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追魂夺命刀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10/15 6:05:04 作者:迷混沌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追魂夺命刀
追魂夺命刀
作者:迷混沌来源:纵横中文网
刀,一把追魂夺命的刀。刀中的杀气,足矣让人感觉到冷意。刀中的煞气,足矣让人感到心惊。其名让人闻而胆颤。到底要什么样的人,才能驾驭这把追魂夺命的刀?世上没有人能够驾驭这把刀。除了他――冷独,一个柔中带刚的人,一个霸道绝伦的人,一个内心矛盾的人,一个亦正亦邪的人。只有“冷独”这样的人才能够驾驭这把刀,没有人能接得住他的一刀,他也只有这一刀,追魂夺命刀。也是刀的名。也是刀的式。也是刀的意。

我心里想到了一个计划,要是把一头野猪给前辈们带回去,他们肯定会开心的让我住进帐篷的,嘻嘻。

我把手伸向了背包里,拿出了准备已久的防狼电击棒,去吧。

我向前猛跑过去,野猪好像反应过来了,猛的一惊。

太慢了,我将电击棒直接插入。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猪肉烧熟的香味。

看着倒在地上的野猪,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棒了。

但我还没高兴多久,就看着这只野猪慢慢的爬了起来,带着凶狠的“嗷嗷”声。

“救命啊,救命啊。”我撒腿跑向赵辉他们那里。

赵辉看着被野猪追着的我,抱怨道:“这傻逼还真能惹事啊。”

暗斋则站起来谈谈的说了句:“我来。”

说完,他将左手靠握在剑鞘上,用拇指勾住剑锷。不知为何这么简简单单的动作,就感觉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恐怖的气势四处波及,如果说像什么东西一样,那我只能说像极了鬼。

他一步一步向奔跑的我走来,随后,拔刀。

我的脸颊可以感到刀刃擦过时带起的气流,从气流中感到刀刃的寒气。

“噗哧。”

我转身一看,只见野猪直接被暗斋的刀斩成了两半,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这斩击力量之大,让人心惊胆战。

赵辉看到后拍起了手:“不愧是暗斋兄,区区活死猪在你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啊。”

活死猪?那是什么东西。

我刚想询问,就听到周围想起了此起彼伏的“嗷嗷。”声。

赵辉见状想要起来帮忙。可暗斋手一挥,意思是交给我。赵辉也不好说什么,坐到了一旁去。

成群结队的野猪在密林中露出了头,“嗷嗷。”的叫声非常的凶狠,仿佛因为伙伴的死而气愤万分。

暗斋大喝一声,感觉方圆五百里皆都被他的吼声所震撼到了一般。野猪们仿佛被震慑到了,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嗷嗷。”直叫了。

这样就能赶跑这些野猪了吗?

但事情没这么简单,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优美的笛声,曲子演奏的非常的娴熟,一听就知道是一位行家。

可随着笛声传来,野猪仿佛不惧怕暗斋一样,直接向他冲了过去。

暗斋实力很强我知道,但是这么成群结队的野猪一齐攻击,哪怕实力再高估计也很难完美脱身。

我看了看坐在一边的赵辉,他神情依旧,完全不担心暗斋的模样。

随着成群的野猪要冲到暗斋之时,暗斋不紧不慢的一一躲避着攻击,而每一次闪避就将手中的刀不断的挥舞。伴随着四溅的鲜血和优美的笛声,暗斋就像在舞台上跳舞一般。肆意的在战场上不断的飞舞着身躯。

我都有点看的着迷了,心中被暗斋的水平深深折服。

随着战斗结束,笛子也不再吹奏。

赵辉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想对付我们,就拿更厉害的东西来吧。拿这个也太瞧不起我们了。”

周围没有回声,只有稀稀落落的风吹声,在回应着我们。

赵辉站了起来,走向帐篷说:“我们赶快把帐篷搬个地方,我可不想晚上睡在一堆死猪旁边。愣头,快过来帮忙。”

搭帐篷期间我问了一下赵辉活死猪是什么东西。

他反问道:“活死人是什么。”

我理所当然的说:“就是既非活人也非死人,就和丧失一样嘛。”

他说:“那你还问我,自己不都知道吗。”

我一脸无语的继续干着活。

搭好帐篷后,我刚想休息下,爬进去躺会。就被一脚踹了出来。

我愤怒的叫道:“我都帮你们搭帐篷了,还不让我睡吗。”

赵辉呵呵一笑说:“什么时候说过你帮我们搭帐篷就可以进来睡的啊。而且也是你先去惹野猪的。当然怪你咯。”

没办法,我一个人躺在外面数着星星,忽然一个身影进入到了我的视野,在幽暗的林子里站在树上看着我。

嗯,是谁?

我爬了起来,想要看的仔细点。月光照射了过来,而我被她的容貌惊艳到了。

她有一头飘逸洒脱的长发,以及她那闪耀着红光的眼睛,特别是耳上闪着炫光的耳钉,给她的美添加了别样气息。

可等我回过神来准备打招呼的时候,她却不见了!

……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费力但不容易发生危险,下山虽省力却容易失足。对于我这个骑小毛驴的更是如此。

“哇哇哇哇哇。”我边骑着小毛驴边叫唤着。

因为开启了高速自动驾驶模式,小毛驴就以极快的速度沿着路顺溜着开下去。但是这对于驾驶者的心脏是非常不好的。

“别叫唤了。吵不吵。”赵辉不耐烦的骂道。

和上山时不同,这次赵辉和暗斋就骑在我的一前一后。大概是怕我又惹什么事,或者怕我被什么人袭击吧。

他们没说,我也没问。就这么一行人骑着小毛驴下了山。

下山后地路要好开的多,我跟在赵辉后面匀速的开着车。

路上我询问起了昨晚那笛声的事情。赵辉只是说了句,我们会保护好你的,就没说什么了。

当然关于昨晚见到美女的事情没和他们说,话说不会就是那个美女吹的笛声攻击我们吧。哈哈,怎么可能。

这一天就这么一直开着小毛驴到了傍晚,我们随便找了空地把帐篷搭上去,然后睡觉。当然我依旧躺在外面喂蚊子。

我们就这样开着小毛驴,到了第四天傍晚,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庄。

但是这个村庄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一股荒废的气息在这里流窜,这种感觉真让人不舒服。

赵辉看着暗斋说道:“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记得上次我们来这里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呢。”

暗斋还是和往常一样点了点头,从他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实在不明白这种人为什么会骑皮皮虾骑的这么开心。

我跟着赵辉来到一座旧房,上下两层,土墙已经斑斑驳驳,房门都已经没有了。我们小心地爬上已经破破烂烂的楼梯,看到屋顶上的瓦片东一片,西一片。这要是下起雨来还得了。

赵辉走向土灶,拿起上面的锅擦了擦就说:“晚上就用这个东西来烧饭,这玩意烧出的东西可香了。”

我心想这玩意还能用吗,用这玩意烧出的东西吃了还不拉肚子。

赵辉过来拍了我脑袋一下说道:“还楞着干嘛,快去捡些柴禾回来。”

混蛋,我是你的奴隶吗,什么事都让我来。我在心里发泄着。

我愤愤的走出去,去寻找些柴火。跟我一起出来的还有暗斋。

我问他:“你也要捡柴火?”

他点了点头。嘛,这大概就是他的为人处世吧。

这里地处丘陵,杂草丛生,遍地都是柴草。所以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一堆的柴禾。

我抱着柴禾回去的时候,看到赵辉已经卷好袖口蓄势待发了。

因为前段时间吃的都是干粮,方便面什么的所以大家的厨艺水平都不太清楚。

今天算是能见识到赵辉前辈的厨艺水平了。

只见赵辉走到土灶前。右手打了个响指,食指上忽然出现了一团火焰。点上柴禾后,他用火钳塞进灶膛里。最后将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土豆,玉米插到叉子上放入其中就算完事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指着锅子问赵辉:“你不是要用这个烧饭的吗?”

赵辉摊着手说:“我又不会烧饭。而且米呢?”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接着赵辉递给我一截不到两尺长的竹筒,上面有三个竹节,前两个打通,第三个有一个小孔。

虽然赵辉没说什么,但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马上低下头在那里吹起了气。

因为使用叉子每次烤的东西有限,所以自然是他们两位前辈先行用餐。

赵辉和暗斋吃好后,拍了拍肚子说:“我们先出去散散步,你等下自力更生哦。”

好气啊,肚子都饿死了。我看着逐渐熟透的土豆,垂涎欲滴。

“好了。”

就在我刚拿出叉子的一瞬间,上面的土豆被人一把抓直接拿走了。

我的晚饭!

我刚准备抬头训斥拿我土豆的那个人,一下子愣住了。他是谁?

拿走土豆的是一个老头子,头顶光秃秃,连一根头发也没有,像是庙里的老和尚。可是他的衣著光鲜,身穿黑色羽织,腰间插著一把太刀,看上去又像是一个有钱人。

莫非是住在村子里的富豪,在这附近有别墅什么的。我寻思着这个人的身份。

那个老头吃了一口土豆,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说:“哦依稀。”

哦依稀?这是在说日语吗。

然后老头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我流着泪看着自己的土豆一点一点被吃掉,毕竟对面是老年人也不好意思和他抢。

“唔…”老头子吃着吃着噎到了。

我马上倒水递给老头子。唉,吃我的东西,还给他倒水,这也太好人了。

那老头子咕噜咕噜几口就喝下去了,然后随手将水杯一丢。

这人也太不客气了吧,这么随便,当这里是自己家啊。

我刚想训斥这个老头几句,他已经拿着牙签剃着牙走了出去。

我马上追了出去,但是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他妈到底是谁啊…我站在风中凌乱着。

“愣头明,怎么回事。”远处赵辉和暗斋非常着急的向这里跑过来。

我哭丧着脸向他们抱怨道:“你们知道吗,我刚烤好的土豆被一个臭老头吃了。他竟然连谢谢都没说。”

赵辉说:“谁问你这个了…等等。”

赵辉听到我的话思考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个老头什么样子的?“

我用手指抵着脑袋想了想,说:“具体什么样子没看太清楚,但他肯定是个光头。并且穿着华丽,还在腰上别了一把非常大的日本刀。应该是一个住在附近喜欢日本文化的富商吧。”

赵辉朝暗斋确认道:“看来是他没错了,这下妖气这么重的原因也清楚了。”

暗斋还是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

他们在说些什么呢?

赵辉见我一脸疑惑向我解惑道:“你小子运气不错,碰到了个大贵人了。”

“什么贵人?”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惊。

赵辉故作玄虚的说着:“魑魅魍魉之主-滑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枭皇邪后之惊变

    时间已至深夜,入秋的草原上,显得十分阴冷,今夜的天空星光被黑云遮掩,昭示着入秋后的第一场雨即将临,在这场大雨过后天气将会变得寒冷,草原上的牧民们打算明天白天冒着寒雨收割最后的牧草,为自家的牲畜觅得最后的食物,所以一般牧民与贵族的奴隶早早睡下,整个北陆空旷寂静,除了西方的那顶帐篷,还隐约透出火光。火光

  • 时空旁听生之琪琪(10)

    阿姨似乎感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又露出了笑容。周渔也没多说什么,抱着琪琪转身要走时。阿姨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周。这黑猫可不好养,你可要主意点!”“知道了阿姨!”周渔说着,回头笑了笑。天空忽然下起了雪,周渔用手接了一点。然后放在自己的脸上。感觉凉凉的,手里的鸡蛋灌饼不停的冒着热气。他把火腿肠用塑料袋包着

  • 斗鱼直播之活人审判之第一卷:年少十载 第九章,鬼脸(9)

    “妈呀,有,有一张鬼脸!”我大喊了一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伸手指着窗口的方向,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二叔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拽到了身后面,然后探头向四周望,一边望一边喊道:“哪里呢?什么鬼脸?在哪里啊?”二叔明显也慌了神,说话的时候口齿都有些打颤,我抬手指向了六楼刚刚瞧见鬼脸的窗口,可是说来

  • 终极战斗职业系统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天一早,唐小东踏上了商河镇的路途,防弹背心、手枪、MP5冲锋枪、军用手雷一样不少,折叠弩弓则用粗布包起,绑在身上。弓箭是冷兵器时代厉害的武器之一,一般不允许民间私藏或拥有,用布包起来,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离家的时候,他早就想好托词,自已与人合伙做生意赚钱,将来好娶媳妇,老娘乐得一个劲的点头。

  • 重生后我成了豪门男妻在线阅读第1章

    夜黑风高,闪亮的霓虹灯照耀着整个城市,仿佛给城市铺上了一层美丽的细纱,在城市里最高的那栋大楼里,一个价值连城的钻石刚刚完成展览,安静的呆在保险库里,身边巡夜的保安数不胜数,但是依然没能注意到已经偷偷潜入保险库里的三人。“手脚麻利点!”一身材瘦高的黑衣男子在夜中说道。“看到钻石了吗?”另一个身材臃肿的

  • 守护甜心之梦幻微雪逆灵十二针

    第6章:逆灵十二针“静美老婆,你怎么那么笨啊?我当然是你老公啊!”夏冷说着又在小林静美的身上扫描了...顿时,小林静美的脸红成了苹果。“咳咳!”井上隆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看着小林静美问道:“静美,你认识他?”“额,是的。会长,他叫夏冷,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小林静美难以掩饰内心的紧张。而随后夏冷的嘴

  • 六指农女在线阅读第8节

    “居然是拜王境五重天!”封家兄弟倒吸一口冷气,当初自己兄弟五人布阵,配合封城绝强的‘一闪’,成功击杀拜王境六重天的燕王柳元。而后兄弟五人凭借五行四象阵独自击杀拜王境五重天的唐王李靖,而现在,封家五子只有四个在场,土臣又被逍遥扇封印。封金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头疼过,这是他们兄弟出战以来,首次没有了必胜

  • 界元主宰在线阅读高手对峙

    大雕没有放弃,只是一个劲地嗅着伏天的味道,因为伏天没有修为,妖识很难查到他。此刻,九条巨蛇在洪荒上空盘旋,仿佛是在找什么东西。不时,七条巨蛇分头散开,妖识分布更为广阔。大雕一阵激颤,别没有找到伏天,又赔了自己的命吧。他也曾经听说过这七主。古界洪荒,历千万年后,其中妖兽越发的弱。此时,九条赤目玄蛇凭借

  • 程筠在线阅读第3章

    “希望陈总说道做到,明天千万协议之后,立刻注资到江氏集团。”江之虞强忍着疼痛缓慢的站起身,说完后决绝的转身离开。恐怕从今天起,他们两个便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第二天江之虞如约来到悦然酒店。陈文霖早早便在酒店房间里等着她,江之虞进去后陈文霖指了指桌上的一瓶白酒。“喝了它。”陈文霖戏谑的笑着说道。江之虞皱了

  • 重生后我抱住自己的马甲讨伐令

    夜,北印度洋海域。波涛如闪电,si扯着巨大无边的黑暗。飘摇在巨浪里的灰岩小岛,就像一个鬼魅,蜷伏着身子,在狂浪的脚下摇尾乞怜。一架直升机在灰岩岛上空嘶叫,哀鸣,然后就像一片秋风里的叶子,飘落到星光别墅的楼顶停机坪。螺旋桨还在快速的旋转,屈一指已经躬身冲出了直升机的势力范围,他散乱的头发随螺旋桨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