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为宠父子谈心

2021/4/9 8:07:31 作者:犹霰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宠
为宠
作者:犹霰来源:晋江文学城
凌穹帝楚九柔自从打败了芷国,凯旋回到庸云城以后,就从此性情大变,放着后宫三千佳丽不闻不问,随她们自生自灭,哭闹上吊,却只对他从芷国带回来的那个芷国公主许衣微俯首帖耳,言听计从!锦国的后宫嫔妃哭了,锦国的文武群臣哭了,锦国的黎民百姓也哭了。甚至,就连锦国隔壁“老厉家”的太子殿下也跟着一起哭了……可是,最后,许衣微却悄悄躲在寂寞无人处,搬来小板凳,磕着香瓜子儿,默默地旁观着一切,自己悄悄咪咪地笑了。

随着洛龙的入定,屋子里一片安静。只有三人那悠长的呼吸声回荡在大殿里。

洛天行此时也正在修炼着,借着父亲留在自己体内的那些残余灵力,在古老的指点下一遍一遍的的淬炼自己的身体。

双手在胸前交叉着一个奇异的手印,吞天诀在体内运转,开辟经脉,一呼一吸之间,周围的灵力,源源不断的进入体内,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

随着吞天诀的运转,四周的灵力急速靠近洛天行,这些凡是靠近洛天行体表的灵力,瞬间就会被吸进洛天行的体内,宛若饕餮食气一般。

吞天诀是霸道的,随着时间推移,大殿中五丈之内的灵气剧烈的波动着。

洛龙和洛阳此时早已被如此声势的洛天行给惊呆了。

看着大殿之中修炼的洛天行行,洛龙先是一愣,而后又是狂喜。

自己的儿子废材了八年,在这一刻才发现儿子居然能修炼了,而且这修炼的功法肯定不低,不然如何能引动天地灵气呢?

洛龙心头一阵恍然入门的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

“父亲,天行这是...这是在修炼?”

洛阳满脸惊喜的看着洛龙吃惊的道。

“嗯,天行这臭小子隐藏的很深啊”洛龙那看似责备的语气中却没半点儿责备之感,反倒有一种浓浓的欣慰之感。

“呃,父亲不会吧,你看天行修炼时打出来的手决好像很生硬的样子”洛阳看着洛天行修炼时所变化的手印说道。

洛龙听了洛阳的话后看着洛天行的手印,发现这是一种自己存未见过的手印,很深奥,给人一种霸气冲霄之感,渐渐的洛龙也看的出神,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手也缓缓地随着洛天行的手印动了起来,只是随着手印的变幻洛龙的面色越发的苍白了。

“父亲,你怎么了...”

洛阳发现洛龙的状况后大惊猛喝一声。

“噗”

随着洛阳的喝声,洛龙逐渐的退出那种奇异状态。不由得面色一白吐出一口鲜血。

睁开眼,看着此时沉浸在修炼之中的洛天行,洛龙心里一片骇然。

“这是什么功法,居然如此霸道,居然还可以影响心神”

洛龙低声自语道。

“阳儿,此事切不可外传,否则你弟弟甚至是我们洛家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洛龙转过头对洛阳沉声说道。

“父亲放心就好,孩儿知道其中的利害”

洛阳也知道事情的轻重,颇为严肃的说道。

“父亲你说弟弟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不能修炼的么?”

洛阳很是疑惑的开口问洛龙

“这是天行的机缘,看他这生涩的样子,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天行在最近应该有过奇遇”

洛龙猜测道。

时间在两人的猜测之中缓缓度过,转眼间夜幕降临。

“好舒服,好久没这种感觉了啊...”

洛天行起身直了直腰,喃喃的说道。

“臭小子,你刚才修炼被你父亲和大哥看见了”

正在洛天行感叹的时候古老的声音幽幽传进了洛天行的脑海.

“什么?”

洛天行心里一紧,而后又放松了下来。

“没事,迟早的事,他们难道会害我么?”

洛天行沉吟了一下回答古老。

“你以后一定要注意,像今天的这种情况一定不能发生了,否则害人害己”

古老对洛天行那随意的口气,不太满意出声警告道

“老头子,您老放心吧,小子以后会注意到的”

“哼”

洛天行叫了一声老头子古老好像不太满意似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两人的交谈进行的十分迅速。

洛天行扭了扭有点僵硬的脖子,回过头看着正在惊讶的望着自己的大哥和父亲笑了笑调慨道

“你们从小看着我长大,现在还没看够啊?”

“砰”

“哎呦,老爹,疼死俺了”

洛龙直接赏给了洛天行一个爆栗。

“说吧”

洛龙端坐在太师椅上故作严肃的道

“什么?”

“装,继续装,再装糊涂老子灭了你”

洛龙说着又作势要敲洛天行的脑袋

“停,停,老爹,你到底想问什么啊?”

“你...”

看着斗嘴的洛龙和洛天行,洛阳现在苦笑不已,一个尽是摇头装糊涂,另一个则是好奇的要命,此时二人正在那大眼瞪小眼呢。

最后还是洛天行败下阵来,给洛龙讲了一个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白胡子老爷爷说自己根骨清奇的故事。

古老听的是嘴角一抽一抽的,应为故事之中的主人公就是他。

虽然洛龙知道洛天行没说真话,但也没有强行逼迫洛天行,毕竟是父子,再说刚在还看见了儿子的秘密,刚才斗嘴也只是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好吧,臭小子,暂且相信你”

洛天行听到洛龙的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他也不想让这分来之不易的情亲应为一个功法而流失掉。但是这个吞天决是绝不能说出去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既然你们两兄弟都能修炼了,那么一年后的家族大典上你们要给我好好表现,那几个老家伙经常在我面前夸他们的孙子是多么的天才什么的,这一次你两要给我把这个脸面挣回来”

洛天行听完洛龙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父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如此好面子了,可是转瞬一想后就明白了,家族的那几个长老肯定在父亲面前贬低过自己,父亲这是在给自己正名啊。想到这儿,洛天行看着洛龙心里暖暖的

“这就是父爱么?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从这一刻起洛天行才算完全融入了这个世界,融入了自己这个身份。

想明白了的洛天行,感觉此刻的世界也变得大了许多,对周围的人也产生了一种情切感,血脉在此刻共鸣。

洛龙也发现了洛天行的变化,心中那根紧绷的弦,在此刻也松了下来,他始终记得在洛天行受伤刚醒来那会儿看他的眼神,那是一种看待陌生人的眼神,冷漠而又陌生,后来洛天行即便是无法修炼洛龙也没忘记自己的这个儿子,在洛龙的眼里洛天行一定是个天才。

直到今天,洛龙才感觉到和洛天行之间的那层看不见的膜消失了,虽然没有问出洛天行为何能修炼了,但是解决了父子间的隔阂,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退役影卫养护手册白龙显身掳红鳞

    再后来,等他醒来后,就躺在了一个中年汉子的家中,正是这名淳朴的打渔汉子,躲着官兵,将他偷偷收留在家中,抚养长大。“娘亲,我看到了娘亲,我终于想起来她的样子了。”在水波动荡中被激发出自己幼年回忆的子陌,突然兴奋地大叫出声,不过紧跟着,他就感觉到一阵阵窒息。那包裹着他的水泡不知何故,里面用来呼吸的氧气竟

  • 冰封恋情风起禁海

    迦南城港口,日悬中天,万里无云,秋风渐起。从早上开始,不断有帆船从船坞出发,纷纷奔向禁海。这两年,禁海魔鬼岛的传闻在整个沙特南海和几个自由城之间,闹得沸沸扬扬,如今,终于有机会解开它神秘的面纱,怎能不让人心动。贪婪的领主,自由的骑士,冒险的商人……或独来独往,或抱成一团纷纷杨帆前行,一时间整个沙特南

  • 天南地北双飞客在线阅读第10章

    哈哈哈哈,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杨起舞握住她的剑刃,用力向身体里刺了进去,鲜血瞬间从他的胸口上淌了出来,她一脸吃惊的松开了握着剑柄的双手,“此剑,是多谢姑娘替我挡下的那一扇!”他看着呆在原地的她,一把拧断了法剑,向山门口跑去了。“我阁主有一柄屠魔剑,你快走吧!”她蓦的回过神来,向那个远去的背影呼喊道

  • 噩梦进行时龙血伐髓

    “我叫龙灵,我现在的情况是元神寄居在你的体内,刚刚就是我跟魔尊的战斗使得你们凡人生灵涂炭,我感到很抱歉…”龙灵幽幽道。“我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远古天龙,在跨越空间之时不小心被魔尊掌握住了轨迹,他觊觎我的身体,因为我的身体都是炼器炼药的极佳材料。所以提前来到这里截住我,然后就有了后面的大战。”龙灵道。叶

  • 我是明日之星在线阅读第三章

    急速下坠的身体,眼前如流星坠落一般飞速划过的景物,置身万丈深渊之中的罗天苦笑不已,自己还是托大了,而托大的代价就是死亡,蟠龙道这些天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失踪的已经有不少人了,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真是可笑至极。这万丈深渊不知道还要坠落多久,但无论多久最终也只能落到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罗天抬头看

  • 洪荒纵横之王者荣耀系统之洗洗睡着了(6)

    白洁看到金伊熙也很不爽,想到是来抢顾奕辰的也就板起了脸。“你来干什么?”“奕辰,那晚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都不接我电话?”金伊熙无视白洁,可怜兮兮地质问顾奕辰。顾奕辰刚想开口,就被白洁抢先道:“你是他什么人?你管得着吗?”金伊熙瞪着她,说:“我是问奕辰,不是问你!”“我是他女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警

  • 超级外卖系统在线阅读第九章

    智者说最悲伤莫过于在万顷白光中的那点黑,格格不入着,周围一切将丑陋的它羞耻的淹埋。但他所不知最悲哀者却非如此。凡间之外,界壁相隔,是无尽的黑暗,创世神丢弃死去罪恶灵魂的垃圾桶。其中只有杀戮,还有无穷止的折磨。黑暗中的居民,有的是史初有之,有的则是被罚下黑暗的灵魂,被称为恶魔。黑暗并非一片虚无,对于这

  • 二次元限定短篇合集第8章在线阅读

    范语曼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看着手中的底图,想到爷爷曾经说过的话,想来爷爷也不知道,心中不免有些好奇,为何爷爷执意让自己来这个地方?很是奇怪,不过,她相信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再次看了一眼地图,她想要冒险一试。看着地图,似乎一下子找到了方向,顺着地图往前走。纵然看着地图,还是走错了几

  • 塔儿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燕京市第一人民医院。一群人围堵在急诊检查室外,紧张兮兮的看着医生给裴延做检查。这位少爷可是C&C珠宝目前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裴氏矿业董事长裴镇南的儿子,这次跟着程家两兄弟参加C&C珠宝的团建活动,真要是出了半点差错,他们可担当不起。程彧站在门诊楼外,正低着头给外公外婆打电话:“……谁都没事儿

  • 樱桃在线阅读第9章

    宴会厅里不时的传出宾客的交谈声,郭小漫充耳不闻,专心致志低头在垃圾桶里翻找。眼角余光睨到站在花园里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嘴角讽刺的勾了勾,伸手将一头卷发揉了揉,从背影看,跟保洁阿姨无异。男人站在花园里找了许久,终究没有找到刚才看到的那道熟悉背影,失望的转身回了宴会厅。宴会厅里,庄惟仁耐着性子听季小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