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末世归来在线阅读第6章

2021/4/9 8:13:37 作者:岚岫轩主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末世归来
末世归来
作者:岚岫轩主来源:纵横中文网
王沐的出现是偶然还是必然?身边的人是敌是友?一个普通人如何陷入这末世漩涡?待亲情、友情和爱情回到自己身上,才明白,活下去,才是永恒的目的。

房上,颜初看着守备甚严的纳兰府,眼中闪过一丝沉色.

巡卫过后,颜初身子一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主子,想必那臭皇上死都料不到你未将密件藏到府中."一位中年男子说道.

“那里安全吗,"纳兰昭闻道,可见纳兰昭对密件的重视.

“自然,最安全的地方便是最危险的地方,无论任何人都想不到密件会被我们藏在第一寺院."

原来不在纳兰府...

第一寺院,莫不是兰若寺?

果然确实令人意外,若不是她偶然听见,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兰若寺.

翻身上房,运气提起向兰若寺走去.

约莫飞了一会,终到兰若寺.

轻轻抬手扣门,等待门开.

约等了半盏茶的时间,门才打开,开门的是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小和尚.

门开后,是一位看起来懒懒的和尚,手中剑一扬,不过眨眼剑到便落在和尚脖子上.

和尚看了看脖上的剑,不在意问道,“大晚上的敲人门,扰人梦所谓何事?"

“纳兰府的密件在哪?"

“你也对那东西敢兴趣."和尚碰了碰剑,带笑问道.

颜初惊住,这便是以礼名动江湖的天下第一寺-----兰若寺寺?是传闻有误还是错了地方错了人?这人怎么...“想必应不是我一人来要过了."

“东西不在兰若寺,在东殿."

“我凭什么信你?"

“那东西是别人的,我帮着瞒又没好处."

“若东西不在那,我回来杀了你."收回剑,朝东殿走去.

子时,颜初才到刚才和尚口中的东殿,看着眼前之景,颜初嘴角不禁一抽,这也能棵被叫殿?

几间略显苍凉的房屋被风无情的吹刮着,她真怕这风在大点,这屋子就没了.

不过今夜不是来看它的,只要这里有密件,即使如坟地她也得进.

上前推开摇摇欲坠的大门,入目更显凄凉,观察过房子,找了所有地方也未见密件,反而把自己累得不行.

坐在树下,脑中想着一切可以藏密件的地方.

忽然,一道好听的男声传来,“你也是来找它的吗?"

闻声望去,一位男子手抱瑶琴迎面走出,青丝不扎不束,白衫微微飘拂,白衣黑发在行走之间显出一种飘逸之感,漆黑如墨的眼中流动着一种自信,淡雅的光芒.不可否认这个男人是俊美的但也是致命的.

“不瞒公子所说,莫初此行正是为了密件而来,不知公子是何人."

“密件乃先师所留之物,不知姑娘拿此物有何用?"

“不知此物公子如何才可给?"答非所问,直接进去主题.

“看来姑娘今日是对此物势在必得了,给不是不可以,若公子能赢我们三局,密件锦璃定双手奉上."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好,那莫初斗胆了..."声落,手动,剑动,直向锦璃而去.

见剑前来,白锦璃丝毫不显慌乱,瑶琴手拿,手抚过,数道杀痕向颜初缠去.

杀痕缠绕,莫初剑花飞舞,破掉身旁杀痕.

音对剑,剑必输.

可若音对音,则不一定.

脚上一动,地上叶子飞起,手轻捏过置于耳旁,一首十面埋伏铮铮出声,破掉迎面而来的杀痕.

风在耳旁吹过,杀死笼罩着两人,一个拼尽全力,一个游刃有余,渐渐出现高低之分...

当颜初以为自己必输之时,男子却停了琴音.

颜初停下,不解的看着他,静静等待他的下文.

“你赢了,这局..."男子看着她,微微浅笑,抱着琴离开.

颜初看着他,心底越发不解...

白锦璃离开后,不久,一男一女走出.

女子身着一袭淡粉罗裙长及落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如芙蓉,娇悄动人.而男子则一身墨色衣衫,俊逸的脸上带着丝丝笑意.

“越,她便是赢了锦璃的那个女子?"粉衣女子问道.

“恩,漫儿,接下来这关由你来吧…"

“嗯,闻不久前皇城中有一女子在莫笙歌舞剑,甚是惊人,不知漫儿可否有幸得之指点一二..."

“姑娘客气了."没想到她们竟然知道.她以为够谨慎了...

“愿姑娘不要藏手"..声落,凌漫拔出风越手中的剑,先行出手,而且一分一毫把握得极为妥当.

凌漫出手,颜初也无犹豫,拔出手中剑而上.

风越看着二人,心中甚是自信.

师父曾说,漫儿只是不愿动真,若动真定也是一等高手,可是他不知眼前的这位女子无论是武功上还是性子上都是极为缠人的高手.

二人舞剑虽无杀气,可是其中内力损耗确实比一场真的动手要耗许多.

刚才一战颜初本就有些不足,如今又是一战心中更是难耐可是她不能输...

咬牙坚持,势必要赢眼前女子.

凌漫开始本还有几分漫不经心,可是逐渐发现眼前这女子不是自己想的那般无力,也认真起来.

内力的损耗让接下来的动作少了几分伶俐,而她也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

手上剑刺出暗含着几分内力,凌漫本想去挡,剑在这时却落地...

凌漫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然后微微一笑,“我输了..."

“承让了."“你赢了,不过你虽赢了我但也不可能赢越,你确定你还要继续吗?"

对于她的话颜初只是轻轻点头,“药我必须得到."

“既然你执意于此,那我多说无意,我希望能在竹屋看到你…"话未消人已远.

“我在想是什么原因让你不惜以命相博?"两局皆胜,身已受重创,根本不可在战,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执着?

“无可告知,出手吧…"其实她也十分疑惑,为何她会为了一个宫女做到如此地步?

“第三关是武,希望你不会另我失望…"语落,手中的剑出鞘,凌厉的剑气刺颊,颜初执剑退步,飞身而上,试图躲开这凌厉的剑气.

一招躲过,另一招紧跟,风越拿剑冲上,一招一式带着不留余地的凌厉.颜初身行未稳,凌厉必杀的剑招便扑面而来,匆忙起剑于之相交,抗衡,十招后,胸口开始发疼,咬牙使出“同心剑法"第九式剑随心境将他振后落地几米远.

“晤…"轻轻落地,以剑为支,左手覆于胸口处,一口鲜血溢出.

风越身形待稳后,看着嘴角溢血的她,眼中多了几分动容,“你还要继续吗?"

颜初抬眼,用手擦去嘴角的血点头.

风越叹气,敛去眼中多余的神色,举剑大呵道,“剑霸天下…"

这一剑带着必杀之心.

这一剑如一条狂龙一般,所到之处花叶残飞.

这一剑如一条狂龙一缠身般,让人窒息到无力.

发丝被剑气吹散横飞,身上的黑衣也不甘的想要挣扎破出,艰难的举起软剑吹动身上仅剩的内力,怀着绝处逢生之心道,“紫破天云,破…"

剑气相撞,四处横飞,花洒了一地.

紫破天云破杀力虽强,但因是受了重伤之下使出,所力道比起他的龙傲天下自然是差了好几分的.残余的剑气打在重伤的娇躯上,张口鲜血如破喷的泉不停涌出,染湿了身上的黑衣.

身子向后一倒,闭上,本以为会倒地,可落入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一个带着桃花香的墨衣怀抱.

“没想要一向骄傲自负的我们今日竟都败于同一女子."凌漫坐下,喝着花茶,语气平淡.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败是自然的."轻悯一口花茶,眼中流过一丝浅笑.

“对于今日败之事,我并不在意."过了一会,风越缓缓开口.

“不过这女子确实不错,若是她,倒也能接受."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越,你呢?"锦璃看向身旁的墨衣男子,问道.

“嗯!"风越点头.

“好了,我们过去吧,她应该要醒了…"锦璃起身,朝外走去.凌漫,风越跟随身后.

疼,胸口仿佛火烧般的疼.

艰难的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蓝色烟纱床幔,这是哪?记得当自己快要落地时是他接入了自己,莫非是他救了自己并把自己带回了小和尚口中的竹屋?

“果然醒了…"一道略显熟悉的女声从门口传来,颜初侧头看去,是她,今日于自己比舞的那个女子.而她的身旁则站着今日第一关的白衣男子和第三关的墨衣男子.

“是你救了我?"对上墨衣男子的眼,问道.

“我只是将你带了回来…救你的人不是我…"

“那是你救了我…"目光移到白衣男子的脸上,肯定问道.

“或许是…"

“谢谢…"

“你怎么不谢谢我?好歹我也喂了你几颗花凝露…"凌漫故作不悦的说道.

“我…"颜初哽住,一时之间尴尬起来.

“好了,漫儿,别打趣了…姑娘,既然你赢了我们三人,锦璃也信守承诺双手奉上密件."语罢,白锦璃从袖中拿出一封信.

颜初看着,嘴角慢慢渗出微笑,“恩,今日谢过三人了…"若不是他们今日留有余地,恐怕自己早就葬身忘尘了.

“谢可以,不过姑娘可有实际谢物?"凌漫问道.

“今日之后,三位若有什么难处可求助我."这个谢意应该可以吧.

“你认为我们三人会有什么劫难是我们自己自己不能自行解决的."风越眼带不屑的问道.若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我们三个还有什么资格遨行江湖?

“越…"锦璃沉脸,眸含责备.“姑娘,越本性如此…"

“他说的很对,是莫初疏忽了.那各位的意思是…"

“我们要跟着你…"这个理由应该可以吧.

“跟着我?这…"是何意?

“恩,我们三个要跟着你,姑娘放心,虽然我们跟着你,但不会妨碍姑娘做事."锦璃点头做出解释.

“莫非姑娘不愿意?"凌漫脸色一变,眸中尽显不悦.

颜初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无由可拒,最好点头应允.

见她点头,一丝得逞之意在心底滑过.“既然姑娘应下,那可否告知姑娘的姓氏?"凌漫笑问.

“颜初,三位又如何称呼?"

“锦璃."

“风越."

“凌漫."

“锦璃,风越,凌漫,莫初记住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对了,各位今后若有事可拿这枚令到皇城------莫笙歌找一位烟儿姑娘."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递给锦璃.

伸手接过令牌,点头道,“姑娘慢走…"

“恩."美眸看过三人,转身离开.

走出房间,是姹紫嫣红的各色奇异花草,几只蝴蝶在花中飞舞,不远处一条清越碧波的湖映着四周的美景,竹屋,奇花异草,湖,好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看着眼前的美景,心平静清灵,对屋中的三人微微泛出羡慕感.

摇头,苦笑,转移目光,寻着路离开.

出了东殿后,颜初一路强撑用轻功下山,刚回屋中便换上命人备上的衣衫然后便钻进一辆等候已久的马车回皇宫.

寻着记忆回到长乐宫,还未进殿里边便传来兰芷耀隐含怒气的声音,“爱妃还知道回宫?"

“你怎么在这?"颜初不耐的问道.

“难道爱妃出宫一趟将妃嫔刚有的礼仪都给忘了?"

“兰芷耀,我现在没精力和你逞口舌之争…"内力透支,全身都散着一种撕裂的疼,没倒已是全凭毅力所持.

“口舌之争?颜初,我是对你太容忍还是什么…"忍住即将爆发的怒气,眼若寒冰,起身走到她面前.

“有什么事可以明日在说吗?"在坚持一会,一定不能在他面前倒下.“颜初,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等了她一晚,等来的便是她的不耐?

“兰芷耀,我…"话未说完,眼前一阵发黑,终究还是在他面前倒下了…

见她倒下,伸手快速将她揽入怀中,轻拍她脸,“颜初…初儿…"可惜无论他怎么喊,怀中女子依旧双眼紧闭,兰芷耀心中大骇,抱起她往内殿走去,轻放与床,坐在床边为她把脉.

脉搏凌乱,微弱未有规律,很显然是内力透支于人打斗所致,这个女人出宫到底是去做什么了?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内伤?而且以她的修为不至于被伤成这样,颜初,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出宫?

不知不觉,心中的怒意已消散,留下的只是淡淡的疑惑和未曾察觉的心疼.

当颜初醒来时已是次日卯时.

睁开眼,是一张带着倦意的俊脸在身侧,而自己则卧在他怀中.素手半抱他精撞的腰,身体紧紧靠着他的身子,而他强健有力的手抱着自己纤瘦的身体,发丝缠绕,衣颈相靠,这一刻多年来沉淀平静的心似乎泛起了涟漪,脸上也不觉的浮出笑容.

闭上双眼,假寐,兰芷耀,让我在享受一会这样的温暖,一会,一会便好.

巳时,阳光调皮的透过窗照在怀中女子的脸上,鸟愉快,欣悦的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声,屋中很静,静得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看着她如婴儿般的睡颜,眼中溢出从未有过的柔情,勾起嘴角一笑,在她嘴角边印下一吻.

这一吻,吻醒了怀中的人儿,颜初睁开双眼,队上他温柔的眼,相视一笑.

此刻,是心的靠近.

此刻,是情的初始.

此刻,是意外的迷乱,可是不悔.

此刻,他忘了所有,眼中只有出尘不染的她.

此刻,她忘了仇恨,甚出丝丝情意.

此刻,谁为谁失了心,谁为谁动了情…

此刻,谁也不愿开口打破这唯美的画面…

不知这般过了多久,兰芷耀抚过她额前的碎发,柔声问道,“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与人对招受的."兰芷耀,你想问的真的是这个吗?

“下次…不要这般不爱惜自己."

颜初楞住,看着他,久久点头应下.

不管这是梦还是别有用心,她想要依赖这份温暖…

她点头,他笑,一切尽在眸中.

若这一刻是梦,那我愿意为你沉沦一次…

“兰芷耀,昨晚我未回,红绫她们…"

“两人入了爆室,一人杖责而亡,一人入了大牢,至于其他,我想牢中那位宫女应该会告诉你."

“你的意思是?"

“良妃出宫为朕祈福,现在良妃既已回宫,那牢中宫女自可放出."

“兰芷耀…谢谢你."这次的相护…

说完,突然想起,从怀中拿出密件给他.

兰芷耀看着她手中的密件,愣住不语.

颜初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想扳倒纳兰家,这应该可以帮你..."

“初儿,谢谢你..."

眼底的感动,心中的萌动,他伸手抚过她的脸,抬头在她嘴角印下一吻.

吻落下,颜初看着他,嘴角不觉渐渐漏出笑容.而兰芷耀则是含笑看着她,似要沉沦其中.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在他如水的目光注视下,本还有些苍白的脸浮起粉色红晕,面带羞意转移目光,头躲在他颈项,如一只庸懒的猫说不出的娇媚可爱.

“快到午时了,怎么,饿了?"

“你试试一天一夜不进食…"

“伶牙利齿."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戏笑说道.

“臣妾说得实话…"回捏他手,笑得如一只偷了腥的猫.

“呵呵…那还不起来?怎么,舍不得离开我的怀抱了?"故意调笑,果然,怀中人儿一听,脸不争气的红了.

“谁舍不得你了?"推开他手,向旁边一靠,退离他的怀抱.

见她躲出,猿臂一揽将她从抱怀中,低头惩罚性的在她如玉般的耳垂下轻轻一咬,“好,是我舍不得你."

“这还差不多…"得逞点头,语中掩笑故作淡定道,“今日你不上朝?"

明白她的话中之意,放开她起身理容,慢慢开口,“一只猫拉着我不放,无法起身上朝…"

“你才是猫."随他起身半坐,脸上是难掩的笑意.

看着自理散发的他,脑中忽然闪过父皇为母后绾发的情景,不禁开口道,“兰芷耀,为我绾发一次可好?"

兰芷耀身体一僵,手中发丝散落,看向她道,“你可知绾发的含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神豪之独赏亿金之第三章

    太宰治找她的理由她已经调查过了,是为了一个男人。织田作之助。一个港黑的底层人员,烂好人一个,收养了许多龙头战争中的孤儿,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养活他们,梦想是当个小说家,喜欢吃咖喱。这家店是织田作之助寄养那群孤儿的地方。“真是个让人不愉快的属性。”藤丸立香嘟囔着“烂好人什么的。”“欢迎光临。”藤丸立香走进

  • 异闻录帝殒在线阅读暗影猎人(1)

    从门里出来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林秋石几乎每天都会收到一份快递,小零食新鲜瓜果等等从不重样,他最初以为是别墅里的谁买的留了他的名字,但收了几次之后,发现不是自己人下的单。他思考半日,最后从通讯录中将辛皓翻出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开门见山地一问,果然寄快递的就是这个家伙。辛皓少年心性,神经大条,平安过了

  • 烟神焚杀

    调转体内木属性配合疗伤,如今猛虎的手下正承受着锥心的绞腹之痛以及灵气早已消散如同普通人,根本无一人可移动靠近陆尘,所以他也不慌,调息将近一个时辰后才勉强起身。忍着昏厥之意,抓过一位猛虎的手下,语气冷漠:“杨家小姐何在”“在……在……地牢”这手下脸色惨白,汗水打湿衣服,地面一摊水渍散发恶臭,颤颤巍巍的

  • 这个男人来自末世第五章

    杜河却对浑家的担忧不以为意,笑道:“不说分家后我便不必往公中交钱,这些钱拿去应付门户税也绰绰有余。且另有一件事我没同你说,你猜怎么着?年前师父就透了口风,他毕竟年纪大了,打算再做两年就回老家去,这个帐房的位子就给我,到时候工钱何止翻一二番?况且他想要回老家,打算把现在住的房子转租给我,租金十分便宜,

  • 穿越武侠世界无敌见面

    倒是外边偷偷躲在马车后头的景春气炸了,这个石府的大格格,脸皮怎么这么厚。她们主子,什么时候回石府说了宫里头佟贵妃娘娘身子骨不好的事儿。“爷今日尚且当没见过你,你且回去吧。你若是石文柄嫡女,当是会懂礼仪才是。”小四爷,根本不买女主的账。石盼芙眼见今日没办法唰到四阿哥的好感,有些不甘心的,还是将提前写好

  • 弑神天尊在线阅读第8节

    少女听到吼声转身狂奔而去,严小灯看了半天,按捺住跟上去的念头,快步离开了这里。回到大路上,刚好碰到两个门派弟子走过,严小灯连忙上去问路,二人也极为客气,指明了三长老的住处,严小灯谢过。刚走出不远,严小灯听到两名弟子的低声细语。“看到他手里的功法了吗,三长老又把那本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法拿出来唬人了,

  • 星裂长空第1章在线阅读

    洪荒时代,世界并未分界,只是混沌一片。大神盘古用神斧,开凿了一万八千年,终于将天地隔开。但是由于过度劳累,盘古大神最终倒在了自己开创的土地之上,顺着他身体倒下去的沟壑,慢慢延shen幻化出不同的地域。他的头朝东的方向,幻化出了东方诸神的九重天。他的左手下去的北方,有了qun妖魔聚集的北冥之地,常年极

  • 一切从神秘复苏开始太空骑士

    150亿年前太空发生了大爆炸,于是有了星球、有了水和生命,我们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成功进化成人后在地球上孤独地走过了数千年,2003年美国发射探测者到火星探测未知生命,当然现在是4025年,我们早已经生活在与各类外星人打交道的生活方式中,至于国与国之间的存在,自从一千年前洛纳贝阿星人的侵略,也

  • 武侠之破碎虚空在线阅读第一章

    “虽然这种哄小孩子的话我不应该相信的,但还是……”万冢凛纠结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金色高脚杯,迟疑的双手合十,许下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愿望。希望自己以后不要被别人当成大佬了。普普通通就好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希望麻烦事都远离我!也许是她想变得普通的意志太过强烈,面前的金色高脚杯慢慢漂浮到了空中,在万冢凛震惊的

  • 开局成为一座深渊在线阅读第7章

    算是风尘仆仆忙了一整天了,林烨就寝得很早。她躺倒在自己熟悉的寒玉床上,不一会儿便困意顿生,不久,渐入梦境。她做了一个纷杂凌乱,光怪陆离的梦,这场梦冗长破碎,像是要走马观花的演完她所有人生。她似乎朦朦胧胧地看到了十八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那个夜晚,她的母亲张芷在产房分娩时叫的凄楚痛苦,父亲林铎焦灼难耐的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