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二婚萌妻在线阅读第9章

2021/10/15 6:02:02 作者:陈半夏 来源:3G小说网
二婚萌妻
二婚萌妻
作者:陈半夏来源:3G小说网
结婚当天,丈夫就撇下她跑去呵护小三;结婚第二天,小三挺着有孕的肚子来她面前耀武扬威;结婚一个月,她的婚姻终于走到尽头,而她成了整个海城人嗤笑的对象。可在最狼狈的时候,另一个雷厉风行的男人,却如天神般降临:“我不介意娶你回家。”“这可是二婚,难道你不怕?”“怕?”他不禁嗤笑,眼神却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难道你不觉得,该怕的,应该是所有欺负你的人?”她幡然醒悟,越发锋芒,可却不知,她却是他唯一的药。

“老板,您明天中午有一个业内碰头会。”齐璇靖提醒。

谢佩韦记得这个事儿。谢氏财团产业涉及五大块,最核心也最赚钱的是能源,近年迎头赶上的则是房地产和金融,酒店零售这一块处于金字塔底端。齐璇靖所说的业内碰头会,指的是传统能源这一块的“业内”,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级别聚会,肯定不能错过。

“我知道。给老刘的山参和新米准备好了吗?”谢佩韦问。

老刘是行业协会秘书长,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也是谢家大哥的老学长,和谢家关系亲厚。

谢家在北方有参场,人工培植的山参不值钱,不过,地头熟了,总能找到好东西。至于他说的新米,也是谢家在北边农场私田种出来的好稻米,每年产量就那么多,除了谢家自己吃,也就剩一点儿能送人。老刘肯定有一份。

“都备好了。”齐璇靖想说的显然不是这个,“您准备明天和奕和先生领结婚证。”

这问题倒是把谢佩韦问得一愣:“很花时间?”

“……不怎么花时间。”齐璇靖就知道自己是白提醒了。老板没有忘记明天的碰头会,也没有忘记和李奕和领结婚证的事。只是他觉得老板确实有点奇葩,好歹是领证的日子,不得浪漫一下么?

“上午早些去民政局把证领了。中午去碰头会来得及。”谢佩韦说。

他确实没准备什么浪漫节目,准备领完证直接去工作。他也不觉得结婚纪念日很重要。

——你跟上下游合作方签合同,难道还要专门记住日子,敲锣打鼓年年庆祝?结婚证不也就是一份合同么?

齐璇靖收起小本本准备离开,又被谢佩韦叫住:“等一等。”

“?”又咋了?

“给奕和挑一份礼物。”谢佩韦说,“贵重一些。”

既然齐璇靖都认为领证是件大事,应该留给奕和一些余兴节目,谢佩韦也从善如流。

陪着奕和吃饭玩闹是肯定没可能了,送礼物倒是不吝啬。这些天奕和又乖又软,还一副特别想和他结婚的样子,极大地取悦了谢佩韦,导致谢佩韦特别想往奕和头上砸钱。

他强调“贵重一些”,那肯定就不是几套高定礼服、几副袖扣能打发的了。

齐璇靖正琢磨这个度怎么拿捏,谢佩韦一边处理集团内部公文,居然还能一边给指导意见:“一泓家是不是新出了腕表?”

“一泓”正是前面谢佩韦那小啪友当推广大使的奢侈品牌。

谢佩韦每天忙的事太多,许多事情他听着过了一耳朵有了那么点记忆,再想起来就刚好凑齐。若不是听了那小啪友叽歪抱怨,他只怕也不会想起这个牌子。

——谢佩韦私人珍藏的数百支腕表都来自另一个奢侈品牌,平时他自己从不戴一泓。

齐璇靖点头:“前段时间才上新。”

“网站找出来我看看。”谢佩韦摘下防蓝光眼镜,暂停了工作。

齐璇靖只好去给他找一泓的官方网站,指出刚上的新款腕表,小啪友求而不得的天价款式赫然在列,谢佩韦认真看了一眼,说:“是挺好看。小朋友戴着不错。”

小朋友戴着不错也没见您发话给小啪友买一支?家养的和野生的果然待遇不同!

“是不是请奕和先生亲自挑一挑?”齐璇靖请示。

一泓新推出的这套腕表被命名为时光系列,一款四个不同宝石镶嵌的表盘,代表着春夏秋冬四季,每一支都很奢华美丽。谢佩韦眼都不眨:“都挺好看。弄一套让他换着戴吧。”

“是。”齐璇靖出门立刻就给对方地区总监打电话,这种天价腕表出货数量不会很多,各地门店瓜分抢购,很容易缺货。何况是要一整套?如果本地没库存,说不得还要打飞的去国外门店取货。

谢佩韦是个沉得住气的性子,他心情愉悦想给奕和砸钱,是因为他觉得奕和乖顺听话值这个价,倒没有捧着金钱一把把往奕和脸上摔的恶趣味。吩咐给奕和购入天价礼物也没吭声,回家照旧。

不过。

“什么味儿?”谢佩韦有些不适地擦了擦鼻子。

奕和才从厨房里出来,见状有些惊慌地去开窗户,又去墙边开了屋内的新风系统。

谢佩韦目光扫向他,他才小声赔罪:“对不起先生。今天约造型师来家里做了个保养,您是不是不惯这个味道?要不您先上楼,对不起。”

“什么保养味儿这么怪?”谢佩韦倒不是怪罪他把家里弄臭了,“伤不伤身?”

人类在爱美这条道上作死也不是一天两天,古代妇人就喜欢敷用铅粉、服食砒|霜,谁知道这小东西为了爱美干什么不要命的事?

“不伤身。最近很时兴的一种美白嫩肤的藻类,纯天然提取……”

“蛇毒纯天然,大|麻纯天然,纯天然就是好东西?”往日谢佩韦不爱管束奕和,更不会为此训斥他,如今已经做了婚检准备结婚生宝宝了,他对奕和的身体十分看重,难免管得更宽。

奕和不敢顶嘴,顺从地说:“您别生气。我把东西交给齐助理检查,明天我再去做体检。”

他这么低声下气,一味退让,谢佩韦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大好:“我是说你以后上身的东西都注意些,这会儿做检查还有什么用?”又问道,“你那造型师是公司安排的?”

奕和点点头。

“明天开始让小齐给你换一个。”谢佩韦非常专|制。

他也没有证据说奕和的造型师拿来的东西必然有害,不过,他不喜欢这味道,闻着不舒服,又不认识奕和的造型师,直接换一个自己放心的人不是更简单?

他也不认为奕和会不满意。

——他用的造型师,层次级别肯定比奕和的高。鸟枪换炮有什么可抱怨的?

奕和果然也没有异议。

今天来给奕和做保养的造型师很大牌,有自己的工作室,和星皇娱乐是合作关系,哪怕是在星皇娱乐内部,他也不是专门为奕和服务。

奕和毕竟工作少,平时也不怎么出席工作活动上舞台,造型师和他谈不上多少交情。

而且,今天这造型师也惹了奕和不大高兴。

奕和只想做个面部和全身皮肤保养,这造型师话里话外暗示,劝他既然是靠卖身吃饭的,要把爷们儿的极乐处销魂窟妥善保养,这可比面皮上的功夫更重要——怎么样?来一套吗?只要十九万九千八!一个疗程三次保养,保管恢复紧致宛如处子!

差点给奕和气死。你才松垮垮,你全家都松垮垮!

好在奕和脾气软和不爱计较,神色淡淡不搭话,助理见状来警告了两句,那造型师才不说话了。

所以,就算谢佩韦不发话换人,奕和也要跟经纪人打招呼换人了。什么奇形怪状的人,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么奇葩?

也不知道是开窗透了气,还是待屋里久了闻习惯了,谢佩韦也没有再擦鼻子。

见他上楼去换衣服,奕和悄悄闻了自己身上一下,打定主意要先去搓个澡,现在就去!

助理们会在他俩上桌吃饭后离开。家务活基本上做完了,吃过饭,奕和只需要把剩饭菜放进专门的垃圾冰箱,次日助理们会来处理。二人独处的世界,谢佩韦和奕和都很喜欢。

想着明天就要领证,奕和心情很激动。

对他来说,这当然是个大日子,是个大事件。

然而,谢佩韦无动于衷。

和往常一样吃饭休息回屋做睡前运动,临了关灯睡觉时,谢佩韦都没有提过明天领证的事。

奕和忍了一晚上,终究还是按捺不住,漆黑寂静的卧室里,悄声问:“先生?”

谢佩韦已经被这半个月养成的生物钟撂倒了,只差一点就要睡着。

听着奕和清润温柔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唤他,感觉倒像是一股清泉潺潺流入了干渴的心间。这让谢佩韦迷迷糊糊地反应过来,对,小和是歌手,唱歌好听,叫|床好听,这么小心翼翼地叫我……也好听。

因为声音好听,谢佩韦才赏脸恢复了几分清醒,顺手打开了床头灯:“嗯?”

他这么郑重其事,把灯都打开了,出乎奕和预料。

谢佩韦一把将他摁在怀里,揉了揉头上的短毛:“行了快点睡吧,明天还要去民政局。”婚前综合症嘛,不稀奇。他当初有重大人生抉择时,也会激动得睡不着。

“你给我生孩子,我不会亏待你的。”谢佩韦保证道。他认为这是奕和最想要的保证。

奕和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突突跃动的血脉,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嗯。”

次日,公历六月六日,宜嫁娶。

奕和迷迷糊糊睁眼,谢佩韦雷打不动地在床边穿裤子,去衣帽间换运动服,去健身房。

……今天领结婚证也不休息吗?

他抱着被子发了一会儿呆,心情不错地起床,给自己二人准备早饭。

今天是个大日子,助理一大早就来了,造型师昨天就惹了奕和不高兴,今天没通知他来,奕和自己打理了头发,画了个淡妆,提提气色。他已经打听过了,领证要拍结婚证件照,那么重要的红本本,肯定要把自己弄得帅帅的才行。

这边奕和又化妆又挑衣服,忙碌得不行,谢佩韦和往常一样运动完毕,冲澡换衣服,也没见他为了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多做准备——对他来说,这个日子根本不算特殊。

奕和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觉得谢佩韦穿什么都很帅,每一套衣服都很风度翩翩!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帅气!

九点之前,谢佩韦与奕和一起出门。

同一辆车里,奕和有些紧张地看着窗外,谢佩韦则低头看着PAD,时不时批复发回。

抵达民政局时,门口不大的停车场已经快要塞满了,谢佩韦和奕和下车。

齐璇靖早已安排小助理提前到岗排队取号,二人抵达后直接办理手续,拍照领证所有流程走下来总共花了不到半小时。也不管奕和心里如何小鹿乱撞,谢佩韦毫无浪漫之心,他已经给奕和准备了领证礼物,因此只交代说公司有事,拿到结婚证就匆匆上车走了。

助理小心地看着奕和,只怕他要发脾气。

这么重要的日子,才拿到证,那证上的墨迹还带着香气呢,谢总就走了……

哪晓得奕和丝毫没有被怠慢的愤怒,他还有几分公众人物的自觉,虽说不怎么出名,认得他的人很少,可他长得高挑隽秀,一身白皙细腻的肌肤几乎要发光,站在人群里也是鹤立鸡群十分吸睛,这会儿就被不少人连连回头打量,于是很老实地坐回了车上。

这是他的车。

谢佩韦早就决定要去上班,因此让助理开车跟来接他。

“李先生,咱们先回家吗?还是您想去哪儿?”助理尽量不踩雷地请示。

“嗯,回去吧。”奕和说。

他无暇他顾,拿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本结婚证,看了一遍又一遍,爱不释手,只顾得上傻乐。

结婚证上,他和谢佩韦在同一张证件照上。

结婚证上,他的名字和谢佩韦是一对。他的出生年月,身份证号码,也和谢佩韦是一对。

官方CP呢!

有法律效力的!国家认可的!

结婚啦!

——至于其他的。

奕和很清楚,人不能太贪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棠月可期在线阅读第二节

    在夜黑风高的夜晚,高级杀手冷汐儿,她接到任务就是第一土豪的赌神,可是当她抵达目的地时,这座海市蜃楼已经发生了一起爆炸,冷汐儿笑道‘看来已经有人帮我完成了呢,回家。’可是这时汐儿听见最熟悉的声音,‘在这里,血玫瑰在这里,是她放的**’汐儿冷笑道‘看来我是中圈套了呢。’过了一会,汐儿完全被包围了,那个熟

  • 鱼啊!渔之踩碎你那张贱嘴!(路过的大大们,求打赏鲜花给小妹,多谢!!)

    一个中年男人在众人的注目下进了帛金帝宫的大门。王若素带着管理团队站在门口。“张先生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我先带您参观一下帛金帝宫。”中年男人张浩盯着王若素看了很久,这眼神让她感到有点恶心,过了一会,张浩开口答应下来。“好。”谁知道,参观了没多久,张浩突然叹了一口气。“不行,完全不行!装修土气不说,菜色

  • lol之传奇荣耀在线阅读第5节

    徒手格斗训练科目包括了致命武器、窒息、锁定、解脱、地面缠斗、徒手对凶器等搏击技术等。匕首刺杀术训练科目显得更为繁琐,包括了投掷、疾跑、脚踢、凿击、刺骨、出血、闪避、割裂、致盲、切割、破甲、扰乱、潜行、偷袭,伏击、闷棍、影舞等。浏览完训练手册的内容,赵武下意识的瞅了瞅微微发福的身子,不管多么努力的摆姿

  • 玄幻之十秒复活背上的柔软(求鲜花!求收藏!求评价!)

    “呦呵,大明星也会向别人道谢,真是活久见啊!”李茵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因为两人靠的很近,所以白宇听了个一清二楚,当下‘阴阳怪气’的道。“你.....”李茵没想到自己真心实意的道谢,竟然得来白宇这般冷嘲热讽,气的脸色发白,她这辈子还从来没被人这样对待过,而这个白宇,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自己。冰冻三尺

  • [全职+恋与]纸片人世界第1章在线阅读

    听了御阳子的讲述之后,陈阳直感觉额头冒汗,嘴巴张的大大的,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怎么感觉这么像在听玄幻小说啊?自己这该不会是在做梦吧?据御阳子所说,自己是万年一遇的武学奇才,筋骨出奇,是最适合修真的人选。陈阳体内有一个天生的能量泉,可以吸收天地之灵气,不过在没有吸收完全之时,肉身则表现的十分脆弱,甚

  • 三国乱世霸者好一个风流才子!(求收藏,求鲜花!)

    李世民等人听了程咬金的话,一时间都愣住了。程咬金见李世民没有再多言,就继续来抓程处默。“老爹,住手!”程处默有些急眼了,赶忙低喝一声。听自己的这个老爹,竟然说要把自己吊起来打,而且还要打得皮开肉绽,然后还要撒盐。程处默心里有些发抖。就这还亲爹?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以为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呢。程处默猛地吼

  • 网游三国之权倾天下在线阅读第8章

    白龙桥头,一个模糊的身影对着东面,跪下,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口中念念有词。黑风在远处看的大惊,那掏出的东西,分明就是一颗人心,上面似乎萦绕这一股浓浓血气,是魂魄,她在用魂魄献祭。过了一会儿,那跪着的人感觉没有回应,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黑风在远处听的自己都疼。还是没有回应,那人似是不解,拿起那颗心,刚

  • 她很会闹人之你们有基情我懂的(4)

    风凌灿微笑看我,温和提醒:“请坐下,注意安全。”“你不相信我!”我指向窗外,他还是示意我坐下,难道我看错了?我再次看向窗外,果然没人了。我真看错了!好,好丢脸。我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轻轻撞上厚实的原窗,人家还以为我第一次坐飞机紧张到出幻觉了。我再次抬起脸,惊得目瞪口呆!我又看到了那个男生!我立刻捂住

  • 无良术师拜师学艺 第二次修订,希望大家看的舒心。

    图片来源于三国志系列刘虞伴随着这几个字传入刘和的耳朵内,刘和脑部仿佛瞬间炸裂。“你是白起?白起?白起!?”刘和诧异又兴奋的声音传入了白起的耳朵里面。“系统,快,给我查看一下白起的属性。”刘和着急的像系统询问着“白起:字???武力:90统帅105智力72政治12忠诚:80(系统召唤出来默认忠诚就是80

  • 普門品傳奇应是故人来

    穆瑶的遁走之术同当初有人送来追魂镰时,云清追出看到的那人的遁走之术相同,要不然,凭穆瑶这诡异的身法,自己作为云家的老祖宗,可不是定住她那么简单。只是,她跟那送来追魂镰的人是什么关系?穆瑶却并不慌乱,仿佛知他所想,淡淡说道:“追魂镰在你这里更合适,主人和你,都是她的故人。至于那神兽,以及我的目的,过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