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九脉修神收徒(三)

2021/10/15 5:21:23 作者:疯佛有曰 来源:3G小说网
九脉修神
九脉修神
作者:疯佛有曰来源:3G小说网
他曾经最想知道的是谁把他在一个大雨之夜丢在门派的山门外,几百年的追寻结果却发现一个个谎言,明明是一个天才,却经常思维混乱,状若疯癫,明明爱恨难明他选择接受现实。混乱的记忆,事实的真相,不想做无情之人的他,却是修炼一部无情的功法,纠缠于有情无情间,他的选择是什么?疯佛书友群:81245052欢迎交流,指导。有情无情一指间。

还是一身朴素的衣服,背着只装了几件换洗衣服的布包,一声不响地站在门口。商沉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的时候,他的脸撇向一边,想进,却又像是生怕别人让他走,眉蹙着,想听商沉说让他进来,又怕他的脸上生出嫌弃之色。

商沉知道他敏感,自然什么表情也不敢有,一身白衣,站在院中指指西边的房间:“你住那里。”

“谢师尊。”

这句话说得极是生涩,脸色也冷硬,似乎刚学会这三个字怎么念。商沉能捞着什么就是什么,也不强求,点头道:“收拾好东西之后来我房间,为师有话要对你说。”

“是。”

他走到西屋,这里下面便是悬崖绝壁,对面远远的是山,眼前空旷,山风自空谷而来,吹得屋里的布帘子簌簌而动。临窗一张木床,只能让一个人舒展而眠,看起来极是狭窄。御虚道生活朴素,被料质地粗糙,且已经有些年份,却颜色素雅,洗得干干净净。他将布包放下,在床沿坐下来,随手捞起那被子的边缘细看。

角落里用黑线刺了个“商”字。他看着,默然不语。

东西不多,自然没什么可以收拾,他将那几件衣服放进木橱,捣药杵收进柜子里,垂首来到坐北朝南的正房里。房间比西屋自然宽敞许多,正中四四方方一张木桌,上摆着一套茶具,用以平时待客。正厅东西又有两个小间,东边的帘子落下,幽深静谧,隐约可见是商沉的卧房,西边的帘子卷起来,一个厚重书橱倚墙而立,前面一张琴桌。商沉在琴桌前盘膝而坐,白衣散地,广袖垂身,也不拨弄琴弦,只是垂目沉思。

他在商沉面前的粗布软垫上坐下:“师尊。”

商沉看着他。

身边凭空多了个不熟识的人,该如何相处?这人不比扶铮,平时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互不相干,有事才找来,或者商议事情,或者比试练剑。这是他的徒弟,自己的言行举止无一不要对他负责,他将来要是不长歪,自己总算对他有所交代,若是长歪了,那真是对他不起。

为人师表,思虑得果然比平时更长远了些。

“你父亲走时没有留下你的名讳,今后该如何叫你?” 商沉问。

话未说完,那少年的眉头明显得拢了一下,又立刻隐藏起来,只是摇头:“不知。”

父亲走了也不给他留下名字,说去就去,简直同抛弃无异。这事大家谁都不提,可也都想到了,素道长丢下孩子这么多年不归,怕的不是因为无情,而是已经有了什么变故。

“你自小遭受磨难,所经历之事非常人所想,但为师望你能将那些怨恨暂时抛在一旁,专心修道,知道么?”

他抬眸看商沉一眼,微微点头。

“昨夜我为你想了个名字,你且听听看。”

“嗯。”

“放下前事,心容天下,方能有自己一方天地。你姓素,今后单名一个容字,如何?”

但凡起名就要有来历,昨夜他苦思许久,无非都是“谅”“涵”等字,意思是有,连上姓却不顺,听着却总觉差了些什么。起名这事,即便他起得不好,徒弟也不敢说什么,可这都半大不小的年纪了,总得想想他喜不喜欢。

哪家的李二狗听起来是个美男子了?谁人的打手唤作叶书恒?翠花不是丫鬟,难道是前朝长公主?

想到三更半夜,最后勉强定下容字,说起来顺口,听着尚且雅致。人如其名,想必这徒弟不会有太多不愿意。

少年不言不语片刻:“谢师尊赐名。”

商沉的心里放下一块石头来,心中一高兴,脱口问道:“你被人折磨时早已恢复神智,那时已经多久了?”

“不晓得。” 素容默然片刻,“只记得寒冷了五次。”

寒冷五次,那便是五年。

商沉一时垂下了头。五年时间,竟然就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听得见周遭来来去去的动静,却睁不开眼,动不了身,只是听着别人对他冷言冷语,难怪戾气满身,对御虚道恨之入骨。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比别人迟些,却也难说未来之事。” 商沉拉着衣摆站起来,“随我来,我带你看看这间院子。”

素容随着他来到院子中间,这院子进来时他便看了几眼,地上铺了青石路,可商沉初来乍到没时间打理,里外都是光秃秃的。商沉没话找话,指着西北角:“为师想在那边搭个葡萄架,再种上一墙藤蔓。”

“师尊说了算。”

他又引着素容来到沐浴池,手舀一把池中的清水:“这里是你洗澡的地方,早晚各要一次,净身之后才可随我打坐,知道么?”

“是。”

商沉平时话少,在素容面前也是如此,可素容用剑指着也未必能说几个字,他的话便显多。他看着素容住的西间:“你那房间如何,床会不会太小?”

“不会。” 素容顿了顿,垂了眸,又低声多说了几个字,“师尊给我收拾的房间很好。”

“我早晚也要沐浴,偶尔夜里外出,你自己入睡便可,不必管我。” 商沉看着他的脸色,终于转过脸,将最后一件要紧的事不经意地带出来,“我夜里独自打坐时不喜人打搅,因此不管出什么动静,你都不可去我的房间,记得了么?”

素容微一迟疑,点头:“知道了。”

“如此甚好。” 商沉心中紧巴巴地直冒汗,镇定将目光移开,“快中午了,你去打个盹儿,下午出来帮我搭葡萄架子。”

“是。”

于是他回到房间里休息。

初来乍到,一时间却也睡不着,素容在床上翻滚了几次,只听见院子里有些动静,爬起来推开门,只见商沉让弟子们不知从哪里搬来了粗树枝,换了一身粗布旧衣,正在西北角松土。

素容出了门,在他的身边站住。

“你也来。” 商沉扔给他一把铲子,“这样,从里到外把土翻一遍。”

素容接过铲子半跪下来挖土。商沉看他忙活得脸上沾了泥巴,不由得失笑,说道:“力道不需这么大——”

话音未落,素容的手一掀,一堆土落在商沉的袖子上。

商沉:“…………”

“师尊……” 素容连忙拍着袖子替他打理。

“不妨事。”

“师尊莫怪……”

素容低着头,嘴角却微有些上扬,商沉目光沉沉:“你笑什么?”

素容听了嘴角更弯:“没有。”

“没有?” 商沉垂眸而望,掐住他的后颈,“终于也知道笑了,把我弄脏了你高兴是不是?”

“不是。”

商沉将他放开,捡了一串葡萄用清水洗了,放在碗里。素容只觉得身边出现一串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有的深紫,有的泛绿,有的紫中带绿,心想这便是听过几次的葡萄了,一言不发,又转头继续挖土。

商沉将个深紫的葡萄捡出来:“吃吃看。”

素容用满是泥土的手去拿,商沉摇头挡开了,扒了葡萄皮往他嘴边一送:“吃吧。”

素容安静半晌,将他手里的葡萄含了,一咬,顿时甜汁满口。

“甜么?”

素容不答。

“甜么?” 说着又作势要掐他的后颈。

素容被他弄得抵挡不得,忍不住笑着说:“甜。”

“吃完了给我洗碗。”

“是。”

仙道便是人道,人道又以孝道为先。孝为何物?乃对生身父母之切身情愫。可素容从来不曾被人照顾过,情愫又从何来?无情,则不通人道,一不小心便会堕入邪道之中。

如今玩闹也好,说笑也好,是让素容体会到人间至亲情愫,从而入道。

至少商沉当时是那么想的。后来他发觉,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妖娆毒后之病中温馨(10)

    这边一路风风火火的送病发的王爷来道县衙的人们,刚到门口就惊呆了,只见门口有俩棵老柳树,在哪里顽强的活着,要不是有阵风吹的哪衙门的匾额吱吱的响,他们还以为来那个荒野之地了呢?简易担架上的凰玉桡感到了停顿的时间有些长便微眯着眼镜看见一栋很大的空屋,两扇快要朽的木门挂在门框上,四周荒凉,杂草丛生,有的草甚

  • 殡葬学的那些诡异事第九章在线阅读

    陆渊辰看着叶小希的手,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最讨厌女人的触碰。察觉到周围的气压顿时冷了下来。刚刚他都能瞬移,所以现在突然变冷肯定也与他有关。叶小希只好悻悻地收回手:“嘿嘿!我就是迷路了。不认识路回去。”这鬼地方连个人影都没有,即使再冷也要厚着脸皮。陆渊辰并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走了两步似乎是又想起了什

  • 魔鬼的献礼在线阅读云台山庄

    云台山庄,当然不仅仅是一个山庄这么简单。事实上,云台山庄以盖世的武学闻名于江湖。庄主云令以一双链子手立足于江湖。在江湖人眼中,自南宫羽将南教教主的位子传给了其子南宫宸,不久之后又南宫羽又失踪,云台山庄已经可以与南教平分秋色。这或许也是南宫宸想娶云台山庄庄主的千金云静的原因。云台山庄的庄主云令正和属下

  • 灵魂伴侣/SOUL MATE在线阅读第4节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身体不断往下坠,‘’主人,不要绝望永远也不要。我小Q相信你。‘’我睁开了眼睛又看到小Q信任又坚定的眼神。我顿时心里暖暖的,又想起我的家人和........我的好朋友林可儿保护我的情景,也许是我太懦弱,可儿才这样。‘’对。云雪芽你不能放弃。‘’我使劲儿拍了怕脸像鸟儿使劲儿翅膀不手。

  • 四顾首在线阅读第四章

    李元霸骑马跟在李建成的身后,径直往李渊率领的这支军队驻扎的地方前行。眼前下着小雨,很快就看到一队队人马,踩着整齐的步伐,身上全是制式的黑铁盔甲,在雨中,甲胄扭压声显得“哗哗哗”作响,一队队的人马过去,带来一阵阵的肃杀之气。李建成在一个地方停下,对这支部队的一个将领小声耳语了一阵,这人神色也是猛的一惊

  • 霍爷的小妖精美爆了此计,甚妙啊!

    陈威点了点头:“很好。”他俯下身子,在奴烟耳畔说了几句话。奴烟顿时一愣:“国君,这……”“不碍事,寡人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陈威道。“是!陈君就是奴烟的天。”奴烟再次磕头。这时,陈威一挥长袖,顿时从幕帘后面走出几名侍女,将奴烟迎进幕后。不一会儿,奴烟竟换了身打扮。此刻的他,看上去已经不像一名长随

  • 鬼兄,我打劫在线阅读第2节

    宁静的夜,繁叶的枝柯轻柔地梳理着天庭,澄澈的夜空点亮了青晶晶的星灯,睡着了的河水映托着夜空,化做了奇幻的梦境。也许是白天的那些经历,慕瑶雪太过劳累了,躺在床上就睡上了。突然一道奇异的白光照在慕瑶雪的身上,白光消失后,慕瑶雪早已不见了踪影。慕瑶雪再次出现的是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咦,这地方好熟悉啊!”

  • 诡事窥闻录感谢150大大的100vip点打赏,十分感谢!

    来到大秦,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炼丹师。“羽公子,给我一枚驻颜丹吧,我也想永葆青春。”绯烟说道。“多谢羽公子的淬体丹,让我硬功大成。”典庆说道。“多谢羽公子的复灵丹,以后百步飞剑随便用,再也不用担心内力的问题了。”盖聂说道。打架吗?我用丹药堆死你……

  • 冥冥之书在线阅读于莲芙

    于莲芙因为太机智,父亲只是说了我几句并没有责罚,而母亲看到我关切的浑身上下看了个遍,生怕我出了什么事情不告诉他们似得“母亲,真的没事”“没事儿就好,饿了吧,我特意让人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五子粥”说罢那范夫人就拉着我在一旁坐下了,可是他刚刚拉的是我受伤的那边,当时我真想甩掉她的手,可若是那样必然被她发

  • 十世九天之宵夜(5)

    回程的路又是个把月,到京都的时候空气中已经带了微微的凉意。一路行来,木兮见了各地的百姓,除了边境线上的百姓有些慌乱,一路行来都是百姓安居乐业的模样。像是丝毫不担心会被卷入战火一般。看来大邑的百姓对这位王爷是相当的信任。而一路上的晟染也吩咐尽量远离村庄,所有的物资补给也是自给自足.木兮心想这就是差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