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还款日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4/8 9:23:11 作者:千军月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还款日
还款日
作者:千军月破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初阳在高三那年和他的初恋男友分手。至此,两人隔着半个地球,说永不相见。八年后,高中同学婚礼。这是意料之中的再遇。全文无虐。双初恋,破镜重圆,没有外人插足的任何可能。双C,攻受只有彼此。陆一澄(攻)X林初阳(受)

大厅里。

叶清微扫了一圈人,颓的颓,废的废,瞎了一只眼的整个人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瘫在椅子上。

她看了看还有活人气息的几个人。一个眼影画得比99%的女生精致的gay,一个眼圈红红抖着身子的双马尾lo娘,一个初中小女孩小白兔似的一双水盈盈眼睛怯生生地望着自己。

要说精神抖擞的倒也不是没有,她左手边第三位,任谁看了都得伸出大拇指说一句“大爷真是老当益壮”。

金木水火土,老弱病残gay。

排面。

双马尾女凑了个脑袋过来,她个儿不高,发丝刚扫过叶清微下巴尖。

声音挺甜,就是刚哭过有点沙,冲叶清微勉强一笑,语气带点讨好:“你好,我叫林雨,目前职业是偶像,小姐姐怎么称呼呀?”

叶清微不太习惯和人这么靠近,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没说话,从衬衣口袋里夹出一张小卡片递过去。

林雨忙不迭地接过,是张名片。

叶清微 道士

联系地址:风城古井路222号落星观

联系电话:xxxxxxxxxx

主营业务:捉鬼、风水、算命

承接业务:夫妻不和、孩子叛逆、爸爸妈妈更年期、爷爷奶奶夕阳红、大龄青年求桃花等

“……”

林雨一时竟不知道该先震惊这个和她差不多大的漂亮小姐姐竟然是道士这件事,还是对方承接的业务范围之广这件事。

叶清微又特矜持地补充道:“你找我,熟人价,打八折。”

林雨:“……”

她心情有点复杂。

毕竟在一分钟前她脑海里的叶清微还是酷炫狂霸拽冷酷智慧复姓慕容一看就是主角的人设。

而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江湖骗子。

不过“大龄青年求桃花”这个业务居然该死的令人心动。

林雨正要开口委婉地问问怎么求桃花,大厅里猛地炸开一个声音。

又是那个古怪声音。

叶清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大厅里陡然安静下来,连呼吸声都放轻了,像是被谁突然按了暂停键。

天花板上摄像头的红光幽幽的扫过大厅里每一个角落,无声地监视着,衬出死寂的氛围,格外瘆人。

【当前存活人数:12,当前死亡人数:1,恭喜各位进入主播考核第一阶段。注意,之后的任务将以短信直接通知各位,不再以语音播报方式提示。】

古怪声音顿了顿,接着响起的却是一个迥然不同的童声,听不出男女。

【十二点,十二点

城堡舞会开始了

十二点,十二点

十二个女仆排排站

却有一个是叛徒

亲爱的朋友

带着钥匙把她锁起来

把她锁起来,锁起来

千万记得,记得

要点着蜡烛找钥匙

请礼貌,请礼貌

公主的礼仪不能忘】

童声极为天真地唱着童谣,回荡在大厅里,像是很轻的羽毛搔过皮肤,激起层层叠叠的鸡皮疙瘩,听得人毛骨悚然。

但大部分人的表情都很一致:这说的啥?是人话吗?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厅里原本互不相识的人在这一刻却出奇地有了默契,几乎是同时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叶清微。

“不急,还有半个小时,找到钥匙就好。”叶清微抬了抬眼皮子,声音泠然。

她径直走到靠墙的虫蛀木质储物柜前,伸手去拉,半拉开的抽屉边缘似乎锈了,卡在一半发出磨耳朵的吱吱声。

叶清微想也不想,一脚踢过去。

嘭!

年久失修的储物柜终于结束了它苟延残喘的一生。

叶清微表情没什么波动,弯下腰捡掉在地上的发黄纸页,在触碰到纸页的一瞬间,她神情微动,似乎想到什么。

大厅里其他人可谓步步紧盯她,见她这样子像是又有了什么线索,都憋着话想问不敢问。

毕齐悄悄撺掇江惜去问叶清微,心道江惜好歹是个初中小女孩,叶清微怎么着也不至于朝祖国幼嫩可爱的花骨朵下手。

不过不等江惜过去,就有人站出来了。

周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众目睽睽之下她告叶清微状没告成丢了面子,周静这次倒没那么咄咄逼人,只是状若无意道:“现在只知道不完成任务会有生命危险,我想大家应该拧成一股绳齐心协力,作为团队一员,发现什么线索一起讨论分享。”

这话说得很妙,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她这时候说出来……明显就是在内涵叶清微不和团队合作。

一听这话,林雨完全没有偶像包袱地翻了个白眼,心道刚才我们挖俄罗斯套娃眼睛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讽刺我们是蠢货的?这回倒装起大尾巴狼了。

其他人的心思不一,但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叶清微,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叶清微在纸页上摩挲的手指停了下,从善如流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又顺手把那些纸递给她,“我看不太懂,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见解。”

“……”

周静一时噎住,硬着头皮接过。

其他人也哗啦全围上来看,她低头看纸上的内容,发现纸上记录的似乎是某个人的日记。

2007年7月17日天气晴

“这是我被带到城堡的第一天,也是学校暑假放假的第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我有强烈预感今天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果然,一放学爷爷便带我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说要带我去城堡,我从小就知道,每个小公主最后都会回到城堡里,想到要成为真正的公主,我非常兴奋。

……

城堡和童话书里画的一模一样!我好奇地跑来跑去,花园里的草格外茂盛。

……

我被带到所有人面前,宣布,以后我就是第十二位公主了。

……

真难以想象,一天前我还是个平凡的中学生,现在却有一堆仆人服侍我,坐在长长的餐桌前,练习如何优雅地用刀叉吃牛排。

在第一杯酒后,我和我的公主姐姐们相互敬酒,不知怎么,我总觉得大姐姐,也就是第一位公主,似乎很忧愁。

……”

中间有一部分的字迹像是被刻意模糊了,一团黑乎乎,看不清楚写的什么。

周静快速翻到第二张。

2007年7月19日天气晴

“……

今天学了钢琴。

临睡前礼仪教师教我们祷告。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命为圣,愿你的国度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天上的父,地上的神。

城堡里的生活很快乐,但总有不真实的感觉。

我想家了。”

2007年天气雨

“……

我不知道今天是几号,也不记得中间发生了什么。

我只记得他们说我生病了,我需要打针。

我不想打针,但他们说真正的公主都应该听话。

被几个仆人摁住,冰冷的液体进入我的身体里,我又闭上了眼睛。

好困……好累……

我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我又不确定那是什么改变。

我好像看到过什么,但是我不记得我看到什么了。

趁还清醒的时候记下来,否则……”

则字写了一半就顿了笔,似乎是被外界因素打断了。

翻到后面的几张纸,周静皱了眉,怎么全是摸不着头脑的一两句话?

“舞会开始了”

“大公主不见了,我成了十一”

“有人在看着我”

“有人在跟着我”

“他们来了”

“爷爷说要带我逃走”

“爷爷死了”

“没有光,逃不了了”

逃字写得格外用力,几乎要划破纸面。

大厅里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好像有了那么点门道,却又摸不着关键。

有人想起叶清微刚刚的话,似乎是要找什么钥匙?便撸起袖子翻箱倒柜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地找钥匙。

毕齐自个琢磨这日记琢磨了半晌也没个头绪,愁得翘起了兰花指。

大厅里那帮人是指望不上的,尤其是那个周静,脑子空空还爱出风头,其他人也一脸学渣不懂装懂表情。

他只好又把视线转移到叶清微身上,看看对方有没有什么主意,这才发现对方一直在看画满涂鸦的墙上。

说起来,最开始找摄像头的时候对方似乎也在看那些涂鸦。

毕齐心念一动,顺着叶清微的视线看过去。

他左手边墙上的涂鸦,主基调是彩色的,画面上一群穿着花裙子的小女孩围成一圈,最底下似乎歪歪扭扭地画着红红绿绿的杂草野花,远处矗立着一个和人不成比例的小小的城堡,和平时见到的小孩子的随手涂鸦没什么区别。

但正中部分的画面却兀地变得阴沉起来,像有一大片阴影突然投下。整个画面里没有一丝光亮,只有一双猩红眼睛,一爿双扇门,门中间推开了一丝缝,眼睛就在门后偷窥着。

毕齐盯着那双眼睛,冷汗从额头直直流到下颌。

他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

像是在哪里见过。

他接着看向最右边的涂鸦,最右边的涂鸦很简单——黑色的手印从墙和地面的接缝处一直延伸而上,一排排一列列印在墙上,古怪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诡异。

毕齐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转过身,又看向背后那面墙。

背后墙上的涂鸦是一个金丝笼子,笼子里密密麻麻的全是黑影子,看得人头皮发麻。

如果非要归纳几面涂鸦墙上的共同特点,那应该是——压抑。

刺眼的色彩搭配、诡异的画面基调让人几乎是本能地逃避去看这些涂鸦。

所以在大厅里这么多人都无意识地略过了这些涂鸦墙。

日记、涂鸦……似乎都在试图给他们讲一个故事。还是个不太好的故事。

毕齐正在思索,眼神却瞥见叶清微正把手撑在桌子上,手臂上纤细均匀的肌肉线条微微绷紧,轻轻一跃,整个身子便稳稳地落到长木桌上。

大厅里其他人也被她吓一跳,纷纷看向她。

叶清微却依旧淡然自若,她抬头,手上比划两下,似乎在算距离。

“江惜,”叶清微放软声音,带点令人心跳加快的温柔,“把椅子递给我一下。”

江惜呆了呆,反应过来后便有些红了脸,极乖巧地把自己的椅子递了过去。

众人摸不准她要做什么,愣在原地,心中无奈道不管这尊大神要作死还是找到什么线索了,他们最好还是乖乖听安排。

毕竟没听这尊大神安排的不是死了就是瞎了。

叶清微弯下腰,从桌子上随意拿了一根正在燃烧的蜡烛,蜡油一滴滴地往下落,照出她精致却略显冷漠的容颜,眉心那点朱砂痣显得越发神秘。

她接着把椅子拖到大厅正中央的水晶吊灯下,椅子发出不情愿的咯吱声。

其他人盯着她的动作,到这时候才恍然意识到,这大厅里竟然还有灯,因为一开始的光源是蜡烛,大家便先入为主了。

叶清微站在椅子上,抬头,就着摇曳的烛光一寸一寸搜寻过去。

搜到吊灯左下角的时候,叶清微长睫微垂,停了一下,从口袋摸出一把巴掌大闪着金属光泽的小凿子。

“……”

其他人:您老出门一趟带刀带凿子的原本是打算做什么来着?

叶清微找准施力点,一击下去,水晶吊灯竟然很轻易地裂开了,露出一个盒子角。

又凿了几下,很快,藏在吊灯里的盒子露出了全貌。

拳头大小,竟然也是水晶的,只是在锁扣处用的是金属,颜色也不深,轻易看不出来。

盒子居然用的是密码锁。

密码还很特别,是字母锁,五个字母。

叶清微握住小盒子,长腿一跳,直接落到地面上,将盒子放在桌面上。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黑色手机屏幕上都出现了一条提示。

“找到任务关键物品:钥匙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血盾在线阅读第8节

    西陵府,乃是中原心脏地带一处富饶的府地,因其地处中心地带,又四面依为靠,故而几百年来多次战乱,皆并未波及到此地。西陵府土地富庶,民生安定,盛产稻米,销至各地,此地又有“米府”之称。那西陵府主虽为朝廷官员,两袖清风,却为人生性豪爽,乐善好施,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布衣白丁,无论是江湖豪杰,亦或是绿林好汉,

  • 极北冰域第3章在线阅读

    第03章“喂,阿溪,听说有个高中生在我们宿舍楼下堵你诶。”只见一个手抱着篮球,头发被推成了板寸,有着一身紧致肌肉的帅哥对着坐在篮球场上敲打笔记本键盘的陆溪如是说道,他脸上还带着独有的坏笑,看起来痞气十足。陆溪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没从键盘里抬起头,快速敲击键盘的手也没有因为好友的话而抖那么一下。探头可以看

  • 少爷的丫头妻在线阅读竟然如此帅气!

    “不不不,总监!最关键的不是成绩!而是曲风!这种曲风前所未见!而且,现在已经有人在社交平台开始推荐这首歌了!”“哦!什么曲风?我倒想见识见识!哪首歌?”“是这首!”林海把歌曲链接给了刘诺,刘诺点开歌曲听了听,刚刚听到前奏就愣住了!接着是歌词。“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

  • 某超电磁炮的不正经病毒在线阅读第七章

    得到金疙瘩的刘婶,简单用布包裹了一下,便匆匆忙忙向镇上的陈府跑去。来到陈府的大门口,刘婶被看门的仆人拦了下来。一个人问道:“你找谁?”刘婶连忙说道:“麻烦你通报一下,我找陈老爷有点事。”“陈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没事快点走开。”这时,马管家正好从门口经过,便问道:“是谁?在门口吵吵闹闹的。”“管家

  • 棋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人刚才说他叫啥…?“等会儿。”宋秋茜懵了一下,“那个,你说你叫……”“哪吒。”少年声音清越。宋秋茜:“……”呔!她蹭了蹭眼睛,再次打量对面那少年,面相十四五六,墨发比肩头略长一点点,头顶梳着两个团髻,用红绸带束起,轻垂下来。顽劣稚童没看出来,倒是衬得他清秀脱俗,眉骨稳健清冽、气宇不凡。一脸长大后小

  • 陈情令之弟弟有点多?在线阅读秒杀大巫(求鲜花,求评价)

    就在赢部落所有人悲愤欲绝之时,两只大手突然出现,按在了两个巫族的头上。楚休的声音响起:“放心,人族会比巫族更长久,更昌盛……”那两个巫族瞬间大骇,急忙要施展神通但是无论他们如何用力,却像被捏在掌心的蚂蚁一般,根本无法动弹!“记得,杀死你们的是人族!”楚休便捏爆了他们的脑袋,楚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他

  • 我和偶像不同物种之景

    春浓绿意重,杨柳絮语通。阁岸观烟火,家国行深种。夏波芙蓉秀,菏泽照故邱。不知山中客,原野海阔酒。秋叶梧桐落,清寒苦中若。茅庐江山卷,一书年少娑。冬雪梅花香,冰凌刺骨腔。空有龙游意,山河曲赋昌。青阳山上松,黄河洛阳钟。古寺经文起,天下哪人颂。桃花三里地,小径通幽僻。不知何人舞,倾城一支丽。紫竹菩萨隐,

  • 题目是套路[全职高手]在线阅读第8节

    做完头发回来,已经到了晚餐营业的准备时间。服务员不能披散头发的,因此姜晓暖无论做了什么新发型都必须扎个丸子头。董诗雅带她去的是H市最高端的美发沙龙,由发型总监亲自操刀,将她那一排韭菜刘海变成了极富少女感的空气微卷,耳侧垂下几捋发丝,随着她走路的节奏轻轻颤抖,动感又可爱。丸子头是董诗雅帮她扎的,天生瓜

  • 镜月流长第5章在线阅读

    十方一想起昨晚和连素梅的缠绵时刻,便脸又红了起来:“昨晚……昨晚是那女鬼迷惑小僧,可不干小僧事。”樱桃也是顺嘴说出,这种事,姑娘家提起来也毕竟不好意思,便转开话题道:“修真界是指神仙的世界,什么修佛的,修道的,修魔的等等等等,都属于修真界。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可要教我六字大明咒啊。”“这个也好学

  • 僵约之献祭万物之被抛弃了(4)

    两个小年轻就在这样浪漫又美好的日子里冲动了,他们交往五个月后唐婉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的她很是不知所措,看着自己的肚皮一月比一月鼓起,她还是决定把这事说出来。可是狛卞的反应与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以为他们会像电视剧中的男女主角一样,打破一切艰难困苦,成为幸福的三口之家。但狛卞却认为孩子是个拖累,无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