、荷叶鸡···这些都是一般菜色,但尝过营养剂的南姝简直要喜极而泣,这些菜简直就是天降福音!营养剂的味道简直是对味蕾的极大摧残。兴奋之下,南姝觉得···她饿了。能不饿吗?一天就喝了一点营养液,身上的伤虽

  • 霸水在线阅读第10章

    在整个初中的学习过程中,总会有几件尴尬的事情。今儿我就给大家讲一讲。这不得不提到我曾说过我最讨厌的科目——英语。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我们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并且上晚自习。那时对于我来说,每个星期天来学校并且上晚自习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刚刚那个星期我们班主任不在。如果按往常我们肯定是上一两节课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