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天星大世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4/8 19:26:53 作者:三火大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星大世界
天星大世界
作者:三火大仙来源:纵横中文网
气,强者之根;灵,强者之异。天星之乱?谁是神?谁是魔?

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玛丽已经不想再回忆一遍当时混乱的情况了,大婶赶过来之后就像被谋杀了一样疯狂尖叫起来,她的叫声提醒了躺在一片废墟里动弹不得的艾玛,两个人好像在比谁的声音大似的一起嚎。

玛丽匆匆忙忙的把侠客塞在床底下——因为确实是没地方藏他,小阁楼连个窗户都没有,她顾不上看侠客一脸铁青的表情,装作不知道床底下有多脏就直接把他推了进去,转头就看见了大婶母女令人头痛的一幕。

她是真的头都快炸了。

“……总之先去医院吧。”

玛丽算是提醒了大婶,但问题是艾玛现在根本站不起来,她的体型大婶也没办法,就怒气冲冲喊玛丽,“你还不快下来扶着你妹妹!”

“……呃,啊……”

玛丽站在阁楼边,犹疑了半天才告诉大婶,她现在下不去。

艾玛把整个楼梯都弄塌了,于是原本的小阁楼现在已经完全架空,等于她和藏在床下面的侠客都被困在了上面,除非自己跳下去否则完全就是彻底被困住了。

玛丽从来没看见过大婶露出那种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一口鲜血喷在她脸上……但老实说,看见大婶被气成这样,她心里涌上了一股说不清的快感。

最后还是去邻居家借了长条的梯子来,玛丽才顺着梯子爬了下来。不过这时距离艾玛摔下来已经过去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了,玛丽不由自主地有点同情艾玛,毕竟她现在嗓子都喊哑了,只是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而且由于去了邻居家,镇上不少人都迅速知道了这件事,纷纷跑过来看热闹,周围围了一圈人对着艾玛长吁短叹,虽然艾玛平时的形象就不怎么样,但是现在这种瘫软在地满脸鼻涕眼泪的样子被人看见也丢人了……

连玛丽都觉得耻度好大。

她平时力气就很大,又有两个健壮的男人主动上前来搭一把手,很快几个人就帮忙把艾玛扶到了医疗所。说真的艾玛的体重确实让人吃不消,到最后他们几乎是拉着艾玛的上半身把她直接拖过去的,玛丽本来还有点良心不安,结果看见艾玛垂在地上的腿似乎是挡住了某个男人的步伐,他下意识的就把那条腿踢开了……

艾玛哭的更大声了。

玛丽只好装作没看见,迅速把她扔到了急诊室的床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婶急匆匆地对着医生问这问那,暂时没空理她,她就偷偷溜到医疗所外面来了。

不知道侠客那边怎样了……

玛丽很忧虑,那梯子她下来之后就送回去了,侠客现在一定还困在阁楼上没法下来,而且她始终记得最后侠客看她那个可怕的眼神,算起来从昨天晚上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好像就在不断的坑这个大少爷,无论是谁都会不爽吧。

不知道会怎么样,要是单纯揍一顿就能出气就好了,万一大少爷要整她到没完咋办呢。

大婶可不会保护她,她肯定第一个站出来双手把自己丢出去……

“你死哪里去了!找你找了半天,居然在这里偷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玛丽正无聊的蹲在地上玩着小石子,就听见背后传来大婶独特的吼叫声,她赶紧站起来规规矩矩的低着头。

“艾玛没事吗……?”

“怎么!你在盼着你妹妹出事吗?”大婶像是被戳到G点一样更生气了,“我可怜的孩子,腿都骨折了两根……都是因为你!说,艾玛为什么会从楼上摔下来!”

这原因不是明摆着的吗!但玛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出来“大概是她太胖了”这句话,只能含含糊糊的说道,“可能是楼梯太老了。”

也不知道大婶到底相信了这个说辞没有,反正她又借机教训了一顿玛丽,就叫她回家去做饭,然后送饭到医疗所,大婶则在这里陪伴她可怜的艾玛。

……玛丽赶紧溜了。

她一溜烟的跑回家里,先冲到楼上去,还打算先喊一喊阁楼,看侠客怎么样了,结果就看见艾玛的房间里的浴室门直接开了,然后没穿上衣的侠客走了出来。

玛丽,“………………”

“你……你怎么下来的?”她吃惊的看着侠客,目光忍不住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一会,“……身材不错。”

“洗个澡总算舒服多了。”侠客完全没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的走到艾玛的桌子边,倒了一杯水喝掉了。他的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脑后,脖子上挂着一块布吸水,玛丽仔细一看,发现那好像是自己最好的一件上衣(……)。

“……呃,”玛丽后知后觉的想起床底下那可怕的灰尘,还有昨天侠客在厕所待了超过七个小时的情形,找补起来,“没、没错。”

她已经暂时不想管侠客这么光明正大的使用艾玛的浴室到底有没有问题了,话说她好像还闻到了熟悉的香气,没记错的话艾玛的沐浴露和洗发露都是草莓味的,用这么少女的味道真的没问题吗?

“呃,总之还是要说声对不起……今天早上的时候,因为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所以情急之下……”玛丽磕磕绊绊的道歉,“应该让您很不愉快吧,总之都是我的错。”

“除了道歉之外就没有别的补偿吗?”

“哈?”玛丽惊讶的看着侠客,结果完全没看出来对方是不是在和她开玩笑,老实说别的补偿什么的她完全没想过,只能顺着侠客的话询问,“别的是指啥啊……”

“既然你都说让我不愉快了,那么补偿我一点让我愉快的事就可以了吧。”

玛丽彻底呆住了。不是她想要想歪,实在是这句话无论从哪方面听都是彻底的性骚扰吧!?话说她还是未成年呢,这应该是染指未成年吧,这家伙到底是要怎样?

虽然经常在网络上撒娇卖萌,但那也仅限于随便说说而已,她还没做到那种地步啊?

玛丽,“……算了,你不愉快也无所谓。”

侠客哦哦的瞪大眼,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情一样,“怎么,你不怕我去对你妹妹说你在骗她吗?”

玛丽很干脆的说道,“那样的话我就告诉她是你太害羞了不敢承认。”

侠客,“………………”

两个人无耻的对视了很久,还是玛丽先憋不住,说了声你自便就跑去厨房做饭了,要是晚了指不定大婶要怎么惩罚她呢。不过虽然面对侠客很有种的样子,但她心里还是有点忐忑,艾玛那个脑子会不会相信不一定,不过万一她把这件事告诉大婶,可以想象最后死的很惨的人一定是自己。

……不过就算这样也绝对不要和侠客那种烂人搞什么补偿!

为什么之前没发现这家伙这么可恶?简直太烂了。

不过玛丽的担忧并没有成为现实,第二天侠客就失踪了。他本来就是来旅游的,因此忽然消失也很正常,玛丽猜测他应该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就滚蛋了,幸好临走之前没有坑自己一把去和艾玛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没说也够糟心的了,艾玛住院之后她就变成了看护,每天都要负责照顾艾玛,除了要做各种营养餐之外还要负责帮忙洗澡上厕所出门晒太阳打扫房间清理被褥一大堆的事情……玛丽简直是焦头烂额,艾玛就在这个时候凑了上来。

“那天的那个……那个人……嗯……”

艾玛支支吾吾的,脸颊上又飘起两坨红晕,玛丽下意识的在心里卧槽了一下,赶紧在脸上装出一副温柔的样子来。

“你说那个暗恋你的男人吗?他那天看见你受了伤,实在不忍心看见你的痛苦,自己也病了,正在休养。”

这么扯淡的理由都能想出来,玛丽简直太佩服自己了。

但是更令人敬佩的是,艾玛居然还真的相信了……不仅相信,她还要玛丽帮忙传递信物,一张写满语句不通的情书啦,折的乱七八糟的纸鹤啊什么的。玛丽一方面觉得要败给她的少女心,一方面又再次觉得良心不安起来。

一个谎话需要用无数个谎话来圆,这句话真是没说错啊……

她只好还帮侠客来回送点东西,当然她已经没钱买礼物了,于是就趁着镇上的花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到他的花园里摘了一大捧花带到病房去了,艾玛看见花之后好像更加沉溺于这段暗恋无法自拔了,玛丽经常看见她用粗壮的双手抚摸着花瓣,露出陶醉的表情。

玛丽,“………………”

她确实非常庆幸侠客已经走了,否则他看见了绝对会要求更多的补偿的。

玛丽长叹一口气,拿出手机来刷新了一下动态,最近因为太忙碌的关系她也很少PO自己的动态了,连和铃聊天的次数都少了很多,网络上的讯息更新的非常快,只不过几天没怎么玩,她就感觉出现了很多自己陌生的梗和人。

比如她的首页就有好几个人都在转发一个陌生ID的动态,大家的评论都是非常一致的“土豪我们做盆友吧!”“活的技术宅!”之类的跪舔内容,玛丽点进那个叫做“蜘蛛的脑”的ID,对方的头像就是一个蜘蛛的图片,简介也很简单,“大家一起来玩吧^^”。

随手看了对方的几条最新动态,好像都是在晒一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电脑技术什么的,玛丽完全一头雾水不明觉厉,不过倒是发现自己的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和他互FO了,对方也FO了自己,她就干脆也回FO了。

又随便刷了一会别人的动态,很快系统就提示她有一条新@。玛丽点开,发现是蜘蛛的脑在@她,“哇,小玛丽回粉了诶^^,真开心啊。”

这种程度的搭讪玛丽已经非常熟悉了,她也迅速转发,“我也想和土豪做朋友!”顺便还加了一个卖萌的颜文字表情。

“没关系,小玛丽先把欠我的东西还给我的话,我们就可以做朋友了哦^^”。

这是蜘蛛的脑在她那条转发下面的评论,玛丽愣了一下,欠他的东西是指什么?她和蜘蛛的脑应该今天才认识啊,而且她也没有在网上找人借钱这种习惯,更不可能把三次元和二次元混在一起,这是什么意思?

玛丽下意识戳开了私信,发了一条私聊过去。

“不好意思,不过我们认识吗?”

蜘蛛的脑几乎是秒回,“当然啦小玛丽,难道你忘记我了吗?”

玛丽的心理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她还是沉住气,沉着冷静的继续询问了下去。

“对不起,你是……?”

然而那个答案还是出现了,伴随着对方卖萌的表情,就仿佛真人就在她眼前笑眯眯的一样。

“我是侠客,怎么样,记起我来了吗^^?”

“……………………”

已经终生难忘了吧?!

玛丽已经无法掩盖自己的震惊了,但随即而来的则是更加复杂和微妙的情绪,已经没空想侠客为什么会找到自己网上的ID了,只要想到自己在网络上一幅软萌萝莉的样子被众多死宅跪舔的样子也被这家伙看了个清清楚楚,她就感到一种剧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一直以来都把二三次元分的清清楚楚的她,也终于第一次尝到了掉马甲的滋味!

大家之所以喜欢网络,不就是因为可以无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有多么失败,可以用自己虚构出来的成功的令人羡慕的人生过着自己妄想中的生活吗!虽然听起来非常虚伪,但二次元就是这么回事呀……但是现在,这、这家伙是要怎样?!

玛丽一时间被这个巨大的打击冲击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天都愣在那里,而那一端的侠客似乎就像亲眼看见了她的窘迫一般,继续发来了新的私聊。

“看来是记起来了呢^^,没想到小玛丽在网络上这么厉害,这样的话补偿什么的应该也不在话下了吧?”

玛丽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地迅速退出,然后把手机丢到了一边,她呆滞地看着还在发光的屏幕,好半天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为、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的结局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冰封恋情风起禁海

    迦南城港口,日悬中天,万里无云,秋风渐起。从早上开始,不断有帆船从船坞出发,纷纷奔向禁海。这两年,禁海魔鬼岛的传闻在整个沙特南海和几个自由城之间,闹得沸沸扬扬,如今,终于有机会解开它神秘的面纱,怎能不让人心动。贪婪的领主,自由的骑士,冒险的商人……或独来独往,或抱成一团纷纷杨帆前行,一时间整个沙特南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

  • 向往的生活:聂小倩在线阅读第六章

    其实说爷这个习惯,并不是改不过来,只是不知是在什么杂志上看过一段话,大意是写“那些性格直爽的女汉子,大多善良,不娇柔不造作;喜欢称呼为爷的女汉子,不代表没有良好的家世,不能说她粗鲁,她只是不喜欢用娇滴滴的姿态去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因为她觉得她不必爷们差,能自己解决的事情绝不会去麻烦别人。”夏歌觉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