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反派援助计划(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2021/4/8 23:28:07 作者:林深不见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派援助计划(快穿)
反派援助计划(快穿)
作者:林深不见鹿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栏第三本古言《大理寺卿》求收藏)宁洛是大理寺卿贴身侍卫,武功高强可惜不懂官场变通。听闻新来的大人是丞相次子,是个纨绔,宁洛在他上任当日便递上了辞呈。“你真要走?”“请大人放行。”“原本还打算去江南查案,不如暂且搁置。”江南一案人心惶惶怎能搁置不查,真是纨绔。宁洛:“大人若需要,我等江南的案子结了走。”可没想到就这么留了一下来,一留就是很多年,因为后来她才发现祈玉和外界传闻的不大一样,天下惟他一人,当得我朝大理寺卿。伪废柴神探男主x武功高强女主本文简介:①反派太子x女侍卫②外冷内温吸血鬼x女血

邪往前望去,果然一方地里皆是稻草人,一眼望不到尽头,诡异飘忽。他们似是按照某种天文地理,八卦五行布置。

对于破阵邪极为陌生,并不擅长。

他轻轻进入阵中,稻草人皆无反应,邪心里纳闷,怎么毫无动静,这是何阵,难道虚张声势不成。

想归想,邪还是继续前行。

约莫走到阵中,阵中稻草人移形换位,邪摸不着东西南北,方位全没了。

接着各种稻草人似有手一样发出各种暗器:镖,飞石,弹丸,飞叉,飞刀,飞爪,箭,梅花针应有尽有。

邪一惊,纵空已来不及,况且天上亦有暗器,邪就地打滚,接着躺下翻转。

不料邪也感觉到地面有异样,待一轮暗器一过,纵起,此时躺过地面裂开,下面皆插着长矛短刀。

邪打一激灵,好险,差点万矛插身,万劫不复。

稻草阵再次移形换位,速度更快更杂,令人目不暇接。

邪只觉天旋地转,刀本在手,这下握的更紧。

邪索性闭上眼睛,竖起耳朵,等待再次攻击。

此次倒是稻草人欺身,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团团将邪困住。

邪见到稻草人腰间的匕首,泛着黑光,有毒。

邪刀出手,拦腰将一周稻草人斩断,稻草人似有生命般纷纷坠落,稻草飘散。

不出刀还好,这下更多的稻草人发动,邪危在旦夕。

院长声音出现:化被动为主动,以动克动,哪里变换少破坏哪,哪里不威胁毁掉哪。阵为一整体,破局部而动全阵,避险而趋安全,切记。

邪无暇顾及谁说的,也不考虑此话是真是假。

他都打算试试。

邪纵空,环视四周,发现最前方,最后方稻草人似无动静,变换极少,不过远眺却组成人字形,像是枢纽,控制这一切。

邪在一稻草人身上一踩,往后掠去,那稻草人自然被暗器搞的满身创伤。

空中,邪把力道注入灵刀内,纵劈横劈各一下,后方稻草人纷纷倒下,破阵有望。

接下来可谓轻松至极,有些事情看似毫无出路,其实经人点化,你会觉得其实不过尔尔。

稻草阵破,接下来的是魑魅林,邪不敢有丝毫大意。

魑魅林境内,烟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纵然敌人在一米开外,你也看不清。既然看不清,此战如何打。

邪此时在魑魅境内,手指在自己面前晃了晃,隐隐约约见到。

没过多久,烟雾散了,邪大喜,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烟雾散尽,邪再也笑不起来。

四面八方浮现诸多幽灵,阴森森,烟雾一般逼近邪。

有的咧嘴笑,有的咧嘴哭,甚至有的哭笑不得扮鬼脸,但都呼烟吐雾,黑的烟绿的雾,烟雾有毒,还是剧毒。

它们亦步亦趋靠近邪,邪甚至听到它们呼喊:拿命来,还我命来。

邪愣了愣,咭咭奇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们认错人了。要是你们想出来消遣消遣,改日我做东,今日放小弟过去如何?”

它们本就无法听见还是故意装作没听见,已慢慢靠拢,慢慢聚集。

趁这空档,邪发现它们并不是不停呼烟吐雾,而是有间歇,周而复始。

趁其中一幽灵暂停其间,邪冲去,刀劈,从幽灵身体穿过。

冲出一定距离,回首,那幽灵并没有消逝,而是重新聚集,再次回转,亦步亦趋随同其他幽灵,一边似还嚷着:拿命来,还我命来。

邪摸了摸鼻子,不解:我靠,这下没辙,这些幽灵刀劈不得,我又不会巫术,不会施法。邪摇了摇头,心想:或许从烟雾本身可以入手,烟乃气,风吹即散;雾乃液,水浇即融,用风水,看能否破此妖术。

念此,邪左顾右盼,隐隐发现有一小水渠,在一隐蔽处,不注意还真难发现。

邪择机待四,五幽灵来到渠边,用刀在水面哗啦一下,溅起少许水花。

邪神情自若看着诸多幽灵亦步亦趋飘来,待它们近前至水花可及范围。

刀起,斜向上拂水,刀轨迹成弧形使其带风。

风水至,触及幽灵消散,飘飘荡荡落下一巫符。

后继幽灵仍前仆后继,直至均成巫符。

烟雾拨开见天日,邪用中指,食指拈起巫符,一使劲灰飞烟灭,留下的只是虚无。

邪向前,心里得意,看来只剩下陷阱园,马上功成名就。

不知何来烟雾重新弥漫,再次伸手不见五指。

邪听见悉悉索索声响,不过他也不敢事情尚未明朗之前轻举妄动。

果然烟雾再次消散,此情此景使邪更是万分惊讶。

没有幽灵,似是没有凶险,只有梦一般女子,一个很美很美的温柔乡。

三个美人,其中两个对着邪媚笑,纤腰盈可一握,肌肤吹弹可破,个个美眸顾盼,春意嫣然。

一美人着粉裙,露出修长,笔直而结实的腿,走起路轻飘飘仿佛弱不禁风,不过胸前突兀的只有一点点,看来还没发育好;一美人着青裙,酥胸半露,道不尽魅惑,走起路一颤一颤袅袅婷婷,诱人来狎;最后一位美人苹果脸,白里透红,虽只穿蓝兜胸,全身皆春色无边,冰肌玉骨,偏偏这样一位最为放荡装扮的女子,却一脸矜持,清纯,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眉心至右腮有一伤疤,尺余长。

邪啧啧赞道:“真美,如这也是一场考验,我宁愿在此死去。这种死法在诸多死法里应算是最为善终。俗话说的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说完就似控制不住自己情欲的宵小无耻之辈,向三个美人奔去。

矜持美人脸闪过不舍,但也仅一闪而没。

美女眼睛闪过杀机,也许他们无冤无仇,兴许如不在这种情节下见面,还会彼此相爱,可如今也罢。

邪狂奔,简直是步履如飞,三个美人的右手隐在袖中,难道美人没有右手。

邪飞快,三个东西更速。

三个美人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右手急忙挥出制止东西,虽格住但她们仍被震退几步。

三个东西竟是钱镖,钱镖处邪止步,捡起,拱手道:“三位姐姐,不好意思,晚生学艺不精,刚才欲望来了,没曾想没防着袖中钱镖,让姐姐们受惊,对不住。”

三个美人左手捂着胸口,更是惊艳。可右手拿着的分明是匕首,一把明晃晃可取人性命的匕首。

邪似真怒道:“姐姐们不喜欢晚生也就罢了,可为何要取我性命?”

粉裙,青裙美人齐忙应道:“不是的,姐姐身边多奸淫之徒,带匕首只为防身,绝无加害公子之心,如若公子不嫌,奴家倒想与公子结百年好合。”只有矜持美人安然自若,任人宰割模样我见犹怜。

邪缓缓走近,身上灵刀在地上拖曳,发出火花。

待到丈余前停下,邪淡然道:“三位姐姐,你们国色天香,应该有好的归处,有的是机会享受人生。只要你告诉我幕后指使,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当然如若从我,我定会保护你们,如何?”

三个美人似想起什么,开始哆嗦,显是极为恐惧。

邪也不想为难她们,可话出如风,不好更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况且还有陷阱园要闯。

就在僵持期间,有人拊掌笑,笑声叮铃,说不出动听。

三个美人既有大喜,又有恐惧,表情极为怪异。

拊掌之人出现,竟是冰清姑姑。三个美人赶忙上前鞠躬,虔诚道:“主人,我们有负所托,愿接受处罚。”

邪摸摸后脑勺,哂然道:“姑姑,她们都是您的手下,我想也是,像她们如此美丽的姑娘也只有姑姑您才能培育出来。”

姑姑颔首道:“你不怪姑姑布下幽灵阵,如今又设下美人关,阻扰你完成院长托付使命。”

邪抹了抹鼻子,干咳道:“怎么会,还亏了姑姑派了这些美人来给我解闷,否则劳心劳累下站就不好过,弟子感谢姑姑还来不及了。”

姑姑啐道:“你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甜,对了,刚才你说会保护她们是真是假?姑姑今儿把她们其中一位转赠于你,如何,不许贪多。”

姑姑引荐三个美人,邪才明白,着粉裙叫小粉,着青裙叫小青,着蓝兜胸叫小蓝。

邪看看小粉,小粉对着他媚笑;看看小青,小青放电;只有小蓝面色绯红,咬着嘴唇,低头浅笑。

邪最后把目光定格在小蓝身上,从上打量到下,看了脸蛋看腰肢,看了腰肢看脚趾。

姑姑心领神会,悠悠道:“姑姑替你做主,把小蓝转赠于你,如何?”邪还未答话,她转向小蓝道:“小蓝,做主将你赐于邪,你可有意见?”

小蓝低头轻声应道:“全凭主人安排,能够伺候少主是奴婢一生福分。”

生米即将煮成熟饭,邪忙制止:“姑姑多虑,弟子目前自当立功建业,为王,魔界效犬马之劳,无心顾及儿女情长,请姑姑收回成命。”

姑姑惊讶但还是理解:“也好,男儿当自强,此事就此作罢。”接着转向三奴婢,沉声道:“小粉,小青,小蓝走。”

邪含笑送别,小粉小青临走前还狠狠瞪了他一眼,小蓝神情暗淡,眼有幽怨羞愤,别过头去。

送别后,邪索性就地坐下,休憩片刻以养精蓄锐。

陷阱园反而美不胜收,奇花异草,飞禽走兽,一片生机勃勃,大家都安然自得,互不侵犯,俨如人间仙境,丝毫没有陷阱的迹象。

邪却丝毫不敢马虎,越安全的地方隐藏的威胁越防不胜防,越美丽的处所其陷阱就越可怕。灵师的话仍在耳边。

邪眼尖,看见奇花中的刺,野草中的毒物,看来这就是所谓的陷阱,我不去招惹他们,不是万事皆休。邪如是想。

“邪。”一个声音出现,邪吓了一跳,是院长,难道我已过关,院长来接我,邪想到。

院长接着吩咐道:“邪,往小道前走,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下。”

邪走着走着,走到一地,停下,他已看出目前必是陷阱,陷阱下可能是刀丛,也许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又或者是通往地狱的黄泉路。

他抬头看着院长,院长没有表示。

他抬起右脚,踏入,没有任何动静,踏入左脚。

双脚刚刚踏入,他果然跌入,他慌忙运起弥气飘踪,可洞壁无以着力,他无法飞升,无奈落入洞底。

洞底竟是皑皑白骨,邪落入时竟折断一骸骨腿骨。

邪呼道:“院长,救我。”

院长冷然道:“老夫告诉你,今后不管什么人你都不得轻信,哪怕最亲密无间的人,今天你是咎由自取。”说完飘然而去。

邪见到如此多骸骨,惊愕莫名,异常恐惧,身体竟然发抖。

这么多骸骨竟似对他的到来表示厌恶,纷纷向他索命。

邪看着作呕,呕至无可再呕。

一直活在恐慌中,如不是邪恐慌中异常镇静,恐怕世间又多了个疯子。

不知过了多久,邪索性闭上眼睛。眼睛闭上,邪竟看到,它们的手像他叉来,他越来越窒息,越来越失去知觉。

夜也渐渐深了,一弯新月,照在这宛若人间仙境的陷阱园上,只有邪在恐慌中度过这无尽的黑暗。

邪竟然睡着,幸亏先前养成习惯,到时随时可就寝。

一夜无话,邪与众骨骸亲密无间。

当旭日初升,缕缕光线斜射入洞底,邪醒了,他没有先前那么恐惧,其实它们只是死的,如同石头一样的东西,不会加害他的。

洞口再次传来声音:“邪,老夫是扔食物下去,还是你上来吃呢?”

这下来了人,邪倒不知如何作答,只结结巴巴道:“院长,我我我可以出去了?”

院长没有回答,邪只看见洞口垂下一绳,院长再次发话:“老夫再告诉你,纵然谁都不能相信,很多时候你还是应该相信老夫。”

上来后的邪,很生分的跟着院长,没有言语。许是累了,许是对院长所作所为不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相错亲的小甜剧之你和她超像的(4)

    “咦咦咦?!!!”欧尔麦特一扭头就看到旁边有个人跟他一起在飞,差点吓到漏气。“我说,找个地方停下来OK?”在空中飞的感觉贼不好,神我渡虽然浑身包裹着念,并不会在风中翻滚,但是胃里在翻腾啊!他觉得如果再飞上一阵,他大概会在空中吐出来。脚重新踏到地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神我渡一把拽住那个被欧尔麦特提着的

  • 墨兰辞之梦龙遣第八章在线阅读

    ,程风走近了众人,小凌跟在程风身边,在靠近众人之前,程风便不让小凌继续搀扶。众人并没有在意程风二人的到来,神色凝重,看着眼前的一切。若是像之前一般,程风定然会选择避开,或在远处观望即可,但现在程风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男孩,虽然不确定这个小娃娃能有何等实力,但程风却觉得冥地如此定然与这个小凌脱不了干系。或

  • 全LPL都相信我妹的技术第五章在线阅读

    龙神巴哈姆特很满意龙夜的回答,他伸出了一只龙爪,只见从他的龙爪中逐渐形成了一枚刻有巨龙的银白色戒指。“这一枚戒指是我这仅剩的残魂用最后的力量所制造的龙神戒。龙神戒内有无限空间且里面的时间是静止的,无论你过了多长时间再拿出来都会是刚放进去的样子不管是新鲜度还是温度,只是不可以把活着的生物装进去。你一定

  • 鸾图烧宫学玉牌

    对于听从匪徒之言,乖乖上山赎人,孙左扬始终觉得很屈辱,他年少气盛,想不通为何要忍气吞声,任由一个小小匪寨摆布。“折腾那么多名堂做什么,何不一举攻下东夷山,把妹妹她们全部一起救出来?”这话才一说出口,老谋深算的兵部尚书便摇了摇头,望着血气方刚的儿子叹了一声:“左扬,你还是太年轻了。”他抿了口茶,放下杯

  • 都市之无敌兵王在线阅读第九章

    “呜—格林真是熟练呢。不过,是呢,我也觉得真的变成那样就太好了。找到最出色的夫君,然后把他介绍给爸爸和妈妈~”“就是这种气势!”接着我聊起了爸爸妈妈喜欢的食物、生日时收到礼物的话题,格林也说起了关于他的家人的事。格林的家中有着父亲母亲、兄长和弟弟以及他自己,一共五个人,不过格林现在已经离开家里一个人

  • 予我的星辰白莲花!绿茶婊!

    翌日,下午。余大小姐昨天晚上在家里面疯到今早五点才开始睡,等再次醒来,已是下午,吃过饭,接到了余雄的电话,问她来不来医院。她当然要去了!她要去问问叶蓉,是用什么手段迷惑住了男人,又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她当上这个家的女主人的。呸!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就连余雄,都不算这个家的男主人!愤愤想着,大个已经开

  • 魔尊每天都想退休之第五章(5)

    晚自习的时候,康小鱼转过头跟后桌同学借书,无意间发现教室里有几个女生在看她。康小鱼愣了一下。她转回来,拿出小镜子照了照,脸上也没什么东西呀。难道是她多心了?她不去多想,继续做练习题。过了一会儿,她将书还给后座同学的时候,发现还是有女生在看她,而且在她看过去的时候,那几个女生匆匆低下头,假装什么事儿都

  • [JOJO]柯莉妮的奇妙旅途之果然是个赔钱货(5)

    肚子一声响,瞬间将乔薇儿拉回了现实。得,不说吃货了,就是填饱肚子都成问题。“你个赔钱货,我就知道你在这偷懒,过来将碗洗了,我们乔家可养不起闲人。”苗大娥一脸凶气的推开了木门,掐着腰厌恶的看着乔薇儿。乔薇儿一天未进食,农家都是习惯了两餐,但对于乔薇儿来说一日三餐才是正常,如今她连一餐都没进,哪里还有什

  • 无敌兵主在线阅读第6节

    认领崽崽第六天·饕餮崽子:谁惹我家钦钦生气了!祝黎来的时候就带上了签约合同,直接在咖啡店里把签人的事情办妥了,得到了池老板隐秘的赞许目光。夏钦的身边坐着池朗,他根本用不着转头就知道池朗在看着他。一个圈子里响当当的娱乐公司总裁,会亲自来一个投资项目的剧组,还亲自签下一个新人,搬出了曾经传言不再带新人的

  • 都市之无限入侵系统之初到异界(新书求收藏)

    “娘的,累死老子了!”乔客备懒的长出懒腰,全身就是一哆嗦。连续熬了几个通宵的暗黑,把等级刷到上800级的大关,真TM的累。随着他一睁开眼,整个人就懵了。眼前是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耳边还时不时有些鸟叫声。“见鬼”乔客耸的一下坐起来,心里不断安慰自己不过是太累以至于睡错了地。放眼一望周遭都是长得茂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