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古剑奇谭同人之与子归在线阅读第3节

2021/10/15 7:21:26 作者:奕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剑奇谭同人之与子归
古剑奇谭同人之与子归
作者:奕秀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了,肿么破?(?Д?≡?Д?)没事儿,总比烧死强ヾ(o???)?ヾ修仙?开玩笑~~(﹁﹁)~~~我可是根红苗正相信科学的好孩子(???)纳尼?Σ(°△°)︴真有修仙啊= ̄ω ̄=没事儿,可以调戏青梅竹马的冰山师兄,可是最后被拐过去做媳妇了,还有了娃-_-一夕间,师兄不见了,娃也被抢了ヾ(?`Д??)老子不发威,你当我ヾ(?`Д??)HelloKitty啊┗`O′┛嗷~~大爱古剑,不满结局!这是一篇逆袭之作!本人看过电视剧,知道一点游戏,游戏党手下留情哦。新文开坑了,保证把坑填满,欢迎大家捧场啊

我只得无奈的笑了笑,身后再度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臭小子,上车了!”

出租车上,师傅的调侃打破了片刻的安静:“臭小子,这个生日礼物可还满意?”

师傅不说我倒是真的忘了,今天恰好是我十九岁的生日。

于是,我不由得一脸黑线,惊讶得“啊”了一声,心想,难道这都是师傅安排好的吗?

师傅对视了我疑云满布的表情,笑着道:“怎么,在第一医院落了个特邀专家名号,还收了个美女徒弟,这逼装的还不够啊?”

那跟生日礼物是两回事啊。”我难掩不屑地说道。

“那我可不管,本来想着带你来见见世面,顺便给你买点喜欢的东西。今儿这情况可是花钱买不来的。”

“师傅,十九年了,您就差这一个生日礼物啊?”我故作撒娇地晃着师傅的手臂。

“少来这套,你已经成年了,不好使了。”师傅说着,还不屑的搡了我一把。

“还有,你小子记住,以后别跟人提起我……”师傅郑重地强调。

我自是了解师傅的怪脾气,大气儿都没敢再出,担心师傅马上就要打人了。

说话间,师傅的手机响了,电话里传出村支书的声音:“老金啊,你在哪儿呢?这大半天的,见不到人。”

“哦!张书记,我在区里回家的路上了,有事?”师傅平静的说着。

“村里死人了。”

“谁死了?”师傅蹙眉问道。

“老李死了,昨天还上山打猎的,今天就……哎。”

“怎么死的?”

“哎,我们也搞不清楚,你回来看看再说吧。”

“嘟……嘟……”电话断线了。

因为是打车,所以比公车要快一些,大约40分钟,我和师傅在异闻阁下了车。

师傅直奔店的后方,取了电动车,冲我喊道:“你在家里,不准乱跑,听到没?”

“哦!”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师傅骑上电动车,直奔村西李叔的家……

开了店门,我看了下墙上的挂钟——下午四点整。想到今天是阴天,凡是知道我师傅规矩的人,不会找来算命。

于是我泡了壶茶,坐在桌前翻看着杂志。

咕儿……咕儿……”的敲门声打破了片刻的安静。

我抬头看到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以为是不知道规矩找来算命的,就开口道:“阴天不算命,雨雪不算命,天黑不算命。您请……”

我话没说完,那女人悠悠开口,轻柔地道:“我知道,是专程来找你的。”

我一脸的疑惑,只得开了店门,正要开口之际,那女人道:“有些不舒服,想麻烦你帮忙处理下。”

她说着拉了拉左边的裤脚。

此时,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方才注意到她左脚踝处鼓鼓的有个脓包,往外渗着血。

“阿姨,您这是……”我惊讶的问着。

“枪伤,能处理吗?”

“啊,您请进来坐吧。”我边说着边扶着她进来坐到沙发上,随即到里屋拿了药箱。

蹲下来我方才看清,脓包足有拳头大小,不停的往外渗血。

于是我为难的道:“那个……阿姨,您这子弹还在里面,我这儿没有麻药了。”

”没关系的。”她依旧轻柔,说得那般轻描淡写。

这得多疼啊,我不禁觉得我一个大男人都不一定能挺得住。她话声方落,我拿了小刀用酒精消毒后,又在蜡烛上烤了,方才割开脓包。

一股脓血窜出,我明显觉得她的腿脚抽搐了一阵儿。于是,我加快了动作,约十分钟,将子弹顺利取出,缝合包扎了伤口。

整个过程她没吭一声,我心下暗暗佩服着她的坚强,轻声道:“阿姨,好了!”

我“嗯!”了一声,我收拾了药箱往里屋走去。

我本以为她就走了,却没想到她提了两只野兔,放到桌上,道:“吃吧,不够我明天再送来。”

我连忙说道:“阿姨,这点儿忙不算什么。这么大的野兔,拿去饭店卖也能卖个500块了,太贵重了……”

“怎么,不想要我的东西了?”女人眯起眼,轻声问着。

我隐约觉得,她语态中有一丝莫名的伤感。于是,我一脸懵逼得为难,道:“您流了不少血,需要营养的……”

“我想要吃,随时可以抓得到。喜欢吃狍子吗?我明天给你送来两只?”女人仍旧轻声细语。

我心中疑惑,山里的野味儿,那么好抓了吗?心念及此,我不禁一脸疑惑地望着她。

见她丝毫没有收回的意思,我只得为难地道:“您三天后记得来换药。”我边说着边拿了野兔。

“嗯!你忙你的。”她说着一瘸一拐的出了店门。

屋子里安静了二十分钟,“哧!”一阵清脆的刹车声响起。紧接着师傅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刚才有谁来过?”

“哦,一个女人。”我随口应道。

“哼!它要是人,世上恐怕没人了。”师傅边说着边背上了背包,又冲着门外,吼道:“人有人道,妖有妖道,要真是为了小天儿好,就别再来了。”

我顿时一脸诧异,不知道师傅哪里来的火气,微蹙了眉头,道:“师傅您是……”

我话没说完,就感觉脑袋被小锤子钉了一下,疼得“啊!”一声,就听师傅道:“你妈来看你了。”

师傅顿了顿,又道:“走,跟我上山!”“啊?上山干嘛去?”我不解得问着。

“杀人偿命!”师傅瞪眼,望着后山方向,咬牙说道。

我听了师傅那仿佛能凝冻空气的声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道:“李叔怎么死的?”

“被掏空了心肺,惨不忍睹啊!”师傅望了门外一眼,冷冷得哼了一声,迈步往外走着。

我不由得心下一悸,山里什么时候有了猛兽,竟然能掏空人的心肺?难道是……我有些不敢想了。

跟着师傅走了大概三十分钟,来到了山脚下。

傅取出三炷香,穿了铜钱,随即探出双手食指和中指,轻点了眉心,口中一阵念念有词,紧接着轻喝一声:“去!”

三炷穿了铜钱的香,直直的插在地上。我知道师傅这是在问山神,这当儿,我开口道:“刚才我妈是来治伤的。”

“哦?她还能受伤?”

“嗯,是枪伤。”我继续试探着。

“嗯,你也不用担心了,而且也看到了。况且一般的子弹,不管怎么样,也要不了她的命。”师傅拍了拍我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我觉得师傅的语态并没有对狼有偏激,却表情还是有些复杂。饶是如此我还是暗暗松了口气。

过了2分钟,铜钱散落稀里哗啦的散落一地,显然这是山神没给我师父面子。否则,铜钱会被收走。

师傅略微抬了下巴,冲后山冷哼一声,对我道:“走!”我忙跑了两步,跟上师傅,往山上走。

然而,这一路上并不太平,毒蛇、野猪甚至猛兽不时攻击我们,不过都被师傅击溃。

显然是山神不悦,所以变着方儿的阻止我们上山。

又走了一个小时,我见师傅已在拾干柴,就过去帮忙。很快我们点起了火,又搭好窝棚。

我跟着师傅坐在火旁,小酌了一会儿。师傅道:“咱爷俩今儿睡这儿了,你去睡我来首守夜。”

我知道拗不过师傅,只得说道:“您先去睡,后半夜再来换我。”

师傅又喝了一口酒,拍了拍我肩旁,叹息了一声,走进了窝棚……

夜逐渐深了,安静得可以听到我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山里雾气逐渐浓重,宛若与我心跳和呼吸的节奏吻合,一股股的侵入心肺,令我直觉得呼吸困难。

一股强烈的不安也随之袭来,我不禁觉得,有双眼睛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盯着我。

我强自镇定,打起十二分精神。

“沙沙……”声终于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左前方的草丛中一阵晃动。

我顿觉脊背冰凉,不禁头皮发麻,手下意识得握住一根带火的柴棍。

我暗暗蓄力,凝视着寂静地草丛,终于对视了一双泛着绿光的兽眼。那绿光和着无尽的黑夜,透着阴森与恐怖,令我不寒而栗。

我握着柴棍的手臂,不由得弯曲了,凝神蓄力,心中设想着它要扑过来,我该如何应对。

就在我顿感大战一触即发之际,冰冷声音从身后传来:“别动!”

我没有多想,抽了柴棍,对着余光瞟见的黑影,就抡了出去……那黑影一个下腰,闪了过去。

随即低声喝道:“是我!”此刻我方才注意到,原来是师傅。

愣神儿之际,却见师傅弹开中指,我顿觉一股凉气划过耳边,紧接着“嗷!”声惨叫在我身后响起。

我心中暗叫不好,拧腰转身,柴火棍再度抡出,却抡了一空,与此同时血盆大口已到面门。

我下意识的双眼紧闭,饶是求生欲望强烈,却不禁暗道小命儿休矣。

千钧一发之际,我顿觉像是绳子勒住了脖子,身子一轻,就见血盆大口离我远了一米。

随即臀部一阵剧痛传来,我方才意识到我还活着,被师傅救了。

“畜生,纳命来。”师傅爆喝着,紧接着“呛!……翁儿……”,一把闪烁银白的软剑从腰间抽出。师傅飞身迎着这那头没有一丝杂毛的黑狼,冲了上去。

夜空中,银白的剑光与五黑瘆人的抓影,瞬间交织在一起,“叮……噹”闷响不断。

师傅挥动着软剑频频穿刺,利剑在月光照射下彰显着凌厉与凶悍。

黑狼仰头下腰,让过来势,顺势一个后空翻,狰狞着张开利爪,直击向师傅的胸口,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近身搏击凶险可想而知,眼看着利爪即将击中师傅,我不由得心里一紧。

师傅也是双目骇然,咬牙提气,空中旋身,让过凌厉凶险的一抓,顺势挥出一剑,再斩狼爪,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

我不禁佩服师傅利索的身手与敏捷的反应,同时暗暗松了口气。

但见,黑狼却只是虚晃一招,另一只利爪即将抠到师傅的天灵盖。

我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由大喊:“师傅当心!”

只见师傅并未收势,反而乘势一个180度前空翻,同时奋力踢出一脚,迫开已到头顶的利爪。

说时迟那时快,短短一瞬,双方见招拆招儿二十多回合,互有胜负,均不落下风。

紧接着,师傅一招“龙蛇吐信”顺势而出,银白软剑瞬间“嗡嗡……”作响,直逼黑狼咽喉。

黑狼拧腰歪头闪过,“嗖儿!”得一声,硕大的身躯应声凭空消失。

四周环境随之陡然发生变化,浓重的雾气瞬间凝结成冰刀。

冰刀泛着荧荧绿光,从四面八方涌出,“扑!扑!……”破空发声飞射向师傅和我。

师傅一声爆喝,身躯疾速下坠,箭尖点地之际修长身躯的再度拔起,手中软件顺势挥舞成伞状,打落已到我面门的冰刀。

与此同时,硕大的黑影凭空出现在师傅头顶,利爪疾速抠向师傅颈部,几乎碰到咽喉。

我一咬牙,撑起身子,双脚在地上狠跺,腾空转身之际顺势抡出带火的柴棍,迫开利爪。

黑狼收抓之际,我顿觉胸口像是被大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紧接着宛若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疾速下坠,“砰!”得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顿觉喉头一甜,“噗!”鲜血应声喷出,不由得眼前发黑……

但听黑狼仰天一阵嚎叫……

眩晕之际,我朦胧地见到,四周的草木频频晃动,泛着绿光的兽眼不断涌现,“吼!……吼!”地低吼声接连不断……

昏迷中,我恍惚觉得有毛茸茸的东西抚摸着我的脸,让我感觉舒服又很安全……

我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温柔地道:“担心你来看看,睡吧。”

说话间,一股精纯的绵力从我头顶传来,直达四肢百骸。

小天……小……天……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恍然觉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

我猛然想起还在跟狼拼命中,不禁蹿了起来。

却见横七竖八的死狼堆里,浑身是血的师傅吃力地挪动着身子,勉强抬着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魂伴侣/SOUL MATE在线阅读第4节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身体不断往下坠,‘’主人,不要绝望永远也不要。我小Q相信你。‘’我睁开了眼睛又看到小Q信任又坚定的眼神。我顿时心里暖暖的,又想起我的家人和........我的好朋友林可儿保护我的情景,也许是我太懦弱,可儿才这样。‘’对。云雪芽你不能放弃。‘’我使劲儿拍了怕脸像鸟儿使劲儿翅膀不手。

  • 四顾首在线阅读第四章

    李元霸骑马跟在李建成的身后,径直往李渊率领的这支军队驻扎的地方前行。眼前下着小雨,很快就看到一队队人马,踩着整齐的步伐,身上全是制式的黑铁盔甲,在雨中,甲胄扭压声显得“哗哗哗”作响,一队队的人马过去,带来一阵阵的肃杀之气。李建成在一个地方停下,对这支部队的一个将领小声耳语了一阵,这人神色也是猛的一惊

  • 霍爷的小妖精美爆了此计,甚妙啊!

    陈威点了点头:“很好。”他俯下身子,在奴烟耳畔说了几句话。奴烟顿时一愣:“国君,这……”“不碍事,寡人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陈威道。“是!陈君就是奴烟的天。”奴烟再次磕头。这时,陈威一挥长袖,顿时从幕帘后面走出几名侍女,将奴烟迎进幕后。不一会儿,奴烟竟换了身打扮。此刻的他,看上去已经不像一名长随

  • 鬼兄,我打劫在线阅读第2节

    宁静的夜,繁叶的枝柯轻柔地梳理着天庭,澄澈的夜空点亮了青晶晶的星灯,睡着了的河水映托着夜空,化做了奇幻的梦境。也许是白天的那些经历,慕瑶雪太过劳累了,躺在床上就睡上了。突然一道奇异的白光照在慕瑶雪的身上,白光消失后,慕瑶雪早已不见了踪影。慕瑶雪再次出现的是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咦,这地方好熟悉啊!”

  • 诡事窥闻录感谢150大大的100vip点打赏,十分感谢!

    来到大秦,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炼丹师。“羽公子,给我一枚驻颜丹吧,我也想永葆青春。”绯烟说道。“多谢羽公子的淬体丹,让我硬功大成。”典庆说道。“多谢羽公子的复灵丹,以后百步飞剑随便用,再也不用担心内力的问题了。”盖聂说道。打架吗?我用丹药堆死你……

  • 冥冥之书在线阅读于莲芙

    于莲芙因为太机智,父亲只是说了我几句并没有责罚,而母亲看到我关切的浑身上下看了个遍,生怕我出了什么事情不告诉他们似得“母亲,真的没事”“没事儿就好,饿了吧,我特意让人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五子粥”说罢那范夫人就拉着我在一旁坐下了,可是他刚刚拉的是我受伤的那边,当时我真想甩掉她的手,可若是那样必然被她发

  • 十世九天之宵夜(5)

    回程的路又是个把月,到京都的时候空气中已经带了微微的凉意。一路行来,木兮见了各地的百姓,除了边境线上的百姓有些慌乱,一路行来都是百姓安居乐业的模样。像是丝毫不担心会被卷入战火一般。看来大邑的百姓对这位王爷是相当的信任。而一路上的晟染也吩咐尽量远离村庄,所有的物资补给也是自给自足.木兮心想这就是差别啊

  • 穿成阴郁大佬的戏精妻在线阅读第三节

    半年之前,一觉睡醒的楚炎发现自己穿越到未知的时代。从表面上看,它跟大唐十分相似,可又略有不同。现在是贞观六年,可历史上贞观四年就被灭掉的东突厥依然活的好好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东突厥。人家突厥不分东西,从未分裂,是北方乃是现在蓝星上最强大的国家。国土是大唐的两倍以上,人口虽不足可比不得人家马多啊。不过

  • 柯南/透她拥抱阳光在线阅读第10节

    文莹他们顺路往前走去,越走越看到有些熟悉的地形,文莹忽地回想起前面不远就是自己当时降落的地方,奇怪的是,看到有不少人都在低头找着什么,那么的着迷似的!“这是怎么了?找什么呢都?去问问怎么回事?”文莹对身边的文春吩咐着。“是”“这位大哥,你们这是在找什么呀?”文春问旁边的一中年男人。“你们还不知道啊?

  • [综]南极光第七章在线阅读

    如今这时候,日头晒的她晕晕的,她沿着原路返回,刚到家,就看见女子跋扈的声音传来:”让梁绿珠那丑八怪好好养身子,我娘已经给她找了新的主顾,过几日就把她送过去!”是梁红霞,她那二十岁都还没嫁出去的小姑姑。梁红霞随了她娘麻婆子的恶毒性子,长得很胖,嘴角有一颗大黑痣,偏偏又是个爱美的!“我二姐已经不是梁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