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同撩三个室友后翻车之第四章(4)

2021/10/14 13:03:59 作者:一瓶冰雪碧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同撩三个室友后翻车
同撩三个室友后翻车
作者:一瓶冰雪碧来源:晋江文学城
祁念生得一副好皮囊,却性格恶劣,喜好玩弄别人的感情,演技精湛。【过程NP结局1V1或开放式结局(之前因为题材的原因被锁了。眼神疯狂求救暗示)】

一回过头,烟雨吓得手上的一枝花掉在了地上。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所以那件西服真的很贵吗?”

天青挑了挑眉,蹲下来捡起那支花,插在花泥里,看似随意,却是点睛之笔,让花篮瞬间变成了艺术品。

“你以为呢。”

“啊,早知道我就不卖了,可怎么赔得起啊。”

烟雨崩溃了,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说啊。”

“不要装傻,我听见了,你把西装卖了,恩?”

被拆穿了,烟雨只好故作强硬,装的很霸道的样子。

“怎么了?我就是卖了,是你自己不要了的,可不准再要回来。”

可天青却一点也没有生气。

“卖了就卖了呗,本来我就没想要回来,还有,我一直想不通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我看不起穷人的?”

天青没有收下衣服,不只是因为赌气,还想稍稍帮一下她。

烟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用还实在是太好了。

那么只卖了三百块的事就不要说了吧。

“你不是因为我是穷人才不要衣服的吗?”

烟雨傻傻的看着他:“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我一开始只是懒的来拿,后来你穷追不舍让我有点烦了,才故意不要的。”

“哦哦,这样啊,哈哈。”

尴尬不,烟雨,就问你尴尬不。

看来天青不是那种人,这样就好了,好心人啊好心人,可以重新考虑白马王子的事了。

天青摆弄着花篮里的花。

“你也想太多了,这跟你是不是穷人有半毛钱关系吗?”

“可能是穷人的观念在心里根深蒂固了吧。”

“哪里是穷人的观念啊,分明是仇富的观念吧。”

说的烟雨越来越心虚,小心的陪着笑。

“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么在这儿呢?”

听到这话,天青露出了一丝不明显的邪魅的笑。

就像是一直在等着这句话一样,快速的憋着笑回答了。

“因为这就是我的公司!”

说完,天青扬长而去,背影都带着炫耀成功的喜悦。

“不得了啊,这么年轻就开公司。”

烟雨只能说佩服佩服,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装饰好之后,烟雨还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活动,就没有马上走,果然又遇到了天青。

天青上台讲了一会儿话,烟雨一点也没听进去,就像是读书时校长的讲话一样,啰嗦。

下台后,天青走烟雨旁边,打了一个哈欠。

“终于讲完了,我都快要睡着了。”

抱怨着啰嗦的讲话,无辜的装作和自己无关。

“喂,分明就是你自己讲的吧,一副不满别人的样子是什么啊。”

“本来就不是我写的稿子,当然可以抱怨一下了。”

“你好歹也尊重一下员工的劳动成果好吧。”

烟雨看着满场的鲜花,想到了天青买的昙花。

就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上次你来买了昙花,我还没看见过有谁会在,恩,买昙花的。”

怕戳到天青的伤心事,不过天青好像没有烟雨那么容易伤心。

天青看了看烟雨,说道。

“你说你也喜欢昙花,那我就给你讲讲吧,昙花是我买给我妹妹的。”

天青的印象里妹妹永远都是那个两岁的小女孩,他认为昙花和妹妹一样可爱但不长久,于是每年都会到花店买昙花纪念妹妹。

烟雨听了有一点吃惊,因为她也有一个去世的哥哥,两人这么有缘,难道是印证了游戏上的预言吗?

没想到这游戏居然还有点准啊。

两个人还挺聊得来,不知不觉中活动就结束了,接下来是一起聚餐。

多一个人也不多,反正天青有的是钱,就带上了烟雨一起。

免费的饭吃起来就是香,烟雨狼吞虎咽,完全不顾淑女形象,好吧还是顾了的,但是撑到直不起腰,这就不淑女了。

从饭店出来,烟雨还在心里计算刚刚到底花了多少钱,请一个公司的人吃饭,肯定不少,不会是自己一年的工资吧没准十年也是有可能的啊,好可怕,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不懂啊。

天青站在门口拦车把员工一个一个送回去,这么体恤下属的boss很少见了。

烟雨吃得太撑,想要走路回去,拒绝了让天青帮她拦车。

走了几分钟,总觉得后面有人在跟着她,一回头又什么也没看见,不免有点害怕。

早知道不走路了,大晚上的一个人,挺吓人的。

就在烟雨的步子变得犹豫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喇叭声。

因为走在人行道上,不会挡着车,所以就以为不是在叫自己,可是喇叭没完没了。

转过身看了看,是一辆从来没见过的车,看见烟雨转身,喇叭没响了。

真的是在叫自己,可是根本不认识啊,怎么办,应该往人多的地方跑吗。

烟雨胡思乱想的时候,车门打开了。

“别走了,多危险啊,我稍你一段路吧,你家走哪边?”

这很明显就不是上次墓园那辆车,就算是晚上光线不一样差别也不会这么大。

“请问你到底有多少辆车啊?”

“想有多少有多少。”

走到车的另一边帮烟雨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可是烟雨家的路线就只有几分钟和天青一样,烟雨不好意思让天青绕路送自己,就想提前下。

天青也不好意思,说好了送一段了,怎么能半路又把她放下去呢,只好送烟雨到了家门口。

临走时,烟雨邀请天青到花店来玩。

“之前对你有些偏见,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也是的,这么高冷,算了,了解了就好了,欢迎你有空来玩哦。”

“谢谢你的邀请,今天和你聊的也挺愉快的,诶,怎么有种相亲完的感觉,但是我真的很忙,所以没有时间。”

烟雨都想在听见“有空我就去”后进小区了,没想到自己客套的话被拒绝了。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答应的吗,话说你过去整天想着工作难道就没有休息,和朋友出去玩的时间?”

“我可是总裁,怎么会有这种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并蒂莲在线阅读第四节

    天亮,温迪背上角落里的藤条筐出门。上山。迈入昨天走过的路,温迪很轻松,她首先掠过枯叶和柳条,先按照自己做的记号去寻找昨天找到的那些果树,她并没有贸然地将所有野果一并带走,在地上找了一根木棍,仔细地指着一棵树捋,幸好地上都是绵软的落叶,这使得果子的受损并不严重,她一颗颗捡起来,扔进背后的藤条筐,摞了小

  • 英雄联盟之傲世王朝第3章在线阅读

    跟随着音柳一路走进明月阁里面,于箬辛对于皇城四大家有了一个更深刻的了解。于箬辛自从当年离府之后还是第一次回府,不免要先了解一下于府的情况。侍书和铃铛两个人自幼跟在于箬辛身边,虽然回过府,可是对府里也不熟悉。因此,于箬辛唯一能了解的人就是这明月阁的大丫鬟音柳。领着于箬辛到正厅之后,音柳朝着于箬辛行了一

  • 诸天之逆天拯救在线阅读第7节

    “雪儿姐,咱们的房东应该是那个慕风吧,对吗?”“嗯,应该是,我看着这两个人长得挺像的,又都是姓慕,应该是他。”“我听说他今天上午刚被公司解约了,所以他可能是没有收入来源了,才打算把房子租出去好收点房租过活的吧。”“我听公司熟悉他的前辈说他这个人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人又虚荣好攀比,什么都想要压人一头,

  • [综]论我是如何走丢的第8章在线阅读

    总裁大人住院,她这个马上就要离职的总裁秘书就不用早起去公司了。不过早上居然破天荒早起了。染柒柒叹了口气,不知道总裁大人现在怎么样了?气有没有消呢,想到昨天总裁大人可以煎锅底的脸色,染柒柒拍拍胸口,自己还是迟点去医院看他吧。免得他大动肝火对养伤不好。现在就先看会动画片好了。“嘭嘭”“染柒柒,还不起来。

  • 豪门老男人会不会生猫第三章

    柳絮的婆婆叫刘云芳,公公叫方德彪,两人都是老实本分人。在他们那一辈人里面因为□□的关系,读书读得比较少,除了思想狭隘了一点,人倒都是善良人。刘云芳和方德彪很体谅年轻人在城市打拼的不容易,见了面丝毫没有责怪柳絮。听说柳絮要去外面吃饭,倒有点不舍得。老俩口自年轻时候起就过得艰苦,那时候只有方德彪有工作,

  • 重生之美好时代第1章在线阅读

    游戏区大神闻峥和一个新人主播在一起了。那……季维要怎么办?这条消息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传遍了整个B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至于季维刚刚登上账号,就看到了无数条充满同情的评论。【克苏鲁之眼】没想到闻峥也是看脸的人,那新人我看了,真心长得好看,唉,维维别哭,他声音不如你好听。【月总】cp粉心都碎了,明眼人都

  • 万界拯救系统之接机(8)

    因为不想再和林煜泽进行正面冲突,迟皓每天只能尽量不再和他碰面,早上等到林煜泽去上学后才打开房门,而晚上则是在公司里待着,等到林煜泽入睡了才回到家。在几天忍气吞声的煎熬下,迟皓终于等到了莫小寒回国的日子。一大早,迟皓就开始对着镜子坐立不安。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小寒了,不知道她见到自己第一面会怎么样?会扑

  • 穿成总裁的后妈[穿书]在线阅读考验与安魂

    好一会儿,吴极才清醒了过来,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疑惑的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四周全是白茫茫一片。而且不知为什么,吴极感觉这里没有光,可没有光他又为什么能看见白光勒?吴极见实在看不出什么,不由叫了声:“喂?有人么?有人么?这里有人么?”吴极正叫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收了声。他转头向腿上看去,只见那

  • 君之泪在线阅读第1章

    “风哥,好消息”一个小胖子风风火火的跑进了330宿舍,还没进门就大声嚷嚷着。“急什么,慢慢说,什么事乐成这样”陈天风抬头看了眼小胖子又低下头继续敲打着键盘。“风哥,神域要开放了”小胖子兴奋的说道。什么,这是真的?陈天风猛地站了起来,惊喜的问道。是啊,今天我去逛街,路过天宇公司门口的时候发现他们在开记

  • 超能纪元在线阅读红绳

    昨夜碎了两管灯,此刻车间里的光线总显得黯淡。笔记本在空中飘了会儿,又被塞回应泽手中。应泽意识到:孟越“过去了”。这里真的有什么东西。而孟越能看到。应泽沉默立于原地,只是握住笔记本的手有些收紧。他手背上青筋暴起,浑身肌肉紧绷,却只能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空旷车间。他带孟越来,然而此刻他什么都不能做。甚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