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综]逐渐富江化的我该何去何从第七章

2021/4/8 21:14:32 作者:锈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逐渐富江化的我该何去何从
[综]逐渐富江化的我该何去何从
作者:锈糖来源:晋江文学城
川上真央被姐姐嘴巴里的美工刀划破了一道小口,一开始没有在意,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身体发生奇妙的变化。眼睛左下角多了一颗泪痣,头发从紫色变成了黑色。之后她才知道自己中了一种叫“富江”的病毒,病毒正在不断侵蚀占据她的身体。等她被“富江”同化完成后,只要和她见面的男人都会无可救药爱上她,之后就直接会让她当场去世。川上真央看看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些人带刀玩火有枪还有异能,几乎没有一个温和分子,她觉得自己大概命不久矣。“容我喝口茶冷静一下。”这哪里是修罗场?直接火葬场了!--------------------

确定了教室里面已经没有人,手冢才放心些。

今天感觉有些怪。不知道为什么。

他稍微摇摇头,想要甩开这些莫名的情绪。

回家乘公车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我回来了。”从鞋箱中取出拖鞋换上,他走到客厅中,冲着厨房的方向说道。

“啊呀呀怎么这么晚啊?对了!安藤啊,你喜不喜欢吃……”声音蓦然中断,不顾手里还握着铲子就已经跑出来的手冢彩菜看着手冢诧异地问道,“小羽呢?”

“她不是……”手冢错愕的神情一闪而过,接着心里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抿着唇迅速把刚脱下的鞋子穿好,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怎么回事?她不是不在学校了吗?怎么还没有到家?

手冢暗自骂了自己的粗心大意,昨天安藤羽才到自己家中,今早又是爸爸送他们去的学校,她确实有可能还不认识路。

跑了几步,被冷风一吹,他终于渐渐冷静下来——她不是那种冒冒失失没有头脑的女生,如果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那么最起码……

定了下神,他拦了出租往学校方向驶去。

跳下车,手冢便往正门的地方跑去,远远便看见一个身影被几个人拖着,在昏黄的灯光下挣扎着想要逃。

“警察先生,就是这里……”他努力镇定下来,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镇定。打是肯定不可以的——毕竟这么多人,而这个办法虽然老土,却也有用。

那几个人听见这么镇定的声音,似乎真的以为是警察来了,一哄而散。

他没有去追,只是快步上前扶住了那个缩在地上皱眉不语的女孩子。

“安藤同学,你没事吧?”他轻轻蹙眉,听到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似乎腿不能动的样子。于是稍微俯下身子,看到她的手紧紧捂住了膝盖那块地方。伸出手稍微掰开她冰冷的手指想要看看她的伤口,却感觉她身子颤了一下。他的动作马上也微微停顿下来,察觉到她稍微僵硬地抬起头看着自己。

似乎忍了很久的眼泪。

“对不起,我忘记你不认识我家在哪里。”他有些抱歉的收回手,开口道歉。

虽然方才在学校里就试图寻找过她,但是……她现在这样,至少有一半责任在他身上。

安藤羽低着头不敢看他。膝盖上因方才被硬着拖动而摩擦出的伤口隐隐作痛,稍微碰一下就是钻心的疼痛。她想要不哭,却没成功,眼泪大颗大颗落下,她只能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身体因此而颤抖。

她不想让他看出来。在手冢国光这样坚忍的人面前,若是哭了,似乎显得自己格外懦弱。用手撑着地,她强忍着膝盖上一丝丝挠心的疼,试图站起来。

“别动。”手冢低声斥住了她的动作,“我去叫辆车,你在这儿别动。”

坐在出租车上,一路安静。

手冢沉默着递了张纸巾给安藤羽。她有些错愕,发怔般地看着他在昏黄灯光下半明半暗的脸庞,稍稍颤抖着手接过。

“……稍微忍一下。回家就好了。”他低沉的声音似是安抚。

回家就好了。

回……家吗?

或许他只是随口一说,可是,这句话对于安藤羽而言,其中涵义却远远超过他的原意。

她有父母,却不知道什么是家。如果那个空空荡荡的屋子,冰冰冷冷的房间,算是家的话,那么,她宁愿不要家。

被手冢搀扶着回到了家里,门刚打开,安藤就听见彩菜阿姨带着哭腔的声音:“安藤!安藤你没事吧?嗯?吓死我了……”然后自己就被紧紧抱住了。

忽然间被这样的拥抱感动得落泪。

“回来就好了!回来就好!”一直提着颗心没法放下的爷爷也松了口气。

“妈,她的膝盖受伤了,伤口需要处理一下。”手冢有些担心她腿上的伤口,出声提醒道。

手冢彩菜赶紧松开她,皱着眉头担心起来:“受伤了?怎么会的?要紧吗,给我看看……哎哟快点回房,我去拿碘酒给你擦擦!不不还是去医院?啊国光,你快点扶安藤回房间!”

手冢应了一声,然后刚扶住她的肩膀,却听见爷爷不高兴的声音:“国光,安藤的房间在楼上,她受伤了怎么上去?”说罢走过来把安藤的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放:“你背她上去。”

安藤一下子就急了,连忙摆手指着自己的裙子。

“没关系,国光,那你就抱她上去。”

.

“唉,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肯定很痛吧?忍着点哦……”手冢彩菜一边给安藤的膝盖上微微吹气,一边小心帮她用棉签擦掉渗出的血。

安藤只是摇摇头示意自己还好,虽然在微笑,手冢却看见她的手紧紧抓住了床单。

刚刚把她送上来了以后,妈妈就进来了。手冢觉得自己马上走开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但是不走开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于是便造成了单独站在一边的尴尬情形。

“啊天哪!说好今天要给高桥夫人打电话的!”彩菜忽然惊叫了一声,把手里的东西往自家儿子手里一塞,说了句“拜托了”,就匆匆跑出房间。

手冢微微无奈起来,走上前去掩上妈妈没关上的门,刚一回头,却觉得有些不自然。

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自然。

安藤羽瞪大着眼睛看着手冢一步步往自己面前走来,只觉得浑身血液往头上冲,从脖子到耳后根通通火辣辣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想了想,在手冢半蹲下身子前,她赶紧一把扯住他的衣角。僵硬地笑着,她讨饶般眯着双眼,然后缓缓伸手,在碰到他手心里的棉签和药水瓶时,像是强盗一样劈手夺过。

手冢愣了下。

我自己来!自己来!安藤羽对着他进行无声的呐喊。

看着她自己皱着眉,涂一下就倒吸一口冷气的模样,手冢觉得自己的膝盖也跟着泛疼起来。他轻轻叹口气,打破了房间内的沉默:“明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跟你一起回来。”

安藤手里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下。

“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没有考虑周到。”他低声说道。

安藤羽连忙摇头。今天事情的责任当然是在她身上。只是她无法出声解释,只能一个劲儿地摇头。

手冢看她反应,干咳声:“那明天起我们一起回家,这样妈妈也不至于担心。不过网球部的训练会比较晚,所以……”

话未说完,就看见她重重点头,忽然又拼命摇头,再重重点头……

手冢愣了下,无奈。

走上前,他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棉签:“我来。”

屋内恢复沉默。安藤看着他细心的动作,心底蔓延出一丝暖暖的情绪。

往事跳跃在脑海里面鲜明起来。那段时候她的痛苦她的懦弱就是被那样一个身影给重振了世界。

仅仅是一个离开的背影,在跌落了细碎金色阳光的道路上,勾勒出的光芒明亮。那么倔强而深沉,她只觉得漫天的瑰丽全是为了这样的场景而生。

衣角下明亮的白色烙在视网膜上,一张纸在他转身的时候从上衣的口袋里面掉落出来。淡淡的笔迹洒脱漂亮,如同他的背影一样给人安定的力量。“打进全国大赛”。他的梦想,也在这样的道路上,她想要和他同行。

这个念头闯入她的脑海里面,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三年过去,越发的想要迫切实现。

不能说话又如何。

她和他一起,她跟在他的身后,即使举步维艰,她也能骄傲地走完所有的路。

*******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安藤羽背上了书包,便和在门口等着她的手冢一起去上学。只是走的时候,她刻意地在手冢后面好几米,就算手冢想要等她,她也只是摆摆手示意让他继续走就好。

看到手冢,会有不自然的尴尬。

明明是想要靠近点的。但是他似乎又不太习惯与他人靠近。自己这般唐突地闯入他的家,打乱他们的生活,已经让她万分抱歉。所以现在,还是稍微疏离些好吧。

她故意让自己忘记,一旦看见他,心跳便会加快的事实。

不过到了学校,整整一天,桃城看她的目光都奇特万分,这让她感觉无比郁闷。

好不容易等一天的课结束了,她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出了教室。

“安藤同学啊,你稍微等一下好吗?”班长叫住了她,面色有些为难的样子,“安藤同学,班级里现在只有你还没有说要参加哪个社团,我想……”

她愣了下。

班长连忙摆摆手:“我知道的,班导和我说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但是,我觉得还是……”看着安藤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她很过意不去的样子,只能强笑着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你再想想吧。”

安藤轻轻点点头,然后稍微侧过身子让她离开。

那些嘲笑的,讥讽的大笑声,又出现了。

她忽然失控般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蹲在了地上紧紧地把下巴搁在了膝盖上。走廊里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多,可是她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蹲在那里,肩膀有点颤抖。

“安藤,你怎么了?”

她吸了吸鼻子,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过来,勉强对着桃城笑了笑。

“诶,如果是社团的话,你可以去绘画社啊。”桃城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又赶紧解释道,“我不是故意听的。但是你应该做喜欢做的事情嘛。”

喜欢做的事情?

桃城的声音很诚恳:“就像我喜欢打网球。班导当初威胁我如果期末考评没法拿到优的话就不许我继续加入网球社,啊,那个威胁真有用,我期末考评竟然真的拿到优了!”他伸出两根手指比出V形,咧嘴笑道,“所以,喜欢什么,就要大胆地追上去!”

她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们部长呢?】

“啊,这个……没有人会威胁部长,不,应该是没有人敢。当然部长的成绩根本不会被威胁。”桃城抓抓头,喃喃地说着,最后却又是一声大喝,“但是!部长一定是我们所有人里面最最热爱网球的!”

安藤被他活力四射的阳光模样给吓了一大跳,听清了他的话,看着桃城爽朗大笑的样子,她也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是啊,喜欢什么,就勇敢地去追好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凤云来之金色徽章 侦探团体手足联盟(4)

    黄凌风不清楚林若萌怎么会得罪整个派出所的人,不禁小声问道:“小姐怎么回事?”林若萌瞥了索拉卡一眼,道:“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一个小痞子所和我们争代理,这个所长竟然还敢无视我,不给我机会。”黄凌风大致明白了,小姐和那人都是为了代理位置而来,好在从一个富二代手上赢过来一个好东西,这下有用处了。黄凌风亮出一

  • 网游之幽蓝国度在线阅读第8节

    拿身份证换好登机牌,没等第二天中午,四人一齐登上去往B市的航班。而早先一步,达成任务的良耀已经离开。别墅空空,没人去想谢家父子。等谢国安磨蹭到十点再次到来,满以为会遇到做低伏小只求他不离婚的宋词。苦摁半小时门铃,里面一片寂静,他终于意识到宋词这次可能玩真的。“爸,我们怎么办?”谢益铭话语中有期冀,更

  • 斗球英豪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道金光闪现,凌霄不喜不悲的脸顿时悲呼“娘啊,我的个太阳啊,我的形象不存啊”说完起身后,头发脱地,长须也拖着地。拿出剪刀“咔嚓,咔嚓”的剪掉,顿时轻松了不少。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个大木桶,将水灌满,脱去衣服。跳进水里,“啊!爽啊”洗完后换上干净的衣衫!“这才叫形象!”凌霄自恋的自语道。确实如此,一身白袍

  • 洪荒玄幻之最强天帝饱了

    第二章才六岁大的小人儿,居然就给弄昏倒了?!老太太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好好的孩子,怎么说昏倒就昏倒了?府里的大夫呢?可喊过去瞧了?”那小丫鬟只道:“郡主那的人只说了这些,旁的也没交代了。”老太太扶着半夏就要站起来,嘴上没说,心里其实怪埋怨的,好好的孩子在她那折腾得昏过去了,这不就是欺负他们润润上头

  • 穿越红楼之林家哥哥第2章在线阅读

    两千六百块在二十年后算不上多大一笔钱,但是在很多职工每月工资只有五百左右的当下,两千多块都能抵上很多人近半年的工资了。把钱收捡好,沈邵看了会书就洗漱睡觉,早睡早起身体好,最关键的还是他趁着还有几天开学,要去做一件凭运气赚钱的事情。第二天沈邵早早就起了床,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又在包里装了一套衣服,带上

  • 重生之科技巨头之武(2)

    第二章炼武天蒙蒙亮青风被吵醒。抬头看大哥和青木抛开兽帘冲了出去,与外面大量的部落孩童,向部落后山跑去,青风知道这是每天早上武道修行开始,一年之季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每天清晨是元气宝满,精力充沛的时候。清晨,朝霞灿灿,仿若碎金一般洒落,沐浴在人身上暖洋洋。当他幌悠悠的来来后山,位于苍莽山脉中,四周

  • 乱世·凤卿九霄星空异物 古迹探宝

    浩渺无垠的宇宙中。众多星体如同点点尘粒,静静的泊这漆黑的天幕中。它们个自散发异彩,装点这死寂的虚空。突兀的,一块巨大的陨石伴着流光,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从漆黑的天宇深处爆射而出!直射太阳系而来……地球上。“咚咚……”门外是一阵阵急促且顽固的敲门声,声音持续很久,连续不断。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势头,可

  • 食戟之开局就是十杰第十章在线阅读

    其实翟青这样的想法是有些偏激的,凡人男子能够适应修仙界,为什么凡人女子会不行?当然,翟青会这样想也是因为古往今来极少有凡人女子踏入修仙之途。或许之前有,可他从没见过罢了。但是,现在翟青的面前就站着这么一位又瘦又小的凡人女童,还具有合自己心意的灵根,翟青有些犹豫。按说他是一个行事果决之人,只这一次,他

  • lol从艾欧尼亚开始征服在线阅读第1章

    野云是座小镇。坐落一条江边。镇子上几十年前出了一位将军,功绩显赫,重建了在镇北边的祖宅,上刻三个大字:云海府。里面只住了位听说是给看房子的老人家。府虽不大,但老人老来偷闲,便雇佣了镇上一位少年,每逢五日过来打扫。这位少年,名叫许庆安。许庆安无父无母,与奶奶一起生活。十三年前,许婆婆从雪地里将这个凄苦

  • 从降临猫耳娘部落开始在线阅读第3章

    泛阳城是皓国的国都,也是皓国最大的城,可现在也是人山人海。易歌在云上往下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如同蝼蚁窜动。酒楼已经是人满为患,各路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在讨论谁是年轻一代的龙头人物。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各门各派,他们代表不了他们门派的实力,只能在外场为他们的门派摇旗呐喊,倘若他们的领头人胜了,他们也能沾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