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史上最狠赘婿在线阅读第7章

2021/4/8 23:25:34 作者:东方城府的猫 来源:黑岩网
史上最狠赘婿
史上最狠赘婿
作者:东方城府的猫来源:黑岩网
重生在傻子赘婿身上,看赘婿叶浪如何翻云覆雨,装逼打脸,走上没羞没臊的人生赢家之路!【请喜欢本书的各位朋友收藏一下,催更群:766390573】新书《隐龙赘婿》发布啦,请朋友们支持下,记得收藏哦,

但,她还是可耻的,僵住了!

绝对无关男色,无关一切乱七八糟的环境,她差点直接被反派魔主的一个眼神的给杀死了,就是那种一个巨浪过来把她狠狠拍沙滩上,旁边还要蹦哒蹦哒几条小鱼儿的死法。

举例来说:

言情小说中有那么一种人,当女主看他时,他的眼睛:温柔眷恋,美目流转。活像一只花蝴蝶!

当女配看他时,他的眼神: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板上砧鱼,一刀毙命!活像十八米大长刀,还是带钢蹦的那种!

反派魔主便是这样一个人。

而这个眼神,俗称:眼神杀!作为这部修真小说里面当仁不让的恶毒女配第一人,木原很被动的承受住了他的眼神。

''尊上,这地,它有点脏.....''

重九慢慢的收回来眼神,闭眼小憩,似乎懒得搭她的话。

''我马上出去!''木原见他不再用那种似乎要吃了她的狠戾眼神看她,心里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立马转身告退。

直到出了门,仍是是心有余悸。

反派魔主的脑回路也不是她能猜的,她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便好。

趁此时机,刚好能去第六重神殿看看。

虽然说她是穿书,但因为当初看这本书时还在寒假,里面的内容也忘得七七八八了,故事应该是从五百年前的一次仙魔大战开始,此战爆发的原因至今在三千世界还是无解之谜。

她只能记得书是以女主视角写的,着重讲述在追求飞升的大道上如何对付各种各样的秘境或妖兽或人。

书的作者为了让剧情更加曲折起伏,所以便给女主设置了各种诸如,女主出身凄惨身边全是恶毒亲戚,女配疯狂陷害女主,男主男配全爱女主,女主被同门的迫害导致黑化,最后金手指大开,在男主的引导下修炼速度坐火箭一样往上涨。

等等等等......

说真的,木原每次看到类似情节的小说时候,都会感觉作者很煞笔,而且二。

女主你难道不想想,你一不是灾星,二不是庸才,医修道修你都拿得出手,为何你就是招恨呢?家里亲朋不喜欢你可能是因为偏心;同门师姐不喜欢你可能是因为嫉妒,一个门派都不喜欢你又是因为什么呢?难不成是因为你太优秀了?

作者把所有人都写得恶毒不堪,就女主耍心机是机智聪慧,就喜欢女主的男配是上善若水。

合着全世界都该为女主而转才行哈?

木原本来还在吐槽,最后不由一愣,如果这世界真的是为女主转的呢?!

这个念头一旦在脑海中形成,木原的手就有些瑟瑟发抖,一个世界为一个人而转,听起来不可思议,可仔细推敲起来确实是很多写书作者的所思所想。

她的脑海中浮现许多画面,看起来毫无关联的画面,包括苍川,包括无冥境,包括魔界之外的三千世界,一切的一切突然在她脑海中翻搅。

木原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决定不再想这件事。

她翻了翻手中的《三千世界.本纪》。第一页赫然写着一行打字:夺回这个世界。

谁夺?为什么要夺回?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谁抢了它?

难道是她穿书了,夺了女主的气运,然后作者借这本《本纪》警告她?

木原暗暗心惊,复又仔细的看了看这一行字。

字迹潦草,隐隐有飞龙在天的豪迈气势。但墨迹却斑斑驳驳,显然年代甚是久远,似是几百年前的手笔。

她继续看下去。

上古之时,三千世界还是一个洪荒大泽,与所有的创世说一样,这片大陆上也出现了一个创世者,后人记载为''金乌''。

金乌如何创世的可以略去不谈,但作为三千世界里的第一个神,他为这里塑造了可以直达大道的路,那便是让无数修者为之不断努力的飞升大道。

此后,金乌一直不知所踪。

直到,五百年前的那场仙魔大战。

魔主重九仅仅靠三日便重创三千世界十几名元神境修者,魔族攻城掠地,眼看修仙界就要一朝倾覆,第五日时,当魔主斩杀了第十三名元神境女修时,金乌出现了。

他像一道炽热的光,瞬间灼伤了低阶修者的眼睛,那一刻,天地间万物晦暗不明,连当时仅有的两名元神境修者事后回忆起来,都只说了,不辩身形,如同进入破碎虚空。

金乌只在三千世界停留了一瞬,再睁眼时,魔主的身影也已消失不见。三千世界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世人只道,创世者金乌在魔主屠戮世界时出现,还了三千世界一个和平。

这一段历史,木原是看得十分迷惑,她明明记得原著小说里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设定,金乌这个名字她也没有半分记忆。

或许,有机会她可以去问问魔主?

木原又拿起来一本同样老旧的书,这相当于三千世界的人文地理大全了,其中不仅记录了关于修真界的地域划分,还详述了关于魔界,妖界,灵界,鬼界,人界,以及此外的极北大陆和无边大海。

她忍不住看入了迷,可以这么说,三千世界之外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因为没有人出去过,至于三千世界之内,它拥有着无数的洞府秘境,夺不完的珍奇异宝供修仙者探查,似乎这个世界才像是无边之界。

这大概就是修者不愿探查外面世界的原因。

当月华再一次照在她身上时,木原起身向第九重神殿走去,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后,她的心里也有了点把握。

至于三千世界背后的秘密是什么?她暂时还没有能力弄清楚,为今之计,是尽快恢复原主本来的实力。

了解得越深,才越知道这个世界的残忍。没有人可以一直为她保驾护航,要活下去,只有凭借自己的努力。

木原吃完晚餐,再次瘫在软榻上,心中已然做好了安排。

而一墙之隔的温泉里,本来清澈透明的温泉不知何时竟浸染上了浓浓的死气,重九正倚在池壁旁,他纤长的手紧撰成拳,手臂上肌肉紧绷,青筋暴露。

他的脸毫无血色,犹如厉鬼出世,又似魂灵离体。

那双本来是乌湛湛的眸子此时变成了一金一银,有光华围绕着他的身体,但他的眼睛却始终阴鹜可怕。

.......

两日后,木原已经能熟练的运用原主的实力至四成。

当然,她打扫的速度也快多了。

现在已经扫完第七重到第八重的神殿,除此之外,她还发现,随着灵力的提升,她能学的术诀也不仅仅局限在最最最基础篇了,在通读理解之下,她亦能习得一些基础篇的术诀。

今早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让本来干爽的无冥境也浸染上一缕缕湿润的气息。

木原很喜欢这种味道,许是因为她以前的老家就是烟雨朦胧的岭南地带,只要天空一下雨,那必然是洗涤一切的透彻与清净。

她起床时,想多看一分这雨景,便难得的赖了一会儿。

等收拾收拾起床时,忽然看见重九正坐在魔主宝座上,乌黑的发散散的披在肩上,依旧是双目紧闭的样子,也不知在这里坐了有多久。

说实话,木原到现在为止还是有些后怕的,那日在房间里看到他后,已有两日不见他的踪影,如今终于见着了,还是这样一副谁都不想理的样子。

既然他紧闭着双眼,那就意味着不想被人打扰,木原当然没胆子打扰魔主的休息。

于是她只好轻手轻脚的,就像做贼一般踮这脚走过去了。

她走向她前些天一直惦记的那间房里,毕竟这第九重神殿都清扫完了,就差那一间,有稍稍追求完美风格的尿性的木原怎么会看着房间脏着?实际上她是想让上司更多的看到她的敬业奉献的无私精神,想要实施计划,还要讨好上司才行!

所以,看见重九一出来,她便喜滋滋的知道机会来了。

只是他此时还在闭目养神,木原也不敢吵也不敢呼叫灰灰,连走路都变得小心翼翼。

终于来到房间门前,木原却突然闻到一股冲鼻的味道,而且还有几分熟悉。但是还不待她细想,一进房门就知道了原因,本来温泉旁边是白色的透明纱幔,但此时纱幔却被一缕缕极淡的死气缠住了。

看样子是重九这两天泡温泉留下的。

木原忍不住疑惑,重九为什么是一个浑身缠绕着死气的人?

当日在温泉时,她后面摸到的明明是有温度的皮肤,甚至,一颗能跳动的心脏。

木原拥有生之力,能感应生死,她能确定以及肯定,重九是一个活生生的魔,可,一个有生命的魔,为何会与只有死人身上才会出现的死气纠缠呢?

重九在她眼里就是一个谜团,木原莫名想念起,那个原书中一心坑男女主的反派魔主来。

没有什么背景描写,没有什么线索牵连,魔主大人光武力值就够男女主喝一壶了,简单版的反派。

房间不大,木原几息之间就打扫干净了,再返回大厅时,见重九已经睁开了他的那双乌漆漆的眼睛。

''尊上,您醒了,您的房间我帮您清理干净了。''木原想要套近乎,此时当然要自卖自夸。

''嗯。''重九''望''向她,极淡的回复,长着一张美如谪仙的脸,愣是不肯做出一点表情。

传说中的冰山脸。

木原只好继续说话,想扯开话题来:''尊上,还有什么需要用到属下的地方吗尽管吩咐。''来吧,他吩咐的越多,她就越能在他面前表现。

''不必。''依旧是淡淡的口气,分辨不出喜怒。

木原不想把天聊死,不死心的抬头瞅了瞅重九。

这一下眼发现了异常,重九正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裳,只是没有系腰带,云绸织就的衣裳显得松松垮垮的,敞开了一小片紧致的肌肉,那头如墨般的发散在脑后,也没有扎起,显得稍微有些凌乱。这般散漫随性的风格,一点也不像反派魔主能干出的事。

木原还记得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候,他问她为何要吻他时那傲娇的眼神,这种自恋的人怎么会让自己衣裳不整发型凌乱

要么,是遭受重大挫折,突然想过过颓废人生。

要么,是自己无能为力,简单来说,就是干不了活了。

木原望向重九的眼睛,想从他的神色中寻找答案,那双好看的眼睛乌泽般深沉,耀眼。

只见他“望”向木原的方向,又像是在看她的身后。

她只好转头,却看见背后是朱红色的圆柱,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木原晃晃悠悠的摆了摆手,不见重九有任何反应。

那双眼睛里,有微弱的迷茫,有些许的空洞,这是一双没有聚焦的眼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荷风误在线阅读第一章

    钩公是21世纪著名的侦探,在他二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七岁的时候,爷爷奶奶因传染病逝世。11岁的时候,母亲也揽上了新型病毒。12岁的时候,母亲死亡。20岁考上大学,同年,最后的亲人兄弟失踪。因此他结束了大学生涯,当上了一个侦探。为的是解开兄弟间的生死情。在他11岁的时候,钩公上了初中,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 我以天下渡红尘在线阅读第九章

    回到了家中,他们三人可是为了即将而来的选秀而努力着,其实说要动用体力的人,只有安家、又时两人。小小通常就是在一旁看着他们,为自己制作的海报,并且贴上了为小小拍摄的照片。又时身为一个女孩子,拍照的功底还是非常的好,而安家制作海报的能力也是不在话下。除了海报之外的事情,也就是宣传单了,因为小小没有任何的

  • 冥域九幽在线阅读第三章

    少倾与帝尧的关系愈发亲厚,掐指算算这几日他与帝尧相处的日子似乎比我还多。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却抵不上人家几日,想想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天高气爽的金秋时节,人间的稻香气似乎也能传到上界来了。恰逢赶上新任天君的第一个寿辰,他应当是心情好,赐了凡间一个丰收年。苍梧山小屋内少倾捏起被我随手放在桌上的请帖,递到

  • 有丧尸不挂科之吓尿了(求收藏)

    大汉冷眼扫视余三庚,长戟微动,余三庚吓出一身冷汗,掉头就跑。纵身一跃六七米远,速度比起小汽车还快,蹦蹦哒哒两下消失不见。大汉并没去追,淡淡瞥了眼余三庚离开的方向,回身紧盯楚禾。楚禾心里一阵发毛,这大汉可不是什么善茬,一言不合差点干掉余三庚,他和余三庚半斤八两,动起手来只有被秒的份,跑就更不用想,大汉

  • 结果的树第7章在线阅读

    “元哥哥!”既听听说了步声遥被捉到绛阙山的消息,便急忙赶来问个清楚。“听儿?”元池咏正要赶往地牢,“什么事?”既听有些喘不上气,“我听说,元伯伯,不,爹捉了步声遥?”“我们是捉了步声遥,但是……”“但是什么?”“我倒觉得蹊跷。”“怎么说。”“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的步声遥,这次竟然让爹和周伯父两人就给捉

  • 柒殇在线阅读第三章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相亲氛围。菜肴很精致,气氛很和谐,对面的人长得又很下饭,中午只吃了一碗牛肉面的柏南忍不住多吃了些。与他相反,班玉吃得很少,每样菜只稍微动了动筷子就停了,只撑着下巴专心致志的看着他吃,桃花眼亮亮的。柏南有些不自在的停了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吃饱了?”班玉立刻说道,帮他将橙汁倒满,“

  • 直播妖怪日常[聊斋]第二章在线阅读

    拎着失而复得的行李,高阳回到208宿舍,摸着已经有点扎手的下巴自言自语到:“可能胡子太长了,才显得老了吧”。跳出高中生活,回头再审视下高中,你会发现,高中的男生大多比较显得苍老,胡子拉碴的,一看好像确实比较老,比较那是一段经历过了一次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的人生历程。人生每一阶段都有每一阶段的使命任务,

  • 致*******]给点面子好不好

    “哦?何计?说来听听!”少主,我们可以和他打擂!武林中人,不管何事,都会摆上一擂,不是比武助兴,就是用比武的方式来分排名!到时我们给他提条件不就行了吗?那保镖男,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办法好是好,可谁去和他比呢?”叶凌云摇摇头说道!“属下自有人选!少主请放心!”那保镖男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淡淡的说道

  • 攻略师兄十八式之交手(4)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钱通就找了一个受伤最轻的去了城里。按照陈成给他们的地址找到了王胖子。王胖子一听是陈成他们找自己,立刻就跟着来人赶着马车走了。两人一路狂奔的来到了村子里,村子里的老人刚吃过早饭坐在外面闲聊。老人见到有村外人来了还不停地打招呼,两人敷衍了一下就匆忙的离开。两人来到小院,就看见陈成从屋里

  • 智脑之精灵世界之灾难

    周日,百货商场有北海道的物产展览,闲在家里没事做,索性一个人去逛逛。“这不是小初吗?”“前、前辈好……”一听声音,立刻僵住,生硬地转过身打招呼,为什么……这个人也会出现在这里?“来看一下物产展览,妹妹想要北海道的巧克力。”笑呵呵看着可爱的后辈。“这、这样啊……”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现在有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