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恋爱减肥季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2:38:33 作者:么宁 来源:晋江文学城
恋爱减肥季
恋爱减肥季
作者:么宁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排注意】晋江首发,文文慢热但是甜,放心入坑!新文《遇渣体质》【蠢萌吃货VS高冷教练】★文案★★失恋时:“四季如春、马卡龙、黑森林、炸鸡、烤肉……草莓派!先这样吧,不够再说。”熊念念边哭边打电话给闺蜜报菜单。闺蜜:“念念,我在外地出差呢。”熊念念“哇”的一声哭出来,含着眼泪点外卖。★减肥时:遇到恶魔教练加训10组举重,熊念念耍赖倒地不起:“我不行了,大概需要一个甜甜圈才能起来。”教练俯视着一摊似肉泥状的人,残忍的通知她:“今天的晚餐取消。”熊念念听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原以为可以就此取消训练了

“嘿,莲”

正前方迎面走过来一个男生,冲着这边摆了摆手,眯着眼睛咧开嘴笑的样子还算是阳光男孩,再加上一张帅气逼人的脸和酷酷的穿搭,可以说得上是“少女杀手”也不为过。

“……”

身边被称为“莲”的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嘴角轻啧一声,“怎么又是这家伙”如是说道。

“莲~为什么不理我呢”

男生直接从后面扑到了莲的背上,丝毫没有在意对方是否愿意,甚至莲都已经推开他说了一句“叽叽歪歪的‘女人’”,也还是没有打算放弃。

“诶?不要这样嘛,呐,莲~”

“你这家……”“哎,稻恒同学?这么巧啊”

莲已经被娘娘腔惹到了极点,早就不止一次告诉他不要再这么讲话,以及那条该死的胳膊别再这么做,奈何这个“该死”的男生并不理睬。

不过好在半路上遇到了救星——藤原背着可爱的粉红色单肩包从十字路口朝着这边招手,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还有北村同学和长谷同学吗?”

她大概一开始没有看到我和“娘娘腔”的样子,不过我们还是互问了“早上好”。

“北村同学和稻恒同学的感情还是那么好呢,呵呵呵”

娘娘腔北村被莲推下来第三次终于放弃了胡闹,莲应该很生气了,不过毕竟是在藤原的面前,“小不忍则乱大谋”,再怎么说也还是忍忍算了。

“谁会和这个‘混蛋’关系好”“诶?不是这样吗?”

藤原一副吃惊的表情,就像是自己猜错了什么。

“没有啦,我和莲的关系‘很 好 呢~’”

“走远,死娘炮”

“才不呢”

“哈哈哈”“呵呵”

我和藤原也没有继续接下去,只是在一边笑着。

不过话说回来,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三人或许早已习惯了这幅光景,虽然我倒是常见——不,准确地说是“天天见”。

四个人并排走着,一路上笑声似乎没有间断过。这也是多亏了北村,如果让莲和藤原两个人走的话,可能会很“尴尬”。

从路口到学校也不过十五分钟,很快就到了班内。

“早上好,长谷同学”

“嗯,早上好”

和我说话的女生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侧着脸和我问好。

“这节什么课啊?”

“数学”

“好,谢谢”

“你今天不是值日吗?”

她指了指后黑板上写着值日生名单的那一栏说道。

我拉出椅子,正准备坐下去,忽然想起了自己是今天的值日生,立马又放了回去。

“啊……我给忘了”

我抓了抓头,尴尬地笑了一声,顺着走廊去讲台拿抹布擦干净黑板和讲台。

“早~”

“早上好”

“北村和稻恒又在干什么”

“不知道……”

我即便不去看那两人的状况也大致清楚正在发生什么,只能在心里祈祷早点结束。

“叮铃铃~”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坐下吧”

“翻开书五十六页,把昨天的卷子拿出来”

临近考试,大部分人都在忙着听讲,可总有那么几个人显得格格不入——例如北村。

明明长着一张不错的脸,穿衣还很有品味,家里也是非常富裕的家境,待人接物的方式和习惯也没什么问题,却不怎么“擅长”学习。

说得再直白一点,他根本就不在心上。

话虽如此,成绩却总是全班的十五名左右,时常让各科教师“误以为”是作弊得来的,直到他们亲自监考的时候才发现他是“深藏不露”。

抛开他这种“特例”不说,总还是有那么几个是真正意义上放弃了的,老师们也把他们调到了最后排,只要不扰乱课堂和其他人,保证正常出勤,其他不会去管理。

“长谷,第十八题,你上去解”

“好”

我拿着自己的卷子,走了上去。

“十八题……”

翻到卷子背面,很快找到了这个题,但问题是……

“绫濑,你也上去”

“嗯”

话音刚落,绫濑也拿着自己的卷子走了上来。

“……”

我像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傻站在原地,捏着粉笔的手尝试性地动了两下也写不出什么东西。

“怎么了”绫濑边写边小声问我,“这道题不会吗?”

“啊……昨天漏了这题”

绫濑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小声回应了我的话,随即把我和她的试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交换了过来。

我想,应该没有人看到吧,至少,老师没有看见吧?

“多谢”

绫濑很快就解完了题,而我则看了一眼她的卷子,大致思路和题目要求已经了解了。

“唰唰唰……”

黑板的另一半空间很快也被我占据,但不同于绫濑漂亮的板书字体,我的则是十分凌乱,不过也还算看得过去……

“写完了就下去吧”

老师似乎没有察觉我的异样,从旁边的窗台踱步到讲台,开始讲题。

“先从绫濑的讲起”

顺着她的思路,老师十分轻松地讲完了,其他同学看上去没有听不懂的样子。

剧情一转,到了我这边,台上的老师立马变了颜色,刚才还是略带微笑,瞬间阴云密布。

“长谷,我就不提你这个字写得如何了”

“你这写了一长串,步骤上太过繁琐,有些还是重复性的,真的有认真审题做题吗?”

“……”

我低着脑袋没有直视,这确实是自己的问题。

“好了,开始讲他的解法”

应该说是经验丰富还是烂熟于心,老师先是把我的内容用红色的粉笔花去了几步,再圈出其中疏漏的地方补齐,顺利地讲完,然后跟了一句“听不懂也没事,只要记住绫濑的解法就可以了”。

“啊哈哈……”

我苦笑着在卷子上看着她的步骤,用着重的红色笔圈起这道题,以便复习时再次查看。

突然我发觉这好像不是我的卷子,但已经写上去的字没办法再消去了。

而绫濑向着我看了一眼,用右手背捂着嘴轻轻地笑,然后抬起头继续听讲。

“叮铃铃铃~”

“这节课就讲到这,绫濑把我这的卷子发下去,明天上课讲”

“知道了”

刚下课,北村就过来以嘲讽的语气说着些类似“安慰”的话。

“川枫,这种题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吗”

“呃……”

我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话返回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

“北村同学,老师说你今天得做两张卷”

“啊?!不是吧?”

北村一脸的诧异,转而很难受的样子,拿着两张卷失魂落魄似得回到了座位。

“这是你的”

绫濑递过来了一张写着什么的卷子,我接过来时看清楚了“今天要加油呢,不要再漏掉了。”在文字的末尾还附加了一个笑脸。

“谢谢”我点头以示感谢,也没有别的话好说。

随后她笑了笑走到了下一个人的位置分发模拟试卷。

时间过的确是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最后一节课。

本来,这节班会课应该与我无关,准确的说,是每节班会课都与我无关。

“长谷同学,你总结下这半学期的班内情况”

绫濑站在台上直指我的名字。

起初我还不敢相信是自己,因为我几乎就是个挂名“副班长”,几乎不参与任何班委会议和班主任例行会议。

“啊?”

我看了看四周,目光只盯着自己这边。

我用手指比了比自己,绫濑则是点了点头。

“……”

走到台上,也并没有太多想说的话,于是便尽可能简短而又不惹到任何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点到自己的名字。

“高三上半年的一半时光已经过去了”

“班内很多人还是很积极应对高考的”

“学习气氛较上半年更积极”

“但还需努力”

我本来打算就这么结束的——在我看到绫濑的眼神后,我觉得就这么下去的话,一定会让她说“你就这点能耐吗”之类的。

“嗯……”

“去年的分数线比前一年的分数更高”

“也就是说,今年应该会比去年也高,或者平行”

“筱琪和吉泽还有一些在边缘的同学可能会很危险”

“建议进一步努力,如有疑问请与班内前几名同学交流经验或直接和老师沟通”

“黑岚,明,你们属于偏科”

……

我也不知道说了多久,但直到下课铃响起时,嘴巴没有停过,其他人的眼神大多都集中在我身上,一开始有些紧张,不过越到后来越放松,甚至一度开起了玩笑。

“不错嘛”

绫濑笑脸依旧,头上的蝴蝶结映衬着的她似乎比刚才更好看了一些——这也许是我的错觉。

“不过还有一件事需要和大家商量”

我回到了座位,再度作为“听众”看着她。

“就是下个星期三有一场校园艺术节晚会”

“我们高三年级因为复习的缘故本来不在彩排计划内”

“哈……”

全班听到这个声音都松了一口气,但他们是不是听错了“本来”二字。

“但老班坚持让高三年级出四个节目”

顺带一提,我们的老班是年级主任,是个“难得”教师,大多数情况下都以学生为重点展开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且为人正直。只是有一些方面可能会十分倔强。

“按照他的原话来说,想让我们有一个难忘的高中生活”

“不是吧?”“又要出活动了吗?”

“诶,我什么也不会啊”“一会儿别点我,别点我……”

班内的同学已经不在意她后面会说些什么,因为类似的话听得确实不少了。

“所以我们班自然少不了”

绫濑往台下看了一眼,她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好办,但又耐不过老班的要求,只能硬着头皮上。

“所以……”

“哪位同学,能踊跃、自愿报名呢”

不出所料,所有人都像是炸开了锅,议论声四起,但没有一个人毛遂自荐,都是怂恿别人的声音。

“织田同学,我听说你好像会弹吉他”

“那就把他送上去”

“唉?”

那个叫织田的,立马被全班赋予了厚望。

“我,我,我只是……不会啊”

织田紧张地连话都说不清楚,胡乱地在空气中摆动着双手拒绝着这天大的重任。

“……”

绫濑一言不发,她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我早就意识到了这个。但出于学艺不精和怯场,我实在没办法回应她的期望。

“川枫,你这家伙怎么不说话”

莲这个人,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种时候居然……

“你不是在入学晚会上参演了吗?”

“呃,确实有这么回事”

我支支吾吾地抬起头看向他,嘴巴下意识用唇语告诉他别再提我了。

然而,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你钢琴不是谈得挺好么”

“是吗?”“诶,要不就把长谷推上去”

于是,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我被强加上了这份重任。

“长谷同学,可以吗?”

绫濑也在这时候开口问道,我真的不太想让她失望。

“呃,好吧”

逞英雄确实不像我的做风。

“还有其他人吗?”

“……”

就在另一个倒霉人登场前,一个声音打破了这场闹剧。

“我,报名”

这个声音大概是浅丘的,我回头看去,的确是她,可为什么她会突然报名。

“浅丘同学,你准备表演什么呢”

“和长谷同场”

“啊?”“诶”“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再次炸锅,刚才还是议论,现在成了莫名其妙的八卦新闻讨论会。

“他们是不是……”

“不会吧,长谷看起来……”

“诶,没想到啊”

“静一静”

绫濑重新稳住了局面,同时似乎在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画面。

“浅丘同学和长谷同学本来就是朋友,而且以前也共演了不少次”

“哦”“是这样啊”

声音渐渐消散了,我在心里呼出了一口气。

不过,绫濑从说完开始一直在看着我,眼神里似乎有些责备和失落,但又马上恢复了原状。

“今天的班会就开到这里,没事的话就可以走了”

我同其他人一样站起身,把椅子放回桌子下面,正准备离开教室,在即将踏出门口的时候,两个声音似乎同时向着我追了过来。

“长谷”“长谷同学”

我转身看到了浅丘正从她那边走到我这,而另一边的绫濑抿着嘴,犹豫了半天,最后低下了头,说了一声“没事,加油”就离开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莫名有些自责,或许我应该追出去问问缘由,但这边浅丘也已经到我身边了,现在离开,不太合适。

“长谷,今天晚上有空吗”

“呃,除了复习,还是复习”

我没有太多时间去认真准备练习钢琴,这是实话。

“别那么着急,反正,还有两周半才期中考试而已”

我查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今天是星期四,距离表演还有五天,而离考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晚上你到练习室,我在那里等你”

浅丘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教室,即便我想让她停下也没办法了。

“晚上,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坠落少女的校园双重曲第三章

    一夜风吹雨打,屋外的野花纷纷零落成泥,整个竹屋也都如同水浸一般,廊檐外头还滴滴答答的落着水滴,受了潮的被子整个扒在身上,搞得宋靖秋躺在床上怎么翻身都仍觉得不爽快。宋靖秋被昨夜的风雨扰了一宿,到了天要亮时,雨住风歇,他才睡得安稳了一些。可雨后的天儿总是最敞亮的,如今这东方的日头刚生,屋子里头就已经开始

  • 一头白发踏青天支付就有奖励

    楚萧又一次面试被拒绝了,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火热的太阳底下,辞职已经半年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原来就不多的积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要是这个这个月再找不到工作,下个月估计就得睡马路了。“咕咕、咕咕,”肚子这个时候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楚萧抬起头看了看天,时间确实不早了。路边的小吃部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香味,楚萧

  • 盛世春华识字

    璇玑宫寝殿的床边,润玉掏出怀里的小白,好笑地看着小白睡得口水直流的模样,本来还想夜勤后回璇玑宫跟小白讲讲乱咬人的后果,小白倒好,除了在他布星时,偷偷地探出头打量了他几次,查看他的反应,竟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罢了,润玉无奈地把小白放到床头边,宽衣后,躺在床上,照常摸了摸小白的大头,入睡。

  • 那个学渣是戏精之小老板的自信(8)

    东京都JD区新木场,这里有着一家以品质著称的老店,现在在老店的基础上建立起了食品加工厂“藤屋”。这家店的食材目标是以高级中餐厅与一流大饭店为顾客。在北京烤鸭圈内流传着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的北京烤鸭只有藤屋才可以办到这么一句话。这是因为在霓虹只有藤屋专门在华夏拥有着自家独立经营的北京鸭养殖场。与市面上做烤

  • 开局拒绝了国民女神老傅VS冉峰(上)

    老傅坐在奥迪宽大舒适的后座后面,把手中的打开,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老傅这个人,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应酬,也不爱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平时总是喜欢带着鸭舌帽或者连衣的帽衫把头遮住,所以在国内的年轻的球员,很多都知道“傅名”这两个字,都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老傅这辈子除了篮球还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 黑色火焰与失忆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发声的是十岁的小王爷楚洹,此刻他站在浮光殿前,被一群奴才拦在门外,正气的直跺脚。“小王爷恕罪!公主有令,除了她的口令,谁都不可以进去。”做奴才的不敢冒犯他,只得战战兢兢的跪着。王爷王妃因宊阳和顺安的战乱死的早,当朝皇后是楚洹母亲的姐姐,见楚洹无父无母,孤苦伶

  • 带着包子被逮之穿书

    漆黑的夜里雷声大作,雨点哒哒哒地打在房顶上,扰的人心神不宁。慕容雨虽已入睡,却也睡的不安稳,她在做梦。梦里自己挖的坑变成了一个个的坑人,坑人们叽叽喳喳的控诉她。坑人甲:你什么时候来填我,我可是签约文,再不填可就解约了。坑人乙:你快点让我这边的男主出来,女主在里面都等了快一年了。坑人丙:我特么的还是个

  • 经理的小蜜果天真无邪的宁中则(跪求收藏!)

    次日,孤月再次起床,刚推开门,就被宁中则端着一盆水从外面推了进来。“要死啦!你快进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就不活了!”“哦哦~”孤月这才清醒过来,要知道在古代,这男女的清白可是比命看得还重,若是被其他的师兄弟看到宁中则在自己的房间中闺房藏美男,以她的性格,可能真的会自寻短见。看着呆头呆脑的孤月,宁

  • 铸道凡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库洛洛抬头看着笑眯眯的侠客,又转脸看了看蒙着面的飞坦……总觉得前途黑暗。“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侠客注意到库洛洛的视线,再次蹲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库洛洛收敛起心神,眨眨眼,表现得有些惊讶,“诶?你是在询问我的意见吗?”“是啊!团长,你有什么建议吗?”侠客莫名伸出

  • 重生药师种田记杀意

    房间里,慕言清皱眉摸索着手链,她已经研究这个手链一个下午了,但愣是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手链是用一种不知名材质打造而成,一个个环扣紧紧缠绕纠结,毫无缝隙。最后,依然没能搞明白什么情况,慕言清只能无奈放弃,但却对手链留了个心眼。“清儿,热水好了,你要沐浴吗?”里间传来绫清竹的声音。“你先吧!我再等会。”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