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之霸主通天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10/15 7:05:04 作者:西门吹雪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之霸主通天
洪荒之霸主通天
作者:西门吹雪来源:飞卢小说网
现实社会,我是一个穷屌丝。每天为生活奔波烦恼。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混沌珠的核心碎片,让我穿越来到仙、魔、妖、人、神、鬼俱全的洪荒大陆,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我为通天,但我不是那个三清通天..........我为通天,但我不是任由别人算计,教灭人散的通天教主..........我为通天,但我不受天道管制的上清灵宝天尊.........我明面上以剑道和阵道称霸洪荒的通天,实则我则身居时间、空间、毁灭剑道和阵道。鸿蒙紫气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因为我不是天道圣人.......宇宙各个位面都留下我

第四章 乐观的李慧

四人坐上了去南方的软卧车厢。

“因为最终的到达地还未确定,需要大家一路努力,找到目标所在地,所以无法坐飞机。火车可以随时下,可以改签。当然坐火车按规定大家享不了软卧,但考虑到这次出行的特殊性,一路上还要工作,所以领导为我们特批了软卧报销。” 李慧在昌永火车站候车大厅就压低了声音告诉了大家。

高洋和乐子在同一车厢。李慧和冯海一个车厢。

乐子一上了车,便泡了一杯茶,他出门别的都可以不带,甚至包括手机和剃须刀,唯有茶叶是绝少不了的,且不是一种茶,至少要带三种,早上红茶,下午绿茶,晚上乌龙茶。他说喝茶是一种人生态度,一种品味,一种精致的生活,一叶一世界。

乐子呡了一口刚泡好的茶,说他在火车上只做两件事,喝茶和喝酒,要说有三件,便加上睡觉。

高洋说这次可不一样,一路上还有活要干。昨晚江涛打电话,要他自带一台笔记本电脑,火车上要干活,活就是和女网友,也就是与那位求救指聊天,让乐子你也一起聊,要按行动方案上的要求去做。

说曹操,曹操到。李慧进来把行动方案拿给二人,让他们抓紧好好看看,好开展工作,说完便出去了。

“我不看,他们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上车才一会,就让工作,也不让人休息一下。这女人肯定是不怎么喝茶的。”

乐子望着窗外说,又回头看着高洋说:“喝茶能让人生活慢下来,有充足的时间来享受人生,延年益寿。这女人性子太急了。胸也像平板似的,一马平川,像没胸一样。”

“还是喝你茶吧。背后莫论人非。人家年轻时,不定也是单位上的一朵花。女人嘛,结婚生了孩子后,变化很快。”

“不会保养。现在有些女人天天美容美体店里泡,四五十岁的人了和她十八九岁的女儿一模一样,走一块就像姐妹一样。”乐子笑着说

“她们当警察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去保养。再说她很特殊。”

“她怎么个特殊法,你是怎么知道的?”乐子对此似很有兴趣。”

“我们是一个背包客群的,一起徒步过,多少知道点。但不能对外面说。我们有群规。”实际上昨晚江涛给他打电话,说了李慧和冯海的一些情况。李慧,其实和他们一样,也离了婚,身体又不太好,还有重病,但人很坚强,也很乐观,见人总是笑。所以一路上,要照应些。江涛让高洋不要对乐子讲这些,怕他胡想乱猜。

高洋早在群里就见过李慧。每次搞话动,他们总要在群里发美文,发照片。虽然李慧参加的活动不多,但每次都给高洋留下深刻影响。她穿着户外运动服在雪山登顶,在冰河上跳跃,在沙漠里舞蹈的风采令人点赞,让人慕羡。那时,他只知道她的网名寒梅傲雪,其他一概未知。

高洋第一次见到李慧本人,是背包客群组织的冰沟徒步行。那天正是大寒节气,天还未大亮,在集合点坐大巴车,定好的时间早到了,仍未发车,车里和车外一样冷,有人在催,领队说还有一人未到,有人说肯定不会来了,早些走吧,但有人说肯定会来的,别人会落下,但也不要落下寒梅傲雪,她来了,气氛也就好,欢乐就多点。

正说时,车门口上来一人,全副户外装备,进车里,取下棉帽,摘下口罩,一头齐耳短发,脸庞偏瘦。连声说不好意思,来迟了,让大家久等了。见空位落坐,正坐在高洋旁边。她主动打招呼,说以前未见过,是否新入群?她自报网名,寒梅傲雪。高洋也说了自己的网名,雪涛。她很健谈,一路上不时说这说那,而旦主动找话题说。当然,不只是和高洋聊,和前后左右的人都聊。

冰沟,想必河道积水成冰,像一条洁白的带子在山沟里无限延伸。李慧的户外装备是红色的,在洁白的冰上行走,像一只火凤凰在银练上飞舞。

她在冰面上卧着,做睡美人,让人拍照。在冰面上躺着,仰望蓝天和白云。她第一个看见了冰泉,叫喊着让更多人来看。在如悬挂半空中的雪白飘带似的冰瀑下,她手舞足蹈。

她唱冰山上的来客,歌声虽不怎么好听,但也能引领大家引吭高歌。她一身红色的运动服,让人们沉浸在歌声中,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她就像一朵红花,为什么这样绚烂?她肯定是一位幸福的人,工作如意,家庭美满,心想事成。高洋当时这样认为。

她鼓励落后者,对落在后面的徒步者加油鼓劲。她赞赏领先者,为他们点赞喝彩。她给很多人拍照,很多人也为她留影。她像年轻的姑娘一样喜欢自拍,发朋友圈里,展示生活的精彩和积极的人生。

在回来的车里,李慧鼓动大家唱歌,用歌声消解大家的疲惫。她唱《天路》,高音唱不上去,大家一起唱,与她一起爬上高音,让饱满的情绪在云端里流连忘返。高洋使劲为她鼓掌,她的乐观感染了他。车到她住的小区门口停下,她下车了,与每一位打招呼,说再见。她的存在,就是欢乐的陪伴。高洋不由得想起了海子的诗:“我无限热爱着新的一日 /今天的太阳 今天的马 今天的花楸树 /使我健康 富足 拥有一生”

但,让高洋怎么也想不到,她竞然已患了绝症,并挺了多年。江涛告诉了他。若不是这次破案,他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虽然与她一起参加了几次户外活动,他也只知道她的网名,寒梅傲雪。背包客群的规矩,三不问,不问年岁,不问工作,不问家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王者在线阅读第5章

    到了晚上辰逸还在想:不是在做梦么?……很疼,不是在做梦,戒指还在我手上……真的不是做梦吗?……疼啊,不是做梦啊……到底不是在做梦啊?!如此辗转反侧,到凌晨三点半的时候,辰逸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睡梦中,辰逸依旧发愁,嘴里含糊的说着:“做梦……疼,是真的……第二天,辰逸怀着这种奇妙而复杂的心情走进了教室,

  • 神级向导在线阅读音无结弦

    校长室。“哟,大叔,我叫日向秀树,叫我日向就可以了”回到总部后日向忙介绍自己。“我叫查,不是大叔。是名学生”查有礼貌的和日向握了下手。“哈。。。。?高中生?不会吧”日向吃惊的看着查,就连我也很是震惊。查笑着说:“我只是看着年龄大而已,再加上不喜欢刮胡子,所以看上去老很多”“嘛,总而言之以后我们的武器

  • 神奇宝贝之新生N之陆羽的来历

    一家德克士快餐店里面,陆羽正和女鬼面对面的坐着。“你叫什么名字。”看着正胡吃海塞的女鬼,陆羽不着痕迹的摸了一把自己的钱包,感觉到里面轻了一半的重量心里一阵肉疼。这一顿饭换一块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破铁片,简直是亏大发了。女鬼一边把鸡腿往自己嘴里塞,一边含糊的回答,“唔……张……唔……”“什么?”由于女鬼嘴

  • 折剑吟第8章在线阅读

    这个寒潭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寒潭,这里的水都不知道要冷到什么程度,但是他就是不结冰。九天一跳进去就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但是紧接着他便硬生生的忍了下来。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一个五岁的小孩内心里面的执着和坚强,众兽仙王看着九天的样子,他悄悄的背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在他的心里面其实他也是异常的难过

  • 末世网游之七侠五义在线阅读第2节

    在魔都有一个手办实体店,这里的手办做工精细,美轮美奂,且非常真实。但让人无语的是,这个手办实体店并不出售人形手办,而且手办实体店中的手办贵的吓人。鼬的三神器:十拳剑,八咫镜,八尺琼勾玉手办,标价都是一千八百八十八万。恶魔果实一千万起价,霜之哀伤两千万.....最便宜的手办竟然是英雄联盟的神秘之剑,只

  • 仙路永夜桃夭

    清晨启窗一股寒风扑面而来,瞬间吹散困意,披上雪白斗篷推开房门,一抹暖粉映入眼帘,细看可不正是一颗春色绽放的桃树么,应一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惊喜之余不免担忧“七衡山终年风雪,只有傲骨铮铮的红梅填色,这抹春色怕是难以存活”,轻触桃花支,心中思绪久久难以平静,昨日那人说要去梵净山拜访菩提老祖,素闻梵

  • 每168个时辰获得一门三千神通第三章在线阅读

    刑狱比我想象中的不知冰冷了多少。从步入这间黑暗的牢房一直到现在,恍惚已经过了四五日,四个姨娘就没有停止过哭泣,她们抱怨着,呢喃着,最后变成了罪恶的谩骂。她们甚至开始仇恨那个曾经给她们锦衣玉食的男人。只有淳姨没有说话,也没有流泪,她只是缩在牢房的一角,看着对面牢房里,父亲一动不动的背影。清若搂着我,尽

  • 承天神尊在线阅读第7章

    卫沅看着后面乐呵呵的白荷,也浅笑了一声,这丫头开心就好。白荷看着手上端着的补汤,想着待会还有嬷嬷送来的各种好吃的,就笑得合不上嘴,真是太好了,一想到每天都有这些好吃的,还有各种补汤,想想就是十分高兴,现在的小姐真的好厉害!卫沅刚回到梅苑,就有一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眼泪汪汪的跑出来,看到卫沅,一噎,嘴巴

  • 仙种奇缘在线阅读第8节

    0008:全球修仙“各位,我回来了。”时隔一日,曹轩终于再次开启了直播平台。这一天的时间,关于某直播间出现直播修真的新闻在网上疯狂流传。然而这条消息就像是鱼入大海一般,没有泛起一点儿波浪。因为相信的人太少了,包括那流传在网上的蜈蚣画面,都有职业打假人专门打假,说完全是CG特效。再加上曹轩的直播间从那

  • 缚神伴仙在线阅读责罚

    宇文临难得到云水谣里来坐坐,却是为了惩罚这个不听话的王妃。此时,杜吟萱已经换回女装,站在宇文临前面,而两个丫鬟依旧是跪着,看宇文临脸色冷如冰窟,杜吟萱实在架不住这种暴风雨来临的前奏,爽快道“你要罚就罚我一个好了,不关她们两个的事。”“还知道本王要罚你。”宇文临瞥了她一眼,还在生气,杜吟萱噗嗤笑出声,