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只为正心之无劳2

2021/10/14 12:11:46 作者:入梦寒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只为正心
只为正心
作者:入梦寒来源:纵横中文网
持剑斩邪念,此生便无悔,只为正心而行天才除魔师的爱恨情仇与崛起

面前是个奇丑无比的人偶。说奇丑无比,也都是给了这位坦率的道师三分薄面。

于这人偶最贴切的形容是:如花站在它旁边,都能够算是貌若潘安。道师掀开幕布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古怪离奇,前一刻还在享受这个季节本该存在的自然风光,后一刻就被带到了它的面前。

“这位是……”季衡显然也受到了惊吓。

道师一指人偶,道:“这是本地的阴差,也是我的小弟。想要长生不老,只要我向他知会一声……”

季衡确实是好脾性,如果换做我,我肯定一巴掌捶倒那个人偶,再捡起来掰成两截塞进他嘴里,把他搞出窒息快感才算完。

而他只是淡笑了片刻,便领上我默默地离开了。我问他为什么不给这个神棍几分颜色看看?他却说,“这样的人多些也好,人们受骗之后便会明白世上本没有捷径可走。”

这话从一个方作了弊的人口里说出来,真是丝毫没有信服力。

一直过了三天,事情才终于有了几分进展。

“向东十里有座神庙,据说里面新来了一位大师很是厉害,说是神通广大,会通灵术。”我们还未到神庙,便听见窃窃私语,议论那位大师。

新晋大师?通灵之术?我与季衡重新对视了一眼,暗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如果我们料想得不错,这个大师的身份又正巧符合我们的揣测,且要看看他是怎么个会通灵法。

然而站在神庙外时,我还是怀着几分犹豫问季衡道:“这下应该不会是个骗子了吧?”

面前是神庙大门,从缝隙中依稀能见到一缕缕青烟飘摇而出,在匾额旁打了个圈渐而散开,内里却是十分阒然,神秘无比的样子。看这模样这里香火还算旺盛,门口却没有一个指引香客的修行人,有种“随你的便,不来算了”的傲娇架势。然而怪就怪在,这样偏僻而傲慢的道观依旧也有香客来往,且似乎还有逐渐增多之势。

“走吧,咱们进去看看。”瞥了一眼匾额上的“无劳精神”四字,季衡与我一同跨了进去。

神庙的第一重门与第二重门之间的距离十分之大,由一条三米宽的石板路连接起来,两边是比院墙还高两三倍的树林。石板路尽头有一鼎香炉,香炉后面就是主殿,周围能见到许多缄默上香的香客。我暗觉有些奇怪,记忆中跟随长辈去寺庙中时总是纷纷喁喁、人声嘈杂的场景,故而从小就不喜寺院庙堂,觉得好像和置身闹市没有什么区别。然而这个地方的香客却都是默默行走,各自没有交流,显得有些像某种邪教仪式。

我从一旁的香坛中偷偷取出了一支别人插入的香递给季衡,让他随着人流围拢转圈。并借此机会与他闲话道:“这里的香客还真不少。”

季衡颔首,“确实,但是你我尚可以随便进来,这个大师的虚实还未可知。”

也是,就算是老鱼这样的废柴也会在门口贴张符纸不允许小鬼入内,这个寺庙却是来者不拒,也不知道是这位大师是真的十分厉害不怕小鬼侵扰,还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在胡乱行骗……

“嘘。”季衡身前一个男子回过身来,满怀善意地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们说大师在午睡,小声点。”

见他是个容易搭话的,季衡于是压低声音向他问询:“请问一下,这位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现在又在这里干什么?”

“你是新来的?”大哥说这句时语气之间充满了优越感,声音也高了几分,引得一边香客纷纷侧目,尔后才悄声回答季衡道,“我们在这里呢主要是为了祈福走个流程,至于大师……我也还没有见过,但是下午会有安排,能按顺序轮流去见他。”

“这还得摇号?”我看着他手里捏的号码牌问,问罢又意识到他根本听不见我在说话,方才尴尬地咳了一声重新缩回季衡身后。

季衡拣过我的话说道:“嗯……那请问在哪里取号码牌呢?”

大哥热心地指了指香炉西边的一个耳殿,说道:“你去那里一问就知道了。”

季衡与我于是脱离了人群,朝那座耳殿里去了。方一进去,便见到一屋子排队等候的香客,去银行办事时的心理阴影又重新浮现在我眼前,我登时手脚并软,表示还是强闯比较快捷。季衡却谦和识礼,向我道:“还是多等等,吓到他打草惊蛇就不好了,再说说不定我们还能打听出来什么。”

花重金取到号码之后,季衡便挑了一个看起来已经轻车熟路的香客搭讪道:“我是新来的,请问一下这个无劳庙主要拜哪个神啊?”

香客见他年纪轻轻又不莽撞,便好心答道:“我也不知道,总之都是拜,管他拜哪个神呢?”

季衡因此语噎,不知该怎么盘问下去。不过对方很快又自行说道:“其实拜神都是次要,大家来这里大多是为了供奉青灯……”

“什么灯?”

“青灯。”香客垂首一看自己的号码还远,便放心同季衡解释道,“传说这座庙里藏着一盏神秘的烛台,这庙原来就是这么出名的。老人说这灯能预示人的命数,只要灯盏不灭,人就可以长生不老……你来之前没有听说过?”

我正想说这什么灯比阿拉丁家的还神,季衡就深吸起一口气,用眼神暗示我说这似乎和泥人没有什么关系?我斟酌了一下从旁道:“或者这只是他掩人耳目的方式,说是点灯,实际上还是使用邪术。”

香客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小时候听老人们说,数十年前这座庙是被当年那些军阀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那盏灯,也有人说是翻到了但被那位大军阀带走了,总之它就这么莫名失踪了。现在大家来这里供奉青灯,只是像端午到了一起吃粽子一样有个形式上的纪念,只不过最近来的那个无劳禅师,据说很灵验,所以大家也想让他帮忙看看运势什么的。”

季衡颔首,道:“你见过他吗?”

“还没有。”香客淡然地说道,“不过昨天我女朋友见过,她见完之后就和我分手了,我今天是来找大师出家的。”

……季衡略安抚了他一句,便带着我跨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秦时月中影在线阅读深情几许

    薛严将手负在身后,邪其逼人的脸上,带着轻蔑。手却在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捏得紧紧的。面上嗤笑道:“王爷此番实在,啧啧。霍菡嫣忽然觉得腰际的伤口愈合处忽然奇痒难耐,仿佛有千万条蚂蚁在爬,双手收紧禁止自己忍不住去抓,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知道如今情况不能再继续耗下去,霍菡嫣仰起头,抬起双手在自己脸上一抹,迅速恢

  • 世纪之杗在线阅读第九章

    苏我离你很远,你记得我吗?听了合久必婚,一首粤语歌。才懂得拥抱的含义。

  • 异界剑修在都市第9章在线阅读

    杨戬半跪着,神斧撑在地面,身上的白袍已经被染成红色。腾蛇的尸骨倒在不远处,庞大的身躯从中间被一分为二,蛇血从它的尸体中流出来,汇成了血湖。他是怎么做到的,之前他在白藤的攻击下还一直处于劣势?难道……难道说他将那道极刺目的白光当做掩护,趁它还没消散之前,飞身冲过白光,对着腾蛇白藤挥下最后一斧?太冒险了

  • 奋斗在三国第五章

    一连几日,朱家文都遥望远方,心事重重。沁墨也从最初的激动,慢慢归于平静。她不禁奇怪家文的处境。按理说,一个流放之人,生活应该艰苦难熬。可是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虽谈不上豪华,却和破落相差甚远。而吃的用的也都是极好的东西,甚至塞外难有的新鲜蔬菜瓜果,总是出现在沁墨面前。沁墨想到了一种可能,心中有些难过。依

  • 玄霄轮回第三章

    两人并肩坐在小木床上,深秋的山林,一阵又一阵刺骨的寒风呼啸而来。顾西早忍不住拉了拉毛衣的领口,冷风灌进去,带起一阵哆嗦。离着三步远的暖红火堆,响着“噼里啪啦”柴火燃烧的声音。夜里的山林竟然分外热闹,近处的树叶窸窸窣窣地响,远处的山林里各种动物的嚎叫声。暖黄的火光印在她有些苍白的脸庞,一点点零星的热量

  • HP孙时代:弗丽嘉[The tales of Frigga]在线阅读第四节

    蒋丽有些花容失色的看着眼前的刘大力,气虚非常的弱“反正我们还打到了一些兔子魔兽,实在不行将这些兔子魔兽卖给屠夫,也能够赚到一些的钱”身穿着铠甲的男子周伟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也只能够这样,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如果刘大力变残疾了那可就不妙了”“等等,等等,周大哥你快看,这里有一个任务面板,是在任务工会的外

  • 逆转三国第3章在线阅读

    “额娘不哭,胤禛陪额娘。”四四小包子用白胖的小手轻轻抹去佟佳贵妃脸颊上的泪水,奶声奶气地安慰着。不同于满人女子的宽骨架、大脸庞,佟佳贵妃长得颇有一种江南水乡女子的柔美,因没有生育,又注意保养,一张俏脸白净无瑕,双眸水灵剔透,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美人贵妃听出了小包子的心疼,感受着他带来的温暖,心

  • 娱乐:开局就拒绝节目组邀请之悍匪与小姑娘

    半夜休憩,早上醒来,赵宁气力完全恢复。昨夜对赵仲平等人的审讯,现在也都有了结果。赵宁拿到供词浏览一遍,做到了心中有数,就随手放到一边。供词里涉及的内容,除了进一步坐实赵玉洁的罪行外,就是有关她培植的羽翼情况,包括人数、修为、据点等等——大多在京城。“公子,我们是否要立即让州府衙门派人,去他们在代州城

  • 界乱沧桑变之前尘往事

    洗完澡,池萌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套装出来,海啸就乐了。本来他并没打算去看一个刚洗完澡的大姑娘,可房间就那么大,即便控制着脖子不往那边扭,眼角的余光也免不了扫见来回走动的身影。看来这姑娘骨子里还真是个保守的,不过这样也好,免去了很多尴尬。22点一过,摄像头上的小红灯自动熄灭,定时关机了。池萌关了灯,这才

  • 极度变异第八章

    爱宕山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日升月落,风起风回。大天狗试图让自己忙碌起来——忙碌的妖怪是没空胡思乱想的——然而,往日里他总能找到不计其数的打发时间的方式,诸如磨砺妖力,挑战强大;或者闲暇时刻轻吹笛子,翻阅杂书。但大天狗独自一人在自己空荡荡的卧室里跪坐了一天,直到斜斜的夕阳光被窗棂切割成分明的图案,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