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将明之际之第六章(6)

2021/10/15 5:53:47 作者:湛色的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将明之际
将明之际
作者:湛色的尘来源:纵横中文网
2275年,第三次人兽世界大战爆发,可战争只是持续了几个月,就就以异兽大军自动退兵而结束。在战争结束后,人类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一直帮助他们发展的‘外星兄弟’撒尔坦星人,就是酿造了全球变异的罪魁祸首。真相败露后,撒尔坦星人派大军降临银河系,攻打地球。2279年,第一次星球大战,爆发!“陈将明,你选我,还是她?”“将明,我等你……”

一个是失过业的厨师,一个是即将失业的司机。

两人在一家无人问津的小餐馆里过周末。

论凄惨萧瑟的程度,连旁边上菜的服务员听了都要忍不住给这桌多送一个小菜。

鹿妍一时不知道是先夸顾执南的职业,还是先安慰他的失业,想也没想就道:“当司机很好,会开车。”

“……”

顾执南舀汤的动作稍顿,略略抬眸瞥她一眼,意味不明地“嗯”了声。

鹿妍也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废话——

“……我是说,我不会开车。”鹿妍笑起来的梨涡很甜,神色带上少女般的羡慕,“那时候看你游泳很厉害,还以为会是游泳运动员,没想到是司机。”

服务员已经被两人开车不开车的限制性话题给羞跑了,顾执南面不改色,垂敛着桃花眼,将手上的汤碗推给鹿妍:“当时你失业,现在找到工作了吗?”

鹿妍模糊应声。

对方即将失业,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现在是威汀酒店总统套房的私厨吧。

说这话简直就是在戳人心窝,这让顾执南那张英隽神颜的脸往哪儿搁。

于是鹿妍牺牲小我,从她的过往经历里挑挑拣拣,体贴地挑了段比较惨的当话题:“其实,我一直都想开一家像这样的私厨小馆。”

“那时候千挑万选看中了一处地方,但没过多久就被人买下来,建了私人博物馆。”鹿妍回忆,“后来家里出了点事,也就没积蓄再帮我开餐馆了。”

上高中时,鹿父鹿母给女儿准备了一笔留学金。

鹿妍成绩好,按常理说能申到一所不错的海外名校,再跟着傅启州一起出国留学。小姑娘聪明,但任性也是真任性,想当厨师,要开自己的知名餐厅,未来还要参加国际名厨比赛走上人生巅峰,让那些隔三差五笑鹿家“配不上家世显赫的小傅太子”的烦人精齐齐闭嘴惊艳。

她把未来畅想得太完美,可留学金只有一笔,出国留学,或开餐厅。

鹿妍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哭了两天,最终选择了留在国内。

就是那时候和傅启州分手的。

大学鹿妍考到了槐城,趁着课余闲暇在某家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厨房打工。她叔叔是厨房的主厨,教她教得尽心尽责,两年后鹿妍就拿到了人生第一张厨师证。

按照所有人生励志剧的走向,踌躇满志的鹿小妍已经能预见她光明灿烂的未来——

个球。

大三时,鹿妍打算为自己的光明未来挑选驻扎地,好不容易挑到一处,没过几天得知已经被人买下,打算建私人博物馆。

祸不单行,那年鹿奶奶生了场重病,家里急需用钱,她那笔留学金自然而然地也就交出去了。

“不过,开不了自己的餐馆只是暂时的,”鹿妍跳过傅启州的部分,末了开始升华主题,认认真真灌鸡汤,“只要你……咳,只要我振作起来,就没什么不可以。”

此刻,鹿妍浑身散发着耀眼的神圣光芒。

她在鼓励他。

不知道是不是鹿妍的错觉,顾执南敛下眼,像是稍纵即逝地失笑了瞬。

故事听完,他应声:“当初你看上的那处地方,在哪里?”

“在槐海区,”鹿妍记起来,“现在还是私人博物馆,叫御福院,周围环境很好,我前两天经过时还拍了照片。”

她低着脑袋翻手机相册,找出存档的照片给顾执南看。

当年鹿妍看上的是一处正座二进四合院,那时她手上的留学金也只够付两年的租金,更别提现在。

院落地处市中心,紧挨着繁荣的金融街,闹中取静,这么多年来物价当然水涨船高。现在她一年的工资都未必能付得起一个月的租金。

鹿妍内心惆怅,默默叹了口气。

本来是想卖卖惨,安慰一下失业的顾执南。现在是真觉得,自己确实很惨。

好在她在他面前的印象分保住了。

鹿妍矜矜持持地将手机摊在餐桌上给对方看,边翻照片边笃定,她现在在顾执南心里肯定是个善解人意的,温柔体贴的——

指尖惯性往后划,屏幕上的风景照陡然一变,切成了人物半身照。

照片里,顾执南正蹙着眉接电话,冷淡禁欲,精致深邃的五官简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好死不死,是刚刚鹿妍拍了发给鹿母的那张。

……的偷,拍,变,态。

噌的一声,鹿妍顿觉翻涌的血气从脚趾尖一路烧上了头发梢。

顾执南眯了眯眼。

一片缄默中,顾执南替她关了锁屏,眉目沉静地将手机推还给她。

他开了口,评价道:“我的表情不太好。”

鹿妍还在僵滞:“我,我下次注意。”

……

不是。

注意什么?!

注意下次偷拍他的时候记得调聚焦抓角度拍完精修了再存手机里吗?!!

直到这顿饭结束,坐上出租车时,鹿妍的脸还是烫的,耳根以下全染着红色。

带着生无可恋的浓重悲怆感。

她根本没脸看顾执南,面上维持着最后一丝镇定跟他道别,垂眼盯着手机屏出神。

高姝雅:【聊得怎么样,加到微信没?】

鹿妍打字回复:【结束了。】

高姝雅:【这么早就结束了?这才几点,你们不找个小酒吧续摊?】

鹿妍心道不,是彻底结束了。

故事还没展开,就被她的一张偷拍照亲自断送在了开头。

出租车没发动,鹿妍旁侧的车窗忽然被人轻叩两声。

顾执南站在车窗边,正微屈下身注视她,胡同路灯的光色从一边照过,衬得男人侧脸轮廓愈发深刻。

是从皮相到骨相都极其出色的英隽样貌,可惜以后见不到了。

车窗被慢慢摇下,顾执南垂眸看鹿妍,淡声问:“你有微信号吗?”

“……”鹿妍茫然眨眨眼,“嗯?”

“如果你有需要,我能提供更清楚的。”顾执南顿了顿,“照片。”

照片……

鹿妍更懵:“……你的照片吗?不,不需要删吗?”

没想到他闻言道:“你介意的话,可以删掉。”

她当然不是指这个——

她未经同意就偷拍了他的照片,更介意的不该是他吗?

等鹿妍加上顾执南的微信时,明显还没反应过来。

车窗外的霓虹街景迅速后撤,鹿妍窝在车后座,戳开眼前的微信头像,心跳后知后觉地蹦出了八十迈的速度。

顾执南的头像黑白简洁,她放大看了看,似乎是架子鼓。

架子鼓?鹿妍有些意外,结合他清奇的听歌喜好,她原以为他的头像会是什么系统自带或蓝天白云大草原之类……

没有发过朋友圈。

鹿妍将顾执南的微信信息里里外外戳了一遍,正在挑打招呼的表情包,见他的状态从“顾执南”切成了“对方正在输入...”。

鹿妍没来由有些紧张,抱着手机坐直了。

对了,他说要给她发更清楚的照片……什么样的照片?

可能是鹿妍的神情太过忐忑微妙,前座司机师傅忍不住隔着后视镜看了她两眼,热情道:“小姑娘热啊?要不冷气给你调大点?”

鹿妍揣着怦然心跳,点头。

她默默脑补了一圈,什么窄腰长腿什么腹肌人鱼线,什么衬衫半遮半掩皮带将解未解,结果恰在此刻,照片已经干脆利落地发了过来。

鹿妍安静盯着看了足足有三十秒。

确实是一张够清楚的照片。

顾执南的五官深邃端正,鼻梁修挺,神情疏淡,像素清晰。

但是。

这是一张,白底证件照。

鹿妍:“……”

只照到了脖颈以上,黑色衬衫扣到底,正经得让人多肖想几秒都有负罪感。

刚才路灯下,他用那张脸,用那副嗓音,加她微信,给她发了一张证件照。

“……”半晌,鹿妍存好照片,抬头对司机礼貌道:“不用开冷气了,我好多了,谢谢您。”

私厨小馆前,顾执南垂眼发完微信,收起手机,径直走向胡同口。

街口停着的黑色迈巴赫已经等候多时,司机躬身给他开车门,恭敬笑问:“您今晚是住在哪处?”

“回世城国际。”

司机应了句,一路安静无声地驶向市中心。

顾执南在车上回完工作邮件,一个越洋的电话会议接近尾声时,车正好驶进世城国际,停在地下车库。

这套高端复式公寓是顾家名下房产其一,顶层露台开阔,正好能俯瞰市中心恢弘绮丽的夜景。顾执南在露台听完剩下的会议内容,刚想摘蓝牙耳机,动作稍顿,拨通一个电话。

纽约清晨,顾母屈芝华接到大儿子的电话,嘘寒问暖几句,笑侃:

“以前十天半个月都忙到不见人,怎么今天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正好有空。”顾执南眉宇舒展,问道,“槐海区那处御福院,您还留着吗?”

屈芝华道:“一直在我名下,都多少年了。家里祖辈留下来的那些文玩字帖,放着也是积灰,索性建个馆摆起来,东西我都叫老陈搬进御福院里去了。”

这些年来,私人博物馆登记在顾母名下,对外开放,每月光保养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数。

“突然问我这个,难不成你还想要收购我这处院子?”以往顾执南向来不过问这些,屈芝华打趣道,“亲母子也得明算账,低了我可不考虑。”

谁料那边沉吟须臾,淡噙着笑,平静“嗯”了声:

“您看着开价,我出全资。”

.

出租车停在鹿妍小区楼下,她关门下车,刚想向着单元搂大门走去,抬眼就瞅到了不远处的那辆车。

单元楼前,路灯下,停着一辆与周围格格不入的炫银跑车,车牌号码她再熟不过。

思忖刹那,鹿妍撤回脚步,毫不迟疑地转头想离开。

傅启州早在鹿妍下车时就注意到了她,见状焦急忙赶过来拦人:“妍妍!”

拦是不敢真拦的,傅启州怕她真走,只好扬声叫住她:“妍妍你听我解释,我们好好谈谈——”

晚了。

鹿妍不愿意搭理傅启州,半句话没应,低眼拨通了小区保安亭的电话。

“你好,出什么事了吗?”

鹿妍蹙着眉,言之凿凿道:“我这里有鬼。”

傅启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随手拯救了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红儿领着众人回转至七仙居中。见柳宜宣正同马天龙讲谈些文章之事。马天龙对这些兴致不大,只在旁边散漫地点头。黑鹰则独自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原来这天宫中以白云为路,景致多幻境时有变化。黑鹰上了天宫无事可做,只得练练武。但没有橙儿这个神仙提携时,黑鹰的凡人之躯到不了可练武之处。橙儿上朝时。黑鹰只得在七仙居大

  • 心有魔债在线阅读第八章

    “喂,前面的,你们是人是鬼?”叶恒心望着前面隐藏在雾里的身影,大声问道。“兄弟,我们是人,不是鬼。我们是附近开餐馆的,来这里提货。”男人的声音从雾里传来。话音刚落,雾霾里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体型瘦削,但一张国字脸却显得很有男人味;女人倚着男人的手臂,柔弱的脸上却也散发着坚强,而且这两个人,成烨几个正

  • 我是雄火龙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004章听到沈琼口中说出“好啊”二字之后,方清渠眼霎时就亮了。沈琼看在眼中,没来由的想起得了奖励的汤圆,也是这般模样,让人见着便觉着心软。“我打小在南边长大,还没逛过京城的庙会。”沈琼站起身来,随口道,“不知有什么新奇的玩意?”方清渠也随之站了起来,要往外边去。其实他到京城也没多久,早些时候忙着备

  • 网游之第二次命运在线阅读第8节

    白一周身梵文散发阵阵佛光,佛光中,白一面色淡定自若,“哼!”钟良手中握拳,那些冥火飞鸟顿时向着佛光急急的发起攻击,火焰爆裂,佛光荡漾,“这个家伙,修为竟然也是已经是达到了大乘期,不过还好,只是刚刚达到大乘期,要不然还真是要收拾不了他了!”钟良此时已经是看出对方的修为,若是单凭修为等级,钟良其实是大乘

  • 现在是千玺姩啊在线阅读第七章

    温菀吃了点心,喝了茶,靠在软榻上觉得有些犯困了,避免睡着,便想起身去园子里走走。“姐儿要注意身子啊。”吴妈妈招呼了两个丫鬟给温菀拿了一个斗篷和手炉来,让温菀披着藏着了才让出门。刚出了上林院,紫莺便瞧见不远处一堆人,声音也愈来愈响,笑着道:“五姑娘应当是来了,我且听到声儿了。”温菀眯了眯眼,天虽然冷,

  • 拦住那个小兵在线阅读谢云的修习

    看着谢云对冥界兴趣盎然的样子,冥神也很是高兴,等谢云神格成长完成之后自己就可以退休了。同时,冥神又有一些担忧,谢云若是成长太过顺利又能有什么成就呢?“谢云,其实你们法明长老把你交给我是想让我教你些东西。甚至是把你培养成新的神明。”“是!”“明天开始,你要早上学习暗黑魔法和亡灵魔法,下午学习武技,晚上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四章

    干活吃饭睡觉,一天又一天,生活就是这样。没有既定的轨道。有一天店里面来了两个客人说是从上海来的,到这里出差,就住附近的宾馆。王菊斜眼看了一下那么老,一个瘦高个,戴着金丝边眼镜叫胡车,一个矮小肥,也戴眼镜黑丝边叫吴用。上来就吹牛,吹得天花乱坠。王菊打心眼里讨厌,没怎么搭理该干嘛干嘛。两个客人就经常光顾

  • 洪荒之沾染因果就变强第十章

    陆正听她说完,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宋慢耸耸肩,“或许别人有办法,但是我没有。”此时的审讯室里,傅莹还在对林一城抱怨。“这位警官,我和冯云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而已,我们俩关系很一般,毕业后我们就没见过面了,也只有前几天在她开的咖啡厅里巧遇而已。她死了我很难过

  • 九苍之改变拉科历史的会议

    拉科鲁尼亚,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濒临大西洋的一座港口城市,属于加利西亚大区,是西班牙拉科鲁尼亚省的省会。1988年夏季,一幢别墅的大门口,一个精神奕奕的大胖子正坐在一辆汽车上打开车窗对里面大喊“塞蒂奇,你还没弄好吗?会议快要开始啦,你爷爷都到了很久啦,一直在打电话催你。”“来啦,来啦。”随着一个急促的声

  • 绑定白莲花系统后我翻车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ps在本文中时间线是由作者君自己设置的,作者君也不是特别清楚迪迦剧情开始前的世界“丽娜酱,等一下,我现在在穿衣服”说完后,风就走到了衣柜旁,你说这衣柜丽娜的,修改了记忆后,当然就是风的风看着镜中自己那堪称完美的身体,从衣柜里找出找一套黑色的军装就穿在身上随即走出房间和丽娜一起解决早餐后在去往军事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