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豪门长媳第5章在线阅读

2021/4/8 20:17:36 作者:萌萌月 来源:掌阅小说网
豪门长媳
豪门长媳
作者:萌萌月来源:掌阅小说网
与丈夫结婚三年,怀孕时,胎儿鉴定结果竟是:丈夫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那孩子的父亲是谁?!当天,她挺着大肚子,被丈夫一家赶出门外,却仍不知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六年来,原以为,她要与儿子相依为命一生,却有一天,孩子的生父突然出现!把母子俩打包带走,上手就和她抢抚养权!还扬言:“孩子没长大之前,住我家,陪孩子一起长大。”她苦笑,他只说陪孩子一起长大,没说让她陪孩子一辈子……不是吗?直到有一天,面对只有孩子没有婚姻的家庭,她离家出走——他带着孩子一路追杀,“苏云婉,孩子长大了吗!”小奶包附和的摇摇头,热

其实,说是沉思,实际上江寒的脑海里并没有在想任何事情,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前方,纯粹的把自己的意识放空,抽离体内,置于天地之中,用意识轻抚感悟万物生灵,来开拓提升自己的意识。

这种提升意识的方法并不是江寒之前的老师教的,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师父教的,而是江寒通过对这个世界的一些了解,加上自己前世的一些感悟和理解,从中慢慢摸索出来的。他试验过好几次,这种提升意识的方法很管用。

江寒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意识只能覆盖大约几米空间范围。待到第二次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长进了不少,已经能覆盖几十米,乃至百余米。到第三次时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能覆盖的面积突然就从百余米增进到了千余米。

这样惊人的进展,饶是江寒再怎么沉稳,当时也被狠狠地震惊了一下,暗道自己真是变态。到第四次时候,江寒已经从之前的几次进阶中发现了一个微妙的变化。好像每次他的意识碰触到一些生灵,将自己的意识融入到那些生灵中,感悟到那些生灵中蕴含的各式各样的回忆和感觉后,他的意识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他能从万物生灵中感悟的东西越多,他的意识就提升的越多。这样别具一格的提升方式,貌似他几乎上什么都不用付出,就可以拿那些万物生灵的感悟来扩展自己的意识。跟不劳而获没什么区别。

至于说感悟了那些生灵的记忆和感情后,那些生灵会不会死去这样的事情,江寒倒是注意过。那些生灵非但不会死去不说,生命力还会比之前更加的旺盛。具体怎么会这样,江寒也不是很清楚。

江寒并不知道自己这种提升意识的方法到底对不对。没人告诉他,他也不可能会把这样的事情宣扬出去,这个世界也没他这种专门修炼意识的书籍记载。至于修炼者们,他们的意识一般都是跟随境界走的。当然,也有意识低于自身境界,或是高于自身境界的修炼者。但是,不管是低也好,还是高也好,那都是有度的,不会相差的太过于离谱。

似是江寒这样灵根被毁,再也不能重塑的人,为什么能修炼意识这种事,无论是历史也好,秘闻也好,都没有任何记载。所有的一切,让江寒无从去考究,无从去了解。只能自己一点点去摸索。

在这样的摸索中,如今江寒的意识已经差不多能覆盖一万多米,也就是十多公里。这要是放在正常的修炼者身上,意识能覆盖十多公里真算不得什么,跟那些动辄就能把自身意识横扫一个国家城池,甚至于横扫一个区域的人相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个天,一粒尘。而小巫就是那毫不起眼的尘,根本就没得比。

但是,这其中却有一个所有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江寒本人却十分明白的区分。那就是,在江寒的意识覆盖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是受他本人控制的,他想叫别人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别人就能看到什么和感受到什么。他不想叫别人看到感受到的事情,别人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哪怕这个人的意识比他高,修为比他深,在他这里也不管用。

打个最简单的例子,就如同现在,他明明是在静立着感悟万物生灵,可若是他不想叫别人看到这幅画面,想叫别人看到他是在睡觉的画面,那么,别人看到的就会是他在睡觉的画面。他的这种控制是可以无视任何修为和境界等级的。在他的意识覆盖范围内,他就是一切的主宰。说他是这片区域的神也不足为过。

对于自己的意识为什么会有这样惊人的变化,除了把它归于自己的意识曾穿越了无数时间空间,受到了时间空间规则的洗礼,加之自己的意识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并不受这个世界规则所控制外,江寒找不出别的原因。

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好,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自己赶快强大起来。在这个稀奇古怪,杀人比杀鸡还要简单容易的世界里,如果自身不够强大,还真是没有恣意生存的权利。

江寒恣意生活惯了,骨子里天生有一种不受拘束,不愿卑微苟活的因子,他若是想要随心生活,就必须要强大。不说强大到任何人都无法比拟,最起码也要强到不能任人揉捏才是。为了这个目标,他可以抛弃很多东西。

然而,就在江寒放纵自己的意识在天际遨游之际,他的意识突然看到有人来到了这片紫竹林。来人容貌俊秀,清逸如兰,如墨般黑亮的发丝垂直半束,飘逸地披在背上,配着他身上那一袭淡雅青衫,修长匀称的身姿,不由就给人一种刚从朦胧烟雨山水之间走出来,不是凡人似谪仙的缥缈感。

在整个明心宗,能叫人生出这种感觉的只有一人。那个十二岁便成功筑基,如今修为是正心金丹境,修炼速度快的令无数人拍马都赶不上的妖孽天才,第五峰峰主月凌之子,身负变异水灵根的凌慕枫。

江寒对于凌慕枫这个人的了解都是从原主的记忆里得悉的。在原主的记忆里,凌慕枫是个不喜欢说话,不喜欢跟人交往交谈,无论发生多大的事都不会有任何表情,安静的如同一汪死水一样的人。就连当初在迷踪仙境试炼,他被人围攻濒临死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没变动过。依旧是那样的安静,淡然,就好似要死掉的不是他本人一般。后来,他被原主救了后,原主救的其他人都对原主表示各种感激之情,他却是什么表示都没有,回到宗门就开始闭关,对原主这个救命恩人的一切不闻不问,直到江寒来到这个世界,他都没有出现过。

原主救了凌慕枫这么久,凌慕枫都没露过面,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凌慕枫漫步而来,直奔这里的样子,江寒并不认为凌慕枫是走错了地方。既然不是走错。那他来这里做什么?难道说他是来找自己的?江寒在心里猜测。

无论凌慕枫是因为什么原因来这里,江寒都不能再继续让自己的意识留在外面了,他很快收回了自己的意识,从旁边的屋子里拿了一本关于炼药的书籍,坐在窗户旁边的竹椅上翻阅起来。

而凌慕枫穿越竹林,来到竹楼前面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一幅俊逸男子静坐在竹椅上,神态悠闲地看书的画面。望着男子从容淡然的表情,不知怎地,凌慕枫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中快速地闪过了一道难以言说的色彩。他记得很清楚,在他即将死掉的那一刻,是眼前这个男人不顾自身安危救了他。

他得救了,这个男人却从一个备受关注的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再也不能修炼的凡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不够强大。若是他足够强大,就不用这个男人救他,这个男人也不会变成废灵根。他凌慕枫自出生就是娇子,修炼资质逆天,因为一些原因,他从来都没有把周围的所有人看在眼里,包括给予他生命和关爱的父母。可就是这样从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他,却被一个不如他的人救了。这份他人废自己生的因果,他知道自己是没那么轻易还清的。所以,从秘境出来后,他就开始闭关,极力地提升自身的修为。有浑厚的底子做基础,加上源源不断的修炼资源,他在短短数十年之间就修炼到了正心金丹境,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结婴。他本来打算一直闭关至结婴,再开始还这份因果。可没想到他还未结婴,这个男人就要走了。修炼之人最忌因果,弄不好就会成为大道之上的心魔。他不愿留下心魔,所以,他随心而为,结束闭关,来到了这里,开始偿还这份因果。

江寒的意识一直都在默默地观察着凌慕枫,看凌慕枫来到这里后并没进来,只静静地站在外面望着自己,一看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江寒觉得十分怪异,他决定打破这种局面。

于是,江寒装作看书看得有些累的样子,伸手揉了揉眉心,把手中的书放在了一旁的小桌子上,神态从容的站了起来。然后,他就好像刚看到凌慕枫一样,微微惊诧了一下,紧接着他开口说道:“凌师弟,你什么时候来的?”这年头不会演戏的人生那不是完美的人生啊,他在心里暗道。

迎上江寒微微惊诧的眼神,凌慕枫淡淡回了一句:“刚到。”说着,他迈步走进了竹楼,站到了窗户旁边,静静地凝视着江寒。

来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也叫刚到?我不出声,他是不是就会一直站着等我发现?这人……呵,也是有意思,有个性。江寒在心里凌乱的想到。

“凌师弟请坐,我去沏壶茶过来。”江寒微微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凌慕枫没有说话,姿态优雅的坐到了另一张竹椅上。

江寒微微颔首走了出去。不一会,他就端着一个茶盘走了回来。

把茶盘放下,执壶倒了两杯茶水,把一杯放到凌慕枫面前,江寒坐下说道:“凌师弟尝尝看,这是我亲手种植采摘晾晒制成的清茶,有清心明脑,净体修神之功效,平日里我的几个师弟师妹修炼累了都会喝上一杯。”

凌慕枫‘唔’了一声,端起茶杯轻呷一口。茶水入口柔软,清香无比,还未咽下便感觉到一股清明透亮之气从脑中升起,让神识顿觉轻松起来。神识轻松下,凌慕枫慢慢地咽下了口中的茶水。茶水入腹,那股清明之气更胜,身体也暖融融的很舒服。而在这股清明之气带动之下,他一直都停滞不动的神识屏障好似被什么东西冲击到了一般,猛的颤动了几下。

受到这股力量的冲击,凌慕枫的眼底瞬间划过一道惊异之色。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阻挡神识进阶的屏障在冲击的瞬间就松动了许多,若是此刻他全力一击,必能冲破这层屏障,让神识更上一层楼。神识若是升上去,他结婴之时定会水到渠成,更加轻松。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压下了想要冲破那层屏障的冲动。也压下了心底的惊异感。

这茶水,它竟然比四品丹药中的极品清心丹还要好用。这怎么可能?要知道清心丹虽然品阶不是很高,但它的作用却很大,无论修为多高的人可以用,专门用来修复神识之伤,增进神识所用,没有境界之分。普通清心丹的价格都要比五品丹药高。更不用说极品清心丹。但凡拥有者,谁都不可能会拿出来卖,只会留作自己用。就算卖,那价格也是不菲的。更多是以物易物。他就存有十几粒这样的极品清心丹。专门留作境界提升时神识进阶所用。可此时此刻,他只喝了一口茶水,就能有这样的效果。这怎么可能?或许,是自己感知错误了?

不,不会,刚才茶水中蕴含的那股清明灵气不是假的,那不是错觉。很快的凌慕枫就否定了那个念头。

这茶水……必有有古怪之处。

凌慕枫在心底沉思着,他再次轻呷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缓缓咽下。这次,他能很清楚的感知到茶水中蕴含的那股清明灵气再次撞到了阻挡神识进阶的屏障,屏障又松动了一些。此刻,他不用全力也能冲破那层屏障。但他依然没有去冲击,他又轻呷了一口茶水,细细地品味那股茶香味,任由那股清明灵气冲击屏障后四处散开,在全身经游走,一点点地清除着体内隐藏至深的杂质。那改变虽然细微,但确实是在改变。

在这样的冲击之下,很快的凌慕枫就喝完了杯中的茶水。不用他出声,江寒就把茶水给他蓄满上了。待到喝到第四杯茶水时,阻挡了凌慕枫好几年的那个屏障根本不用凌慕枫用灵力去冲击,瞬间就破碎了。而在这个瞬间,凌慕枫的心神也被狠狠地震动了几下。不用任何力量,单喝茶水就能让神识进阶,这是个什么概念?但凌慕枫毕竟是凌慕枫,他向来冷静,再大的事情也不能叫他露出惊容。他很快就平复了心绪。冷下来后再想,跟他之前的一些经历相较,好似这也不算什么。还不值得他大惊小怪。

神识进阶,并不会引发任何天象,只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江寒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凌慕枫身上的气息突然间强了许多,但他并没有想到别处,只认为凌慕枫可能是在想什么事情,被心中的一些事所扰,所以气息才会截然攀升。凌慕枫不说话只喝水,他也就没有说话。他实在是摸不准这个凌慕枫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凌慕枫这个人在他的心里已经成为了怪胎一般的存在。敌不动,我不动,看谁有耐性。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待把自己的神识稳固,发现自己再怎么喝杯中的茶水,都只会让神识在茶水的洗礼下全然清明放松,不会有任何变动后,凌慕枫便不再喝茶水,同时他心底对于茶水的功效也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好像这个茶水只有在神识即将进阶的时候才会有用。其他时候只起到一个清心明脑,祛除体内杂质的功效。

不过就算是这样,在这个修炼界也算很罕见的了。只是不知道这茶水对境界比自己高的人管不管用。回头要点试试。这样想着,凌慕枫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江寒,说出了来这里两个多小时后的第二句话:“我跟你一起走。”

跟我一起走?江寒被凌慕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给镇住。沉吟了一下,江寒说道:”凌师弟,你这话是何意?”什么叫跟我一起走?走去哪?咱们好像不熟吧?再说,这发展是不是太快了一些?江寒在心里说道。

凌慕枫面无表情,眼神清澄,回道:“一起去瞑蓝城。”

“我会保护你。”末了,凌慕枫语气平静的又来这么一句。

这人……这人……江寒心里有些无语,他感觉自己的思维真是没法跟凌慕枫同步。不过凌慕枫的意思他已经大概明白了。这人肯定是不知道从谁哪里听说了自己要离开宗门去瞑蓝城任职的事情,知道他没了修为,所以想要保护他。不过,他本人认为自己目前并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凌师弟,我是个男人。虽然不能再修炼,但武功还在,身体反应也在,我比普通人强很多,俗世中,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谢谢凌师弟的好意。”无论什么原因,如果凌慕枫真跟自己一起走,那第五峰峰主绝对敢出手灭了自己,对于这点,江寒毫不怀疑。若是换做自己是凌慕枫的父母,也不会放任这么一颗好苗子独苗苗离开,在俗世中浪费时间。谁家父母不盼望着儿女成龙成凤啊。

“你救了我,这是因果,不偿还了这个因果,我会有心魔。”凌慕枫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听到这话,江寒沉默了。关于因果心魔一说,江寒在原主的记忆中也有了解。这个世界的修炼者很看重因果关系。修为境界越高的人越是看重这些。传说欠人因果的修炼者在渡劫的时候会心魔缠身,影响渡劫。后果轻的可能是境界跌落,后果重的直接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一般修炼者在渡劫的时候都会花费时间去偿还自己欠下的种种因果。因果圆满才会去渡劫。

按照凌慕枫这个说法,原主救了他,舍了自己,他确实是欠下了原主的因果,并且这个因果说起来的话还不小。凌慕枫要了结偿还这个因果也是正常的。只是,也没必要跟在身边吧?给些宝贝什么的也行啊。这样想着,江寒出口就要拒绝。却被凌慕枫打断。

“很香的味道。你在做什么”第九峰的首席弟子十分宠爱自己的小师妹,为了小师妹的口腹之欲练就了一手好厨艺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凌慕枫也有耳闻。他进来就闻到了那股诱人的香味。鉴于有别的事要说,他就没问那是什么食物散发出的香味。现在该说的他都说了,神识也已经进阶,是该问问是什么东西这么香了,怪诱人的。

面对思维这么跳跃的凌慕枫,江寒的唇角疑似微微抽动了一下,不用去细闻,江寒也知道那是骨头汤散发出的香味。虽然他用意识包裹住了最精华的部分,不让其溢出,但再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住挥发出来的那股香味。当然,这股香味也不是谁都能闻到的。意识不强,修为不到的人还真捕捉不到那股香味。

听凌慕枫这么问,江寒也不好再说别的,他回道:“是眸牛兽骨炖的骨头汤,可以用来煮面泡饭做包子用。”

眸牛兽的骨头炖的汤?煮面,泡饭,做包子?凌慕枫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几种吃食。在俗世行走的时候见过,只是没吃过,他已经不吃东西好多年了。

这股味道这么香,做出的东西一定也差不了吧?凌慕枫在心里想到。

“要面吧。”想到这里,凌慕枫就说了出来。他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江寒再次被凌慕枫的话给弄得抽动了一下唇角,看着凌慕枫干净的不含一丝杂质的眼睛,江寒在心里想:这人,难道他一直都这样不懂人情世故?这也太单纯(单蠢)了吧。还真是一个另类的奇葩啊。

凌慕枫都这么说了,江寒自然不会说别的,他表面淡定的应了一声:“好,那凌师弟稍等一会,我去煮面。煮好了叫你。”

“好,我等着。”凌慕枫很认真的回了一句。

江寒没再说话,他起身去了厨房,拿起之前活好的面开始忙活起来。

由于面团早已经醒好的缘故,江寒没费多大功夫就抻好了面条。然后他在小锅里加了一些清水,等水煮开,他把面条放进去煮熟捞在碗里,烫了几根青菜放在面上,接着往碗里盛了两勺子鲜香醇厚,十分美味的汤汁,紧接又在上面放了一些之前的卤好切成片的卤牛肉,牛肉周围撒上了一些香菜和香葱末提味,最后他又拿出他自制的微辣香麻油和提鲜的酱油围着碗内的汤汁淋了两圈。

看着这碗卖相极佳,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面,江寒在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暗道自己的手艺并没退步。把面端到桌子上放好,筷子摆上,他又切了一盘子卤牛肉,拌了一盘清脆爽口的凉菜,这才出去叫凌慕枫。

“凌师弟,面煮好了,来吃吧。”对上凌慕枫这种从小就被人捧着长大,单纯(单蠢)的跟正常人完全不在一个思维频道上的人,江寒真有种在伺候祖宗一样的感觉。

凌慕枫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在麻烦别人,他压根就没这种觉悟。听江寒说面煮好了,他面无表情的‘唔’了一声,便站起来走进了吃饭的房间,都不用江寒再招呼,他直接坐在饭桌前面,拿起筷子就自顾自的吃起眼前这碗热气腾腾,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面。他的这种举止再次让江寒无语的抽了抽唇角。

江寒抻的面条滑嫩筋道,配着那醇香鲜美的汤汁,微辣香鲜麻油和提鲜的酱油,以及咸香可口的卤牛肉,碧绿爽口的蔬菜,吃起来那就是一种难以言说的享受,美味的恨不能叫人把舌头都吞下去。更别提还配着一盘卤牛肉和清爽凉拌菜了。加起来那就是极致的美味。只要尝过就再也不会忘记。曾有幸吃过江寒煮的面的人,都说吃了江寒的煮的面后,再吃别人做的面那就是在生生地折磨自己的味蕾。

此时此刻,凌慕枫就有类似这样的感觉。吃着江寒做的面,品味着那美味的难以用词语表达的味道,想想自己之前吃的那种被无数人称之为‘美味’的食物,他就觉得自己之前吃的那种所谓的‘美味’就是白水一样的存在,一点可比性都没有。江寒做的面和菜实在是太美味,太好吃了。怪不得有的人修为那么高,还舍不掉口腹之欲。现在看来果然是有原因的。

陷入美食中沉沦的凌慕枫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变化。在他挑起面条,咀嚼吞咽的时候,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中就会闪烁起无数明亮耀眼的星光,他明明没有笑,但眼睛却好像布满了喜悦的笑意,看起来格外的纯真动人。

一旁的江寒注意到了凌慕枫的变化,他不着痕迹的扫了几眼,在心里道:这凌慕枫真是越看越纯(蠢)了,一碗面而已,竟然能叫他这么开心。他平日里过的该是多么的苦啊。除了修炼外,恐怕都不知道外界是什么样子吧?可怜的孩子。

江寒在心里各种脑补着,他看向凌慕枫的眼神中不由就多了一丝同情之意。

凌慕枫是一点都没注意到江寒的眼神,因为,在受到极致美味的冲击以后,已经吃完了一碗面,把汤汁和两盘子菜全部吃完的他又陷入到了新一轮的冲击中。这个冲击就是,在他吃完面,扫光菜,还沉浸在无限美味中反复回味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体内静滞不动的灵力竟然不停地翻滚攀升起来,不过瞬间,他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增长了不少,不亚于他苦修半年所得的灵力。

这样惊人的变化,如何能叫他不去在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诸葛大力:找个男友开外挂第四章在线阅读

    登场人物:1(男主角:龙)2(雷欧奥特曼)3(宇宙恐龙——杰顿)4(变身怪人——芝顿星人)经历上次大战EX雷德王,雷欧发现龙虽然有很强的招式,但是对光线的运用还不够熟练,可是雷欧自己也不会使用很强光线技能,雷欧大多数招数都是物理伤害,雷欧经过漫长的思考,对龙语重心长地说到:“龙,我不会太多的光线技能

  • 谁是谁的光明《卧春》 →_→ 《我蠢》

    暗梅幽闻花→_→俺没有文化卧枝伤恨底→_→我智商很低遥闻卧似水→_→要问我是谁易透达春绿→_→一头大蠢驴。岸似绿→_→俺是驴岸似透绿→_→俺是头驴岸似透黛绿→_→俺是头呆驴岸似透达黛绿→_→俺是头大呆驴岸似透梅幽闻花滴达黛绿→_→俺是头没有文化的大呆驴岸似透梅幽闻花滴巢季达黛绿→_→俺是头没有文化的

  • 三国之姝颜夜风战日向

    夜风一脸平静的走上台去。“你们说他怎么一脸平静?”“什么一脸平静,已经吓傻了,强撑着而已。”“说的也是,就是我们都不是日天的对手,更何况是他这个吊车尾。”“你们说,日向日天多久打赢他,我赌三分钟。”“三分钟,这么长,我觉得一分钟。”啊哈哈,你们都是笨蛋,场地这么大,到时候夜风不断躲着,日向日天也要费

  • [综]死生之镜第一章

    三月汾州,潇潇雨飘。昨日方才大办喜事的常府人影穿梭,有事的客人今早已跟家主辞别,只是去之一二,大江南北的常家人因常家家主的婚宴难得齐聚一堂,家主挽留留客,大半客人皆会逗留些时日,要到下旬月末客人散尽,这婚事喜宴余味才会消罢。此乃汾州各地大家习常。常家家主乃八日成亲,九日这天,供常家族客居住的常家客堂

  • 网游之血盾在线阅读第8节

    西陵府,乃是中原心脏地带一处富饶的府地,因其地处中心地带,又四面依为靠,故而几百年来多次战乱,皆并未波及到此地。西陵府土地富庶,民生安定,盛产稻米,销至各地,此地又有“米府”之称。那西陵府主虽为朝廷官员,两袖清风,却为人生性豪爽,乐善好施,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布衣白丁,无论是江湖豪杰,亦或是绿林好汉,

  • 极北冰域第3章在线阅读

    第03章“喂,阿溪,听说有个高中生在我们宿舍楼下堵你诶。”只见一个手抱着篮球,头发被推成了板寸,有着一身紧致肌肉的帅哥对着坐在篮球场上敲打笔记本键盘的陆溪如是说道,他脸上还带着独有的坏笑,看起来痞气十足。陆溪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没从键盘里抬起头,快速敲击键盘的手也没有因为好友的话而抖那么一下。探头可以看

  • 少爷的丫头妻在线阅读竟然如此帅气!

    “不不不,总监!最关键的不是成绩!而是曲风!这种曲风前所未见!而且,现在已经有人在社交平台开始推荐这首歌了!”“哦!什么曲风?我倒想见识见识!哪首歌?”“是这首!”林海把歌曲链接给了刘诺,刘诺点开歌曲听了听,刚刚听到前奏就愣住了!接着是歌词。“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

  • 某超电磁炮的不正经病毒在线阅读第七章

    得到金疙瘩的刘婶,简单用布包裹了一下,便匆匆忙忙向镇上的陈府跑去。来到陈府的大门口,刘婶被看门的仆人拦了下来。一个人问道:“你找谁?”刘婶连忙说道:“麻烦你通报一下,我找陈老爷有点事。”“陈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没事快点走开。”这时,马管家正好从门口经过,便问道:“是谁?在门口吵吵闹闹的。”“管家

  • 棋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这人刚才说他叫啥…?“等会儿。”宋秋茜懵了一下,“那个,你说你叫……”“哪吒。”少年声音清越。宋秋茜:“……”呔!她蹭了蹭眼睛,再次打量对面那少年,面相十四五六,墨发比肩头略长一点点,头顶梳着两个团髻,用红绸带束起,轻垂下来。顽劣稚童没看出来,倒是衬得他清秀脱俗,眉骨稳健清冽、气宇不凡。一脸长大后小

  • 陈情令之弟弟有点多?在线阅读秒杀大巫(求鲜花,求评价)

    就在赢部落所有人悲愤欲绝之时,两只大手突然出现,按在了两个巫族的头上。楚休的声音响起:“放心,人族会比巫族更长久,更昌盛……”那两个巫族瞬间大骇,急忙要施展神通但是无论他们如何用力,却像被捏在掌心的蚂蚁一般,根本无法动弹!“记得,杀死你们的是人族!”楚休便捏爆了他们的脑袋,楚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